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男神撩妻:魔眼小〕〔剑临诸天叶玄〕〔庶女狠毒:废柴九〕〔星辰之主〕〔禁区之狐〕〔野猪传〕〔欺负仇人的女儿难〕〔锦绣嫡女之赖上摄〕〔都市古仙医〕〔嫡女贵嫁〕〔总裁老公太凶猛〕〔凡世歌〕〔总裁老公惹不得〕〔虎婿〕〔最佳豪门女婿〕〔都市之魔帝归来〕〔万古神尊〕〔太荒吞天诀〕〔九转霸体〕〔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跪下,我的霸气老公 第1142章 什么意思,什么女人?
    女子连连点头,“知道了,我一定不会再出现在你的面前,副首长放心。”

    贺子铭不爽地离开,若不是这个女人是受人指使,又没得逞,他绝对不会那么轻易地饶了她。

    走进会场,贺子铭一眼便看见了穿着婚纱的江小萌,端着酒杯四处乱望,他知道,她这是在找他呢,看见她没事,真好。

    他加快脚步朝她走去,而江小萌看见他的时候,也松了口气,吓死她了,还以为他结婚后悔了,所以准备逃避了呢。

    两人之间只剩下十厘米的聚类之后,两人这才停下,对着双方微微淡笑,这才互相张开双臂拥抱着对方。

    “大叔,你去哪里了,你知不知道我好害怕。”她小声埋怨着,不过现在好了,他出现了,她这颗悬在半空中的心算是能彻底的放下来了。

    贺子铭用力地抱着她,好像想把她镶嵌在自己的身体里一样。

    他真的好害怕她会出事,如果今天没有慕战北的话,现在的萌萌会如何,他真的不敢想象。

    被抱得太紧的江小萌轻拍了下他的肩膀,“大叔,你弄疼我了,先松开。”

    贺子铭仍然没放开,慕战北搂着艾小艾的肩膀来到他们这边,耳朵灵敏的听到江小萌说的话,慕战北笑道,“贺子铭,你把你小媳妇给弄疼了,还不赶紧撒手,不然今晚怕是你得睡沙发了。”

    话说完,贺子铭还是紧抱着江小萌,没有撒手的意思,应该是被刚才硫酸的事情给吓着了。

    “老公,我们先走吧,别打扰他们了。”看见贺子铭能重新如此爱一个女人,艾小艾真的非常开心,她心里那么多年不舒服的地方,总算是能舒坦的喘气了。

    慕战北对艾小艾摇头,“来都来了,怎么着也得让这家伙理我几句,不然岂不是太没面子了?”

    艾小艾不说话,静静地看着他如何让贺子铭说话。

    反正她现在发现,这个老公越来越戏精了,无时不刻的给自己加戏。

    “贺子铭,你理不理我?”慕战北淡定地说着。

    贺子铭仍然紧抱着江小萌,直接把他当空气的节奏。

    艾小艾偷笑,“呵呵……老公,我看你还是算了吧。”

    见状,慕战北心中有点儿小不爽,“贺子铭,刚才那个女人你问的怎么样了?”

    这话一说,贺子铭顿时拉开了自己和江小萌之间的距离,冷漠地瞅着慕战北,“闭嘴。”

    江小萌心慌,抓住贺子铭的手,害怕地质问,“大叔,首长说的是什么意思,什么女人?”贺子铭心疼地看着江小萌,抬手轻抚着她的小脑袋,“萌萌别怕,我不是在和慕战北为你爸爸寻找那什么吗?所以,他发现了一个人,所以我就去看了眼,发现不太合适,这才回来的,我的心中只有你一个

    人,别胡思乱想。”

    “还有,慕战北,你也别给我乱说,否则我不介意也在你和小艾之间弄一点儿小离间。”

    慕战北非常自信,“就你,还想离间我和小艾?真是白日做梦,我只爱小艾一人,问心无愧。”

    “呵,我可记得你当年还喜欢别的女人……”

    “……”

    站在一旁看着他们说话的慕奕熙手中端着香槟,唇角扬起淡淡的笑容,贺叔叔总算是得到了自己的幸福,妈咪再也不用感到愧疚,还有爸爸,再也不担心贺叔叔再来抢妈咪了。

    他们三人到最后都有各自的幸福。

    可他的幸福,何时才能真正的到来呢?

    他扭头看向一旁和棉棉聊得正开心的宁欢媛。

    他真的捉摸不透这个女人心中到底在想一些什么事情,一会儿对他百依百顺,温顺的像只小绵羊,而一会儿又和他作对,搞得他们两人就像敌人一样,气得他总是控制不住自己对她发脾气。

    慕奕熙举起酒杯,喝光里面所有的红酒,放下酒杯,这才朝她们那边走去。

    慕棉棉看见慕奕熙的时候,对着宁欢媛挑眉,不理解的她好奇地问,“棉棉,你挑眉做什么,是眼睛有什么问题了吗?”

    慕棉棉嘴角抽了下,这欢欢姐怎么就不知道朝她看的地方看去呢?

    “咳咳……”慕棉棉轻咳着,小声提醒着,“欢欢姐,我哥哥来了,你好好表现哦。”

    “……”宁欢媛扭头看去,果真见慕奕熙面无表情地朝她们这边走来。

    最近因为她总是在为出道的事情不停排练,导致她和慕奕熙在时间的观念上发生了一些争执,所以他们俩现在在吵架当中,谁也不愿意退让一步。

    待慕奕熙走到这边,慕棉棉感觉到一些不对劲,总觉得这两人之间好像出了什么事情一样。

    “哥哥,你是来找欢欢姐的吗?”慕棉棉打破三人之间的沉寂。

    慕奕熙摇头,“不是,哥哥是来找你的,虽然这里的酒浓度不是很高,但你也不能总是喝,否则迟早会喝醉,到时候爸妈又得说我没照顾好你,我来就是阻止你再喝酒。”

    说这话的时候,虽然他始终看着慕棉棉,但是他眼角的余光却一直看着低头喝闷酒的宁欢媛。

    他蹙眉,对她一直喝酒的行为非常不满,但他又不能直接伸手把她手中的酒给夺下来。

    慕棉棉苦逼一笑,“哥哥,你怎么这么唠叨啊,以后你的孩子估计能被你唠叨个没完,指不定受不了你的唠叨,就时常跑家里个爸爸妈咪住了呢。”

    慕奕熙双臂交叠在前,“棉棉,你又想多了,身为我慕奕熙的孩子,将来我说往东,就绝不敢往西,他们想和爸妈住,怕是也不行,毕竟妈咪是爸爸一人的。”

    他这个儿子小时候总是和妈妈在一起都不行,更别提孙子孙女要和妈妈在一起了。

    这些都是不存在的事情。

    慕棉棉鄙视地“切”了声,“谁要是成为你的孩子,谁倒霉。”

    “你……”慕奕熙生气,这个妹妹,就不能好好的和他说话,夸夸他不行吗?

    怎么能把他说的如此没用,甚至是失败呢?慕棉棉看向别处,忽然看见一个身穿蓝色西装革履的男人,个子高高的,而且这个背影好熟悉,像是在哪里遇到过一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穿越八年才出道〕〔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人族镇守使〕〔全职艺术家〕〔雪中悍刀行〕〔镇妖博物馆〕〔开局地摊卖大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