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真是大富豪〕〔重生之凡人传〕〔巅峰轨迹〕〔透视神婿〕〔总裁大人,矜持点〕〔平头哥的直播生活〕〔若有情爱〕〔帝后现代起居注〕〔豪门私宠:总裁偶〕〔豪门龙婿〕〔逐梦启航〕〔冲喜王妃训夫记〕〔重生星际之凤九娘〕〔傲娇老公,今晚见〕〔重生拐个好护卫〕〔萌宝计划:爹地追〕〔重生甜妻:权少的〕〔长生女仙医〕〔战神无双〕〔妖女宋姬传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天芳 059章 丑事
    俞慎之一路急奔。

    他实在不想看一个鲜活的少女,就这样凋零。

    可越来越多的人涌向凉亭,让他的心越来越凉。

    太师府虽然圣眷正隆,但也做不到一手遮天。

    一路过来,看到的人里,不乏权贵高官,利用权势与人情让他们闭嘴?且不说做不做得到,池大小姐也不够分量让俞家付出这么多。

    俞家,说话做主的人并不是他。

    终于跑到凉亭面前,他停下来。

    亭子周围已经围满了人,男男女女都是一脸兴奋,暧昧地交头接耳。

    果然来不及了。

    一股怒气直冲胸臆,俞慎之愤怒无比。

    她一个失父失母的孤女,能跟人结下什么深仇大恨?

    为什么有人这么恶毒,这样对付一个花季少女?

    他拨开人群,因为太过愤怒,脚步有些发抖。

    当他看到站在最前面的身影,冷笑浮上脸庞。

    这是凌阳真人的爱徒华玉吧?

    就是她设下这样的毒计?

    同门师姐妹,何至于此!

    俞慎之想要问一问,所以他伸出了手……

    “怎么会是你们!”尖叫声响起,华玉比他还要震惊的样子。

    俞慎之愣了一下,迅速转过视线。

    下一刻,他也脱口而出:“怎么回事?”

    屋子里,确实是他所想的,不堪入目的一幕。

    但,却是两个男人!

    俞慎之以他审案的本能,目光飞快地扫过,收集证据。

    桌上摆着酒菜,没怎么动过的样子。

    门窗关得很严实,有着偷欢的氛围。

    空气中弥漫着甜腻的香气,闻着让人蠢蠢欲动,极可能是助兴用的。

    两个男人都是衣裳不整,其中一个跟扒光了差不多,抱在一起。

    尽管已经被人发现,他们却毫无所觉,仍然耳鬓厮磨,做出种种不可描述的动作。

    而这两个人……

    一个是临昌伯的嫡幼子,一个是康王妃的侄儿。

    俞慎之伸出的手改拍为抓,将华玉扯出亭子,自己也退了出去。

    然后“啪”一声,关上门。

    围观众人看不到里头的情景,发出失望的声音。

    俞慎之一派镇定,对众人道:“都回去休息吧,没什么好看的……”

    很快,临昌伯府和康王妃娘家的人来了。

    看到亭子里的情形,两家人都要疯了。

    最后还是俞慎之叫人提了桶水来,把这两个人给泼醒了。

    华玉失魂落魄。

    她想破头都没想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不过,计划失败是肯定的了,她想借机偷溜,却被俞慎之一句话堵住:“仙姑,这里是朝芳宫,发生这样的事,你身为主人,不应该帮忙收拾残局吗?”

    华玉无言以对,只能按下心里的不安,留下帮忙。

    不多时,凌阳真人来了。

    她连连向两家道歉,说道:“都怪贫道管束不严……”

    临昌伯怒气盈胸,冲口就道:“这事要查!我儿并无龙阳之癖,怎么就这样了?一定有人恶意设局。”

    凌阳真人满口答应:“您说的是。只是这事不好宣扬,查也要悄悄地查……”

    话还没说完,康王妃的兄长曹庆便冲临昌伯喊:“你要查就查,看我儿做什么?暗指我儿设局?”

