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转生眼中的火影世〕〔超级小神医〕〔萌宝来袭:总裁爹〕〔桃色小神医〕〔蜜情霸爱:爵爷宠〕〔九爷终于对我下手〕〔这个世界不讲道理〕〔龙图大玩家〕〔宠妃成狂:天降太〕〔诸天金手指〕〔我有无数神剑〕〔狂战士的异界旅程〕〔后卫之王〕〔手办王中王〕〔夫人在上,将军请〕〔我欲断天〕〔你怕不是想上天〕〔魔妃曲之来世了尘〕〔我是大土豪〕〔红纤芸念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被迫成为剑修之后 第二百四十一章 万里阳光
    <![cdata[“叮铃”一声。

    是风铃响起的声音。

    秦漓面无表情的看着眼前倒在血泊中的两具尸体,耳边是肆虐恶意的大笑。

    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了。

    她好像陷入了什么无限的循环中。

    温馨的午后,幸福的家庭,爱她的父母。

    接着,就是血色的尸体,残暴无理的凶手,以及边哭边笑的她。

    一次又一次的轮回,秦漓脸上的笑意渐渐冰凉起来。

    她看着自己伤痕累累,布满乌黑血痂的双手,起初慌乱的眼眸也渐渐冷静下来,眸色微沉。

    秦漓还是想不起来自己忘记了什么很重要的事。

    但是她隐隐察觉到,有什么人,想要通过这种无限循环的方式,强迫自己想起来什么。

    或者说,强迫自己去面对什么一直在逃避的现实。

    “叮铃”。

    又是风铃响起的声音。

    秦漓又一次陷入循环中。

    她小小的脸庞面若寒霜,看着眼前大笑着的凶手,忽然沉声道,“够了!”

    周围的空气似乎凝滞了一瞬。

    耳边的笑声并没有消失,但却像是被什么东西阻隔般变得遥远起来。

    秦漓面无表情的赤着脚,踩在一片血泊中,眸色淡漠的经过了地上的尸体。

    那是记忆里爱她的父母。

    她同样神色淡漠的路过了大笑着的凶手。

    那是她应该憎恨的人。

    她走向了门口。

    眼前的大门紧闭,秦漓静静的站在门前,伸出伤痕累累的手,慢慢靠近门把。

    在距离门把仅有一毫米时,秦漓的手犹豫的顿了一下。

    她好像忘记了什么很重要的事。

    她忘记了自己从哪里来,来到这里又是为了什么,莫名其妙陷入一场场的循环中,她渐渐变得麻木起来。

    秦漓找不到自己从这里出去的理由。

    她面无表情的看着眼前厚重的大门,觉得其实就算在这里一直循环下去又能怎样?

    反正门的那一边,也没有等着她回去的人。

    不管是门里门外,她都是只身一人,孤独的活在这个冰冷的世界上。

    既然这样,出去和继续待在这里好像也没什么区别。

    但是不对。

    秦漓面露挣扎,麻木冷漠的眼眸有一瞬的清明。

    不对,有人在等着她回去。

    模糊的记忆里,好像有一些很重要的人在等着她回去。

    如果是假象呢?

    秦漓表情变得困惑起来,如果没有人在等着自己呢?

    那她不还是要独孤一人。

    秦漓拧紧眉头,表情挣扎,靠近门把的手也往回缩了缩。

    要出去吗?

    秦漓垂下眼眸,唇角忽然勾起一抹自嘲的笑来。

    “果然……哪怕只是遥不可及的,渺小的希望,我也不想放手。”

    反正她已经一无所有了,在赌一把又能输的多惨?

    大不了,继续一个人活在这个冰冷黑暗的世界上。

    然后继续独自一人行走在路上,继续去寻找属于自己的温暖。

    “只要活着就有希望,只要活着,就总会找到爱自己的人,你不会一直孤独。”

    是谁在她耳旁说话?

