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焚天路〕〔神话之龙族崛起〕〔都市之魔帝归来〕〔我的极品美女总裁〕〔暖婚蜜爱:天价老〕〔都市之仙帝归来〕〔我真的长生不老〕〔被女神捡来的赘婿〕〔胜者为王〕〔冷艳总裁的贴身狂〕〔钢铁蒸汽与火焰〕〔蚀骨闪婚:神秘总〕〔近战狂兵〕〔天降三宝,爹地宠〕〔快穿之大佬又疯了〕〔天师下山〕〔超越狂暴升级〕〔陈黄皮叶红鱼〕〔麻衣神婿〕〔满级大佬穿成炮灰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跪下,我的霸气老公 第1172章 系就系,威胁啥?
    他挑起她的下颚,俯身对准她的粉唇轻啄一下,久违的触感,让他的心狠狠一颤,看着她的眼睛逐渐变红,迫不及待的想要的更多。

    他俯身彻底地堵住她的唇。

    宁欢媛的身体僵住,瞳孔放大,脑海里浮现的仍然是她自己想象慕奕熙像这样亲别的女人的画面。

    她不开心地挣扎着,她不想在这样的情况下再和她发生关系。

    感受到她的抵抗,慕奕熙剑眉微蹙,四瓣拉开距离,暗沉道,“今晚是交易,给我乖乖地躺好。”

    “我会还钱给你的,你放开我,好不好?”说话有多迫切,就让慕奕熙感觉到她对他的吻是多么的厌恶。

    他的自尊心受到了极大的挑衅,他怎么能容忍这种事情发生在他的身上。

    他邪佞冷笑,如同暗夜的阎王,薄唇轻拂她的脸颊,“还钱容易,但……我要的还尝方式,只能是你这种方式偿还,听明白了,嗯?”

    她不是厌恶他的吻吗?

    那他就让她厌恶一辈子,让她永远都摆脱不了他。

    宁欢媛懵了,“不是我只要把钱还给你的吗?你不能出尔反尔。”

    他的唇瓣不停地亲着她,“合约白纸黑字,你自己可以去看。”

    “……”她再次傻了,合约,她看过,那么多字,哪里能都看清楚,而且字还那么小,难免会漏掉一些什么。

    不过他既然能如此自信地说着,说明合约上真的有这么一条。

    “慕奕熙,你不觉得你这么做很过分吗?”她冷静地说着,“勉强我做不喜欢的事情,你很开心,非常的有成就感是不是?”

    他讥讽道,“当初你找我救你姐姐的时候,你怎么不说我无耻,嗯?现在她救好了,你就准备翻脸不认人了?”

    瞧着他的不屑,宁欢媛无话可说,因为他说的有一定的道理。

    她闭上眼睛,“既然如此,那来吧。”

