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刁蛮甜妻不好宠〕〔快穿:报告宿主任〕〔跃动的青色年华〕〔萌宝独一:霸道爹〕〔被夺舍之后〕〔乾坤陨帝〕〔那个美人有点毒〕〔进击的赘婿〕〔极品天医〕〔闲庭夜谈〕〔快穿反派总贪恋我〕〔我的伟大的卫国战〕〔新警察日志〕〔重生之修仙归来〕〔至尊小神农〕〔重生之财气冲天〕〔鉴宝大玩家〕〔我家古井成了万界〕〔剧透你的生命值〕〔最狂赘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被迫成为剑修之后 第二百四十七章 墨月剑现
    <![cdata[段洵看着包围住秦漓的藤蔓,语气遗憾。

    “似幻还真?我还以为你能带给我什么乐趣呢,真是可惜。”

    “明明是个剑修,却偏要自不量力的跑来和我比试道法,秦漓,你若是早早用了剑,输的可就是我了。”

    他笑着收紧手指,欲要将秦漓彻底绞死在牢笼中。

    空气中似有微风浮动,段洵收紧的手指僵硬一瞬,接着他眼中眸光猛然一利,手中银扇一张,连出三式,另一手更是将数十道粗壮的藤蔓齐齐唤到自己的身前,将自己包成了一个密不透风,坚硬无比的茧!

    另一边,原本被藤蔓死死围困住的秦漓,不知何时从藤蔓枝杈的空隙里伸出了一根手指。

    那手指指尖处凝着一团微弱的红芒,缭绕着丝丝魔气,随着主人的轻微一动,漫天的雾气,满山的山石树木,都在一瞬间消失的一干二净!

    秦漓便站在原地,淡声道,“幻。”

    段洵已经退无可退,这一下袭来,纵使他已经做足了防御,却还是受到了一击重创,他脸色瞬间惨白侧头咳出一口

    血。

    他沉着气,再次瞧向秦漓,表情带了些玩味,哑声道,“幻象中叠加幻象,镜花水月原来还能这么用,真是有趣。”

    此话刚毕,段洵竟是从自己的衣袖中抽出了一柄锐利的弯月刀来,他执着弯月刀瞬息间突然贴近秦漓,秦漓未曾想过段洵竟然还懂剑术,一时间反倒被攻了个措手不及。

    她连退几步,指尖凝聚一道剑气打在了段洵的剑刃上,却阻挡不了分毫!

    这一刻,在秦漓面前,比起一个道法的修者,段洵更像是一个剑修!

    秦漓见他敛去脸上的笑容,眼中杀意毕露,面色冷厉,手执黑色弯月刀,手起刀落攻势凌冽顺畅,眼中终于露出了顿悟。

    她在闪躲间目光落到那柄弯月刀刀刃上刻着的“墨月”二字上,低声道,“果然。”

    “千年前,荒嵊国皇室被人一夜间全数屠尽,那人背上了四国诛杀令就此消失在人间,似从未出现过一般,他当时屠杀荒嵊国皇室时,手中执着的便是墨月。”

    “我早该想到那人是你。”

    先前秦漓听多了段洵是如何的心思狡诈擅弄人心,使得一手出神入化的傀儡之术,下意识便将注意力都放到了这些上,竟是忘了一件事。

    段洵身为荒嵊国的战神,可以与裘之路打的不分上下,又怎么可能不会剑术。

    他见秦漓似是知晓千年前的事,也不意外,反而意味不明的笑出声,与秦漓一击相交,两人同时暂退一步,段洵扯下碍事的衣袖,手中墨月在他掌心翻转似蝶翼般灵巧,“说起来,裘之路那家伙和你交情好像不错。”

    话落一顿,他感慨的叹息一声,“我还没来得及去寻他喝一壶酒。”