    一般情况下,临昌伯是不敢得罪曹庆的。

    康王妃是皇帝的生母,曹庆也就是皇帝的舅舅。

    临昌伯一个已经没有实权的伯爷,哪会去得罪他。

    可爱子受此羞辱,临昌伯怎么冷静得下来?就算是皇帝的舅舅,也不能这么欺负人!

    “难道不是?”临昌伯冷笑,“您家公子癖好古怪,谁人不知?”

    这倒是真的。

    曹家公子是个断袖。

    尽管曹家一直隐瞒,可世上哪有不透风的墙,只是碍于皇帝,大家都不明说而已。

    曹庆也怒:“我儿就算有癖好,多的是美貌**,用得着肖想你家小子?也不看看他那个猪样,我儿眼睛又不瞎!”

    “曹老黑!你说什么?害了人还敢这样大声!你们曹家不要欺人太甚!”

    “你以为我就想跟你临昌伯府扯上关系?也不看看你儿子什么德性,我还嫌丢人!”

    “姓曹的……”

    “怎样?”

    两人指着对方大骂,火气越来越大。

    华玉松了口气。

    撕,撕得越厉害越好。

    虽然搞不明白怎么回事,但这两家撕起来,火就烧不到她头上了……

    这时,一个声音响了起来:“伯爷,曹将军,两位先消消气,依晚辈看,你们家的公子都是无辜的……”

    谁?说什么?

    华玉愣了一下,抬起头。

    临昌伯和曹庆瞬间收声,齐齐转过视线。

    说话的自然是俞慎之。

    曹庆忙道:“俞大公子啊,怎么,你有什么高见?”

    哪怕儿子是个断袖,也不能沾上那个罪名!

    临昌伯也问:“俞大公子,你发现了什么?”

    刚才俞慎之及时关了门,没让别人继续看笑话,这个情还是要领的,故而双方态度都不错。

    俞慎之指着屋子:“两位请看,屋里饭菜未动,迷情香却如此之浓,是不是不合常理?倘若是其中一方,骗了另一方过来,应该菜过五味,情性渐迷,再以药助兴才对。”

    这一提醒,临昌伯和曹庆都醒悟过来。

    曹庆拍着大腿:“没错,是这个理!”

    俞慎之继续道:“再看两位公子方才的样子,分明都迷了心智。这里是朝芳宫,外头那么多人,下午还有法事未完,再怎么色欲熏心,也不该把药下得那么重吧?万一有人好奇,走到这里来呢?”

    “对对对!”曹庆连声说,“我儿向来知道分寸。”

    俞慎之微微笑:“两位不妨冷静一下,等两位公子醒了再说。”

    临昌伯面露犹豫。

    俞慎之又劝他:“伯爷,倘若是曹公子骗奸,您家公子日后便摆脱不了这桩丑事。可要是双方中了他人诡计,那该死的就是设计之人了。”

    这话如醍醐灌顶,临昌伯一下子明白过来。

    没错,被男人觊觎,这名声太难听了。被别人陷害,哪怕一时传为笑话,日后总会淡去。

    “俞大公子,你说怎么办?”

    ……

    离此不远的树上,茂盛的叶子里传出一个声音:“俞大公子真是个好人,我还以为,需要楼大人出面,不想他把事情安排得这样好。”

    安静了一会儿,某人酸溜溜的:“他向来不会放过出风头的机会。”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明荒唐皇帝有属〕〔猎魔奇异志〕〔重生八零:媳妇有〕〔抱定大佬不放松〕〔安素东沐灵烟〕〔寻梧记〕〔宋辞霍慕沉小说免〕〔养只宠物是大佬〕〔楼主大人求放过〕〔上门龙婿〕〔快穿:反派女配,〕〔他是病娇灰姑娘〕〔高冷慕少狂宠妻〕〔豪婿韩三千苏迎夏〕〔穿越农妇的古代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