    是自己造的孽,就算痛苦,也得把债还清了。

    看着她一副痛苦牺牲的表情,让他感到厌恶,抓住她衣服的手发出“咯咯”声响。

    一般情况下,他会起身摔门离去,但现在他能和她亲近,只有利用这样的手段才能成全他,他怎么可能白白浪费这样的好机会。

    “嗞……”她的睡衣被他撕开,脸埋在她的颈脖,粗鲁地对待她。

    她的双手紧抓着被子,泪珠从眼角滑落。

    ……

    接下来的几天,宁欢媛只有在晚上的时候才能见到慕奕熙。

    两人之间从未有过笑容,除了在房间中做交易,没做一点儿正经事,更没有好好地静下心来认真地谈话。

    而她的脚伤也早已好了,有时间就在排练。

    这天晚上,慕奕熙没有回别墅,宁欢媛心中既开心,又有一点儿失落。

    开心的是她今晚不用被弄得疲惫不堪了,明天的出道演出她不会因为身体疲劳而失误,失落的是,他今晚可能会在别的女人那边。

    她平躺在床上,房间漆黑,叹了一口气,闭上眼睛的那一刻。

    她听到了房门被打开的声音,她身体僵住,双手抓住睡衣,躺着一动不敢动。

    这么晚了,能进这个房间的人只有慕奕熙了,毕竟这里别墅的防盗系统非常严谨,不会有小偷之类的人进这里的。

    她的心扑通跳着,感觉到他在床边凝视着她,宁欢媛心慌,好害怕他发现她没睡着,然后拉着她又做交易。

    “咔”听到门关上的声音,宁欢媛小心翼翼地微眯着眼睛看床边有没有慕奕熙的身影。

    看到浴室的灯亮了,宁欢媛松了一口气,小手轻拍着小心脏,还好,没发现她睡着了。

    她侧身背对着他平常睡的另一端,只要背对着他,她的小心脏还是能够接受的。

    本想趁着他洗澡的时候早早地睡着,但怎么也睡不着。

    直到慕奕熙从浴室出来了,她还是没睡着,耳边甚至还响着刚才浴室中水滴的声音,脑海里还浮现着慕奕熙洗澡的画面,小脸红的能滴出血来。

    慕奕熙又忙活了一会儿,这才朝床走来,宁欢媛紧闭眼睛,身体尽量放松。

    以为他会背对着她躺,却不想他竟然对着她这边躺下。

    “唔……”她轻哼一声,假意翻身。

    躺下的慕奕熙一怔,看了她后脑勺几秒,伸手揽住她纤细的腰身,轻而易举地令她躺在他的怀中。

    她的小脸埋在他的胸膛,心砰砰砰在跳。

    这家伙怎么搂着她睡觉了。

    要知道,就算他们做完交易后,都不会搂着她入睡的,今天是怎么了?

    她始终闭着眼睛,也不敢绷紧身体,否则定然会被他知道,她还没睡着。

    慕奕熙低眸看着怀中的她,也就在她睡着了的时候,他才敢如此肆无忌惮地搂着她入睡了。

    ……

    天还未亮,宁欢媛便被电话声给吵醒了,她朦胧地睁开双眼,翻身滚到床边,伸手拿过手机,接通电话,“喂,是谁?”

    “欢欢,是我,果果,你现在赶紧下来,我在别墅外等你呢。”果果的话中充满着急。

    宁欢媛眯眼愣了几秒,这才意识到待会儿要做什么,我靠,她得化妆准备今天的演出呢。

    她腾地坐起身来,“你做什么?”

    不悦的话传入耳中,她又想起,昨晚慕奕熙回来的,而且还是抱着她睡觉的,真令她感到惶恐。

    她扭头看向已经起身坐在她身边的慕奕熙,她尴尬道,“对不起,我忘记你还在睡觉了,今天是我出道,果果现在在外面等我,我得要去了。”

    他不说话,她慢慢地离开床,他没有阻拦,她松了一口气,房间里还是漆黑,但她还是不好意思,拿着衣服前往浴室还。

    “站住,就在这里换。”

    慕奕熙的命令传来,宁欢媛欲哭无泪,很想拿着手中的衣服朝他砸去。

    但没办法,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尤其是在今天如此特殊的一天,她更不能由着自己的性子胡来。

    她深呼一口气,大着胆子慢慢地褪去睡裙,慕奕熙手臂撑着身体,静静地看着她。

    想一下子脱掉的,但后背感觉到他炙热的眸光,她害怕。

    依照他狼性的性格,她脱光了,只怕他会立刻扑来。

    她扭头忐忑地看着他,“你……你得保证,待会儿你不准乱来,我才在这边换。”

    他剑眉轻挑,“这里有你讨价还价的资格吗?”

    “我……”我了半天,宁欢媛也说不出半句话来。

    只能闭眼脱掉。

    看着她的动作,慕奕熙薄唇微勾,轻声地起身。

    待睡裙褪去,尽管屋中漆黑,但优美的曲线还是勾勒出她曼妙的身姿,吸引着他的到来。

    宁欢媛的小脸红扑扑的,羞红地穿着衣服。

    穿着bra的时候,想把钩子勾起来,但怎么弄都没弄好,急得她想跺脚。

    该死的,在这种关键时刻竟然出问题,搞不好待会儿那个男人会说她是故意在他面前这样迷惑他的。

    忽然,她的小手覆上一只大手,她的心扑通直跳,好像要跳出来了一样。

    慌张地向前走去,却不想整个身体都被他抱住,她较小的身体被他抱入怀中,她能清晰地听到他心脏强有力地在跳动。

    “你、你说过不会乱来的。”她害怕地结巴,身体不停哆嗦。

    怎么办,该不会要在这种时候乱来吧。

    他低头啄了下她的耳垂,惹得她身体仿佛有电流穿过一样,酥麻的感觉,让她非常的不好。

    “慕……”

    “刚才我可没答应你我会什么都不动。”他邪肆坏笑。

    “唔……”她难受地轻哼着。

    他满意地笑了笑,“我帮你系,要是再敢逃走,我要你好看。”

    宁欢媛撇嘴,帮她系就系呗,至于威胁她吗?

    这混蛋,让她在这边换,不就是为了吃她的豆腐嘛,真是可恶。

    他的手有点儿凉,帮她系扣子的时候,时不时地碰到她,惹得她身体打颤,不耐烦道,“你怎么还没弄好?”

