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女神的超级赘婿最〕〔都市古仙医〕〔农家媳妇有点甜〕〔林炎柳幕妍〕〔错爱成瘾:穆少,〕〔盖世医婿林炎〕〔林阳苏颜〕〔神医狂婿林炎〕〔盖世医圣林炎〕〔女神的超级赘婿(〕〔神级医婿林炎〕〔深爱在相遇之后〕〔入赘男婿林阳〕〔一世巅峰〕〔女神的超级赘婿林〕〔最硬气的上门女婿〕〔柳幕妍〕〔苏桧〕〔一世巅峰林炎〕〔秦羽夏晓薇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置局时刻 第三十五章 插翅而飞
    梁昊在家找了半天才在地下室找到一条装书的蛇皮袋,出门开车直奔“可馨汗蒸馆”。他要做出去借钱的假象,在路上他电话给赵永布置了行动任务,让他带着张勇、老贾等人到滦河西岸大街铁路大桥两端设置埋伏。

    他赶到“可馨汗蒸馆”拿出纪宇的照片让于可馨看,于可馨反复看了几遍后说:就是他。

    梁昊跟于可馨嘀咕了半天,于可馨从楼上抱下来一大摞报纸,二人把报纸剪成百元纸币大小装进蛇皮袋,梁昊对于可馨说:要是有人打电话问钱的事,就说你借给我了15万。

    于可馨瞪着眼珠子瞅了他半晌才“嗯”了一声。梁昊拎着鼓囊囊的蛇皮袋子从汗蒸馆出来,就在他打开奥迪轿车后备厢的时候手机又响了,他掏出来一看又是一个陌号码,听筒里传来金属喉怪怪的声音:梁队长你挺能整啊,看来我得给你准备一把假枪喽。

    这句话把梁昊吓得后脊梁直冒冷汗,心想这家伙在监视自己,他四处张望,街上大小商铺都亮着灯谁知道那家伙藏在那个角落里。

    金属喉说:不要找了,你是不是想逼着我用你的枪先去杀人?

    梁昊赶忙说:不不,我是想试试你的功力,看来你不简单啊。

    金属喉问:枪真不想买了?

    梁昊心想这家伙真不是个东西,他抢走了我的枪还得让我买回来,这是成心玩我啊,等我抓住你再说,非玩死你不可。梁昊强忍怒火回答:买,肯定得买。

    金属喉说:那你是不是该向我道个歉?

    梁昊别无选择马上说:我道歉,我马上就换真票子。

    金属喉说:我再信你一回,看在你脸上汗珠子直往下掉的份上我就暂且原谅你一次,但我警告你,要是再耍花招儿我就不奉陪了。

    梁昊说:不,绝对不会了,可是现在你让我上哪儿去找20万元现金?

    金属喉哈哈笑了两声说:这就不管我的事了,反正我在约好的地点等你到10点,你不来我就去杀个人,另外不要查我电话地址,手机卡是黑市买来的,非实名制,你查不到的。说完挂断了电话。

    梁昊擦了一把脸上的冷汗感觉恐惧极了,这家伙竟然能看到自己脸上有汗水,这也太诡异了。梁昊返身回到汗蒸馆跟于可馨借了10万块钱,又打电话让赵永送来5元,加上自己的5元总算凑齐了20万,他看了一下时间已经是晚上9点30分,他将蛇皮袋扔进后备厢开车直奔滦河西岸大街。

    9点58分,梁昊开着奥迪车赶到滦河西岸大街,轿车刚驶过铁路大桥手机就响了,金属喉用命令般的口吻说:往前开一百米路边有个配电房,你就停在那儿吧。

    梁昊远远看见前方人行道上果真有一个配电房,他开过去将车停在配电房旁边看了一眼手表,时间刚好10点钟。梁昊下车围着配电房检查了一圈,房子是钢结构,足有三米高,在两个路灯之间,光线比较昏暗,西面是河堤东面是马路,人行道上是一排大杨树。梁昊检查完环境暗自笑了,他早就向赵永和张凯做了布置,张凯埋伏在南面,距离配电房一百米远的河堤上,老贾在北边,距离也不过一百米,赵永藏在配电房旁边的河床下面,自己守在马路上,只要他挥一下手不出两分钟就能把方圆两公里范围包围起来,就算死鬼纪宇再狡猾,这样的地理环境也是插翅难飞。

    梁昊正暗自高兴手机再次响起,梁昊接通电话说:我到了,你在哪儿?

