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修罗战神〕〔放开那个骑士〕〔开局签到泰坦血脉〕〔精英律师团队〕〔我是真不想当大明〕〔全球战国〕〔系统坑我来种田〕〔官路红人〕〔它贴着一张便利贴〕〔乱唐诡医〕〔绝世帝神叶云辰萧〕〔逆天大叔〕〔捕星司之源起〕〔绝世帝神萧妍然〕〔重生八零团宠小神〕〔谍涯无痕〕〔大唐:从种土豆开〕〔从红海开始崛起〕〔豪门战神〕〔极品透视民工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置局时刻 第三十二章,梁昊丢枪
    10月5日晚上10点,于可馨送走最后一位做铜矿生意的老板上楼回办公室休息,她开门进去就发现沙发上坐着一个人,她吓了一跳,本能地伸手去按灯门,按了好几下吊灯也没亮。m.51.co

    坐在沙发的人用沉闷的声音说关上门过来坐下,否侧我弄死你。

    于可馨仿佛看见他手里拿着一把枪,那人坐在窗口逆光里根本看不清脸,但手里的枪却能看的清清楚楚。于可馨本想呼救可看着那只指着自己的枪胆怯了,她颤抖着手关上房门怯怯地站在那儿不敢动弹。

    那人手里的枪晃了晃说坐到椅子上,你最好不要有侥幸心理,只要你敢喊一声我就崩了你。

    于可馨无奈地朝前走了两步坐到他对面椅子上,在窗外余光下她隐约看见那人穿着浅色风衣、戴深色礼帽、鼻梁上架着一副宽边眼镜、左脸颊上有道疤痕。于可馨迷惑不解地问先生,你有什么事?

    黑礼帽说我是纪宇,是来查孙光堂的。

    于可馨听见这个名字吓得站了起来,声音打着颤说我可不知道他是怎么回事。

    黑礼帽问坐下,我问你,他为什么要杀我?

    于可馨不知如何回答,看见枪管冲她点了一下不得已又坐了回去。

    黑礼帽说你活腻歪了吧?

    于可馨说不,纪先生,我就是想问你怎么又活过来了?不不,孙光堂那晚上就是来做汗蒸和按摩的,是沈秀秀给他做的按摩,具体发生了啥事我真的不知道。

    黑礼帽问你把沈秀秀给我叫来。

    于可馨说沈秀秀辞职回老家了。

    黑礼帽问她为什么回老家?什么时候走的?

    于可馨说这个我不清楚啊,对,是3号走的,她说老家有事就走了。

    黑礼帽问她老家在哪儿?

    于可馨回答临县古树镇,离咱们这儿不到一百公里,他是坐班车走的。

    黑礼帽站起来把枪口对准于可馨脑袋说我再给你一次机会跟我说实话,要是有半点假话我带你一块走,赶紧说孙光堂为什么要杀死我?。

    于可馨感觉一股暖流顺着大腿流了下来,她不敢睁眼,浑身像过电一般筛糠,闭着眼睛急迫地说我说,2号晚上孙馆长被带走之后沈秀秀跟我说过一件奇怪的事,她说跟孙光堂玩掷骰子喝酒不小心划伤了孙光堂胳膊,她急忙到休息室找创可贴,回来时在走廊遇见孙光堂出来去厕所,她走到包房门口没进去想等孙光堂回来,从门缝里恍惚看见包房窗户上伸进来一根塑料吸管够酒瓶子,她当时喝的有点晕以为眼花了就没在意。几分钟孙光堂回来,她架着他胳膊进了包房,给他粘上创可贴,俩人又喝了几杯孙光堂马上不行了,仰身躺在沙发上睡的像死猪一样,沈秀秀也觉得一阵头晕,为了避免客人醒后不满意她没敢离开包房,就趴在沙发边上打起盹来,迷迷糊糊好像看见包房窗户被推开,从窗外跳进一个人来,那人先是拿孙光堂的衣服又抓起放在茶几上的车钥匙,还揭去了贴在他胳膊上的创可贴,还把酒瓶里的酒倒出了窗外,沈秀秀还抓了一把那个人的腿

    黑礼帽听后把枪从于可馨头上移开问她认不认识那个人吗?

    于可馨张着嘴半晌才说她没说认识不认识。

    黑礼帽追问你再想想,她还说什么了?

    就在此时,屋外传来一阵脚步声,接着有人喊有人吗?怎么还关着灯?

    黑礼帽再次把枪口顶在于可馨脑袋上示意她不要出声,于可馨双手捂住嘴真没敢发出一点声音。脚步声停在办公室门前不动了,几秒钟后门“滋啦”一下被推开,一个穿皮夹克的男人迈进来一只脚,就在他想迈另一只脚时突然发现对面黑影里站着一个戴礼帽的人,定眼一看这个人手里还端着一把枪。皮夹克顿时紧张起来,迈进来脚迅速往回退的同时右手伸向腰带,但是已经晚了,一只大皮鞋重重地踹在他小腹上,他感觉肚子一股闷热身体往后踉跄了一下撞在门框上,他刚站稳身体,黑礼帽身形异常敏捷,像闪电般窜到他跟前飞起一脚踢在他下巴上,他感觉晕头转向眼前直冒金花。

    黑礼帽一只脚踩在皮夹克右手上,弯腰从他腰间拔出一支手枪插进他的腰带上,迈过梁昊的身体闪出了门外。

    皮夹克正是“保安大队”大队长梁昊,下班上被踹了一脚当时就晕了,等他略微清醒时发现于可馨正跪在身前用手指掐他的仁中,他拨开她的手问刚才那个是人是鬼?别跟我说假话。

    于可馨还没从惊恐中缓过劲来颤抖着声音说他说他叫纪宇,肯定是鬼了。

    梁昊听后心里一愣,脑子里忽然闪出刚才那人的形状,黑礼帽、黄色风衣、戴宽边眼镜,正是滦河西岸大街上死者的模样。梁昊“嗖”地站起来死死盯着于可馨问你说谁?

