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逆袭再现〕〔独家宠婚〕〔报告总裁爹地,妈〕〔九零农媳有点甜〕〔妖女宋姬传〕〔长恨缘歌〕〔总裁的绝命爱人〕〔绝世无双:师尊,〕〔谁家喜事〕〔超级矮个子〕〔血源诅咒之旧神回〕〔变成血族是什么体〕〔逐鹿轩辕〕〔流浪在诸天世界〕〔转生眼中的火影世〕〔超级小神医〕〔萌宝来袭:总裁爹〕〔桃色小神医〕〔蜜情霸爱:爵爷宠〕〔九爷终于对我下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被迫成为剑修之后 第二百五十六章 木偶娃娃
    <![cdata[巨兽咆哮,目如铜铃,它看见了秦漓身侧携带着的剑。

    剑这样的武器,显然激发了它脑海深处最深的恐惧与不安,为了消弭这种不安与恐惧,巨兽伸出巨爪,携满池熔浆,尤为暴烈地攻向秦漓。

    秦漓轻笑出了声,与此同时携剑而上!

    ……

    不知过了多久,秦漓收剑回鞘。

    在她的身后,巨大的怪物哄然倒进了岩浆里。

    而秦漓的手里则握着白玉盒。

    得到了盒子,秦漓也顾不得身上多处狼藉,她足下一蹬,便快速的跃上了岩壁,一路往上,要冲出古战场去!

    许是她刚收剑,周身剑气未散,那些本在岩壁上的怪物皆散去为她让路,这让秦漓出去的时候,甚至比下来的时候也没有用去多久。

    她来时裂缝处的玄雾通红,再次翻搅了起来。

    它拼尽了全力也要将那欲要脱出的人压下,却无论如何挣扎,也阻不了那只手悍然探出,以咒术再次打开裂缝,抓住了裂缝外现世的泥地!

    秦漓出了古战场,一身白衣近乎染成了红色。

    她看了看近夜的月色,染血的眼睫落到手中玉盒上,眸光一闪,伸手缓缓打开了玉盒。

    顿时,一道蚀骨的冷气自盒内弥漫开,秦漓拿着玉盒的手都被寒气冻结了一层薄冰。

    不过她却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只是将玉盒掀开,露出了里面被层层寒气包裹的一块玉。

    那玉似半月,中间更有一半月形的空缺,玉上雕刻着繁杂的纹路,乍一看上去好似花纹,但仔细一看不难发现,那竟是层层密布的阵法。

    阵法吸收月光有感,隐隐散发着缥缈的仙气!

    秦漓眼中划过诧异。

    这玉如果是用来打开下界通往上界的道路,为何上面残留的会是仙气?

    仙气是上界才有的东西,这玉乃是下界之物,在怎么说,也应该是灵气或者魔气才对。

    秦漓敛起眉头,看着手中的玉佩,陷入沉思。

    她缓缓伸手抚上玉的边缘,不同于外缘细腻光滑的触感,玉的内壁有些粗糙。

    “这是断玉?”

    秦漓喃喃出声,神色若有所思。

    问仙忍不住出声提醒,“我们该不会是拿错东西了吧?”

    秦漓,“……”

    就讨厌这种老实人!

    她眼皮一跳,拿着玉反复把玩研究,忽然问道,“刚刚在古战场里,你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

    问仙愣了愣,道,“那个古战场总给我一种很熟悉的感觉,还有那头熔岩巨兽,我总觉得自己在哪见过,但又想不起来。”

    “之后我就一直纠结这件事,你出来以后我才反应过来。”

    秦漓饶有兴趣的挑了挑眉,略一思索,拿着玉到他面前,问,“那这个呢,你有印象吗?”

    问仙化为人形瞅了瞅,眉头敛起,迟疑道,“好像……有那么一点,要不你往上面滴血试试?”

    秦漓想也不想,划破指尖滴了一滴血到玉上。

    接着就是见证奇迹的时刻了,只见那滴绿豆大小的血竟顺着玉上雕刻的纹路迅速扩散到整个玉身,引得整块玉都散发着微微的红光。

    接着,在秦漓惊讶的目光下,那玉便隐没到了她的体内!