    慕奕熙被催的不开心,“催什么,刚才你弄的时候,不也弄了许久没弄好吗?我这才过了几秒?”

    “……”这还有理了,她刚才分明是看不见的,尽管有点儿黑,但他还是能看见的,好不好?

    她现在都有点儿怀疑他是不是故意的了。

    “那你快点儿,果果还在下面等着呢。”宁欢媛平缓地说着。

    慕奕熙眉头紧皱的看着扣子,从小到大,他还没给女人系过这种东西呢。

    研究了会儿,这才把扣子给完成了,如释重负地松了一口气,“怎么样,是不是系的很好?”

    “呃……”宁欢媛傻眼,这家伙该不会是傻了吧,这系起来就系好了呗,还没听过系很好的话。

    但她还是敷衍地点头,“嗯,系的非常不错,谢谢你。”

    他走到她的面前来,“我不要口头上的感谢,给点实际行动的。”

    她下意识地抬手捂住自己的,“你……你怎么还得寸进尺了?”

    他的长臂揽住她纤细的腰身,邪肆一笑,“我不介意怎的得寸进尺,只要你有时间。”

    感受到他的变化,宁欢沅的小脸再次爆红,踮起脚尖亲了下他的脸颊,用力地推开了他,“行动感谢给你了,我真的要来不及了,你就放过我吧。”

    要是今天她迟了,她绝对不会放过他的。

    他冷了她一眼,“那你还不赶紧穿衣服,难不成还指望我帮你穿不成?”

    “我自己穿。”说完话,立即穿着衣服,不再看他一眼。

    穿好衣服后,她打开灯,见他赤果着上半身坐在床边波澜不惊地看着她,通红的小脸更红了,实在无法理解他心里在想一些什么。

    她赶忙的坐在化妆台前,随意的化了淡妆,拿着包,尴尬地看了他一眼,“那个……我先走了。”

    他冷漠道,“有听到我在拦你吗?”

    “……”宁欢媛懵逼,好吧,她又自作多情了。

    她匆匆忙忙地跑离房间。

    慕奕熙起身走到衣柜前拿了件天空蓝衬衫穿上,走到被窗帘遮住地落地窗前,他拿起遥控器,窗帘卷起,他这才看见了她朝外奔跑的身影。

    他剑眉微蹙,跑什么跑,又不是赶着去投胎,现在才几点,离演唱会还早着呢。

    他拿出手机拨打了林助理的号码,正在睡觉的林助理听到铃声想打人,拿起手机不看一眼,接通电话,不爽道,“谁啊,大半夜的打电话,你脑袋被驴踢了是不是?”

    慕奕熙怔了几秒,回过神来,脸黑如墨汁,低沉道,“你在骂谁脑袋被驴踢了?”

    这该死的混账,现在在他的面前越来越嚣张了,想死直接说一声。

    听到他的声音,林助理身体僵住,想要去死,怎么又招惹总裁了?

    他腾地坐起身来,“总裁,我刚才是说,我的脑袋被驴踢了,总裁你有和吩咐,小的随时为你去做。”

    要死,总裁千万不要开除他啊,不然她这些天总是去打扰总裁夫人的事情,岂不是都白费了嘛!慕奕熙见宁欢媛已经上车离开,也懒得再和林助理计较刚才的事情,“这笔账先给你记住,你现在立刻去她演唱会的现场,无论她要求你做什么,都必须办到,还有,一定要保证今天现场安全,要是出现了

    不该出现的问题,你注意你自己的小命。”

    听完后,林助理只觉得自己后背一凉,好像有人拿着刀他的身后一样。

    他连忙答应,“是,总裁,我一定会把事情好好的办好,你放一万个心好了。”

    “嗯。”林助理还想说话,手机却发出“嘟嘟嘟……”的声音,他叹了一口气,双手合起放在面前,“老天保佑,今天宁小姐的演唱会一定要圆满成功,而且起的效应一定要非常的好,最重要的是,一定不能让总裁开

    除我,拜托了。”

    ……

    果果看着坐在副驾驶座上心不在焉的宁欢媛,安慰着,“欢欢,别紧张,就像对待平时的训练一样,相信你一定可以成功的。”宁欢媛纠结地摇了摇头,“没有,我不是因为演出的事情担心的,而是因为慕奕熙,我觉得他太奇怪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穿梭在轮回乐园〕〔不科学御兽〕〔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人族镇守使〕〔全职艺术家〕〔雪中悍刀行〕〔开局地摊卖大力〕〔镇妖博物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