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奋勇高歌〕〔白姝娆阎夜冥〕〔神级透视〕〔阎夜冥免费阅读〕〔豪婿(超级女婿)〕〔韩三千苏迎夏免费〕〔上门狂婿韩三千免〕〔华丽逆袭韩三千〕〔功名〕〔豪婿韩三千苏迎夏〕〔入赘狂龙〕〔苏厨〕〔华丽逆袭〕〔蛮行纪〕〔豪胥韩三千小说全〕〔王猛的无尽战争〕〔仙游四海〕〔帝少是个宠妻狂〕〔天庭紧急电话〕〔疯狂炼妖系统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天芳 259章 羊汤锅子
    池韫说不出去,就不出去。

    九月份安安生生地过完了,转眼到了十月。

    大长公主还很稀奇,说道:“最近好太平啊!”

    梅姑姑一边收拾经书,一边笑道:“太平还不好?”

    太平当然好,就是感觉太不真实了。

    大长公主说:“不知道是不是本宫的错觉,自从阿韫来了,三不五时就要出点事儿。”

    “……”池韫瞥过去,“您这是在说我太会惹事了吗?”

    “奇怪的就在这里,也不是你惹来的事儿啊!”大长公主一脸纳闷。

    池韫这下真忍不住了,大笑起来。

    “你笑什么?”大长公主嗔道,“本宫好好跟你说呢!”

    “您就当我会惹事吧!”

    那边梅姑姑问:“殿下,万寿节快到了,咱们还照往年的例?”

    万寿节是皇帝的生辰,原来他的生日要到了啊!

    池韫在心里感叹,想起以前的事来。

    宜安王和太子同岁,连月份都一样。

    太子生日,自然隆重,每年都大肆庆祝。

    相比起来,宜安王记得的人就少了,经常搭着太子过。

    池韫总是备两份礼,一人一份,一模一样。

    太子每每说她奸滑,多费一份心思都不肯。

    宜安王却私下找她道谢。

    “只有你,一视同仁。”彼时的少年这般说道。

    池韫那时便意识到,他的内心藏着不为人知的阴暗,但只以为,那是自小离开父母之故,还很可怜他。

    现在想想,他对太子一直怀有嫉妒之心,只是当时不敢显露出来。

    大长公主说道:“不知道今年要不要举宴,本宫不想出门。”

    “那就不去。”梅姑姑说,“反正陛下不敢怪罪您。”

    大长公主听得哈哈一笑:“那倒是。”

    只要她不夺权,再怎么跋扈,皇帝都会忍的。

    更何况,他现在最戒备的人应该是康王世子,哪里顾得上她?

    池韫出了兰泽山房,慢悠悠去司芳殿。

    才走到殿外,就听有人在争辩:“不行不行,我下错了,重来!”

    另一个人的声音带着笑意:“落子无悔,俞大公子,你这样可不是君子所为。”

    “落子嘛!我们哪来的子?”

    “唔,这样说也是。”

    “对吧?我这个人最讲道理了!”

    池韫拐了个弯,看到侧旁台阶上,有两个人坐在那里。地上用香灰划出一副棋盘,一人拿红花瓣,一人拿绿叶子,就这么下起棋来。

    她不禁笑了:“两位大人,好兴致啊!”

    那两人齐齐抬头往这边看来。

    俞慎之兴高采烈,向她招手:“快来帮我看看,下在哪里好?”

    楼晏很是无奈。

    他没可没错过俞慎之故意挑衅的眼神。

    这家伙,是心有不甘,故意找他麻烦吧?

    也罢,身为赢家,要大度。

    池韫大大方方走过来,拿起俞慎之身边的花瓣,放在其中一个位置上。

    “啊!原来要下这里,我怎么没想到呢?”俞慎之击掌。

    池韫笑眯眯:“我又不用科举,这些杂学,难免比你学得精了点。”

    对面楼晏放下一片绿叶。

    “呃……”俞慎之再次举棋不定。

    于是池韫接着下:“我走这里,你待如何?”

