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疯狂进化的虫子〕〔黄泉阴司〕〔全球影帝〕〔焚天路〕〔都市之仙帝归来〕〔大英公务员〕〔功高盖世〕〔萧破天楚雨馨〕〔盖世战神〕〔入骨宠婚:误惹天〕〔盖世战神萧破天〕〔小妻太娇嫩,枭爷〕〔隐婚总裁:女人,〕〔聂先生又苏又撩〕〔蚀骨闪婚:神秘总〕〔蚀骨闪婚:神秘总〕〔一婚二宝:帝少宠〕〔神医佳婿〕〔鉴宝黄金指〕〔近身狂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跪下,我的霸气老公 第1145章 求求你,带我上楼
    “好啊,我也吃。”这次他笑的让她感觉有点儿可怕。

    只见他的菲唇再次亲吻了下她的手背,低声发出,“不过这次我要吃的是……你。”

    宁欢媛大脑还没转过来,他修长白皙的手指已经划过她的锁骨,身体狠狠一颤,这才低头看去,只见身前的若隐若现,羞得她下意识用手挡住,可惜只有一只手可用,另外一只手被他牢牢的抓住。

    “你……你松手,不然我叫了。”她害怕地嗓音哆嗦。

    他松开她的手,却紧搂住她纤细的腰身,两人倾斜的身体紧贴,她的心“扑通”直跳,他在她的耳边邪肆道,“叫吧,我不介意大家出来一块儿观看我们的现场直播。”

    直播?

    什么意思?

    他的脸埋在她的颈脖,唇碰到她的颈脖之时,她身体僵住,脑袋死机,什么都不再想。

    他的吻逐渐向下,耳边传来他轻笑的声音,“这边的果汁非常的好喝。”

    意识回神,宁欢媛的小脸刷的通红,小手放在他的肩膀上推着他,小声道,“慕奕熙,你快走开,别在这边,被别人看见就不好了。”

    闻言,他并没有放开她,依旧亲着,而她却感觉他是在给她挠痒痒一样,想笑,却又想哭。

    “你的意思是,不在这边,回房间,我就可以继续了,嗯?”他的吻来到她的唇角。

    “唔……”她的嘴角发出一丝令人遐想的声音。

    他的大手四处乱动,弄得她浑身难受。

    “小坏蛋,分明就很想要,却还要如此压抑,乖乖的,别说话,待会儿就给你。”他把她打横抱起。

    她小脸羞红,双臂圈住他的颈脖。

    她本身就爱他,而他现在也没提到和钱有关的交易,更没有对她坏,她自然是愿意把自己交给他的。

    原以为他这是要抱着她上楼,但是没想到,他竟然抱着她去了最近的电灯开关处把电灯给关了,然后又带着她回到了餐桌,直接把她的身体放倒在餐桌上。

    宁欢媛小脸通红,小手捂住他的唇,小声道,“这里不可以,求求你,放开我,或者带我上楼,行吗?”

    她的话在他耳中更像是欲擒故纵,他俯身来到她的耳边轻吻着,大手轻抚着她的敏感地带,“别怕,只要你不大喊,没人会出来,乖,身体放轻松,有我在,不会出事的。”

    他安抚着她,让她不要紧张。

    这样有耐心的慕奕熙是很少见的,尤其是在他们俩这段闹矛盾的期间。

    两人发生关系,要么就是争执过后他的疯狂,要么就是他突然生气,然后就拿她来发泄心中的愤怒。

    那些慕奕熙,她是讨厌的,她是抗拒在那时和他发生关系的。

    她喜欢的是这样对她温柔体贴的慕奕熙。

    她逐渐的放松,他脸上的笑容也渐渐增加,忽然觉得他妈和她说的话其实是可行的。

    大胆一次,问她到底愿不愿意做他的女朋友。

    如果愿意的话,皆大欢喜,可她若是不愿意的话,他也无所谓,毕竟现在他们俩的情况不就是她不爱他的相处模式吗?

    总之,他始终坚守一个原则,他这辈子若是不幸福,那么她也休想和自己心爱的男人在一起。

    就算她死,也必须得要和他死在一块儿。

    漆黑的别墅中,餐桌上的两人纠缠着。

    慕奕熙时不时的弄得她敏感,控制不住自己的发出声音。

    “咔……”皮带解开的声音响起,娇羞的宁欢媛更加的害羞,小脸红的红色染布还要红。

    幸好关了灯,否则她能钻进地洞中,好羞耻。

    正当她的思绪神游之时,“啊……唔……”他突然的侵袭,令她大声尖叫,他及时地堵住她的小嘴,否则现在别墅中的佣人怕是都会起床打开电灯看到他们现在这一幕。

    宁欢媛被吓得想哭,分明是可以在房间里做的事情,为什么这家伙非得要在这边?

