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被迫成为剑修之后 第二百四十章 被舍弃的记忆
    <![cdata[秦漓陷入了一片黑暗中。

    等她再次醒来时,发现自己回到了过去的家。

    是她在另一个世界的“家”。

    看着自己明显缩小的身体,和瘦瘦小小的,完好无损的双手,秦漓有一瞬的恍惚。

    “阿漓,过来吃饭啦。”

    是母亲温柔的呼唤。

    秦漓晃了晃神,下意识答道,“来啦!”

    奶声奶气的,语气中透着不易察觉的幸福。

    她好像忘记了什么事。

    一些很重要的事情。

    缩小版的秦漓看着眼前温柔的母亲和桌上美味的饭菜,咽了咽口水,把心里最后一点疑惑抛到脑后。

    管他呢,一定不是什么重要的事。

    秦漓笑的灿烂,看向桌旁忙碌的女人,甜甜的喊,“妈妈,爸爸什么时候回来?”

    “爸爸很快就回来了哦,毕竟今天说好要带阿漓去游乐园玩呢。”女人笑的温柔似水,轻轻揉了揉秦漓细软的发顶,细声细语,“阿漓要多吃点,好吃吗?”

    “好吃!”秦漓笑的更加灿烂,嘴角的小酒窝都透着幸福。

    但她还是觉得自己忘记了什么很重要的事情。

    “叮铃”一声。

    门旁系着的风铃响了。

    秦漓眼眸猛地一亮,小腿一蹬从椅子上蹦下来,小跑着去给来人开门。

    高大的背影逆光而来,秦漓眼睛弯成了月亮的模样,笑着向来人张开了双手,“爸爸,抱!”

    “阿漓真可爱。”男人大笑一声,粗粝宽厚的手掌抱起秦漓,语气沉稳却带着柔情,“阿漓今天乖不乖?有没有想爸爸?”

    “想!”秦漓眨了眨眼睛,笑的开怀,“爸爸,我们什么时候去游乐园玩?”

    “阿漓,爸爸才刚回来,你让他歇会。”

    女人脸上依旧笑的温柔,她看着秦漓,浅褐色的眸子像是映着太阳般温暖,带着些无奈和宠溺,“快让爸爸来吃饭。”

    “好吧。”

    秦漓有些难过,从爸爸怀里跳了出来,乖巧的为男人拉开凳子,眼睛亮晶晶的像是闪烁着小星星,“爸爸,坐!”

    男人见此又是大笑一声,很是愉悦。

    温暖的太阳透过窗户照射到餐桌上,一家三口,和谐温馨的围坐在阳光下,普通的日常,普通的家庭,伴随着男人豪迈的大笑,女人温柔的轻笑,和小孩欢快的话语。

    秦漓看着自己的父母,笑的很开心。

    爸爸妈妈很爱她。

    但她还是觉得自己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事情。

    到底是什么呢?

    “叮铃”一声。

    门旁的风铃再次响起。

    围坐着吃午饭的一家三口皆是怔了怔。

    男人拧起眉头,面露狐疑,“这个时候,会是谁?”

    女人笑了笑,柔声道,“我去开门看看。”

    小小的秦漓闻言猛地抬起头,脑海中有什么恐怖的事情一闪而过,她脸色白了几分,下意识要去拉女人的手。

    “妈妈……”

    她没有拉住。

    女人去开了门,脸上还带着浅笑,只是下一秒,这抹笑意就被血色染红。

    “砰”的一声。

    她倒在了一片血泊中,睁着眼,眼中还带着困惑,身体却渐渐冰凉。

    “妈妈!”

    秦漓脸色瞬间惨白。

    她好像想起来了什么。

    但又感觉记忆有些违和。

    她下意识想要去躲到爸爸身后,但一切都发生的那么猝不及防。

    男人还没有反应过来,便身体一晃,倒了下来。

    他的胸口,有着一个不断渗血的黑洞,映在秦漓眼中,是那样的刺眼醒目,像是恐怖的深渊,能吞噬一切。

    秦漓已经吓懵了。

    她愣愣的看着眼前倒下的父母,大脑一片空白。

    闯入她家里的是一伙惯犯。

    他们杀人并没有任何理由,无怨也无仇,像是单纯为了追求刺激,也像是荒唐疯狂的寻欢作乐。

    就这样毫无理由的,蛮横残暴的夺走了一个幸福的家庭。

    他们手上带着血,脸上带着肆意的笑。

    他们嘲弄的看向秦漓,语气嚣张,“什么啊,竟然还有一个小孩。”

    “算了吧,小孩就暂且放过吧,反正今天这两人哭着求饶的表情也足够好玩了。”

    “不过这孩子还真是可怜啊……”

    可怜?

    为什么觉得她可怜?

    因为夺走了她的父母吗?

    “要带走吗?”

    “不,我不喜欢累赘,而且你看这孩子的表情,太恐怖了,看的我慎的慌,这个家庭太奇怪了,我们还是赶紧走吧。”

    奇怪?

    恐怖?

    为什么这么说?

    她的表情怎么了?

    秦漓神情恍惚着看向自己的双手,原本完好无损的手变得残破起来,手上有着密密麻麻的伤口,鲜血淋漓的模样竟是比倒下的两人看着还要诡异。

    她下意识摸向了自己的脸。

    没有泪水。

    真奇怪。

    父母死在了自己面前,她却哭不出来。

    不仅哭不出来,还一点都不感到难过,甚至心里竟然有一丝丝隐秘的……痛快?

    真奇怪。

    秦漓又摸了摸自己的嘴角。

    她竟然在笑,发自内心的愉悦。

    真奇怪。

    秦漓笑出了声,眼泪从眼角肆意流出,看着倒在血泊中的两人,秦漓笑的异常痛快,带着丝丝诡异。

    她好像忘记了什么很重要的事情。

    幸福的家庭,温馨的午后,突如其来的暴徒,血色的尸体,以及……笑的开心的她。

    为什么会觉得开心?

    秦漓不知道,她看向自己的身体,白色的吊带裙上布满血污,原本完好无损的身体也布满了狰狞的伤痕。

    她好像知道了些什么。

    她好像想起了些什么。

    她笑着,也哭着看向倒在血泊中的两人。

    从那两人最后的表情上,秦漓找到了答案。

    ……

    秦漓陷入了一片黑暗中。

    等她再次醒来时,发现自己在家里。

    瘦瘦小小的身体,完好无损的双手,以及笑的温柔的母亲。

    秦漓慢慢眨了眨眼,困惑的蹙起眉头。

    好像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事情。

    “阿漓,过来吃饭啦。”

    母亲的轻声呼唤在耳边响起,秦漓晃了晃神,接着笑道,“来啦!”

    奶声奶气的回答,她的语气中透着幸福。

    但她还是觉得自己好像忘记了什么很重要的事情。

    只是目光触及到母亲脸上温柔似水的浅浅笑意,秦漓将这丝违和抛到了脑后。

    算了,反正也一定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都市最强弃少〕〔妙手妆娘〕〔笑傲之问道巅峰〕〔浮游岛主的成长史〕〔影后归来:霍少,〕〔神医妙相〕〔穿越位面的魔方〕〔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爱在夜色中盛开〕〔洪荒虚拟化〕〔佛系古玩人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