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真没想出名啊〕〔齐欢〕〔进化之眼〕〔最强枭皇〕〔别歌帝后〕〔最强炼气初期〕〔我从史前来〕〔夫君总在拖我后腿〕〔公子如兰,美人如〕〔第一战妃:王爷清〕〔余生只对你情有独〕〔重生之最强剑神〕〔先婚后爱的我们〕〔我真不是学神〕〔圣手玄医〕〔全能小姐和万能先〕〔重生家中宝〕〔电影世界逍遥行〕〔乡村小神农〕〔青梅竹马之丫头别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被迫成为剑修之后 第二百一十二章 昆仑往事
    徐子虚?

    天心一剑敛起眉头,脸上划过一抹凝重。

    总觉得这个名字,他以前在哪听过。

    不过这种想法也只是一瞬间,天心一剑横剑起式,攻势凌冽,将昆仑剑法发挥的淋漓尽致。

    仇楚枫也拿出全力迎战,两人打的有来有回,酣畅淋漓的战斗令人眼花缭乱,热血沸腾。

    不消一会,两人便都打到了兴头上,仇楚枫越来越欣赏眼前的人,脸色都缓和了一瞬。

    他顿了一下,手中的冥杀剑发出兴奋的铮鸣。

    天心一剑同样稍稍退后,看着仇楚枫时眼眸有一瞬的冷沉,“你的剑法中为何带有昆仑派的影子?”

    仇楚枫眉眼一挑,缓缓道,“无可奉告。”

    然后执剑再次攻去,两人剑意皆是强悍霸道,一来一回之间,竟是引发了地动山摇。

    “轰隆”一声,脚下的土地又是一阵摇动,秦漓站稳身形,目光若有所思的看向了西边的方向。

    晋子煜一剑挥过去,笑道,“阿漓,剑修交战,分心可是会死人的。”

    秦漓随手一抬挡去这一剑,眼角下的魔气已经扩散到手上,她微微眯起眼,将问仙剑横于胸前,薄唇轻启,“冥火。”

    “等等,阿漓,如果用冥火的话剑会碎的!”问仙忍不住出声提醒。

    “无妨,我有分寸,更何况现在问仙剑镶嵌的可是逆鳞。”

    剑刃上燃起绿色的火焰,连带着周围的空气都冷沉了不少,晋子煜看着周围缓缓结冰的枯木,眼中划过一抹笑意。

    “终于要认真了吗?”

    秦漓垂下眼眸,神色淡淡看不出什么情绪来。

    两人像是约定好一般同时出剑,业火剑意与生死剑意激烈的撞击在一起,发出震耳欲聋的轰鸣声。

    天空似有所感般划过一道闪电,阴沉的云层落下雨水,更是给四方狱增添了一分肃穆压抑。

    在两人对剑越发激烈的时候,秦绝那边率先分出了胜负。

    郁青峰捂住流血不断的胸口,闭着一只眼,另一只眼的眼角淌下血泪来,看向秦绝时冰冷阴鸷,带着滔天怒火。

    秦绝收起燕翮,空中没由来的响起一声清脆的鸟鸣,面无表情的看向单膝跪地的郁青峰,缓缓道,“你输了。”

    郁青峰冷笑一声,身上黑色的裂纹悄无声息的扩散加深。

    他踉跄一下起身,目光落到周围被他的剧毒染黑的大地,哑声道,“你阻止不了的。”

    说着,他神色轻蔑的发出阵阵大笑,笑声诡异阴森,眼中满是不甘与疯狂,“没有人可以阻止他!”

    秦绝下意识的以为郁青峰口中的“他”指的是魔尊,是以他淡漠道,“不,我相信我的女儿。”

    郁青峰闻言眉头一挑,意味深长道,“什么都不知道的人真是既幸福又愚蠢呢。”

    秦绝敛起眉头,目光一厉,“你到底是何人!”

