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转生眼中的火影世〕〔超级小神医〕〔萌宝来袭:总裁爹〕〔桃色小神医〕〔蜜情霸爱:爵爷宠〕〔九爷终于对我下手〕〔这个世界不讲道理〕〔龙图大玩家〕〔宠妃成狂:天降太〕〔诸天金手指〕〔我有无数神剑〕〔狂战士的异界旅程〕〔后卫之王〕〔手办王中王〕〔夫人在上,将军请〕〔我欲断天〕〔你怕不是想上天〕〔魔妃曲之来世了尘〕〔我是大土豪〕〔红纤芸念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被迫成为剑修之后 第二百五十七章 水流坊
    <![cdata[徐子韵想要去天元宗,并没有嘴上一说那么简单。

    她将自己的灵魂束缚在了四方狱,若是离开了四方狱,便会瞬间魂飞魄散。

    秦漓站在空中俯视着整个四方狱,细细揣摩了一番徐子韵设下的阵法,不禁陷入沉思。

    那边仇楚枫看着空中的秦漓,手下意识握紧了佩在腰间的冥杀。

    粗粝的手掌忽然被一抹温热轻轻握住,仇楚枫浑身一僵,垂下眼眸去看身旁的女子。

    徐子韵对他笑了笑,轻声道,“相信她吧。”

    仇楚枫眸色动容,收回了目光,缓缓点了点头。

    “好。”

    面对她,他似乎永远都是有求必应。

    那边问仙看着隐藏在四方狱中的阵法,问道,“你打算怎么把徐子韵带出四方狱?”

    她的灵魂经历了千年的时光,已经彻底与四方狱融为了一体,想要分开,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秦漓摸着下巴沉默半晌,轻轻开了口,“徐子韵被束缚在这里,说到底还是因为此处的阵法,而不是四方狱,换言之,阵法在哪里,她就在哪里。”

    问仙几乎是瞬间便明白了秦漓的意思,惊讶道,“你想把阵法从四方狱中剥离出来吗?”

    这根本就是一件更不可能的事!

    四方狱是这个阵法的根本所在,离开了四方狱,没了阵眼,阵法也不会存在,徐子韵更会直接消亡。

    秦漓比问仙更清楚其中的利害关系,她却只是笑了笑,道,“这个世上没有什么不可能的事。”

    “事在人为,没有做不到的事,只有做不到的人。”

    话落,她浑身魔气四起,眼角下的猩红云纹忽然变得滚烫起来,刺痛的她忍不住微微眯起眼。

    秦漓双手快速结印,随着她快到令人眼花缭乱,只能留下些许残影的动作,魔气竟是缓缓在她面前复刻出了四方狱中的阵法!

    问仙看着秦漓脸上的认真,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情。

    沈清道最先看重的宗主继承人,不是齐星瀚,而是秦漓。

    换言之,秦漓是有资格能够驱使天元宗内,昆仑派留下的奇绝阵法的。

    只是秦漓很少使用阵法,所以一直没有人注意到这件事罢了。

    看着秦漓双手变化莫测的动作和她额角沁出的冷汗,问仙心里忽然升起了一个奇异的想法。

    秦漓不爱用阵法,八成是觉得……麻烦???

    仔细想一想她那懒散惯的性子,问仙越想越觉得这也不是没有可能。

    毕竟当初秦漓一开始当法修就是觉得法术用着最省劲……

    细思极恐!

    问仙胡思乱想的功夫,秦漓已经把繁杂冗乱的阵法复刻完毕,她的灵识在大墓地中快速搜索一阵,找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只见秦漓虚空一抓,她手上便多出了一个白玉瓷瓶。

    那瓶子做工精致细腻,有波光粼粼的水纹浮动其上,甚至偶尔还有几条锦鲤游过,一看便不似凡物。

    瓶子中盛着些许清水,说来也是奇怪,这白玉瓷瓶在大墓地中尘封了一万年之久,这瓶中的水却依旧像是从溪水中刚取出来的般清澈鲜活。

    问仙好奇的凑过去,便感到了一股无比舒适的灵气波动,甚至隐隐有仙气流动其间,他忍不住问道,“这是什么?”

