刚刚更新: 〔创世游戏法典〕〔义剑逍遥〕〔环城术士〕〔三国之枪王横行〕〔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史上最牛宗门〕〔基本剑术〕〔网游之逐鹿苍穹〕〔格林沃克〕〔最强魔法笔记〕〔星纪元恋爱学院〕〔绝影战兵〕〔劫逆乾坤〕〔龙凤萌宝:总裁大人〕〔Hello傲娇甜妻〕〔宅男崛起1935〕〔一世魔尊〕〔重生之都市修神〕〔陆开传〕〔极品赘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被迫成为剑修之后 第一百九十一章 天降应龙
    看着秦漓一脸严肃的模样,沈清道眼皮重重一跳。

    “就算你装的在严肃我也不会同意的,荒唐!”

    秦漓闻言立即就垮了下来,懒洋洋的往树上一靠,顺手叼了根草在嘴里。

    “切,果然不行吗。”

    沈清道,“”

    这种事不是一开始就能想到的吗!谁家宗主会莫名其妙就因为别人一句话就把镇宗之宝乖乖交出去啊喂!

    啊,等等,如果是秦漓那家伙的话,说不定还真会

    在这一刻,沈清道擦了擦额角的冷汗,第一次开始庆幸秦漓不愿意当掌门。

    他狐疑的看向一旁眯起眼的秦漓,问,“你怎么会突然想要九璃妖丹?”

    秦漓眸光一闪,将凤歧山的事告诉了沈清道。

    沈清道听完后眉头紧锁,神色有些纠结,“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其实将九璃妖丹交给他也未尝不可,但这事其余阁主恐怕不会同意。”

    “毕竟妖族和人族只是表面上勉强保持和平而已,现在凤歧山又是这种状况,妖族不信人族,人族也不见得有多信任妖族。”

    秦漓,“但现在我们不得不信。”

    “倘若凤歧山真的落入了燕飞岚手上,她必然会和魔道联手,这种结局想必没有人愿意看到。”

    “可若是反过来,天元宗交出九璃妖丹助我徒弟一臂之力,他就算不会帮助我们,至少也会保持中立不去倒向魔道那边。”

    沈清道捋着胡子沉思一瞬,“你说的倒也在理,只是九璃妖丹毕竟是镇宗之宝,乃是昆仑派流传下来的万年前的至宝,虽说对人类无用,但也是世间难得,独一无二。”

    “你若就这样只凭一句空头保证便把它拿走,恐怕众阁主会心有不服,眼下正是与魔道对抗的关键时刻,我身为天元宗的宗主,绝不允许宗内此刻出现分歧。”

    “师伯的意思我明白。”秦漓垂下眼眸,握紧手中的问仙剑,“倘若我能拿出价值足以媲美九璃妖丹的至宝,师伯便能向宗里的人交待了吧。”

    沈清道惊疑不定的看向秦漓,“自然,但你要上哪去寻能和九璃妖丹同等价值的珍宝?”

    秦漓唇角扬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来,她拉了拉帽檐,挡住眼角下微微散发着红光的猩红云纹,眼中闪烁着跃跃欲试的光芒,“听闻千年前有一正道之士,名唤临江仙,是这千年间唯一飞升上界的人。”

    此话一出,沈清道瞬间便明白了秦漓的意思。

    他顿时瞪大了眼,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出言桀骜不驯的少女,惊道,“你是打算——!”

    “没错。”

    秦漓唇角笑意越发深邃,“传闻下界有人飞升时,上界应龙会有感而来,为飞升之人打开通往上界的大门。”

    “而千年前临江仙飞升以后,来接她的应龙却迟迟没有离去,至今仍盘旋在临江仙飞升的那座孤岛上。”

    “应龙的内丹我想,应当比万年前那只大妖的妖丹来的珍贵吧。”

    “你这是在胡闹!”

    沈清道脸色大变,衣袖重重一甩,脸上满是怒意。

    “阿漓,我知你能耐非凡,但那应龙没你想的那么简单。”

    “应龙降世,你可知这千年间有多少人前去挑战最后亡命于那座岛上吗,就算是你爹,当时去了也差点折了一只手臂,没有讨到半点好处!”

    “我知道。”

    秦漓笑着安抚他,手不自觉的握紧了手中的问仙剑,“但是师伯,你看我做过没有把握的事吗?”

    “我爹当初去时,才刚刚领悟出剑意不久,还不是现在的剑圣,但是我不同。”

    沈清道闻言更是大惊失色,他错愕的看着秦漓脸上浅浅的笑意,心中突然有了一种很大胆的猜测。

    “阿漓,你你这五年里,到底去了何处,发生了何事?”

    他神色晦暗复杂的看着秦漓,不错过秦漓脸上的任何一个表情。

    秦漓却始终浅浅的笑着,缓缓道,“只是去了该去的地方,做了该做的事罢了。”

    她起身轻轻拂去衣角上的尘埃,笑道,“既然师伯你没有意见,那我便去了。”

    见秦漓去意已决,沈清道也自知拦不住她,却还是忍不住担忧的问,“阿漓,若是你此去不回”

    “那便此去不回。”

    秦漓脚步一顿,转身拉下帽檐,只露出唇角处的浅浅笑意,“即便是技不如人,我也已经做好为自己生命负责的准备。”

    “你为何要做到如此?”沈清道心中震撼,深深望着秦漓,神色越发复杂。

    秦漓笑了笑,只是道,“因为那是我徒弟啊。”

    “他现在能依靠的,就只有我了,我这个做师尊的若是连这点事都回应不了他,未免也太过失职了不是吗?”

    沈清道心中更是感慨万千,看着秦漓一步一步,迈着沉稳的步伐远去的身影,他不自觉欣慰的笑了出来。

    “阿漓如今,也长大了啊,你说是不是,师弟。”

    “哼,那个臭丫头。”

    秦绝的声音从一旁的树后传来,语气听着有些嫌弃,但唇角也是不自觉的扬起了一抹浅笑。

    只是他似是想到了什么,上扬的唇角又拉了下来,透出一抹深思忧虑。

    “师哥,这次阿漓回来,你有没有感到她有点不太对?”

    “你是指她身上的气息,还是修为?”

    “二者皆有。”

    “看来不是我的错觉呢。”

    沈清道敛起眉头,又是深深看了眼秦漓离去的方向,眼中担忧越甚,“师弟,你说阿漓,到底在瞒着我们些什么?”

    “谁知道呢,那个丫头从小就有自己的主见。”

    秦绝握紧手中的燕翮,无奈的叹息一声,“罢了,她虽然看着不着调了些,但在正事上却从未出错过,是是非非,自己心里自有一番分寸。”

    “既然是她决定的事,我们便相信她吧。”

    沈清道闻言也不在多说什么,虽然心里仍在担心,却也愿意试着去相信秦绝的话。

    毕竟他说的对,秦漓虽然看着不靠谱了些,但从小到大,还从未做错过什么决定。

    既然她选择了这样做,那他们这些做长辈的,只需要去相信便好。

    退一万步讲,就算结果再坏,她还能跑去入了魔道不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俏总裁的未婚夫〕〔给我一张复活卡〕〔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笑傲之问道巅峰〕〔妙手妆娘〕〔重生之明星奶爸〕〔都市最强弃少〕〔浮游岛主的成长史〕〔明朝败家子〕〔洪荒虚拟化〕〔影后归来:霍少,〕〔神医妙相〕〔佛系古玩人生〕〔爱在夜色中盛开〕〔我的巨星老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