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软肋〕〔一剑飞仙〕〔全球武神〕〔重生之都市魔尊〕〔重生之彪悍小跟班〕〔人皇纪〕〔绝世药皇〕〔女总裁的贴身强兵〕〔反叛的大魔王〕〔校花之最强狂人〕〔弟弟凶猛:男神走〕〔都市之狂少归来〕〔我修了个假仙〕〔娇妻来袭:王牌bo〕〔玉手调香〕〔猎狱〕〔千金种田:丑夫宠〕〔药妆娘子〕〔老公你又吃醋了〕〔龙武战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被迫成为剑修之后 第二百二十二章 第三次屠魔大会
    来时,前往四方狱的有三人。

    回来后,便只剩下两人。

    就在秦漓和天心一剑回到天元宗不久后,修真界再次掀起了轩然大波。

    新晋的正道魁首,秦漓入魔了!

    此事的影响简直比晋子煜入魔还要恶劣,所有正道震怒不已,将秦漓视为无法饶恕之人。

    很快,三足金乌再次展翅而飞。

    第三次屠魔大会,召开了!

    大会中处在风暴中心的自然是天心一剑和秦绝,此次大会针对秦漓入魔一事争讨了整整三天三夜,最后得出的结论便是——

    秦漓,要由秦绝亲手斩杀。

    第三次屠魔大会结束后,天元宗内。

    天心一剑面色微沉,担忧的看向眼前的男人,“剑圣大人,你真的要答应他们吗?”

    “先是晋子煜,后又是秦漓,这绝对不是偶然,一定有什么特别的理由,让他们不得不入魔。”

    “我觉得比起讨伐,我们现在更应该做的是调查真相,弄清他们相继入魔的理由。”

    秦绝右手握紧燕翮,面色严峻,额角隐忍的青筋暴起。

    他沉默良久,哑声道,“我的女儿,我当然了解。”

    “她不是那种胡闹的人,而且既然她答应了嵇晴雪要带回晋子煜,按照她的性格便一定会带回来。”

    “可是如今她食言不说,还亲手斩杀了他,这太奇怪了。”

    “但是”

    秦绝握着燕翮的手猛的收紧,咬牙道,“但是如今正道最负重望的两人相继入魔,这给正道造成了太大的冲击,若是继续这样下去,你觉得正道会如何?”

    天心一剑沉默一瞬,无奈叹息,“内乱。”

    “没错,就是内乱。”秦绝看向窗外的天空,目光悠远,“一旦人们心中曾经最为坚定不移的信念被一而再再而三的践踏,陷入混乱和恐惧中的人会做出什么疯狂的事,这是所有人都无法预料的。”

    “你在大会上也看到了,现在已经有不少人开始怀疑,这次倘若我再进入四方狱,会不会步阿漓的后尘入魔。”

    “正道的信念,已经快要溃不成军了啊”

    天心一剑面色凝重,“那么剑圣大人的意思是为了挽回正道,而去讨伐秦漓吗?”

    “不,我若真打算那样做,早就在四方狱中便动手了,又何苦在回来这一趟?”

    天心一剑沉思一瞬,眼中划过了然,“剑圣大人是打算先稳住正道,然后暗中调查吗?”

    秦绝看着天心一剑,眼中带上赞赏,“没错,我正有此意。”

    “不过我不认为,秦漓会轻易把真相说出来。”天心一剑一想起秦漓那看似随意实则倔强的十头牛都拉不回来的脾气,顿时有些头疼。

    秦绝想起她的犟脾气来也是头大,他无奈叹息一声,眼眸闪过一道暗芒,压低声音道,“其实,我打算先去寻一个人。”

    天心一剑,“谁?”

    秦绝面色微沉,“聂辰戈。”

    “聂宗主?”天心一剑惊讶一瞬,想起之前在大会上聂辰戈那副小人得意,咄咄逼人的模样,敛起眉头。

    “我觉得聂宗主也许不会配合我们。”

    秦绝冷笑一声,“这就由不得他了。”

    “他是如今万剑一宗的宗主,说不定关于古河汐和徐子虚的事他会知道些什么。”

    想起段洵说的话,天心一剑眼眸一厉,缓缓道,“段洵暂且不说,阿漓没必要说谎,也许从徐子虚和古河汐入手,我们真能发现些什么蛛丝马迹。”

    与此同时,四方狱内。

    段洵依靠在树干上,慵懒的眯起眼睛,笑的不怀好意,“真是没想到,我们竟然也会有站在同一战线的一天。”

    秦漓淡淡扫他一眼,懒得搭话,只是回头看向仇楚枫,淡漠道,“我要去四方狱最深处一趟,我不在的时候,所有魔道都不准轻举妄动。”

    “除非正道主动攻过来,不然擅自行动的魔道,杀无赦。”

    仇楚枫挑眉看她,眼眸忽明忽暗的看不出什么情绪来,但最终,还是轻轻点头。

    “遵命,尊上。”

    秦漓用眼角的余光瞥了眼不远处玩世不恭的某人,又道,“在我回来之前,你负责看着段洵,如果他敢出四方狱的话,不要留情。”

    段洵闻言怔愣一瞬,接着危险的眯起眼,冷笑道,“秦漓,你不要太得意,别以为你现在是魔尊就敢命令我。”

    “我没有在命令你,我命令的是仇宗主。”

    秦漓懒洋洋的瞥他一眼,唇角勾起一抹恶意满满的笑,“你随时都可以走出四方狱,毕竟你是自由的,前提是你打得过仇宗主。”

    “你——!”

    段洵咬牙看向秦漓,眼中带着怒火。

    仇楚枫敛起眉头,手中的冥杀剑微微出鞘,“段洵,不得无礼!”

    段洵看他要来真的,顿时被气笑了,“好你个死木头,你给我看清楚了,现在站在你面前的可不是徐子虚!”

    仇楚枫面无表情的看他,“我侍奉的是魔尊。”

    言外之意,他根本不在乎谁是魔尊。

    段洵更是被气笑了,干脆眼不见心不烦,怒哼一声,眨眼间就消失在了原地。

    秦漓神色淡漠,“跟上去看着他。”

    仇楚枫没有任何迟疑,执着冥杀随后跟上。

    郁青峰在一旁好整以暇的看戏,他撑着一把黑色纸伞,笑的悠闲,“当魔尊的感觉怎么样?”

    秦漓抬眸看他,眼中划过一道冷光,“你有话想和我说吧。”

    “你也有话想和我说不是吗?”

    郁青峰轻轻歪头,唇角笑意越发深邃。

    秦漓眼眸一暗,忽然问道,“之前我就觉得奇怪了,你总是一副什么都知道的样子。”

    “那么不知,关于这个世界的本质,你又知道多少?”

    郁青峰脸上毫无惊讶之色,他只是轻轻闭着双眼,笑道,“说不定,我比你知道的更多呢。”

    “外来者。”

    他最后这三字,刻意加重了语气,说的意味深长。

    秦漓危险的眯起眼,唇角扬起一抹高深莫测的笑意,“真是令人吃惊,我以前还是小看你了。”

    “有空的话,不如随我一起前往四方狱的最深处?”

    郁青峰笑意更深,愉悦道,“当然,求之不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穿越位面的魔方〕〔重生之明星奶爸〕〔神医妙相〕〔浮游岛主的成长史〕〔妙手妆娘〕〔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佛系古玩人生〕〔洪荒虚拟化〕〔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神豪赘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