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女神的超级赘婿最〕〔都市古仙医〕〔农家媳妇有点甜〕〔林炎柳幕妍〕〔错爱成瘾:穆少,〕〔盖世医婿林炎〕〔林阳苏颜〕〔神医狂婿林炎〕〔盖世医圣林炎〕〔女神的超级赘婿(〕〔神级医婿林炎〕〔深爱在相遇之后〕〔入赘男婿林阳〕〔一世巅峰〕〔女神的超级赘婿林〕〔最硬气的上门女婿〕〔柳幕妍〕〔苏桧〕〔一世巅峰林炎〕〔秦羽夏晓薇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置局时刻 第三十九章 奇妙茶局
    转眼到了11月,孙光堂关押一个多月后被释放了,“刑侦二科”没有证据控告孙光堂是谋杀纪宇的疑犯,只能将他释放。m..co孙光堂走出看守所对前来释放他的王宁怒目圆睁,用讥讽的口吻说:看来你们也就这点本事。

    王宁做了个怪脸小声说:只有我关心你,你看没人来接你。

    孙光堂回到家里感觉特别窝囊,把自己关在屋里生闷气,闺女特意从外地回来逗他开心。其实他能出来闺女出了不少力,闺女找到省有关部门控告“滦城刑侦二科”乱抓人,还扬言若拿不出证据她就再往上告。上面质问了刘光辉和郑国强,刘郑二人清楚纪宇不是孙光堂杀得,多半是被栽赃陷害。二人也领教了孙光堂闺女的厉害,知道她绝对不是个好惹得主儿,关键问题是拿不出孙光堂杀死纪宇的确切证据,只凭纪宇手指甲缝里提取到了孙光堂皮肉纤维就说他是凶手恐怕不行。至于他在汗蒸馆吸毒的事经过调查取证纯属子虚乌有,监控里开出的黑色本田确系孙光堂的车,只是开车的人像孙光堂但不能证明就是他。另外“可馨汗蒸馆”有好几个服务员证实孙光堂压根没离开过汗蒸馆,他有不在杀人现场人证。郑国强认定这是一次手段拙劣的栽赃把戏,至于谁栽赃陷害孙光堂,为什么要陷害他还没查出来,释放孙光堂也是为了麻痹对手。

    孙光堂回到家的这几天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琢磨谁在陷害自己,他记得10月2日那天晚上6点多纪宇在电话里说要求他鉴定半幅画的真伪,照片发过来他一眼就认出正是去年“滦山庄园”抢劫杀人放火案侦破后“刑侦二科”对外公布的那半幅“双搜图”,谁拥有它就意味着谁是钱庄抢劫杀人案另一拨罪犯。可能纪宇知道这半幅画在谁手里,至少他在什么地方看到过,所以引起另一拨抢劫钱庄凶手的恐惧,他们怕罪行败露才在风雨交加的滦河西岸大街策划谋杀了纪宇,劫走了他的手机,同时还将杀人嫌疑栽赃到他身上,栽赃到他身上的原因也很简单,就是纪宇跟他联系过,求他鉴定那半幅画引起的。那么纪宇会在哪里见过那半幅画呢?孙光堂感觉浑身发冷。

    孙光堂两天没出家门一步,从窗户看见楼下有一辆吉普车停在楼角整两天了,夜里还能看见车里有亮光。孙光堂猜想是有人在车里吸烟,他弄不明白是“刑侦二科”的人还是“保安大队”的人,他既害怕又气愤。

    11月6日傍晚孙光堂正看新闻手机响了,接通后传来一个金属喉声音:是孙先生吗?

    孙光堂一阵慌张,忙问:你是谁?

    金属喉说:我?一个掌握栽赃你罪证的人。

    孙光堂楞楞地说:别拿我打岔,谁能栽赃我,我一个搞文物古董的。

    金属喉说:no,你被栽赃无可非议,但你并不掌握是谁在陷害你,为什么要陷害你?

    孙光堂问:你要说什么?

    金属喉说:在“可馨汗蒸馆”有人给你酒里下了蒙汗药,沈秀秀你不会忘记吧?她死了,在古树镇老家被人杀死了,我知道谁杀死得她,还知道是谁派去的杀手,你真不想知道?

    这两句话击中了孙光堂的要害,他现在缺少的就是这些信息,但这个人想做什么,会不会又是圈套?孙光堂告诫自己要慎重,他问:你要怎么样?

    金属喉说:你在犯嘀咕,怕再中圈套,不过凡事有收获就需要冒点风险,你不想试试吗?

