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筑梦维艰〕〔第一神婿〕〔穿书之男主总是爱〕〔那年花开正鲜〕〔重生八零盛世商女〕〔邪皇爆宠:毒医娘〕〔如果能少爱你一点〕〔重生之娇妻追夫记〕〔五零俏花媳〕〔农门恶女是团宠〕〔我穿越成了老年机〕〔最强吞噬升级〕〔我在星际开花店〕〔一击神明〕〔命运之传说旧约〕〔史上最难开启系统〕〔武神世界的修真者〕〔龙婿大丈夫〕〔我的手机通三界〕〔鉴宝大玩家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天芳 323章 指点
    楼晏急忙扯下披风,往池韫腿上一盖。

    池韫抬起头,看到北襄王楼奕走过来。

    “大哥!你走路都不出声的吗?”楼晏羞恼。

    楼奕在泉水那边一蹲,哈哈笑道:“我自己的宅院,为什么走路还要出声?”

    楼晏道:“现在它是我的!”

    “呵呵。”楼奕才不听他的,目光放在池韫身上,笑着点头:“池大小姐。”

    池韫想要施礼,然而脚还泡在泉水里,想起身也不对。

    楼奕看出她的为难,自己站起来,摆手:“啊,不用为难,我走就是了。”

    然后晃晃悠悠地离开了。

    池韫看着他的背影远去,问道:“他到底来干什么的?”

    吓了他们一跳,既没做什么,也没说什么,又走了?

    楼晏揉了揉额头:“想看看你吧。”

    “哦……”池韫说,“你大哥和以前差不多啊!”

    楼晏满腹怨气:“他还能变到哪去?”

    被楼奕这么一搅和,两人没心思泡下去了,起身穿上鞋袜,到附近的夜市玩了一会儿,进瓦舍看了场戏,到了戌末,送她回去。

    看着池韫进了朝芳宫,寒灯问:“公子,我们回去吗?”

    楼晏顿了一下,说道:“去王府街。”

    “是。”

    ……

    夜深了,西宁王还没睡。

    他怎么可能睡得着?西宁王世子还关在牢里,前途未卜。

    心腹幕僚说道:“王爷,您就听属下一句劝吧,这明摆着是要对付我们西宁王府啊!”

    西宁王眉头紧皱,在书房里转了好几圈,才道:“要真这么做,我们就跟朝廷翻脸了!”

    “不翻脸又如何?难道您要眼睁睁看着世子丧命吗?”

    西宁王摇摇头:“应该不至于……”

    幕僚不以为然:“他们要是肯留手,何至于设下如此毒计,谋害世子性命?”

    西宁王无言以对,半晌后才道:“我们西宁王府,比不得北襄王府。西南的形势,从来没有安生过。倘若与朝廷翻脸,日后别说得到助力,还会受到掣肘。如何为了阿铭一人,置整个西宁王府于不顾?”

    “可是您看到了,这两天,我们找了那么多人,竟没一人肯收我们的礼。这说明什么?说明这件事情办不成,他们不敢收!王爷,现在不是我们要走到这地步,而是他们逼我们走到这地步。”

    西宁王被幕僚苦苦劝着,几乎要动摇了。

    他只有这么一个嫡子,要是死在京城,不止王爵承继会出问题,还会引得西南动荡。

    西宁王后悔了,此行为了表示诚意,特意带儿子来,哪知道会是一条有来无回的黄泉路。

    就在他要决定,让幕僚传信回去,利用局势逼迫朝廷放人的时候,门被敲响了。

    “王爷,有人送了封信来。”

    西宁王愣了一下:“什么人送来的?”

    “是个乞儿,应是受了别人所托。”

    这行事风格,像是在掩人耳目。

    西宁王伸出手:“拿来。”

    “是。”

    信很简单,只写了一行字,西宁王拆开看了看,便塞回去。

    “走。”

    幕僚忙问:“王爷,去哪?”

    西宁王一扫愁绪,看起来极为振奋:“去见一个人。

    ……

    茶室内,楼晏并没有饮茶,而是翻看着一本供客人阅览的游记。

    等不多时,寒灯带着人进来了:“公子,客人到了。”

    楼晏随手合上书册,站起身来。

    一身便装的西宁王走进来,供手见礼:“楼大人。”

    这样的态度,对于楼晏的官阶来说,过分礼遇了。

    随他同来的幕僚心里有些不认同,但还是客气地施了礼。

    楼晏回了礼,神情如常:“王爷请坐。”

    两人坐下来,西宁王开门见山:“上次得楼大人相助,本王感激不尽。却不知楼大人此番有何指点?”

    楼晏提壶给他倒了茶,不答反问:“王爷是不是处处碰壁,无人援手?”

    西宁王默了默,缓缓点头。

    他不用否认,有眼睛的人都看得到。现在的舆论,都是要西宁王世子偿命的,没有人愿意和主流作对。

    “再这样下去,王爷恐怕要铤而走险了吧?”

    西宁王一惊,挤出笑容:“楼大人说哪里话?本王总不能劫狱吧?”

    楼晏淡淡道:“劫狱自然不能,但是如果西南再起战事,为了安抚你们西宁王府,断不会再斩石世子。”

    计划被猜个正着,西宁王脸颊抽了抽,他的幕僚脸色也有点不自然。

    楼晏微微叹息,说道:“王爷如果这么做,那么西宁王府,很快就会不存在了。”

    西宁王怀疑地看着他:“楼大人这话何意?”

    楼晏说:“意思是,有人就等着你们这么做,就可以借机降罪,夺走西宁王府的兵权。”

    西宁王不相信:“我们西宁王,驻守西南百余年,岂是轻易能动的?难道他们不要边疆安定了吗?”

    “还真不要了。”楼晏淡淡笑道,“王爷想想,西南能给朝廷带来什么好处。赋税?每年倒贴。民心?那些异族人能不闹事就不错了。矿产药物?确实有,但相对军费而言,入不敷出。所以说,抹掉西南,对朝廷并不是不能接受的买卖。”

    西宁王被他的理论弄得呆住了:“但、但……”

    开疆拓土,是王朝与生俱来的野心啊!

    楼晏摇了摇头:“不是所有人,都有长远的眼光。舍不舍得,要看他的着眼点在何处。”

    西宁王沉默良久,轻声问:“这是上头的意思?”

    他指的是皇帝。

    楼晏再次摇头,坦白直言:“如果是陛下的意思,我就不会坐在这里。”

    西宁王眼里燃起希望:“那……”

    “王爷明日去宫门哭吧。”他说,“哭得越惨越好,要让所有人都知道,石世子是被人下了药,郑小公子不是他杀的。”

    西宁王愣了下。

    “同时,派人满城查问,悬赏重金,有什么药可以让人吃了如同醉酒一般,事后完全想不起来。”

    西宁王还没怎样,他的幕僚倒是跳了起来。

    “我就说奇怪,世子酒量甚好,怎么这回这么容易就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明荒唐皇帝有属〕〔猎魔奇异志〕〔重生八零:媳妇有〕〔抱定大佬不放松〕〔安素东沐灵烟〕〔寻梧记〕〔宋辞霍慕沉小说免〕〔养只宠物是大佬〕〔楼主大人求放过〕〔上门龙婿〕〔快穿:反派女配,〕〔他是病娇灰姑娘〕〔高冷慕少狂宠妻〕〔豪婿韩三千苏迎夏〕〔穿越农妇的古代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