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穿越星际:妻荣夫〕〔穿越星际妻荣夫贵〕〔元后传〕〔医妃倾天下〕〔权宠天下〕〔超品渔夫〕〔鉴宝黄金指〕〔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重生九零小辣椒〕〔云迟晋苍陵〕〔穿越之圣女王妃云〕〔罪妻凌依然〕〔凌依然易瑾离〕〔梅府有女初成妃〕〔代号修罗〕〔万古帝婿〕〔罪妻来袭总裁很偏〕〔易瑾离凌依然结局〕〔万相之王〕〔元卿凌宇文皓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跪下,我的霸气老公 第1144章 伸手,你去睡沙发
    他不屑冷哼了声,翻身躺在她的身边伸手把她搂入怀中,“现在知道累了,听我的话,少排练点,现在不就不用求我了。”

    如果她刚才巧妙的回答了他的问题,否则他现在哪里还有这个闲情逸致把她搂入怀中?“那是我第一次出道,一点儿差错都不能有的,不然我以后还在这个圈子中混?我的理想怎么办?”宁欢媛唉声叹气地又说,“没错,在你的眼中,我的工作没法和你的比,可这对我来说,对于这份工作,我

    的看重程度,就像你看中你家族企业的程度是一样的,所以不管我再苦再累,我都会咬牙坚持。”

    慕奕熙薄唇紧抿,闭上眼睛,“再敢和我说这些大道理,今天下午,你休想休息。”

    宁欢媛小嘴紧闭,的确不敢再说一句话。

    分明就是说不过她了,就用这种威胁的方式不让她再说话,真是幼稚。

    可他这样抱着她,让她怎么休息?

    而且待会儿还得吃午餐呢,她完全不敢睡,而且好长时间都没有见云芷,也不知道他和云芷之间怎么样了。

    想问却又不敢问,深怕待会儿他生气了。

    “小萌真幸福。”她忽然说了一句。

    慕奕熙轻应了声,“嗯,你也可以幸……”

    ‘福’字还未说出,他便改口了,“幸福属于别人,在你没把钱还给我之前,你这辈子都别想幸福生活。”

    这个女人一辈子都别想再离开她。

    宁欢媛撇嘴,什么人啊,凭什么她这辈子就不能得到幸福呢?

    她真的好希望他们能回到小时候,那时候的慕奕熙对她真的超级好,什么好吃的,好玩的都会让给她,而且她被欺负了,他绝对是第一个冲上前帮助她的人,只可惜,现在已物是人非了。

    “慕奕熙,你真的希望我一辈子都不幸福吗?”她的小脑袋趴在他的胸膛,手紧抓着他的衣服,不敢抬头看他一眼。

    他身体僵住,低眸冷视她,想问她什么对她来说才是幸福?

    但他不敢问,他宁愿和她这样一辈子生活下去,麻痹自己的心,也不愿意亲耳听见她说,她和祁寒在一块儿才是最幸福的。

    “只要你乖乖听我的话,我自会让你感受到不一样的幸福。”说完俯身轻吻了下她的耳垂。

    她的小脸及耳朵通红,怎么忽然亲了呢?

    “至少在那方面,我会天天满足你,让你永远都不会感到不开心。”他邪肆说完,宁欢媛动也不敢动,想骂他,却又不敢骂。

    小脸紧埋不敢抬头,“你……你脑袋整天都在想些什么,总是说一些连七八糟的话,也不嫌羞羞。”

    他无所谓地挑眉,只觉得她现在是撒娇。

    虽然他暂时无法让她喜欢上他,但至少在这方面,他是比祁寒强的。

    这个女人的身体至始至终都是属于他的,只要有时间,她的那颗心,也迟早有一天会是他的。

    他掰正她的小脸,瞧着她坨红的脸颊,慕奕熙噎了下口水,这女人竟如此诱人,他若是不做一点儿什么,岂不是很对不起她?

    他俯身,薄唇贴在她的小嘴上,她的小手想推开他,却被他阻止,两人十指相扣。

    他的吻非常的温柔,蜻蜓点水般亲着。

    宁欢媛被亲的心里痒痒的,想推开他,但行为却不由自主地配合着他。

    这一点让慕奕熙非常的意外,他吻的力道加大。

    “叩叩……”敲门声响起,打破两人的甜蜜。

    她扭头躲开了他的吻,提醒着,“有人来了,你快去开门。”

    他阴霾着张脸看着门,不爽地起身走到门前把门打开,两名佣人微笑着,“少爷,午餐已经做好了。”