    孙光堂感到这个人很厉害,竟然能猜透他的心思,就又问:你想得到什么?

    金属声沉吟片刻说:因为栽赃你的人跟我也有仇,咱俩目的是一致的,这能打消你的顾虑吗?

    孙光堂咬咬牙说:你说怎么办吧?

    金属喉说:今晚9点爱琴海“怡情茶楼”,假如你胆怯可以不去。

    孙光堂问:为什么是哪?喂!喂!

    电话挂断了,孙光堂揣摩良久最终还是决定去,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豁出去吧。

    爱琴海是滦城最繁华的商业城,这里是吃喝玩乐的好地方,“怡情茶楼”坐落在大街西头,装饰典雅简约具有江南风格。茶楼晚上很消停,来这里喝茶的人绝对不是工薪阶层,大多数是企业老板和官场上人,也有私下约会的男女。

    孙光堂从窗口瞧了瞧楼下的吉普车乘电梯直接到地下室停车场,没敢再开自己的奥迪车,改用闺女的丰田霸道出了小区,半小时后来到爱琴海商业城,将霸道停在街西口绕道来到“怡情茶楼”。走进茶馆直接上二楼找了一个靠窗且光线比较暗的包厢点了一壶年度新茶“碧螺春”喝着茶等待金属喉。

    大概五分钟有个人闪身进了包厢迅速地坐到了他的对面。

    我的妈呀!孙光堂一看来人差点没被吓傻,这个人头戴黑礼帽,鼻梁上架着宽边眼镜,左耳根子下还有一道疤痕。孙光堂“嗖”地站起来瞪大眼珠子问:你,你咋?

    不用害怕,我是假的,多谢你能冒着风险赴约。假纪宇脖子上顶着一支金属发生器

    孙光堂一边稳定情绪一边端详假纪宇,可不管咋看这个人都跟纪宇分毫不差。他心中暗想:纪宇不会是诈死吧?

    假纪宇给他满上茶说:孙馆长,咱们不寒暄,我直说,汗蒸馆理疗师沈秀秀在古树镇老家被谋杀了,杀死她的人叫邓严,是本市段彪派去的人,邓严也被刺杀,早就死在古树镇医院了,你认识段彪吗?

    孙光堂说:段彪?好像见过,那个,纪宇出事那天晚上...

    假纪宇问:说吧,别有顾虑。

    孙光当说:10月2号晚上段彪骑着单车去过文博馆,跟门房打听过我的去向,房门告诉他我去吃饭了,他就走了。

    假纪宇问:门房能确认是段彪?

    孙光堂说:不会错,外号大彪子,门房认识他。

    假纪宇说:就是这个大彪子派邓严去古树镇杀死沈秀秀的,因为沈秀秀看见有人往你酒里下药,那个人还揭去你肩膀上的创可贴,导致你睡得很沉,他开着你的奥迪去了西岸大街,杀死纪宇抢走了他的手机又把车开回了汗蒸馆。

    孙光堂问:啊!一箭双雕?你怎么知道?

    假纪宇说:这个不重要,你先告诉我纪宇说没说在哪儿看见得那半幅“双叟图”?

    孙光堂半晌没吭声,他在思考是否回答这个问题。假纪宇显然看出了他的顾虑抿了一口说:你跟“兰桂坊画廊”米莉熟吗?

    孙光堂回答:她开画廊,我搞文物古董自然有联系,她偶尔也倒腾些文物古董,我跟她比较熟悉。

    假纪宇问:你认为纪宇会不会是在她那儿看见的那半幅画?

    孙光堂有点晕半晌才回答:她倒是通过非法途径弄过一些画,可是?

    假纪宇又问:你认识黄开元吗?

    孙光堂回答:还行,他怎么了?

    假纪宇问:黄开元跟米莉啥关系?

    孙光堂说:他俩没啥特殊关系,对了,米莉是“开元房产”副手蒋三德的老婆,难道他们?

    假纪宇继续问:你经常跟黄开元见面吗?比如喝酒喝茶吃饭之类的?

    孙光堂说:我跟黄老板不怎么相聚,有半年多没见过面了,上次聚会还是去年,他跟蒋三德一块来的。

    假纪宇问:黄开元跟米莉两口子关系咋样?

    孙光堂回答:哎呀!他们之间的事我哪知道啊,对了,有一次在酒桌上蒋三德说话有些混黄开元还狠狠骂了他几句,蒋三德走后我劝他以后不要这样针对下属,黄开元说蒋三德本来就不是个好东西,还说蒋三德不敢怎么样。

    假纪宇又问:纪宇跟黄开元是朋友吗?黄开元也喜欢古迹画?我听说纪宇被杀那天中午他跟黄开元在一起,纪宇会不会是在黄开元那里看见了那半幅画呢?