    秦漓,“徐子虚说过大墓地是上界的战场,所以我就在想那里面的宝物会不会也和上界有关。”

    “但凡是和上界有关的东西,放到下界便是能引起异象的仙宝,灵气无法做到的事,若是换成仙气呢?下界的宝物不能做到,那换成上界呢?”

    “本来我也只是想试试而已,没想到竟还真的被我找到了。”秦漓笑了笑,目光落到手中的白玉瓶上,也带着几分稀奇,“这个宝物唤做水流坊,就算是放到上界也是不可多得的珍宝,能够在瓶内仿造出现世里任意一处地界来,以前好像是上界什么仙宗用来给弟子历练用的,后来随着万年前的大战便遗落在了大墓地中。”

    问仙惊讶一瞬,很快便反应了过来,“你要在水流坊中仿造一个四方狱?”

    “没错,徐子韵设下的阵法符合天地规则,这才能够发挥效用,我仿制出来的阵法还有四方狱和现世一模一样,天道抓不出错来,便就能瞒过规则,将她从真正的四方狱中带出来。”

    秦漓说着,将眼前复刻出的阵法封印到水流坊中,催动法决在瓶内变幻仿造出了四方狱,那白玉瓷瓶在秦漓做完这一切后,竟慢慢变成了黑色,瓶中魔气缭绕,给人的感觉竟真与四方狱没有两样!

    “现在剩下的,就是怎么去天元宗找到徐老头了。”

    秦漓想着自己最后一次出现在天元宗,可是实打实惹怒了正道,不由有些头疼。

    她怕不是还没到山下就要被人给打出去了。

    这就很烦。

    ……

    夜黑风高。

    天元宗在此次正魔大战中损伤虽然不算严重,但也着实消耗了一番筋骨,丧命在战争中的弟子不算多,但几乎整个宗门的弟子都挂了伤。

    天元宗尚且如此,更何况是其余宗门?

    魔道虽然暂退了,但他们的情况也不容乐观,是以这些日子正道并没有趁胜追击前去四方狱讨伐秦漓,而是选择养精蓄锐,静观其变。

    但对于他们来说,秦漓一日不除,这场屠魔大会,便一日不算结束。

    所有宗门没日没夜严阵以待,天元宗更是防守森严,带伤巡逻的弟子一波换了又一波,却没有一个人发现,此时天元宗的正门外,一棵枝繁叶茂,高耸入云的古树上,正趴着一个人影。

    秦漓双手握拳放到眼前,当着真有一个望远镜一样,看着巡逻的弟子,啧啧摇头,批评道,“要我说,他们这根本就是消极怠工,我都在这趴了这么久了,一个发现我的都没有。”

    “差劲,真是太差劲了,这也就是我不想打,我要是想打,就这样的,我一个能打一百个,还不带被人发现,分分钟潜入进去秀他们一脸骚操作。”

    仇楚枫站在她旁边,面无表情的脸上明显抽搐了一下。

    问仙则是直接嫌弃道,“你要是真有本事进去还在这里趴这么半天干嘛?好心喂蚊子吗?”

    秦漓,“……”

    所以说,就讨厌这种老实人!

    她撇撇嘴,又往天元宗的方向瞅了眼,有些惆怅,“今天来的不是时候,宗里有好几道熟悉的灵气,怕不是各位宗主又在开会。”

    问仙刚想说不行明天再来,看到秦漓的动作,生生忍住了。

    只见秦漓起身拍了拍衣服上的灰,笑了出来,没心没肺道,“巧了,我就喜欢刺激的。”

    问仙,“……”

    仇楚枫,“……”

    跟着这样的主人/尊上,他们真的有前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重生农家清荷〕〔契约妖妻,亲亲战〕〔暗恋转正史〕〔我夺舍了詹皇〕〔我为国家修文物〕〔六指诡医〕〔剑破拂晓〕〔英雄联盟之魔英争〕〔绝世天骄〕〔头号偶像〕〔在不正常的地球开〕〔将军,孤本红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