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奋勇高歌〕〔白姝娆阎夜冥〕〔神级透视〕〔阎夜冥免费阅读〕〔豪婿(超级女婿)〕〔韩三千苏迎夏免费〕〔上门狂婿韩三千免〕〔华丽逆袭韩三千〕〔功名〕〔豪婿韩三千苏迎夏〕〔入赘狂龙〕〔苏厨〕〔华丽逆袭〕〔蛮行纪〕〔豪胥韩三千小说全〕〔王猛的无尽战争〕〔仙游四海〕〔帝少是个宠妻狂〕〔天庭紧急电话〕〔疯狂炼妖系统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天芳 267章 没有解释
    . ,最快更新天芳最新章节!

    北襄太妃出去时,还有点醉。

    正好一位贵夫人,上完香准备回府,不知道怎么的,跟她撞到了一块。

    原本这是一件小事,可有位老夫人恰好路过,认出了北襄太妃,就这么叫破了她的身份。

    楼晏一见不好,赶紧带北襄太妃回去。

    可事情已经传开了。

    俞慎之才到大理寺,就见吏员们凑在一起吃炒货。

    “……这下他总该倒霉了吧?”

    “说不准陛下就要护着他呢?”

    “再护着他,这么大的事也不能护吧?诸位相爷能答应?”

    “倒也是……”

    俞慎之走过去,摸了颗花生:“你们在说什么?”

    “俞推丞。”那几个评事拱了拱手,“我们在说北襄太妃回京的事。”

    “北襄太妃回京了吗?”俞慎之吃惊。

    “俞推丞你不知道?”评事们更吃惊。

    俞慎之嚼了几下花生,点点头:“哦,我说呢。”

    那个北襄来使,为的就是这件事吧?

    俞慎之向来没架子,评事们就凑过去:“俞推丞,你觉得楼大人会倒霉吗?”

    “你们说楼晏?”

    “对啊!”

    俞慎之想了想:“不好说。”

    评事们失望:“你也觉得不好说啊?是不是糊弄我们?”

    “我糊弄什么啊!”俞慎之摆手,“这事是真不好说,你们想想,北襄太妃为什么回京?”

    评事们互相看看,挤眉弄眼。

    “这我们怎么知道?”

    俞慎之嗤笑一声:“你们装什么?是不是怀疑北襄的爵位又要出幺蛾子了?”

    几个评事呵呵干笑。

    俞慎之用手指点了点他们:“看看,要是朝上诸公也像你们这么想,那事情就复杂了。”

    有评事问:“难不成还有简单的?”

    “当然有啊!”俞慎之道,“北襄太妃说到底,还是个为人母的妇人,她来京城,难道就一定是大事吗?想想你们家中老母,突然来京,会有什么事?”

    几个评事交换一下眼神,其中一个讪笑道:“还能什么事?自然是为着儿孙来的。一家子过得怎么样,孙子好不好,不外乎这些。”

    “这不就结了。”俞慎之一摊手,“你们家老母会这样,北襄太妃难道不会?”

    评事们露出诡异的表情。

    俞慎之不满:“你们这是什么意思?我说的不对吗?”

    其中一名评事道:“俞推丞,照你这么说,北襄太妃就是来看儿子的?”

    “不然呢?”俞慎之说,“楼四可比我还大一些,我母亲这几年总琢磨我的亲事,我就不信,他母亲能不急!”

    这么说也是……

    事情说穿了,评事们很是没意思。

    还以为有大热闹可以看,搞半天就是个老母亲来催婚,没劲。

    “走走走,回去干活了。”

    俞慎之走在最后,面无表情地嚼着花生。

    事情可以简单,当然也可以复杂,就看人怎么想。

    只怕朝中诸公,不愿意想得简单。

    俞慎之猜的没错。

    此时的朝堂上,就有人参了一本。

    “……没有诏令,私自进京,此其罪一。进了京城,隐瞒不报,此其罪二。如此行迳,叫人不得不怀疑其居心。楼大人,你是不是要解释一下啊?”

    皇帝早知道这个消息,没理会就是给楼晏面子。此时被人当众揭出来,不理会不行了,只得开口问道:“是这样吗?”

    御史不友善的目光下,楼晏出列:“回陛下,是有这么件事。”

    “那冯御史的问题,你怎么说?”

    楼晏停顿了一下,回禀:“臣,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皇帝还没说话,参他的御史已经跳出来了,咄咄逼人:“楼通政解释不了,所以要认罪了吗?”

    楼晏瞥了他一眼,神情平淡:“冯大人想多了,下官只是觉得,没必要解释。”

    这样的语气,这样的回答,仿佛眼前的事完全不需要在意。

    冯御史被激怒了,大声责问:“楼通政!陛下当前,岂容你如此狂傲?这等大事,你竟觉得没必要解释,你有将陛下、朝廷法度放在眼里吗?还是说,你们真把北襄当成法外之地了?”

    法外之地!这话无异于指责,北襄眼里没有皇权。较真起来,能把楼家所有人砍了。

    楼晏却只是淡淡道:“冯大人不愧是御史,很平常的一句话,就让你解读出这么多下官自己都不知道意思来。”

    他越是平静,冯御史越是愤怒。怎么的,他这么不够看吗?竟不把他的弹劾放在眼里!

    “你……”

    眼看冯御史气得脸都白了,首相常庸不得不站出来打个圆场。

    “楼通政,你不愿意解释,也得有个说法吧?这可不是小事,北襄太妃是你生母,你身为人子,总不能看着她身陷囹圄吧?”

    首相的面子还是要给的,楼晏向他微微躬了躬身,回道:“常相,不是下官不愿意解释,而是无从说起。试问,家中老母千里迢迢前来探亲,这有什么必要解释?不如诸位大人告诉下官,遇到这样的情况,该怎么解释?”

    众臣听得此言,面色各异。

    这情况他们当然都会遇到,可,北襄太妃是一般的老母吗?

    常庸皱了皱眉,问他:“你的意思是,北襄太妃来京,为的就是探亲?”

    楼晏反问:“不然还能为何?”

    冯御史冷笑:“楼通政,你不要狡辩。北襄太妃身份非同一般,即使来探亲,也得上奏。更何况,谁不知道你跟北襄王兄弟反目?你楼大人的名字,已经被革出楼氏族谱!这种情况下,北襄太妃还会来京城探亲?你当别人都是傻子呢?偷偷摸摸,鬼鬼祟祟,本官有理由怀疑,你们包藏祸心!”

    被他这般指责,楼晏不怒反笑。

    只听他慢悠悠道:“冯大人说的好,既然你知道,下官已经被逐出宗族,那么北襄太妃来京探亲,要如何上奏?”

    冯御史愣了下。

    “族谱上已经没有我的名字,名义上我也不再是北襄太妃之子。她要如何写这份奏章,如何叫陛下批准?”

    “这……”

    “冯大人的疑问,就在你自己的话里。所以下官说,没有必要解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明荒唐皇帝有属〕〔猎魔奇异志〕〔重生八零:媳妇有〕〔抱定大佬不放松〕〔安素东沐灵烟〕〔楼主大人求放过〕〔寻梧记〕〔宋辞霍慕沉小说免〕〔养只宠物是大佬〕〔上门龙婿〕〔快穿:反派女配,〕〔他是病娇灰姑娘〕〔高冷慕少狂宠妻〕〔豪婿韩三千苏迎夏〕〔穿越农妇的古代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