    慕奕熙没说话,佣人见他脸色不对,知道可能是她们惹他不开心了,低头等待吩咐。

    良久,慕奕熙才冰冷道,“放在茶几上。”

    转身返回一脸尴尬的宁欢媛身边坐下,佣人胆怯地把午餐放在茶几上,随后快速地离开,就怕慕奕熙会惩罚她们。

    佣人离开,慕奕熙不动一下,宁欢媛偷偷看了他一眼,“那个……我去吃饭了,你也去吃吧。”

    见他依旧不说话,她起身朝是沙发那边走。

    他抓住她的手腕,一拉,她落入他怀中,他堵住她的唇瓣,她睁大眼睛,还没来得及反应,他又拉开两人距离,带着她朝沙发走去,弄得她一脸懵逼。

    坐在沙发上,他翘着二郎腿,“你喂我吃。”

    她回神,嘴角哆嗦着看他,“我没听错吧,你刚才是说让我喂你吃饭?”

    这都多大的人了,竟然还要人喂,这女人向男友或者老公撒娇求喂,这还能看下去,这男人让女生来喂他,这也太尴尬了吧,而且他怎么好意思说出来的呢?

    慕奕熙皱眉,反问,“怎么,有意见?还是说,你不准备喂我?”

    宁欢媛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不是不喂你,只是觉得你……”

    “那就喂。”他冷吼了句,吓得宁欢媛立即拿起筷子和盛好饭的碗,夹了块肉递到他的嘴边。

    却不想他嫌弃地看了她一眼,“不知道我每次吃饭的第一道菜都是蔬菜吗?”

    “呃……”宁欢媛傻了,这家伙怎么还有这个习惯?

    吃饭还得记吃菜的顺序,果真是个麻烦的人。

    她直接把肉递到她自己的嘴中,然后又夹起青菜递到他的嘴边。

    这次他没有嫌弃,张嘴吃着青菜。

    宁欢媛都不好意思喂,他竟然好意思吃,她都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他了。

    接下里都是她喂什么,她吃什么,他吃的速度非常的快,导致宁欢媛自己都没什么时间吃饭了。

    “咕噜……”她的肚子再次叫起。

    她不做了,夹了菜就往自己的嘴中送,慕奕熙蹙眉,“我还没吃饱,怎么不喂了?”

    她边吃边摇头,“我太饿了,你先等一等,等我不饿了,我再喂你好了,或者你自己也可以吃,反正你也有手。”

    她真怀疑这家伙是不是故意整她的。

    看她肚子饿,所以才会让她没有时间吃饭的,现在她是真的饿的受不了了,被打就被打吧,总比饿死了强。

    他看了她几秒,并没有打她,而是拿起另外一双筷子,夹菜递到她的小嘴边,“吃。”

    她傻乎乎地眨巴着眼睛看他,把嘴中的食物咽入腹中,“我、我自己可以夹菜的,你不必……唔……”

    他直接把菜扔进了她的嘴中,她嘟着小嘴,咀嚼着他喂的菜。

    本以为他只会喂她一次的,但没想到,他这一喂就一直在喂,他自己再没吃一口。

    吃到最后饭见底了,宁欢媛肚子已经撑了,而慕奕熙还不停地夹菜到她的嘴边,咸的她最后大胆的冷视他,“慕奕熙,你是不是想齁死我?”

    就算他喂上瘾了,怎么着也得让人去弄点米饭来吧。

    他自然的放下筷子,一本正经地看着她,“你现在不是活的好好的吗?等你死了,再用你的魂来对我说这句话。”

    “你……你这是在咒我死吗?你这人怎么能这样呢?”这刚吃完饭,心情应该好点才对,但没想到他竟然又对她说不出半句好话来了。

    他起身不屑看她,走到床边脱掉衣服躺下盖着被子闭眼午休。

    宁欢媛头疼,是她困,怎么现在变成他睡觉了?

    那她现在该睡哪里?

    她起身走到他的身边,手指着他,“慕奕熙,你快醒一醒,你去沙发上睡去,或者我去沙发,你怎么选,你到是告诉我一声。”

    她不敢擅自在什么地方睡觉,他实在是太霸道,说她只能在这个房间的床睡觉,其余地方都不允许。

    话落,他倏然睁眼冷视她,吓得她后退一步,“你、你怎么了?”

    该不会是她哪里说错话,又让他不开心了吧。

    见她如此害怕他,他心里有点儿不爽,对着她伸手,“什么意思?”

