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女主云若月男主楚〕〔云若月楚玄辰百度〕〔穿越王妃云若月〕〔神医毒妃不好惹完〕〔墨爷,夫人又开场〕〔奶爸的修真人生〕〔废柴娇妻太倾城〕〔傍晚一场梦〕〔重生之护夫狂魔〕〔我重生后的日子太〕〔金刚不坏大寨主〕〔一战成名〕〔都市绝品狂尊〕〔林不凡苏晴〕〔重生之最强人生林〕〔天降神婿〕〔女主云若月〕〔21世纪天才神医楚〕〔男主楚玄辰女主云〕〔王菲投湖 云若月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置局时刻 第三十四章 20万换枪
    10月9日古树镇张所长打来电话说被刺伤的邓严由于伤势太重一直处于昏迷状态,昨天苏醒过一回,含含糊糊说了几句话,大概意思是他杀了沈秀秀,关于刺伤他的是个戴礼帽脸上有疤瘌的人,之后就昏迷不醒了。m.boyaec.张所长还告诉说梁昊,邓严恐怕活没几天活头了。梁昊自从在“可馨汗蒸馆”被假纪宇抢走枪之后心里就像长了草,何况抢走他枪的还是个死人,这事要是传出去不光丢人现眼恐怕连职位都保不住,对于邓严的死活他根本无心顾及。

    回到滦城第二天梁昊就把“古树镇”的情况向“刑侦二科”刘光辉科长做了汇报。高端和王宁查看了他从古树镇带回来的监控录像,跟梁昊在古树镇看的一样,有个酷像纪宇的影子进出过古树镇,另外也查到了邓严进入古树镇的踪迹。5日晚10点镇东口出现过邓严的身影,假纪宇比他晚一个小时,12点28分假纪宇走出古树镇时邓严没出来,能够推断得出沈秀秀是在假纪宇到来之前被邓严杀死的,假纪宇刺伤了邓严。

    综合以上情况郑国强做出判断:沈秀秀清楚孙光堂半夜出没出去过,正如于可馨所说,沈秀秀迷茫中看见了跳窗进来的人,而且看见他拿走了黑本田车钥匙,足以证明是他开走孙光堂的黑色本田车去了西岸大街,他杀死了纪宇并且嫁祸给孙光堂。沈秀秀兴许认识这个人,他怕沈秀秀揭露他(她)才雇杀手邓严到古树镇追杀沈秀秀,却不料被假纪宇撞见被刺伤。

    梁昊提出了一个匪夷所思的问题:那具尸体真是纪宇吗?郑国强命令唐婉从纪宇家里提取毛发等样本再次与纪宇尸体做dae比对,证实死者就是纪宇。

    郑国强对刘光辉说:归纳起来可以确定,纪宇被杀案和沈秀秀被杀案的起因都是那半幅“双叟图”惹的祸,纪宇在某个人或者某个地方见到了那半幅古画,但是他不敢确定,10月2日晚上想找孙光堂鉴定一下真伪,没想到被察觉招来了杀身之祸,罪犯为了谋杀纪宇策划了一个圈套,先是偷走了孙光堂的本田车,杀死纪宇嫁祸给孙光堂,联系到纪宇当晚纪宇跟孙光堂通过电话,沿途监控里又能发现黑色本田车我们必定要怀疑孙光堂,我推断这个人很有可能就是纪宇身边或者跟他比较熟悉的人。

    刘光辉很赞成他的分析,两个人商量后决定从纪宇当天行踪开始摸排,查找当天跟纪宇有联系的人,并排除了孙光堂的嫌疑,但暂时还不解除对他的关押,对外依然声称孙光堂有重大嫌疑。

    再说“保安大队”大队长梁昊这两天也愁得头疼,在“可馨汗蒸馆”被死鬼纪宇爆踹一顿还抢走了枪心里窝着一肚子火,主要是过去了好几天抢他枪的人也没联系他,他又不敢向上面汇报,整天绞尽脑汁琢磨怎么才能把枪找回来。

