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少帅你老婆又跑了〕〔错嫁替婚总裁〕〔黑狗修仙传〕〔娘子好霸气:我的〕〔狂妻来袭:九爷,〕〔电竞大神暗恋我〕〔武道凌天〕〔老公你又吃醋了〕〔盛总,你老婆又闹〕〔妃不二嫁〕〔妃来萌宝:嫡女本〕〔病娇毒妃狠绝色〕〔神秘顾爷掌上宝〕〔华笙江流〕〔名门婚宠:替补老〕〔我真是大富豪赵权〕〔狂猛战神〕〔林雪薇楚炎〕〔超品兵王〕〔剑仙在上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天芳 154章 谁的朝芳宫
    康王世子带着一身酒气,回到康王府。

    世子妃迎上前,亲自服侍他净面洗漱,口中抱怨:“你这几日应酬也太多了,天天这么晚回来,身上还全是酒味。”

    康王世子漱了口,随意应了声:“三年没回京,各方面都得敲打敲打。”

    随后问:“母妃怎么样了?”

    世子妃面露愁容:“还能怎么样?天天闹着要见小叔,瞧见我就骂。骂就骂吧,我这当儿媳的,还能跟长辈犟嘴不成?可今儿都动上手了,还好碧枝挡在我前面,一巴掌下去,脸都肿了。”

    康王世子皱起眉:“谁动的手?”

    世子妃道:“就母妃身边那个汪嬷嬷。”

    “我知道了。”

    世子妃告状成功,心中暗喜,问道:“夫君,接下来怎么办?母妃气性大,我担心她气出好歹来。”

    康王世子漫不经心:“你叫人,每天到她面前说说老八的事,比如伤势好转了,都干了些什么,捡好听的说。另外,再找些好看好玩的东西,分分她的心。”

    世子妃明白了:“要让母妃觉得,小叔就是去养伤的,等他好了,自然能见面。”

    康王世子点头。

    至于是不是真能见面,还不是他一句话的事?

    世子妃得了主意,吩咐人送醒酒汤进来。

    精心打扮过的俏丽丫鬟,跪在康王世子面前,抬起的脸颊已经消肿了,但还带着淡淡的红痕,我见犹怜。

    康王世子凝目看了两眼,问:“碧枝?”

    丫鬟碧枝含羞带怯:“是,世子爷。”

    康王世子“嗯”了一声。

    世子妃意会,说道:“夫君,我今天身子不爽利,就让碧枝服侍你吧?”

    ……

    时序进入六月,天气越发炎热起来。

    凌阳真人心浮气躁,听着弟子禀报:“大长公主离不开她似的,先前两三日去一次,现在几乎天天去,一去就是大半天。师父,兰泽山房已经大半个月没召您去讲经了,是不是……”

    “是不是什么?”凌阳真人皱着眉头,声音不自觉拔高,“大长公主厌了我,觉得她比我能,所以只召她去讲经,不召我了是不是?”

    她的火气,吓到弟子,喏喏答道:“不,不是。”

    “那是什么?”凌阳真人咄咄逼人,“别总是话说半句,当别人不知道你们的小心思似的!”

    这话就有点重了,几个弟子连忙跪下:“师父息怒!”

    凌阳真人摇了几下扇子,也觉得自己火气太重了,缓了语气:“起来吧!为师不是生你们的气,只是……”

    为首的弟子灵机一动,接下后半句话:“您是在生池师姐的气,是不是?”

    “……”凌阳真人气不打一处来!

    是个鬼!生她的气?犯得着吗?好像那小贱人多能耐似的。

    她怎么就收了这么几个蠢徒弟?连搭台阶都不会!

    凌阳真人越发怀念起华玉来,那丫头虽然爱自作主张,看眼色可强多了。

    想到华玉,她的火气又忍不住往上冒。

    要不是那小贱人设局,她至于把华玉弄死吗?

    “是什么是?”凌阳真人冷冷道,“我怎么会生她的气?是你们自己不争气!最近香火都冷落成什么样了,也没见你们上上心。”

    弟子委屈极了。

    她们没有不上心啊!哪天不是认真打理的。而且最近香火也不差,甚至来上香的人变多了,每天门庭若市,还有特意从外地赶来的。

    当然,他们来朝芳宫,为的是求花神签。可来都来了,顺便也会到别的殿上香,香油钱还变多了呢……

    只不过,大头都让司芳殿得了去。

    往日总来找师父讲经的贵人们,最近也不常来了,反而往司芳殿去。

    那个青玉,以前多落魄啊!连饭都吃不饱,见了她们就低着头,现下每天昂首挺胸,跟贵人们谈笑风生,装得跟个世外高人似的……

    “师父,她们实在太会搞事了。”为首的弟子告状,“上个月的花神签,听说是天水书院的一个学子抽了去,才几天就叫吕状元看上了,把他留在身边读书,一个月都不到,月考从乙等变成甲等。有吕状元教着,他八月秋闱中举,几乎铁板钉钉。那些学子疯了一样,每天都跑来求签,名声都传到外地去了。”

    “是啊!”另一个弟子帮腔,“到现在出了三支签,第一支求子得子,第二支求财得财,第三支求功名得功名。世人求神拜佛,不就为了这几样,他们现下都说,司芳殿里的花神娘娘,是真花神下凡,这我们要怎么比呀!”

    说到这里,弟子们低下头:“别说外头那些人,连观里的弟子,好多都觉得,司芳殿的花神娘娘是真的,总跑去那边拜拜……”

    看到凌阳真人难看的脸色,弟子连忙补充一句:“当然不是我们!是其他真人门下,我们也不好多管……”

    凌阳真人手上的扇子越摇越快,脸色难看无比。

    这死丫头,一不留神,朝芳宫就要变成她的朝芳宫了!

    香火都是冲她去的,弟子们的心也给收拢了,甚至连大长公主,都只召她去讲经。

    自己这个住持,给摆在哪里了?

    最要命的是,宫里已经很久没召见她了。

    自从她上次把事情办砸,停了大长公主那边的香丸,宫里就对她不满意了。

    她知道,想重新讨回贵人的欢心,得另外想个法子,让宫里看到成效。

    可大长公主身边的人机警得很,她现下又难得踏进兰泽山房,根本插不进手,能做什么?

    不行不行,再这样下去,她这个住持就被架空了。

    大长公主这条路行不通,宫里又生了厌,她得走谁的门路呢?

    凌阳真人在心里一个个数过来,忽然眼睛一亮。

    “康王府!他们八公子才去了,有没有说要做法事?”

    几个弟子对视一眼,摇摇头。

    其中一个道:“听说康王妃哀痛过甚,病倒了,连那些贩卖珍奇的商人,都进不去门。”

    “病倒好啊!”

    凌阳真人发现说漏了嘴,马上更正:“我是说,要想办法让康王妃好起来。快,准备准备,我们去康王府请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明荒唐皇帝有属〕〔猎魔奇异志〕〔重生八零:媳妇有〕〔抱定大佬不放松〕〔安素东沐灵烟〕〔楼主大人求放过〕〔寻梧记〕〔宋辞霍慕沉小说免〕〔养只宠物是大佬〕〔上门龙婿〕〔快穿:反派女配,〕〔他是病娇灰姑娘〕〔高冷慕少狂宠妻〕〔豪婿韩三千苏迎夏〕〔穿越农妇的古代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