    秦漓咬着唇,眼眸变得清明耀眼起来,如熊熊燃烧的烈火般,焚烧漆黑的夜。

    她伸手,坚定的握住门把,耳边肆虐的大笑声随着她的动作戛然而止。

    “吱扭”一声。

    秦漓打开了门。

    刺眼而温暖的阳光从门缝中映入了她琥珀色澄澈的眼眸中。

    身后的房间在阳光的照射下烟消云散,秦漓缓缓从门中走出,抬眸看向眼前的人。

    那是一个和自己长相极为相似的小女孩。

    干净的白色连衣裙,完好无损的身体,站在阳光下时,虚幻的就像是一场梦一般,又像是脆弱的泡沫,一触即碎。

    秦漓下意识看向了自己的双手。

    她恢复成了大人的模样。

    “你都想起来了?”

    小时候的秦漓声音清清冷冷的,听不出什么情绪。

    但秦漓能感觉到,她的解脱。

    她眼角似有泪意,笑了笑,柔声道,“想起来了。”

    她从来都不曾有过什么幸福的家庭,爱她的父母。

    从她懂事开始,她的记忆里就充满了暴力,谩骂,鲜血,伤痕。

    她的父母并不爱她。

    她的出生从一开始就是一场意外。

    母亲也从来不曾温柔的叫她“阿漓”,她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歇斯底里的对她尖叫着大喊,眼中充满浓浓的厌恶。

    “为什么我要生出你这个没用的废物,你的出生从一开始就是一场错误!”

    “秦漓,你的存在就是罪恶!你就是罪恶本身!”

    父亲也不会笑着抱她,他只会在喝醉酒或者赌博输了以后才想起她来,然后回到家对她拳脚相加,用以发泄自己的怒火。

    无能狂怒。

    她从有记忆开始,就被疯了的母亲锁在阁楼里。

    看不到外面的世界,也看不到任何的阳光和希望。

    每一天每一天,陪伴她的只有泪水和痛疼,以及没有尽头的黑暗。

    后来她变得不会哭了,当然,她也从来都不会笑过。

    她变得麻木冷漠,也不知道自己到底为何还要活在这个世上。

    这样扭曲的生活在某一天戛然而止。

    同样充满谩骂和暴戾的午后,一伙惯犯强横的闯入她家,那两个人哭着求饶的模样可笑又滑稽,一点犹豫都没有便将她推出去来换自己的命。

    不过幸运的是,对方似乎并不喜欢伤害小孩。

    他们取走了秦漓父母的命。

    看到秦漓和这个扭曲的家时,对方似乎也很是震惊,但更多的是觉得阴森恐怖。

    他们把秦漓一个人扔在了家里,拿走了所有值钱的东西。

    面对着倒在血泊中的两个人,秦漓哭不出来,也笑不出来。

    她甚至心里没有丝毫波动,只是面无表情着,冷眼看着一切。

    就好像是万丈渊下那个如同木偶般没有感情的小女孩一样。

    后来这场悲剧被路过的人发现,在社会上掀起了一场狂怒的躁动,秦漓也被送去了孤儿院。

    她还记得,那天阳光万里,温柔的孤儿院长爱怜的摸着她的头,笑着道。

    “秦漓,人类这种顽强的生物啊,只要还活着就会有希望,只要活着,就总会找到爱自己的人,世界是如此的广阔美好,你不会一直孤独。”

    院长没有骗她。

    秦漓笑了出来,俯下身抱紧了眼前小时候的自己,语气有一丝颤抖,但更多的释然。

    “秦漓,你找到了。”

    在广阔而美好的世界里,终于找到了爱自己的人。

    为了这份爱,她要变得更加强大,她要保护好爱她的人。

    秦漓垂下眼眸,抱紧怀中小时候的自己,笔直的伸出右臂,语气轻浅,却又极为坚定。

    “剑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重生农家清荷〕〔契约妖妻,亲亲战〕〔暗恋转正史〕〔我夺舍了詹皇〕〔我为国家修文物〕〔六指诡医〕〔剑破拂晓〕〔英雄联盟之魔英争〕〔绝世天骄〕〔头号偶像〕〔在不正常的地球开〕〔将军,孤本红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