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赘婿兵王〕〔杨小落的便宜奶爸〕〔巴顿奇幻事件录〕〔重生医妃〕〔元卿凌〕〔元卿凌楚王免费阅〕〔重生医妃元卿凌免〕〔快穿:女主不当炮〕〔从超神学院开始的〕〔都市至尊龙皇〕〔龙刺兵王〕〔重生之最强剑仙〕〔重生之都市仙尊〕〔极品最强高手〕〔权少,一吻成瘾〕〔神武变〕〔重生影后娇妻:江〕〔重生五零巧媳妇〕〔仙武大帝〕〔我的徒弟都是大佬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被迫成为剑修之后 第二百三十六章 唯我酒剑仙
    <![cdata[郁青峰慢慢睁开眼看向钟离瑶。

    他走时明明还是个只会拉着他的衣角哭的小女孩。

    现在都已经长这么大了啊……

    他笑了笑,声音柔和几分,“阿瑶,许久不见。”

    钟离瑶怔愣一瞬,眼眶有些发红。

    她已经许久没有听到有人这么叫她了。

    自从钟离一族覆灭以后,她便失去了所有的亲人,除却这个早早就被族人赶出去,不知所踪的小叔叔。

    她到现在还记得,小叔叔虽然生来便与族人格格不入,在众人眼里是个异类,但对她却是最好的。

    也只有他,会温柔的抱起被族人视为废物的她,想尽办法逗她开心,用尽心思教她医术。

    也只有他,会一声一声,耐心的唤她“阿瑶”。

    直到他消失的那天……

    “为什么?”钟离瑶死死咬住嘴唇,忍住眼中泪意,“当初毒宗一事,我便隐隐觉得郁青峰是你。”

    “但是,为什么?”

    “小叔叔,你为什么要做这些事?”

    明明是那么温柔的一个人。

    为什么要做出那些事。

    郁青峰眉眼带笑,看着她时眼中带着不易察觉的温情,“在你眼里,我就是那么好的一个人吗?”

    “当然!”

    钟离瑶握紧手指,语气有几分急迫,“族人都说你是叛徒,但是我不信,小叔叔,你做这些事,和秦漓一样对不对?你们到底想要做什么!”

    想要做什么?

    郁青峰垂下眼眸,掩去眼中的思绪。

    脑海中,不由浮现出一个哭的委屈的小女孩,怯生生的拉着他的衣角,小心翼翼,带着希冀抬头看他。

    “小叔叔,你可以带阿瑶一起走吗?”

    “小叔叔,你不要丢下阿瑶一个人好不好?”

    如果可以的话,至少他想要给记忆中那个每天都在哭泣的小女孩,一个美好的世界。

    郁青峰笑了笑,重新闭上双眼,“看到你现在这样活蹦乱跳,我也就放心了。”

    毕竟是这世上唯一的牵挂。

    后来能够遇到秦漓,来到天元宗开开心心,健健康康的长大,真是太好了。

    他已经,没什么好担心的了。

    钟离瑶见他一副不愿解释的模样,心中憋屈的紧,又觉得很是恼怒,被欺骗的感觉令她有些失去理智。

    “钟离郁青!你明明答应过我要陪我长大,后来莫名其妙的消失,又擅作主张的丢了性命,现在复活回来,你就没有一点心思想要和我解释吗!”

    郁青峰依旧只是笑着,撑着那柄黑伞,陌生又熟悉。

    钟离瑶更是觉得愤怒,“钟离郁青,你这个骗子!”

    郁青峰眉眼一动,见她气的浑身都颤抖起来了,不由微微蹙起眉头。

    但是终究,他什么都没有说。

    郁青峰转身,一跃而下,投身到了激烈的战场中。

    “钟离郁青!”

