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妃侍〕〔女神的超级赘婿〕〔一剑独尊〕〔盖世医圣林炎柳幕〕〔当时曾许诺〕〔39667〕〔神级女婿林炎〕〔废柴王妃是块宝〕〔林阳苏颜〕〔盖世医婿林炎柳幕〕〔神医医婿林炎〕〔都市神级医婿林炎〕〔只愿今生君不负〕〔圣手神医〕〔超级医婿林炎〕〔我能锻炼精气神〕〔神医狂婿林炎〕〔圣手神医林阳〕〔超级赘婿〕〔诸天归一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置局时刻 第四十四章 德伯尔丑闻
    黄开元在“娜姐茶馆”差一点被惨白脸射死,幸亏有人开枪打灭了灯才让他有机会跟着孙光堂逃离险境,二人一个朝南一个向西落荒而逃。m.wanmeizw.黄开元顺着街道一直往南跑,他不敢上大路,害怕被惨白脸追上截杀就走街串巷往家的方向跑,街巷一般都比较偏僻,不光车开不快行人也很少,最主要的是街巷路灯稀少光线非常暗。

    黄开元感觉跟电影里逃难差不多,而且满脑子都是“娜姐御茶”里的遭遇,眼前恍惚总能看见那支弩和拉满弓的箭冲着他射来,他也想到了孙光堂掀翻了桌子的情景,觉得孙光堂挺够义气的,现在也不知他安全了没有。

    他奶奶的,这也太吓人了。黄开元情不自禁捣鼓着。

    因为走得太块喘不上气来他放慢了脚步,在一个小卖铺买了瓶水一边喝一边继续琢磨刚才的事,他弄不明白惨白脸怎么知道他跟孙光堂到“娜姐茶馆”约会?他的脸为啥惨白的吓人?弩箭能在街上大摇大摆的拿着?另外他想起了孙光堂在纸上画的画,就那么简单几笔画的绝对就是那幅叫“双叟图”的画。看来纪宇看见得跟他看见得那半幅画是同一幅画了。纪宇因为看见那半幅画被杀了,下一个是不是就该轮到他了呢?黄开元脖子后头直冒凉气,他觉得不能迟疑了,要尽快到“刑侦二科”说出真相。

    黄开元掏出手机查找“刑侦二科”郑国强的电话号码,就在他要输入号码时手机却忽然响了,把他吓了一激灵,手机险些扔出去,他疑惑地接通问:你找谁?

    听筒里传来一个女人温柔的声音:黄老板,我是于可馨,我有要紧的事找你,你在家吗?

    黄开元更加疑惑了,警觉地问:我不认识你,你找我干什么?

    于可馨说:黄老板,纪宇被杀后他的魂儿来找过我一次,他告诉我了是谁杀的他。

    黄开元一听这话吃惊不小问道:你说是谁?

    于可馨说:不能在电话里说,我们见个面吧?

    黄开元回答:不行,我不跟你见面。

    于可馨说:黄老板,纪宇的魂儿告诉我,杀他的人也要杀你,你就不想知道他是谁?

    黄开元沉吟半晌才说:我知道他是谁,正准备报案呢。

    于可馨说:黄老板,我就知道你不会放过杀害纪宇的罪犯,我现在正跟“刑侦二科”郑科长在一起,你最好能跟他说清楚,这样可以保证的安全,你认为这样行吗?

    黄开元说:你跟郑国强在一块呢?

    于可馨说:是啊,这样吧黄老板,我让他跟你说句话。

    两秒钟后听筒里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黄老板吗?我是郑国强,是我让于可馨给你打的电话,刚才你跟孙馆长在茶馆的事我的下属已经向我做了汇报,你现在在哪?我去接你。

    黄开元惶恐的心立刻放在了肚子里,他说:郑科长,我在...我也说不上这是哪,我去“二科”找你吧。

    男人说:哎呀,我现在没在科里,在外面吃饭呢,要不然你先去,我得过会回去,你到了“二科”等我。

    黄开元问:你现在啥地方吃饭?

    听筒里男人跟于可馨说:这是哪?你告诉黄老板吧。听筒再次传来于可馨的声音:赵庄,紧南头有家“老陈头小酒馆”,我们在这呢。

    黄开元说:呕,我就在附近,你们等我一会,我马上就到。

    挂断电话黄开元一下子来了精神,拐弯抹角直奔赵庄东头“老陈头小酒馆”,他心里还不停地琢磨见到郑国强该怎么说才清楚,大约十分钟来到“老车头小酒馆”,他怀揣着兴奋走了进去......