    梁昊派赵永去“可馨汗蒸馆”附近蹲守,防备死鬼纪宇再去汗蒸馆,只要他还敢去就一定要逮住他,到底看看这家伙是谁。梁昊猜测这个假纪宇肯定会化妆术,不然的话怎么可能跟纪宇长得一模一样。在“可馨汗蒸馆”虽然黑灯瞎火他也被吓了一跳,暴踹自己的绝对就是纪宇。一般人化妆也只是形似,比如穿戴做派等从形体上像就可以了,把伤疤都化妆得分毫不差除非是专业化妆师。这个家伙费这么大劲把自己弄成套牌纪宇肯定不是为了犯罪,他要干什么?必须逮住他。梁昊感觉有些害怕,因为这是个不好对付的主儿。梁昊暗自不止一次提醒自己,千万不要掉以轻心,他猜测这个家伙行事作风干净利落,不论是在“可馨汗蒸馆”还是在古树镇都没留下痕迹,不但受过专业训练还懂得心理学或者逻辑学。难道他跟自己是同行?梁昊这个想法一冒出来就感觉胆寒。静下心来的时候猜测这个家伙会是谁,郑国强?显然不可能,郑国强别看干了几十年刑警但始终是文职绝对没有那家伙的身手;刘光辉?就更不可能了,他又矮又胖体型上就对不上号;李诺?肯定不是,那家伙肯定是个男的;王宁,他一个专门研究络的也没有上墙爬寨子的本事,也不是他;高端?他刚处理完姐姐被杀的事正心力憔悴哪有心思干这事,再说他哪会化妆术啊,也不可能是他;赵永?他是自己的兄弟,心糙的要命没有这么缜密的智慧。梁昊琢磨来琢磨也没琢磨出个眉目来,再加上枪被抢走搅得心烦意乱根本捋不出个头绪,眼下找枪才是他最急迫的事。

    10月12日,梁昊下班回到家喝了点小酒迷迷糊糊靠在沙发上刚眯着手机就响了,拿起手机一看是个陌生号,接通后话筒里传来一个金属喉声音:梁队长你好啊?哈哈。

    梁昊立马坐起来警觉地问:你是谁?

    金属喉说: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我手里有一把编号xxx的手枪。

    梁昊心猛然收紧了,这个编号正是他配枪的编号,他屏住呼吸问:你想怎么样?

    金属喉说:敲...诈,我想敲诈你点钱花花,你觉得怎,怎么样?

    梁昊强压怒火问:不怎么样,你不怕我抓你?

    金属喉说:我的妈,妈呀,你,你吓,吓死我了,那就算,算了...

    梁昊感觉对方想挂断电话急忙问:等等,你说怎么办?

    金属喉说:唉,这还差不多,梁队长你别老吓唬我,会把我吓跑的,有些事只有商量才能解决,你说是不是?

    梁昊说:是,你说得对,说吧,怎么才能把枪还给我?

    金属喉说:你呢破费点,给我点钱,我就把枪卖给你,你看行不行?

    梁昊咬着牙根问:多少?

    金属喉沉吟了一会说:也不是啥忒好的枪,就,就20万吧。

    梁昊说:这么多?你穷疯了吧?

    金属喉咯咯笑了几声说:还让你说对了,我真是很穷,穷的连裤,裤子都穿不上了,梁队长你可,可怜一下我吧。

    梁昊眼睛都气蓝了压着火说:行,啥时候?

    金属喉说:时间你,你定。

    梁昊说:就现在,我带着钱去人民广场,咱俩一手交钱一手交枪。

    金属喉半晌没说话。

    梁昊问:喂!喂!怎么样?说话呀。

    金属喉慢吞吞地说:梁队长,你以为我是在,在求你吗?你现在是孙,孙子,我是你爷,日子你定了,地点还你定?做梦吧,一看你就没有诚,诚意,算了,我不想卖了。说完挂断了电话。

    梁昊又气又急赶忙拨了回去,好半晌金属喉才接电话:又咋,咋了?

    梁昊说:你先别忙着挂断,买卖不是都要讨价还价吗,地点你说在哪?

    金属喉长叹一声说:唉!你现在一定气的肺都快炸,炸了吧?看你也挺可怜,我就不再折腾你了,晚上10点你把20万装在蛇,蛇皮袋子里,到,到.....