    钟离瑶面色一惊,急忙俯身去看他,见那人在魔道大军中游刃有余的模样,她发觉自己更加看不懂这个男人了。

    她无助的跪坐在地,眼角终是缓缓落下一滴泪来。

    “小叔叔,为什么……”

    ……

    天元宗实力强劲,底蕴深厚,加上妖族和郁青峰相助,却也只能抵挡一时。

    到底是积累了千年的亡者大军,加上不断新加入的天元宗死去的弟子,天元宗的战局,顿时陷入了胶着。

    段洵不留给他们丝毫喘息时间,三天三夜的车轮战,宗门弟子大多已经体力不支。

    第四天的时候,正道其余尚存实力的门派的救援,终于到了。

    但他们被魔道大军围困在山脚下,别说上山了,就是自保都有些费力。

    齐星瀚撑起的屏障也有些摇摇欲坠,他早已是强弩之末,如今只是单拼意志咬牙死撑下来而已。

    段洵算的没错,攻下天元宗,只是时间问题。

    绕是秦绝之辈能以一挡千,也架不住对方只是一具具不知疲惫的傀儡,可以无限复生。

    天元宗的战局,虽仍在胶着,但其实风向已经隐隐倾向段洵这边。

    段洵浮在空中,居高临下的看着正道如垂死的蚂蚱般苦苦挣扎,唇角勾起一抹报复后痛快的笑意。

    第四天夜里,齐星瀚再也支撑不住,倒下了。

    天元宗第二道屏障,破。

    段洵当机立断命令魔道大军一拥而上攻山,还不时从世界各地调来新的傀儡。

    黑压压一片的人头攒动,仿佛阴森凶恶的血海般要将天元宗湮灭。

    秦绝看着围在山下的魔道大军,握紧了手中的剑。

    郁青峰身上也带着斑驳血迹,看起来有些狼狈,脸色更是惨白的厉害。

    他压低声音,问一旁的凤清逸,“他们还没好吗?”

    凤清逸摇摇头,稍稍喘息缓口气,脸色不是很好,“自从来到天元宗我就和外面断了联系。”

    郁青峰蹙起眉头,“太慢了。”

    凤清逸,“毕竟段洵为人狡猾,想要接近他的真身必不容易。”

    但是,也确实是太慢了。

    不知道他们还能拖延多久时间。

    耳边是魔道大军穷凶极恶的咆哮声,山上是早已疲惫不堪,灵气枯竭的弟子。

    一旦对方成功上山,绕是秦绝在厉害,这些手无招架之力的弟子也必然会出现大面积伤亡。

    如此一来,就是他们守住宗门,也是他们败了。

    段洵看着眼下势在必得的战局,唇角缓缓勾起一抹愉悦的笑意。

    他手指微动,声音带着快意,“攻山!”

    魔道大军顿时更加兴奋,手下攻击也更加凶残。

    秦绝等人面色有些难看,拿起武器上前,以身挡在天元宗正门前,不让丝毫。

    魔道大军攀爬速度极快,眨眼间,就已经要到山上!

    秦绝等人架起招式,欲要迎敌。

    段洵笑的越发痛快,眼中嘲笑着他们的自不量力。

    不过眨眼间,第一批魔道大军已经爬到山上,张开血盆大口冲着天元宗弟子一拥而上!

    秦绝等人欲要出剑阻拦。

    就在他们即将出剑而未出剑的这一刹那,自天元宗后山而起,爆发出了一股强大的威压!

    铺天盖地的骇然剑气席卷着属于渡劫期修士的浩然威压而来,天地一线间,耀眼的白光刺破黑夜,如飞龙在天,瞬息间笼罩在整个天元宗上方。

    白光照耀之下,剑气肆虐而起,冲向天元宗弟子的魔道大军,眨眼间灰飞烟灭!

    自那天地一线的白光中,有人携着一壶酒,狂饮间放声大笑着踏歌而来。

    “御剑乘风来,除魔天地间。”

    “一饮尽江河,再饮吞日月。”

    “千杯醉不倒,唯我酒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魔法塔的星空〕〔好孕鲜妻,一胎生〕〔爆萌小兽妃:邪王〕〔不流泪的春天〕〔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都市最强弃少〕〔都市诸神降临〕〔邀约天下〕〔江湖封尘录〕〔猎魔奇异志〕〔诸天万界最强至尊〕〔文艺的咸鱼人生〕〔我的巨星老婆〕〔明朝败家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