    一道剑意砸在郁青峰的脚边,极具威胁意味,但他却没有丝毫落败的慌乱,而是笑的高深莫测,“我是什么人,谁知道呢。”

    “真那么想知道的话,不如一会儿亲自去问问你的好女儿。”

    “嘛,前提是你还能见到你所知道的她。”

    郁青峰笑意越发深邃,带着一丝幸灾乐祸,看的秦绝心头一阵不安。

    他上前一步欲要抓住郁青峰,却不想周围突然阴风四起,烟雾缭乱之下,秦绝脸色猛地一沉,大叫一声“不好”,急忙挥剑散开雾气后,却惊然发现郁青峰已经不在原地!

    “该死的!”秦绝放出神识,果不其然,发现了第四道魔气。

    他沉下脸来,咬牙道,“段洵!”

    另一边,被段洵救走后,郁青峰虚弱的趴在他的后背上,笑道,“你来的也太晚了吧。”

    段洵扬眉邪肆一笑,“是你太没用了。”

    “这话说的可真是让人伤心。”郁青峰深吸一口气,笑着问道,“你的事情办好了吗?”

    “自然。”

    “这样啊,说起来,葛青道人的徒弟如今也在四方狱中,已经和右使交上手了,你要去看看吗?”

    提到昆仑传人,段洵眼中划过一抹杀意,他脸色阴鸷起来,笑意越发玩世不恭,“不了,我现在不是他的对手,贸然过去讨不到好处。”

    “毕竟我可是相当惜命的呢。”

    郁青峰闻言歪头看了他一眼,微微闭上双眼,笑道,“你直说自己是怕死不就好了。”

    段洵脚下一顿,道,“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你扔下去。”

    “不,你不会的。”郁青峰说的笃定。

    “切,真是麻烦。”

    郁青峰脸上扬起一抹浅笑,他想了想,忽然又问道,“你这次出去弄的东西,打算什么时候派上用场。”

    段洵眼眸一暗,缓缓道,“该派上用场的时候,自然会派上用场。”

    “不过,不是现在就对了,比起这个,晋子煜和秦漓那边怎么样了?”

    郁青峰轻轻抬头,沉默着感受了半晌,笑道,“应该很快就能分出胜负了。”

    “还有,现在可不是说这些的时候,秦绝快要追上来了。”

    段洵脸色一僵,接着像是想到了什么,脸上扬起一抹恶劣的笑来,“我突然有个甩掉他的好主意。”

    然后转身,向着另一个方向飞身而去。

    四方狱西部。

    仇楚枫和天心一剑瞬息间便已过招上百式,剑式之快肉眼已经完全无法捕捉到。

    又是百式过去,两人默契的同时后退一步,拉开距离。

    天心一剑喘息着,眯起眼来,探究的看向仇楚枫,忽然道,“你刚刚提起过徐子虚。”

    也许是对天心一剑有种惺惺相惜的感觉,仇楚枫这次回答了他的问题。

    “提到又如何?”

    天心一剑握紧了手中的剑,脸色复杂,“我想起来了,徐子虚这个名字,我师尊也曾提起过。”

    仇楚枫闻言眼眸一暗,“葛青道人吗?确实,他当年在昆仑时,最崇拜的人便是徐子虚。”

    “你似乎很了解昆仑。”天心一剑深深看了他一眼,语气低沉晦涩,“我虽然不知道你和昆仑有什么纠葛,但是徐子虚的存在这世上并无几人知道。”

    “千年前昆仑派也曾有过一名剑圣,名唤徐季阳,而他和传说中的那位仙人临江仙的孩子,便唤做徐子虚。”

    天心一剑顿了一下,语气变得阴沉危险,“只是后来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徐子虚的存在被昆仑抹消掉了,知道他的人也只有当年在昆仑中与他相交甚好的寥寥数人罢了。”

    “而你,又是怎么知道的他,为何剑式中又带有昆仑的影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明朝败家子〕〔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神医妙相〕〔重生之明星奶爸〕〔妙手妆娘〕〔都市最强弃少〕〔穿越位面的魔方〕〔影后归来:霍少,〕〔浮游岛主的成长史〕〔洪荒虚拟化〕〔佛系古玩人生〕〔神豪赘婿〕〔诸天万界最强至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