    11月16日午夜,通往南湖风景区景观大道上一片寂静。

    “德伯尔酒店”就坐落在这条景观大道上,这家酒店是滦城唯一五星级酒店,酒店楼高四十层,欧洲古典式建筑,酒店坐落在南湖北岸,高楼三面生长着茂密的梧桐树,树行子里交错着安静的小路,高楼下铺满嫩绿的草坪,草坪中偶遇长条椅子,在湖水荡漾下泛起微波宜人景色。

    今晚,湖面微波宁静,楼下林荫被黄色灯光勾画,时隐时现,树叶摇动幽静迷人。

    门童董小**车单车急匆匆行驶在小道上,他刚送走女朋友不想让值班经理发现自己在工作期间跟女朋友约会,没敢走正门就绕到后门进入酒店。

    他骑着单车悠闲自在,忽然发现酒店后楼草坪上有个白色物体在漂浮,他以为是从楼上扔下来的被单床单便停下车走了过去,距离白色物体不足五米时他感觉不对劲,草坪上好似躺着一个人,小虎有些害怕本想离开,但好奇心促使他还是战战兢兢走了过去。草坪上真的是躺着一个人,白色长裙被风吹起,黑发散乱在脸上,乱发下是一张白色的脸。

    小虎小声喊:喂!喂!你怎么了?可是没有任何反应,小虎感到了恐惧,他不敢再往前走了蹲下身仔细观察,被风吹起的裙摆下露出两条大腿。小虎顿时脑袋发麻,他拔腿就跑,一边跑一边喊:经理,不好了......

    深夜1点,沉睡中的郑国强被一阵急促的电话铃震醒。

    听筒里传来李诺的声音:科长,出大事了,黄开元死了。

    郑国强发懵地问:谁死了?

    李诺说:“开元房产”老板黄老板,“德伯尔酒店”经理报的案,我已经赶到酒店了,黄开元死在了1308房间。

    郑国强沉吟片刻说:额,保护好现场我马上就到。

    半小时后郑国强赶到了南湖大道“德伯尔酒店”,楼下已经拉起了警戒带,郑国强乘电梯上到13层,李诺和王宁正在勘察房间。郑国强刚到门口李诺迎着他说:科郑,唐婉刚验完尸,死者男性,六十多岁,身高一米七零左右,已查明身份,是我市“开元房产”总裁黄开元,死亡原因初步确认是注射了大量**,没有外伤,死亡时间不到两小时,大概是昨晚11点至午夜1点之间。

    郑国强走进屋一眼就看见落地窗前半躺着一个男人,他身体臃肿肤色发紫,嘴角挂着流体痕迹。不过神态却很祥和,似乎还带着无法读懂的快感。房间双人大床上被褥叠的整整齐齐没有动过的痕迹,桌子上有两个很小的塑料袋和两只一次性注射针头。屋子中间摆放着三角支架,上面卡着一部手机。

    这时高端急匆匆跑进来喘着粗气说:来了,开错道了,上了高架桥。

    郑国强看了一眼高端说:这不是第一次了吧?赶紧勘察。

    高端二话没说戴上手套直接走到三脚架跟前,看了一眼就说:直播?不会吧?

    郑国强退回到房间外,掏出香烟抽出一支点上猛吸了两口,心中暗想:黄开元怎么会吸毒呢?

    李诺凑近说:科长,楼下还有一个呢。

    郑国强惊愕地问:楼下?

    李诺回答:额,是个女的,唐婉正在下面验尸。

    郑国强有点晕,赶忙掐灭香烟跟着李诺下楼,到了楼下郑国强跟着李诺身后绕到酒店后面,远远看见草坪上拉着警戒带,“保安大队”队长梁昊站那里,郑国强问:谁叫梁大队来的?

    李诺回答:酒店值班经理呗,他不光给向咱们报了警也跟“报案大队”报了。

    梁昊看见郑国强走来迎上来说:郑科,这咋还接二连三的出事呢?

    郑国强王宁问:有啥发现?

    王宁回答:应该是从十三层跳下来的,都摔散了。

    郑国强又问:跟上面是一回事?

    王宁回答:是,我问过前台了,昨晚11点这女的搀着黄老板来的,好像喝得太多了,用黄老板身份开的房,前台都认识黄老板,一看是他也没要身份证就把“开元房产”包得房间给他俩了,女的现在身份还没查清楚。

    唐婉已经验完尸走到郑国强跟前说:科长,肯定是从13层下来的,坠楼,身上没有其他伤痕,我检查了一下她的眼睛断定是注射了大量的毒,穿的这件乳白色睡衣是法国高档货,应该是跟黄开元搞事着,两个人一块注射的毒,至于她是跳下来的还是失足掉下来目前不能确定。

    正说着高端从楼上跑下来站在一旁好像有急事,郑国强冲唐婉摆了一下手问高端:你有事要说?

