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这个仙尊真憋屈〕〔我的1982〕〔重生之家在东北〕〔六宫凤华〕〔不灭龙帝〕〔虐妻上瘾:陆总裁〕〔篮坛紫锋〕〔大国航空〕〔都市之兵王归来〕〔三国如烟〕〔都市极品医仙〕〔天命不归客〕〔大创造者〕〔我家老婆可能是圣〕〔位面无限重生〕〔怀念那逝去的青春〕〔每周一张变身卡〕〔玉京天〕〔快穿:说好的只是〕〔蛮荒大纪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被迫成为剑修之后 第二百四十三章 冰渊剑主
    <![cdata[“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

    最后,还是凤清逸出来打破了僵局。

    他看向秦漓,眸色微动,若有所思。

    “师尊也是来阻止段洵的?”

    看着昔日不到自己半腰高的小徒弟如今已经高出自己不少,秦漓莫名有些感慨,“是啊。”

    “段洵就在这上面。”凤清逸笑了出来,也不曾问秦漓为何入魔,只是待她如之前那般,“师尊要上去吗?”

    秦漓点了点头。

    嵇晴雪欲言又止,想到郁青峰特意叮嘱他们不要过多拖延时间,纵使现在看到秦漓有许多想问的,她也硬生生忍了下来。

    以大局为重。

    她在心中反复告诫自己。

    凤清逸沉思一瞬,忽然开口,“段洵本身实力并不高,主要的兵力如今又在各个宗门,这里其实不需要这么多人。”

    秦漓,“其实我一个就足够了。”

    嵇晴雪冷冷瞥了她一眼。

    秦漓,“……”

    这张嘴怎么就管不住自己呢!现在是该你说话的时候吗!

    凤清逸看着两人之名的暗潮,无奈笑出了声,接着想到什么,面色认真起来,“天元宗的战局是最吃紧的,段洵要灭世,天元宗是第一道坎。”

    “此人诡计多端,想要打倒他的真身恐怕要浪费一番功夫,师尊,既然如今你来了,不如这里就交给你,我和少谷主回去帮天元宗的忙。”

    嵇晴雪闻言轻蔑一笑,终于忍不住讥讽道,“交给她?你倒是放心。”

    秦漓,“……”

    完蛋,她这是彻底被美人师姐给拉黑了吗?

    难过。

    都说了不想背锅。

    要是换成别人这般冒犯秦漓,凤清逸准要第一个不干,但是想到秦漓终究是亏欠了嵇晴雪一个理由,他无奈叹气,劝道,“我相信师尊。”

    “相信?我当初也信了她的话,可结果呢?”

    嵇晴雪语气更是讥讽,眼中怒火更甚。

    秦漓心虚的往后缩了缩身子。

    下次谁在让她背锅她和谁急!

    她抱着问仙,犹豫一瞬,缓缓道,“晴雪姐,你先消消气,现在找到段洵真身事大,你要是不放心,便留下来,我们分头行动。”

    嵇晴雪又是冷冷瞥了她一眼,面无表情,“如此甚好。”

    凤清逸真是一个头两个大。

    他给了秦漓一个“爱莫能助”的眼神,起身变回原形向着天元宗飞去。

    眼下便只剩下秦漓和嵇晴雪两个人,气氛更是僵硬凝固,嵇晴雪冷着脸一言不发,秦漓也不敢多说话,怕更惹她生气。

    她踌躇着,最终无奈叹息一声,抱着问仙剑抬脚先走一步,省的让她眼见心烦。

    终究是她理亏。

    嵇晴雪看着她离去的背影,冷若寒霜的脸庞露出复杂与懊恼。

    更多的却是不甘。

    她咬了咬唇,面露挣扎,最终还是跟上了秦漓,只是还未走几步,眼前始终保持着一定距离的秦漓忽然停下脚步,语气微沉,“有人。”

    嵇晴雪瞬间警惕起来,她刚要放出灵识探查,一股凌厉的杀气便肆虐而起。

    她秀眉紧蹙,越过秦漓看向前方。

    来人是一穿着黑色劲装,面容俊美,身形修长纤瘦,瞳色血红妖冶的少年。

    他面无表情的执剑而站,明明气质如冰山般冷然,但相貌又太过偏向阴柔,给人一种淡淡的妖娆感,放在少年清冷淡漠的身上,说不出的惑人。

    怜星掀开眼皮,淡淡扫了眼面前的两人,最后看向了秦漓。

    “魔尊不去和正道交战,跑来这里做什么?”