    孙光堂听后一愣,回答:这个消息我可是头一回听说,不过我认为...

    就在孙光堂要说出他的想法时窗户玻璃上掠过一道激光,假纪宇敏捷地起身关掉了包厢的灯,包厢内顿时一片漆黑。假纪宇小声说:有人用望远镜监视咱们,得马上离开,我先走,随后你再出去,你不要躲闪任何人,他们想抓的是我,你大大方方的走,咱俩刚才说的话一定要保密,记住别相信任何人,我还会联系你。说完假纪宇从窗户跳了出去转眼就不见了。

    孙光堂被吓的脸都白了,他慌忙从包厢出来一路小跑着出了茶馆,按照假纪宇大嘱咐大摇大摆地走向不远处的霸道车。

    十分钟后梁昊开车来到爱琴海,是张凯发现孙光堂从地下车库把霸道开出来一路跟踪到“怡情茶楼”的,看见孙光堂进了茶馆他立即给梁昊和赵永打了电话。

    梁昊车刚停稳张凯就跑过来说:梁队,我们在孙光堂家外守着,小王看见有辆霸道越野从地下室开出来,开车的好像是孙光堂,我俩又没法验证真假就分了工,我跟踪霸道他继续守在楼下,孙光堂进了茶馆我就给你和赵哥打了电话。赵哥十分钟前就赶来了,在楼下看不见孙光堂干啥,赵哥就去了对面饭馆,刚才我到茶楼二层挨包厢听动静,在一个包厢门口听见里面有两个人说话,谁知突然包厢里的灯灭了,我赶紧闪到一旁,两分钟后孙光堂出来下楼走了,可能是他们发现我了。

    梁昊带着张凯走进“怡情茶楼”,服务员把他们领到孙光堂用过的包厢,梁昊看见茶桌上摆放着两只茶杯,正在问服务员孙光堂跟什么人喝茶,赵永慌慌张张跑进来气喘吁吁地说:见着鬼了,他妈的太可怕了,纪宇又出现了。

    梁昊听后一愣急促地问:你是说孙光堂跟纪宇喝茶着?

    赵永说:没错啊哥,就是他俩,我在对面饭馆用望远镜看得真真切切,在这喝茶的一个是孙光堂另一个是纪宇。

    梁昊问:你没看错?

    赵永说:绝对没错,我特意把镜头放大看清楚了纪宇的脸,他左耳根下有伤疤,我还用手机拍了一张照片呢,不信你看。赵永说着拿出手机递给梁昊。梁昊结果一看,照片上的两个人果真是孙光堂和纪宇,梁昊把照片放大,纪宇左脸上那道伤疤很明显。

    梁昊叹了口气说:卧噻,真是他,他人呢?

    赵永说:谁成想纪宇忒贼,突然灭了包厢的灯逃跑了。

    梁昊笑笑说:你被他发现了吧?笨蛋。

    赵永说:怎么可能?

    梁昊说:光啊,你拿手机拍照是不是闪光灯呢?

    赵永抢过手机又拍了一下果真闪光,赵永尴尬地笑了。

    梁昊说:没事,跑就跑了吧,把杯子拿回去,明早去“刑侦二科”让唐婉检验一下指纹。梁昊转脸问张凯:你听见他俩说啥着?

    张凯说:好像听见孙光堂说他知道啥事...

    梁昊问:啥事啊?

    张凯面露无奈表情回答:后面的话没说呢他就关灯逃跑了。

    梁昊沉思片刻说:我知道了,你俩要保密,谁都不能说。

    张凯和赵永回答:嗯,明白。

    孙光堂平安无事回到家里,他反复琢磨刚才发生的离奇场面,感觉不可思议,竟然有人化妆成纪宇跟自己见面,这个人是谁呢?用金属喉是怕暴露本质声音,化妆术也太高超了,竟然跟纪宇不差分毫,难道这个人是自己认识的人?“刑侦二科”或者“保安大队”的人?最重要的是他提到了黄开元,蒋三德等人,他在怀疑他俩?孙光堂不敢往下想了,感到无限恐惧。

    置局时刻 htmlbook81216index.html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可以爆修为江长〕〔安暖叶景淮〕〔开局地摊卖大力〕〔长夜余火〕〔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帝姬她又回来冠绝〕〔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全职艺术家〕〔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