    要找刺激,也不带这样找的。

    他是不害怕,可害怕的人是她!

    慕奕熙一旦和她发生关系,便停不下来,就像吃了毒一样,怎么戒都戒不了。

    在餐厅一次不行,还来两次。

    本想再来,可宁欢媛的心脏实在是受不了这种刺激,哭泣着求他,他这才放过她,抱着她去了楼上房间。

    她嗓音变得娇滴滴的,听得他骨头都软了。

    “慕奕熙,不要了,我好累,待会儿就天亮,明天还得排练,你……唔……”

    听到“排练”二字,慕奕熙心情就不爽,堵住她的唇,狠狠的亲吻着,再也没有了刚才的温柔。

    而宁欢媛却以为他是太过兴奋,动作才会变得粗鲁起来。

    如果是因为他反对她总是排练这件事情,定然会十分抗拒的。

    ……

    翌日,宁欢媛醒来已是中午。

    她睁开双眼,还未缓过神地对着天花板眨巴着眼睛,她伸手到两边,没有感觉到慕奕熙的存在,她的脑海里闪现着昨天半夜发生的事情。

    她的小脸瞬间染红,拉过被子遮住自己染红的小脸,真的好害羞。

    害羞过后,她这才想起时间,她猛地坐起,发现自己没穿衣服,及时用被子裹住身体,伸出藕臂,那过床头柜上的手机,一看,时十一点半了,“啊……”她大声尖叫,“为什么没有人喊我起床。”

    她匆匆忙忙地抱着被子下床跑到衣柜前,打开衣柜拿过自己今天要穿的衣服。

    穿好衣服,梳洗过后简单地化了个妆跑下了楼,根本就来不及看别墅里有什么人。

    她跑下楼高跟鞋的声音非常的大,正在楼下大厅沙发上走着看报纸的慕奕熙见状,眉头紧蹙,对她的行为非常的不满意。

    她跑下楼,还想跑出去,慕奕熙冷漠地开口,“站住。”

    她身体一怔,及时地停下,保持动作三秒后,扭头看向西装革履的慕奕熙,她的小脸冷了下来,不满质问,“都这个点了,你为什么不喊我起床,你知不知道,我排练都迟到了,别人会说我的。”

    面对她的训斥,他起身皱眉不爽地走到她的面前,“谁敢说你,你回来告诉我。”宁欢媛冷了她一眼,“告诉你做什么,你要去教训她们吗?这分明是我的错,是我迟到的,行了,这个事我也不想计较了,刚才提一句,就是想提醒你,以后你醒的时候记得把我也叫醒,我保证会好好感谢

    你的,我先回公司了,拜拜。”

    她向外跑,他抓住她的手腕,冷漠道,“吃完早餐再去,待会儿我送你回公司。”她抬手扶额,想甩也甩不开他的大手,她深呼一口气,“慕奕熙,你放开我行不行,我真的没时间在这边陪你玩,别人都在等我呢,你都不知道她们已经打了我二十多个电话了,我现在如果不马不停蹄地赶

    过去,就算她们不和我计较什么,我自己都不好意思。”

    他不再和她废话,抓住她的手腕,强行把她拽到了餐桌前坐下,“我……”

    “坐下,再敢废话,我让你现在就失业。”他坐在主位,冷漠地睨着她。

    他的话一出,她瞬间变得不再那么着急,而是唇角讥讽冷笑,“也对,你是慕氏继承人,现在也是总裁了,辞掉一名员工根本不在话下。”

    对于他多变的性格,她已经习惯了,她就当昨晚他对她的温柔不存在好了,反正大多数时间,他们总是在吵架。

    就算好了,还是会隔三差五的吵架。

    而有些人之间的初恋,也正是因为那些芝麻大的小事便能吵得不可开交,分分合合,久而久之,这种生活便会让人变得非常的劳累。

    到最后,即将当初再如此相爱,到了最后还会分手。

    她的话说完,两人之间的气氛再次变得凝固,甚至一场大战可能会一触即发。

    但令宁欢媛惊讶的是,他竟然没有生气,反而还拿起筷子为她夹了菜,她感觉有点儿神奇,“快点吃吧,吃完了,我送你去公司,不准拒绝,你放心,不会有人看见我们的。”

    宁欢媛拿起筷子吃着他为她夹的菜,心中疑惑,他这是怎么了,平时这会儿早就生气了,今天竟然如此温和,真是令人匪夷所思。

    他的退让,令她不再冷言冷语地说话,静静地吃完这顿午餐。

    两人坐在车上,宁欢媛忍不住问了一句,“慕奕熙,你确定你是你自己吗?而不是你的身体里住了一个和你不一样人格的人?”