    于可馨声音里带着哭腔说我不敢瞎掰,他就是纪宇,我从电视上见过他,他左脸耳根底下有条伤疤,没错啊就是“滦城晚报”的记者纪宇。

    梁昊伸出手掌制止住她再说下去,他感觉到了一股恐怖气氛,心想这怎么可能,纪宇的尸体还在“仁慈医院”停尸间里。

    于可馨说我说梁队长,他真是纪宇。

    梁昊稍微冷静下来,他摸出手机拨通“仁慈医院”停尸间值班电话,他问麻烦你给我看一下纪宇的尸体还在你们那儿吗?好好,我等你回话。

    梁昊坐进沙发抿了一口于可馨沏来的茶水问你看见他脸上真有疤痕?

    于可馨说真有,做下颚有道疤痕。

    梁昊暗想这他妈出怪事了,纪宇活了。

    不久医院停尸间打来电话告诉他纪宇的尸体还在冰柜里,梁昊挂断电话自语琢磨难道真有鬼魂?也没听说纪宇有孪生兄弟啊。梁昊又问于可馨你真的看清楚是纪宇了?

    于可馨稳住情绪回答看清了,我虽然没跟纪宇有过亲密接触,只是在电视上见过他,不过刚才的确很像他。

    梁昊说纪宇还会武术?鬼也可以会武术?

    于可馨说鬼什么都会的,不然他怎么能突然冒出来呢,好像走路不用脚

    梁昊说嘚,别吓我了,什么鬼啊,问你,这个鬼都问你啥着?

    于可馨回答他问孙光堂在我这儿干啥?

    梁昊问是啊,孙光堂都干啥了?

    于可馨回答我哪知道,我就知道孙光堂做汗蒸按摩着,别的没干啥,真是邪门了。

    梁昊沉思一会又问他还问什么着?

    于可馨说问给孙馆长做按摩的技师是谁。

    梁昊说就是2号给孙光堂做按摩的那个女按摩师,对了,她叫啥?在哪呢?给我叫过来。

    于可馨说她叫沈秀秀,辞职回来家了。

    梁昊问啥时候回老家的?

    于可馨回答3号早上就走了。

    梁昊问你也这么跟纪宇说的,不,跟鬼说的?

    于可馨回答嗯,我告诉他沈秀秀辞职回老家了,还告诉他沈秀秀老家在古树镇。

    梁昊说卧噻,坏事了,这回有麻烦了,鬼有可能去古树镇去找沈秀秀,对了,你没事啊,鬼不敢杀你,鬼也怕人,他是在吓唬你,你别害怕。

    于可馨说嗯,梁队长,他,他还拿走了你的枪。

    梁昊一听这话顺手摸了一把腰带,当时就有蒙圈了,枪果真不在腰上別着了。梁昊这下真的害怕了,在房间里转了好几个圈儿,嘴里嘟嘟囔囔自语了半晌,也听不清他都说了些什么话。

    于可馨见梁昊有点懵就问出事大啦?

    梁昊没回答她,满脑子都是枪的事,心想这事真闹大了,枪丢了可不是小事。过了好一会他又问于可馨他拿走枪时没说什么?

    于可馨摇了摇头。

    梁昊沉思一下说他拿走我枪这事不要跟任何人说,否则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于可馨说我不说,梁队长,你说那个鬼还会回来杀死我吗?看他凶巴巴样子我害怕极了,他不会夜里还来吧?

    梁昊说你不用怕,我叫两个弟兄留下保护你,我就不信鬼还敢来,就怕鬼不来,来了我就让鬼变成人。

    梁昊感觉小腹隐隐作痛,不但小腹痛整个脸还疼,他摸摸自己的脸感觉半个脸都肿了,嘴角上还淌着血滴,不由得在心底骂道他妈的这是遇见了个什么鬼,武林高手,鬼咋还会武术呢。梁昊脑子里是纪宇的影子,自己配枪被他抢走这要是传出去多丢人。梁昊再也没心思跟于可馨瞎扯急忙离开了汗蒸馆。

    坐进奥迪车梁昊反转琢磨怎么办,说实话他现在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枪被谁抢走的?很明显鬼是假的,这人伪装成纪宇来汗蒸馆分明是冲着孙光堂来的,是自己同行还是纪宇的哥们?这一点搞不清楚就没法查出枪的下落,是否要向“刑侦二科”报警?绝对不能说丢枪的事。忽然他有些醒悟,眼下应该赶紧去古树镇,让鬼找到沈秀秀是要出大事的。

    想到这梁昊马上拨通了郑国强的电话,跟他简单说了一下刚才发生在“可馨汗蒸馆”的奇怪事,并说沈秀秀有危险,他要赶往古树镇,郑国强问需不需要派王宁跟他去,他说让赵永跟他去就行了,随后拨通了赵永的电话,让他即刻动身一同赶往古树镇。

    置局时刻 htmlbook81216index.html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可以爆修为江长〕〔安暖叶景淮〕〔开局地摊卖大力〕〔长夜余火〕〔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帝姬她又回来冠绝〕〔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全职艺术家〕〔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