    她猜到了一点儿,但就是不敢。

    “把手放上来。”

    她忐忑的把手放在他的手心,心扑通地跳,他坏坏冷笑,微微用力一拉,她倒在他的怀中,他用脚帮她脱掉拖鞋,“啊……”她惊呼一声,又即刻闭嘴。

    他抱着她躺在另外一侧,他还为她盖上被子,就这样把她紧抱在怀中,没有进行下一步。

    宁欢媛的小手低着他的肩膀,心底害怕他再继续下去。

    但所幸,过了许久,他都未再乱来,耳边到是传来了他平缓的呼吸声。

    她松了口气,看着他熟睡的俊颜,唇角扬起微笑,她最喜欢的,就是他睡着的时候,这样她就可以肆无忌惮地看他了。

    不像平时他冷着张脸的时候,她根本不敢直视他。

    睡得这么快,她真怀疑他是不是和她一样每天熬夜的。

    而事实就是他每天晚上都会等她回来了,待她躺在他的身边睡着之时,他才会彻底的睡觉,只不过这一切她不知道罢了。

    见他真的睡着,她才安心的闭眼在他的怀中睡觉。

    每次在他的怀中,她都能轻易的睡着。

    待她睡着,慕奕熙睁开了眼睛,看着她甜美的睡容,心底却流露着一丝丝悲伤。

    他其实有点儿后悔当初赶她离开的,那时候他如果彻底的追求她的话,指不定她就答应了,那么现在他们俩在一起应该是时刻开心的,而不是每次只有那么点儿的开心时间。

    只可惜,这世界上最难有的就是后悔药。

    ……

    宁欢媛这一觉睡了就到了半夜,肚子再次发出“咕噜噜……”的响声,没错,她是被饿醒了的。

    “唔……”她难受地轻哼了声,想伸懒腰无法施展。

    她拧着眉醒来,透过余光看清身边抱着她的男人。

    她深呼一口气,小心翼翼的把他放在她腰间的手拿开,再起身,这才发现,白天穿的礼服,不知何时已经被换成了真丝睡衣。

    她懒得多想,反正不是慕奕熙帮她换的,就是女佣帮她换的。

    她拿着拖鞋蹑手蹑脚地走出房间。

    直到出了房间,她才穿好拖鞋,快速下楼。

    而她不知的是,在她跑着下楼的时候,慕奕熙已经坐了起来,下床走出房间,不出一点儿脚步声。

    宁欢媛走进厨房也没打开灯,她走到冰箱前,打开冰箱,从里面拿了一瓶果汁,还有一些能吃的东西放在了餐桌上开吃。

    吃着吃着,她还不忘抱怨,“快饿死了,晚上怎么不叫我起来吃晚餐,大坏蛋,想存心饿死我吧。”

    “饿死正好,减少口粮。”

    清冷的声音在漆黑的房子中响起,正喝饮料的宁欢媛被吓的站起来,手一抖,饮料洒在睡衣上。

    “啪”别墅的房间亮起,刺痛她的眼睛,令她不得不闭上眼睛。

    “谁啊。”没头没脑地问了一句,再睁开眼睛不知何慕奕熙已经站在了她的面前,吓得她跌坐在椅子上,懵圈地眨巴着眼睛。

    他伸手拿过她手中的果汁喝了一口,放下之时,眼睛眯起看向她领口被果汁洒到的衣领。

    她的睡衣本就是真丝带着点儿透明的,现在被果汁这么一洒,身前风光尽落他的眼底。

    他邪魅坏笑,俯身靠近她。

    回神的宁欢媛还没有意识到自己衣服的问题,抬手抵着他的胸膛,“你、你做什么,我只是饿了才下来拿吃的而已,刚才的话不是我说的。”

    他执起她的一只小手,放在唇边轻吻一下,宁欢媛身体如同穿过一道电流,轻轻一颤,“不是你说的,难道是鬼说的,嗯?”

    他说完这话,她害怕地额头冷汗冒出,背后凉凉的,好像身后真的有鬼一样。

    “行行行,我承认还不行嘛,刚才是我说你大坏蛋的,可你神出鬼没的就出现吓我,要是我被吓得没魂了怎么办?不如我们俩的过失,就这样抵消了,好不好?”

    说到最后,她的小脸露出微笑,尽显天真。

    他挑眉邪笑点头,“可以抵消……”

    “那真是太好了。”宁欢媛笑的比刚才还开心,“那你快起开,我饿死了,你要是饿了,你也吃吧。”看他刚才喝饮料,不知他是不是饿了,可既然来了,总不能她地一人在这边吃吧,他权当是吃夜宵得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穿越八年才出道〕〔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人族镇守使〕〔全职艺术家〕〔雪中悍刀行〕〔镇妖博物馆〕〔开局地摊卖大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