    他对着秦漓说话时看似恭敬,语气却不带一丝起伏,听上去有些敷衍。

    秦漓懒洋洋笑了出来,看着没心没肺的,“视察而已,怎么,段洵不敢出来见我吗?”

    怜星眸色微冷,“魔尊来视察自然可以,但是你身后的那位,不行。”

    这是要开打的节奏?

    秦漓眉头一挑,笑的更加玩味,“要是我执意让她上山呢?”

    怜星闻言依旧面无表情,看不出什么情绪来,手中的剑却忽然劲力一扫,杀气如凝结成实体般径直向着秦漓和嵇晴雪而去。

    他干脆也懒得装了,语气淡漠更加敷衍,“得罪。”

    秦漓收起脸上的笑意,挥剑挡去他这一剑风,面色变得冷沉起来。

    她握紧了手中的问仙,欲要迎敌时,一直在身后未曾开口,沉默着的嵇晴雪说话了。

    她姿容清绝,眉目清冷,微微抬眸看向怜星,薄唇轻启,“秦漓,你先上去。”

    秦漓握剑的手一顿,回头惊讶的看她。

    嵇晴雪却越过她走向前去,正面迎着怜星,桃枝从袖中出鞘,“天元宗还在等着你。”

    秦漓浑身一僵,不可置信的看她。

    嵇晴雪感到身后之人的迟疑,垂下眼眸,淡声道,“这次你若是再敢骗我,我必要取你性命。”

    秦漓看着她清绝的背影,眸色动容,唇角扬起一抹浅笑。

    “好。”

    她并不担心以嵇晴雪的实力会打不过眼前的人,于是也不再犹豫,抬脚便是速速离去。

    怜星见状眉头微敛,一剑回转欲要阻拦,却被嵇晴雪桃枝一点,以无形气劲挡住,怜星被迫收剑回防,便漏了空让秦漓一冲而上,瞬息间没了身影。

    他见秦漓逃脱,眉头拧紧,妖冶的赤瞳中划过不悦,欲要去追时,却被嵇晴雪一剑阻拦。

    怜星冷眼回首去看身后的白衣女子,嵇晴雪毫不畏惧,淡然道,“你的对手是我。”

    他顿了下,瞬息间心思百转,权衡轻重后指尖放出一道妖气去通知段洵,然后握紧了剑,面无表情的看着嵇晴雪,眼中杀意愈浓。

    嵇晴雪却丝毫不退缩,她捏着桃枝的手指从袖下露出几分,泛着红润的淡粉色的指甲压在桃花枝褐色的枝干上,显得有几分怪异。

    怜星不禁多看了两眼。

    下一刻,他瞳孔猛地一缩,急急退后。

    而嵇晴雪手中的那枯桃枝上却突然绽放出了几朵淡粉色的桃花。

    她眼睫微抬,唇齿间流转着轻语,“春来遍是桃花水,不辨仙源何处寻。”

    “我一人,以桃花谷名剑桃枝,可能拦得住阁下手中的剑?”

    怜星冷眼瞧着她,血红的瞳中渐渐染上一抹凝重。

    他径直横剑至于胸前,剑尖之上妖气四起,锐利难当,凶狠难当,他将这样的剑对准了嵇晴雪,语气收起了敷衍,多了几分认真,“冰渊剑,怜星。”

    话落,也不墨迹,干脆利落的一剑攻向嵇晴雪!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重生农家清荷〕〔御剑乘龙〕〔江流华笙小说〕〔契约妖妻,亲亲战〕〔暗恋转正史〕〔我夺舍了詹皇〕〔光怪陆离侦探社〕〔直播在荒野求生〕〔女帝家的小白脸〕〔我为国家修文物〕〔重生学神:封少娇〕〔六指诡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