    她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便感到手背一烫,一阵剧痛过后,她的手背上竟慢慢浮现出了和刚刚那块玉一模一样的白色纹身。

    秦漓看着手背上多出来的东西,内心毫无波澜。

    问仙干笑一声,“这我也没想到啊。”

    秦漓懒懒的瞥他一眼,不想说话。

    倒不是她在生气,而是她的脑海里随着玉石没入体内,而慢慢浮现出了一个个文字。

    秦漓摸了摸下巴,看完所有的文字以后,笑了出来。

    问仙一脸茫然的看她,“你发现什么了?”

    秦漓,“这半块玉佩上面写了些有趣的东西。”

    话落一顿,神秘一笑,“我知道怎么打开魔族通往上界的道路了。”

    “就好像人族需要修炼到渡劫期,体内灵气积蕴到一定程度才能打开通往上界的天梯一样,魔族想要从下界去往上界,只要体内魔气修炼到某一程度便可自动打开通路。”

    “只不过,他们打开的不是天梯,而是魔渊。”

    “那我们现在就要去上界了吗?”

    问仙并不觉得以秦漓现在的修为她会打不开魔渊。

    毕竟那可是继承了三代人的修为。

    秦漓却摇了摇头,“魔渊随时都能打开,但是去上界容易在下来就难了,所以我们要先去做几件事。”

    “徐子虚?”

    问仙几乎是想也不想,脱口而出。

    秦漓眸色动容,点点头,“我答应过晋大哥,要还他一个清白。”

    而且,老爹那边,自己总要给他一个交待。

    三清门的事,也是时候向他坦白了。

    ……

    秦漓带着问仙回到了四方狱,深渊外,徐子韵正静静等着她。

    见她一身伤浴血而来,她清冷的脸上露出些许错愕,接着蹙起眉头问道,“发生了什么?”

    秦漓笑了笑,“没什么,我找到去上界的方法了。”

    徐子韵闻言怔愣一瞬,眼中划过一抹激动,接着很快又恢复了平常的淡漠。

    秦漓看着她,半晌,忽然道,“你想离开这里吗?”

    徐子韵双眸微微睁大,似是觉得自己幻听般,不可置信的看着秦漓。

    秦漓笑着解释道,“我要帮徐大哥恢复清白,你要一起来吗?”

    “对了,还有一件事我觉得应该告诉你,你们的父亲还没有死,现在化名酒剑仙隐居在了天元宗。”

    “你……想去见见他吗?”

    徐子韵眸光微微闪动,嘴唇张了张,最终轻颤着吐出了一个名字。

    “酒剑仙。”

    “那是母亲给他起的名讳。”

    “他还记得……”

    秦漓轻叹一声,“其实他从来都不曾忘。”

    “他现在隐居的地方,一直有两个木偶娃娃,以前我就觉得新奇,他自己都自顾不暇了,还非要偏执的分出灵气去供养这两个木偶娃娃。”

    “直到我见到了你和徐大哥。”

    “那两个木偶娃娃,一男一女,完全是照着你们的样子雕刻出来的啊。”

    徐子韵更是震惊不已,喃喃道,“我以为,他当年……他当年,一定是对我和哥哥失望透顶了。”

    一个入了魔,一个撞死在四方狱。

    她一直都以为,这样的他们,肯定让父亲寒心了。

    却不想……

    徐子韵眼角缓缓落下一滴晶莹的泪,嘴唇嚅喏一瞬,哑声道,“我……我想见他。”

    “秦漓,我想回到父亲身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重生农家清荷〕〔御剑乘龙〕〔江流华笙小说〕〔契约妖妻,亲亲战〕〔暗恋转正史〕〔我夺舍了詹皇〕〔直播在荒野求生〕〔女帝家的小白脸〕〔我为国家修文物〕〔重生学神:封少娇〕〔六指诡医〕〔我真的长生不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