    梁昊这个着急啊,越着急金属喉越磕巴越说的慢,梁昊催促道:你,你快点说,说行吗?

    金属喉听后哈哈笑了起来,笑了好一阵子才说:你,你还学,学我,你,你,你...

    梁昊耐着性子说:哥们,你快点说吧。

    金属喉说:我已经挺,挺快,快了,你总打,打断我,我能说,说到明,明天早上。

    梁昊差点没被气死,可是没办法,他就是不好好说话,只有强压怒火耐性子等着。

    金属喉说:还,还在听吗?

    梁昊说:我听着呢,你说吧。

    金属喉说:听着就好,晚上10点,在滦河西岸大街铁路大桥南面咱俩交换,记着,晚了你,你就再也见不到你的枪了。

    梁昊说:我怎么知道你说的是真话?

    金属喉冷笑一声说:信不信由你,过了今晚我就用你的枪去杀...杀一个人,你说咋样?

    梁昊憋住呼吸没有吱声。

    金属喉又说:另外,我会散布消息说是,是你栽赃陷害孙,孙子,光堂好不好玩啊?

    梁昊听见这话火冒三丈心想:这家伙磕巴装的还忒像,跟我玩心理战,他清楚我没别的选择。梁昊说:好,就按你说的办。

    金属喉又笑了两声说:你,你也没别的选择啊?不然你可以不答应。

    梁昊强忍怒气说:就按你说的晚上10点滦河西岸大街铁路大桥南。

    梁昊说着话拿出另一部手机给“刑侦二科”高端发了一条微信,让他定位现在跟他通话的手机。金属喉似乎猜到了他的心思用嘲弄的口吻说:梁队长,我知道你现在在干什么,想定位我的手机?不用你,你费劲了,我告诉你我在哪儿,在西城“万豪酒店”门口电话亭给你打,打的电话。

    这让梁昊感觉到了恐怖,这家伙就好像有双眼睛正在盯着自己。

    金属喉又说:五分钟后“万豪酒店”附近的探员就会赶到电话亭,对,对吧?我不给你这个机,机会,记住晚上10点把钱装在蛇皮袋里到滦河西岸大街铁路大桥南交换。梁队长你要是敢带着人抓我,我就开枪打死你的人,到时候一查是你的枪打死了你的人是不是挺好玩啊?哈哈。说完挂断了电话。

    梁昊仿佛做了一场噩梦,不过他清楚敲诈者的口吻就是本地人方言,他笃定这个人绝对是自己认识的人。

    正想着高端电话打过来了,高端说:梁大队,跟你手机通话的ip地址追踪到了,是西城“万豪酒店”旁边的一个电话亭,我还调取了“万豪酒店”前的监控摄像,三分钟前的确有人使用过,那人出来时还特意向摄像头竖起一根手指,他戴着黑礼帽穿米色风衣。

    梁昊一听这话浑身直起鸡皮疙瘩忙问:是纪宇?

    高端说:没错梁大队,特别像他。

    梁昊说:好,多谢兄弟了。

    梁昊挂断电话就笑了,他早就猜到就是这个家伙,在“可馨汗蒸馆”抢走他的枪目的就是想敲诈一笔钱。梁昊又给医院停尸间打了电话,确认纪宇还放在冰柜里,其实梁昊明知道就是这个结果,也许是让这个死鬼纪宇给弄得精神紧张了。梁昊长吸了一口气尽量平复机动的情绪,他开始琢磨晚上换枪的事,20万不是个小数目,不给钱枪就找不回来,给他这么多钱又觉得自己是个冤大头,必须得想个办法既能把枪找回来又不给他钱。梁昊想来想去有了一个主意,他要设计一个瓮中捉鳖的计策将这个假纪宇困死在铁路大桥前。

    置局时刻 htmlbook81216index.html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第一战神杨风〕〔开局地摊卖大力〕〔大奉打更人〕〔我的首富外公〕〔帝姬她又回来冠绝〕〔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总裁的翻译官夫人〕〔最强杀手〕〔全职艺术家〕〔万族之劫〕〔这个诅咒太棒了〕〔太子妃拒绝争宠〕〔都市风云乔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