    高端说:嗯,房间里摆着的三脚架和手机是做直播用的,我翻看了一下手机里的内容,里面有一段20秒的录像,是一男一女在落地窗前的不雅画面,最重要的是这段视频已经发到了“昨日头条”平台上了。

    李诺吃惊地问:直播?

    高端回答:没错,我刚查了“昨日头条”直播平台,昨晚11点10分一个名叫“馨馨”的客户端直播了一条动态视频,就是她跟黄开元的这段不雅视频。

    高端说着拿出手机找到“昨日头条”直播视频递给过来,郑国强接过来一看差点把手机摔了,视频画面中......还有标题注解:黄老板酒店当红。

    李诺接过手机也看了一眼高端问:女的就是跳楼这位,是她发的这条直播?

    高端问:应该是,发送完直播后她就跳下来了。

    唐婉说:刚才我对身体检查了一下,没有外伤,很像是吸食了毒导致神经极度亢奋跳下来的,我估计直播的时候她俩根本没意识到有这种危险。

    王宁突然喊了起来:哎呀!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是她?

    郑国强、梁昊、高端、李诺和唐婉都把目光投向王宁,王宁一副惊恐未定的神态,他指着尸体说:特像“可馨汗蒸馆”老板娘。

    这样太出人意料了,李诺蹲下仔细端详躺在草坪上已经摔散架的女人,高端打着手电照射,女人俊俏的脸上圆睁着一双杏仁眼,朱唇上溢着血迹...

    高端说:没错,就是于可馨。

    李诺腿一软坐在了尸体旁边黯然自语:她怎么会跟黄开元扯上这种可耻的关系呢?

    唐婉也认出了于可馨,她已经不止一次去过“可馨汗蒸馆”,可以说跟这位老板娘很熟悉了。高端伸手拉起李诺,搀扶着她走回酒店坐到休息区的沙发上。

    赵永从电梯口走出来,他见高端搀扶着李诺嬉皮笑脸地说:好好照顾啊,高端你小子有福气。

    高端说:赵哥,啥时候了呢还开玩笑,楼下那位你也认识,还不去看看。

    赵永问:我认识?谁呀?

    高端回答:于可馨。

    赵永愣了一下神说:卧槽,怎么是她。说完跑出了酒店。

    唐婉再次上楼走进1308房间搜集线索,她夹起一个小塑料袋说:高浓度兴奋剂**,地毯上有42码和37码两个人的鞋印,茶几上两只杯子有痕迹,床上有两个人的衣服,没有身份证和银行卡之类的东西,在女士钱包内发现了少量的**成分。

    郑国强在电梯里跟王宁说:把酒店所有监控录像都带回去,任何位置的都不能落下,上去后让唐婉尽快取证,你监督着把于可馨的尸体拉医院解剖室,警告酒店负责人不允许告诉媒体,责令酒店经理把1308房间封闭,贴上封条,不准任何人进入。

    一小时后酒店恢复了平静。郑国强没有走,他坐在休息室沙发上久久不能平静,他怎么也不敢想象黄开元跟于可馨会在酒店里吸毒搞丑闻直播,黄开元与于可馨啥关系?难道于可馨是黄开元地下女人?于可馨多精明的人啊,她怎么能做出直播这样傻的事?而且还是丑闻直播,这一连串事件简直太诡异了。

    手机响了,是刘光辉从省城打来的,他问:老郑,刚才有人给我打来电话说“开元房产”老板跟一个女的在酒店吸毒搞直播最后从13层跳下来了,有这档子事吗?

    郑国强说:老刘你这消息也太灵通了,没错啊,是女的下去了,我还在现场呢。

    刘光辉说:现场可要勘察彻底啊,对了,我就不多说了,明早上我就赶回去,你也要注意身体。

    郑国强说:放心吧,现场都勘查好了,我坐会就回家。

    刘光辉长叹一声说:你说咱们滦城这是咋地了,接二连三的出奇怪的命案,唉!好了,不说了。

    郑国强挂断电话又抽一支烟,点燃香烟后他走出了酒店大门。

    置局时刻 htmlbook81216index.html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可以爆修为江长〕〔安暖叶景淮〕〔开局地摊卖大力〕〔长夜余火〕〔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帝姬她又回来冠绝〕〔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全职艺术家〕〔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