    金属喉说:梁队长,配电房靠河那面墙上有个挂钩,你把蛇皮袋挂在上面就行了。

    梁昊绕到配电房西面,果然看见配电房西墙上垂着一条绳子,头上拴着一只铁钩,他看了一眼只有几米远的河栏杆,清楚赵永就下边藏着,心里合计倒要看看这个死鬼纪宇会怎么来取这袋子钱。

    金属喉冷冷地说:梁队长,不敢把钱挂上去吧?

    梁昊还真有点迟疑,他猜测把蛇皮袋挂上去会怎么样,难道那家伙就趴在房顶上?金属喉又说:你有什么害怕的,前后你都安排了人,西面是河水,东面是马路,你就站在房子下等着抓我呢,我还能从地下钻出来?没诚意就算了,买卖取消。

    梁昊说:等等,我有什么不敢的,我只是在琢磨你会怎么拿走这袋子钱?

    金属喉再次嬉笑起来,他说:这就不用你操心了,肯定会把钱取走的。

    梁昊一边说一边围着配电房又转了一圈,心想:这么一个孤零零的房子就算他趴在房顶上又能怎么脱身?西面河水,前后都有自己的人,赵永还在河床下趴着,自己堵在房子下面,这里简直就是铁桶,我就不信他能拿走这袋子钱,难不成这小子又在耍着我玩?

    梁昊确定没有疏漏后决定跟死鬼纪宇赌一把,他将装着20万块钱的蛇皮袋挂到铁钩子上,但是并没有立即松手。

    金属喉几乎是在嘲笑他:梁队长,原来你是个胆小鬼啊,钱又不是你的干么这么吝啬,除非你不想要枪了,你现在反悔还来得及。

    梁昊问:枪在哪儿呢?

    金属喉说:向左看。

    梁昊扭脸一看,右边两米处一棵大树干上绑着一个黑塑料袋,形状类似枪的模样,他心里一阵兴奋伸手去够可就差一尺多够不着,他下意识地松开了攥着蛇皮袋的手。就在他松开手的一瞬间蛇皮袋腾空而起,随即从配电房屋顶上传来螺旋桨轻微的“嗖嗖”声。梁昊猛然醒悟大叫:呀!遥控飞机。

    一架遥控飞机腾空而起,梁昊伸手去抓蛇皮袋可是已经晚了,遥控飞机吊着蛇皮袋飞起足有十米多高并缓缓朝河面上飞去,梁昊眼睁睁看着蛇皮袋消失在黑暗中。

    梁昊急忙解开大树干上的黑塑料袋,里面真裹着一把手枪,他拿出来一看正是自己的那把。梁昊见到自己的枪五味杂陈,眼泪差点掉下来,不过他马上缓过神儿来大喊:快去河对面堵截。

    赵永从河床下翻上来,张凯也跑到跟前,接着老贾也来了,梁昊命令他们速去滦河东岸抓捕操作遥控飞机的人,他自己瞅着配电房发呆,他怎么也没想到死鬼纪宇会用遥控飞机弄走一蛇皮袋子钱,忽然他意识到自己忽略了一个问题,这个地点正是10月2号纪宇被杀的地点。梁昊倒吸了一口凉气,他仰起脸仔细查看这间配电房,猛然发现房檐上伸着一个类似鸟蛋大小的球。

    是监控摄像头?梁昊恍然大悟,原来这个死鬼始终在监视着自己的一举一动。梁昊既恼怒又羞臊,感觉自己被那个混蛋耍惨了,耍得像个白痴,可是什么办法都没有。梁昊感觉丧气到了极点,在心底暗骂:他妈的,这混蛋太贼了。

    梁昊开着奥迪车从滦河南桥拐到东岸,沿着东岸大街往北开,没多久遇上了赵永和老贾。赵永哭丧着脸说:河东岸几乎没看见人,这边荒凉,在河坝下有个涵洞,是以前城市排水管道,那家伙可能从涵洞逃走了,没有留下任何线索,鞋是经过处理的,没有鞋纹,码,肯定是假的,涵洞通向哪里还不知道,里面太黑也太乱,只能明天再进去搜了。