    秦漓静静的看着他。

    不得不承认,段洵确实是个惊才绝绝的人,如今变成这番局面,不免让人心生唏嘘。

    都是命运弄人。

    段洵也并没有想要叙旧的意思,他收起心里最后那点残留的感慨,手中把玩着墨月,笑的漫不经心,“这柄墨月当年也是荒嵊国的国宝,长六寸五分,曾取过荒嵊国皇室之命,也曾诛过昆仑,如今也将取魔尊之命。”

    秦漓抬眸看他,依旧没有握剑。

    同为剑修,她自然能感到段洵这一剑出便是要个了结,她若是拦下这式,便是她胜,若是拦不下……

    他看秦漓不拿剑,眼眸一暗,接着笑出声不以为意。

    墨月已动,刀锋极快,发出破空之声!

    秦漓略微颔首淡然看他,不躲也不避,面对着段洵这一锐利之剑,她只是缓缓抬起了手

    段洵眼前忽然凝聚出了一个真极了的人影。

    那是个穿着浅青色衣裙,梳着双髻的姑娘,她面容俊俏,唇红齿润,此时正对着段洵,眉眼一弯,笑的灿烂鲜活,似夏花般绚烂。

    段洵看着突然出现的女子,瞳孔猛地一缩,眼中浮现出了极难置信的光芒,

    他手中的墨月离秦漓的咽喉不过这一人之距,可他的刀刃停在少女的咽喉前,竟是再也进不去一寸。

    那少女满腔柔情信赖的注视着他,水润灵动的眸子中满满的倒映的都是他的身影,仿佛眼前的男人便是自己的全世界般。

    一如千年前的模样。

    她笑着,慢慢向段洵伸出了手

    “段将军,你瞧见我今日送你的扇子了吗?我在上面提了字的,你猜是什么?”

    段洵眸色微沉,喉结滚动,他一瞬不瞬的凝视着眼前的少女,哪怕明知她只是幻象,却还是忍不住捏紧了怀中的折扇,唇角不自觉扬起一抹浅笑,声音是从未有过的温柔。

    他轻轻开口,语气缠绵悱恻,带着难以掩藏的思念,“是福禄寿喜,岁岁安康。”

    秦漓的一分剑气刺入了他的心脏。

    段洵踉跄一下,松开了墨月伸手想要触碰眼前的人,哪怕心里清清楚楚的知道这是幻觉,在即将触碰到眼前人的那一刻,他却仍是希望这是真的。

    他想再次见到眼前的人,想再次将她拥入怀中,已经想了整整一千年。

    剑气彻底钉入了段洵的心脏。

    他再也站不住,“砰”的一声双膝跪地,眼里的色彩渐渐暗淡下去。

    但他仍笑的温柔。

    秦漓垂眸看着他,神色淡淡看不出什么情绪,半晌,她忽然叹息一声。

    段洵的镜花水月已经修到登峰造极,但他同时,也是个剑修。

    没有人比秦漓更明白,想要同时修习道法和剑术需要多么大的天赋和觉悟。

    惊才绝绝。

    却命运弄人。

    她将手放到问仙剑的剑柄上,目光越过段洵看向身后的某处,缓缓道,“先前你说我明明是个剑修,却要自不量力的和你比试道法,其实你错了。”

    “我来不是为了取你性命,若是用了剑,你便就真的没了活路,这场镜花水月,算是我代裘之路送你的践行礼。”

    空气中忽有微风浮动。

    笼罩在昆仑山上空的迷雾被风吹散,一抹微光透过云层覆到了终年积雪的昆仑,消散了些许冷意。

    黑夜终退,白日将现。

    秦漓,胜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俏总裁的未婚夫〕〔给我一张复活卡〕〔诸天万界最强至尊〕〔都市最强弃少〕〔重生毒后:腹黑王〕〔笑傲之问道巅峰〕〔洪荒虚拟化〕〔浮游岛主的成长史〕〔妙手妆娘〕〔佛系古玩人生〕〔只是对你一见钟情〕〔天鹅的诗〕〔穿越位面的魔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