    楼晏换了个地方:“行,你要就归你,不过这里归我了。”

    池韫皱了皱眉:“声东击西?那我就……另辟蹊径。”

    俞慎之想说话:“哎……”

    楼晏继续:“可惜以逸待劳。”

    池韫脾气上来了,席地一坐,继续下花瓣:“我就不信了,这里争不过你。”

    俞慎之努力插嘴:“我说……”

    楼晏笑了下:“我有何惧?”

    完全没了插嘴余地的俞慎之,很想甩自己一巴掌。

    故意叫池韫过来,表现得亲密一点,想让楼晏吃醋。

    这下可好,他们俩下起棋来,自己跟个局外人似的。

    简直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无所事事的俞大公子,呆坐了一会儿,说道:“快中午了,我去沈记订个羊汤锅子,你们俩下完记得来吃。”

    楼晏随口说了句:“好。”

    池韫还记得抬头对他道声谢:“俞大公子请客吗?有劳了。”

    俞慎之扯了扯嘴角:“你们别忘了就行。”

    他起身,一步三回头,终于走远了。

    浮舟不解,问他:“公子,小的去订不就行了?哪用得着您亲自跑一趟?”

    俞慎之唉声叹气:“你没瞧出来吗?公子我杵在那,怎么看怎么多余。”

    浮舟很是同情:“您想开点,这世上的俊郎君多得很……”

    “嗯?”

    浮舟马上改口:“小的说错的,是美娇娘……”

    另一边,眼见俞慎之走远了,池韫问:“最近怎么这么安生?萧家和康王府都没动静?”

    “萧达受了教训,应该不敢再胡乱出手了。至于康王府……”楼晏停顿了一下,说道,“可能在等机会。”

    池韫点点头,小声问:“宫里最近怎么样?”

    楼晏抬头看了看她的脸庞,又低头看了看她的手指。

    拈着花瓣的手指,在鲜红的衬托下,分外莹白。

    他心不在焉:“柳婕妤极是受宠,陛下这一个来月,除了去皇后和宸妃那里,其余时间都在碧玉轩。”

    池韫笑了笑,继续下棋。

    楼晏收回目光,可惜心思已经不专注了。

    他随便找了个话题:“你说,玉妃真就失宠了?”

    “不一定。”池韫慢慢说道,“他才从梦里醒来,现在还不能接受现实,所以会逃避。不敢面对玉妃,也是不敢面对自己。”

    “那……”

    “如果玉妃还没有蠢到家,会知道怎么做挽回他的心。”

    池韫微微拧了眉,停顿了一下,又接下去道:“其实,原来的锦瑟没有这么蠢。她恐怕是被按在玉妃这个壳子里,忘了怎么做自己。等她终于想起来了,那才是真正的好戏。”

    她想做玉重华,可她并不是玉重华。

    遇到事情,想用玉重华的方式去解决,却发现自己才智不够,于是手足无措,显得格外地蠢。

    池韫顺着他的目光,发现了秘密,便笑了下,主动握住。

    “我们好久没见了,要不要去碑林逛逛?”

    “好啊!”楼晏反握住她,心满意足,“我带了些酒食,正可以一边赏字,一边野餐。”

    半个时辰后,俞慎之孤零零地坐在羊汤锅子前,迟迟等不到人来,悲愤地折断了筷子:“楼四,我信了你的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明荒唐皇帝有属〕〔猎魔奇异志〕〔重生八零:媳妇有〕〔抱定大佬不放松〕〔安素东沐灵烟〕〔寻梧记〕〔宋辞霍慕沉小说免〕〔养只宠物是大佬〕〔楼主大人求放过〕〔上门龙婿〕〔快穿:反派女配,〕〔他是病娇灰姑娘〕〔高冷慕少狂宠妻〕〔豪婿韩三千苏迎夏〕〔穿越农妇的古代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