    梁昊喘了一口闷气大声说:不用搜了,那家伙不会留下痕迹的,收队吧。

    枪总算找回来了按说该庆幸,可是白白损失了20万这叫梁昊心里特不舒服,就像吃了一只苍蝇很恶心却吐不出来,他暗自下决心一定要抓住这个死鬼纪宇碎尸万段。

    第二天上午梁昊来到“刑侦二科”,他是特意来找高端的。说实话他非常嫉妒高端,主要是高端有太多的光环,比如知名大学硕士,电脑编程专家,高级网络工程师等等。几年前孤身来到滦城考入刑事犯罪刑侦局二科,深受郑国强的器重,再加上“刑侦二科”的人都说高端为人正直,所以让梁昊心存嫉妒。偶尔一起办案可从社会地位上“刑侦二科”要比“保安大队”高出一头,上次姜星被杀他曾经怀疑是高端干的,不但向“刑侦二科”前慕容斌科长汇报了他的怀疑观点还亲自“审问”过高端,但是嫉妒归嫉妒本事归本事,高端的网络监控技能还是无人可比的,这次他为丢枪的事真是犯了难,他想让高端给予帮助。

    高端见梁昊走进来忙站起迎接:梁队,你咋过来了,找我有事?

    梁昊说:没事,我过来找郑科长顺便看看兄弟你?

    高端说:梁大队够意思,我这就去给你沏茶。

    梁昊低声对高端说:高弟你就别客气了,真人面前不说假话,还真有个事想请你帮忙,你能不能想法黑入交通监控系统给我查点东西,纯属私事?

    高端笑着说:梁队,那可是犯法的,不过梁队的事我一定帮忙。

    梁昊拍拍高端的肩说:够意思。

    高端问:梁大队想查啥事?

    梁昊压低声音说:昨晚上9点至10点滦河西岸铁路大桥南边,看看有没有人在一个配电房上安装摄像头,或者操控遥控飞机,你看能调出监控来吗?

    高端想了想说:那段路好像没有监控设备。

    梁昊问:那怎么能看出谁有嫌疑呀?

    高端说:只能从南北路口监控按时间推断谁嫌疑最大,比如谁在这段路上逗留时间不符合行驶逻辑,谁带着类似的东西等等,另外掐时间段找途径这段路的汽车司机询问。

    梁昊说:行,这事你在行,我信你。

    高端不到十分钟就把西岸大街南北路口上的监控录像调了出来,时间掐在晚上8点至11点之间。高端小心翼翼一针一针查看,到11点也没发现有车辆在这段路上超时,有几个骑自行车的人不但时间上未发现问题而且都没带可以物品,也就是说十几部车和几个骑车人都不具备安装摄像头或者使用遥控飞机的迹象。

    梁昊感觉不可思议,可是又没法把全部过程告诉高端,就问:高弟,滦河东岸可以查监控吗?

    高端说:梁队,东岸马路离河边起码有一里地,更没安装监设备。

    梁昊沉吟半晌又问:高弟,无人遥控飞机与操作者最远距离多少米?

    高端回答:那要看是哪种遥控飞机,一般的一千米没问题,好的四五千米都行。

    梁昊笑笑站起身说:辛苦了高弟,今天这事你可得给我保守秘密。

    高端好奇地问:梁队,到底咋回事啊?

    梁昊说:纯属私事,有人在铁路大桥南边安装了一个摄像探头,我想查出是谁按得,没事了,谢谢你,保密啊。

    高端把梁昊送到门外说:梁大队,我建议你查查河床,看看有啥线索没。

    梁昊似乎恍然大悟,马上攥住高端的手说:谢谢兄弟,你是高人啊。说完急匆匆地走了。

    高端望着梁昊的身影满脑子狐疑,梁昊咋还神神秘秘的,搞什么鬼......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可以爆修为江长〕〔安暖叶景淮〕〔开局地摊卖大力〕〔长夜余火〕〔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帝姬她又回来冠绝〕〔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全职艺术家〕〔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