    不是有些电视剧上会有那种一个人却有多种人格的人存在吗?

    莫不是慕奕熙也有这种状况?

    难怪她总是觉得面前的这个男人,对她时而好,时而坏的,原来这个原因的可能性非常的大啊!

    听到她的话,慕奕熙只感觉非常的可笑,还多种人格呢。

    他抬手揉了下她的发丝,“你别动我头发,你这该不会是第三种人格吧。”

    她不开心的弄着自己的秀发,女孩子最讨厌自己的头发被别人弄乱了。

    如果此时弄她头发的人不是她爱的男人,怕是她现在早就开骂了,一点儿都不懂得尊重别人。

    “呵,我要是多种人格,你现在还能坐在这边?怕是早就进黄土了,让你平时少看点言情小说,你不听,现在想象力都变得那么夸张了。”

    他又说了一句,“其实你看言情小说,我不反对,毕竟以后你是要混娱乐圈的人,多看一点儿知道怎么虐渣,但你要分清楚,小说是小说,现实是现实,这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概念,你明白吗?”

    “……”宁欢媛瞬间无语,为什么她突然觉得他现在就像一名老师,开始来说教她了呢?

    她身体后仰在座椅上,闭着眼睛,“你好好开车,我需要休息一下,千万不要让同志看见我是从你的车中下来的。”

    心中还默默的加一句,以后再也不要说让我事业这种话。

    慕奕熙见她真的在休息,也没吵醒她。

    待到了公司后,他直接把车子开到了地下车库,解开安全带,轻轻推了她一下,“喂,醒一醒。”

    睡得并不是太熟的宁欢媛睁开眼睛打了个哈欠问,“现在到哪里了?”

    他睨着她,一本正经道,“现在已经到了地下停车场,你先进公司,还是我先进?”

    宁欢媛懵,“你今天要来这所公司?你不是应该去总部吗?”

    他严肃认真,“领导来这边视察,难道不行吗?行了,别在我面前废话,快点做选择,到是是谁先下车?”

    她朝四周看了眼,见没有一人,她才开口,“好,那我先下车吧,待会儿你再下,对了,记住了,在公司中,我们俩就假装不认识,我不想被别人怀疑。”

    他点头,心中却是悲凉,“好。”她就真的对他一点儿意思都没有吗?

    不然怎么会如此害怕公司里的人知道他们的关系。

    等她出道后,如果她同意成为他的女朋友,那么他一定会举办一个比爸爸去妈妈的之时还要盛大的婚礼给她。

    他要让全市世界的人都知道,她宁欢媛是有老公的人。

    而他慕奕熙的老婆是宁欢媛,这样从此以后,在娱乐圈没人再敢动欢欢一根汗毛。

    她下车后,就像做贼一样看着周围,深怕有人会看见她是从他的车子上出来的。

    慕奕熙叹了口气,闭上眼睛仰躺在座椅上,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那就是他问她愿不愿意成为他女朋友的时候,她会都不答应,那时候的他,不知道会有多么的难过。

    他摇了摇头,只希望这些是他多想了。

    无论如何,这些天,她偶读不能让她讨厌他,不然他到时候问,她可能会非常坚定的摇头。

    宁欢媛回到公司自己休息的地方的时候,见自己的经纪人倾苹果躺在沙发上休息的时候,她走到沙发前,抬手推了她一下,“果果,你醒一醒。”

    倾苹果刚睡着不久,不爽道,“都走,别妨碍我睡觉,不然那我对你不客气。”“……”被她突然一说,宁欢媛憋住笑意,果然,做工作做久了的人说话都差不多呢,尤其是最后那句不客气的话,感觉真的超级像慕奕熙的话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人族镇守使〕〔雪中悍刀行〕〔穿越八年才出道〕〔顶级气运,悄悄修〕〔全职艺术家〕〔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镇妖博物馆〕〔开局地摊卖大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