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最强入赘女婿叶辰〕〔撩妹兵王在都市〕〔上门女婿叶辰萧初〕〔我有现金一百亿叶〕〔大Boss她又任性了〕〔美女的超强近卫〕〔一胎双宝:爹地请〕〔上门龙婿叶辰(叶〕〔女神的妖孽保安〕〔赘婿叶辰萧初然〕〔花都兵王赵东〕〔都市之最强战龙〕〔狂妻来袭:破产大〕〔文艺时代的人生直〕〔赵东苏菲花都兵王〕〔赵东苏菲〕〔都市潜龙〕〔战龙觉醒〕〔超级保安〕〔美女的近身龙卫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置局时刻 第四十五章 窃网寻踪
    高端从“德伯尔酒店”出来直接赶到了“栾城一号”。m.sanjiang.me黄莺听见刹车声就打开了院门,她一头扎进高端怀里痛哭起来,高端并没安慰她,扶她上了迈腾车直接开往“滦城医院”。

    李诺和王宁正等在医院门口,黄莺一下车他俩就揽着她胳膊走进了停尸间。高端没跟进去,坐在医院走廊的椅子上等候,大约一小时哭红眼睛的黄莺被李诺搀扶着走出来。李诺把她搀进医院一间办公室,她对黄莺进行了询问。

    高端站在门外听着,黄莺跟李诺说她爸爸昨晚上出去没跟她说,干什么去了她也一点不清楚。李诺简明扼要地跟她讲述了事情的经过,黄开元先是跟孙光堂在“娜姐茶馆”喝茶,期间差点被惨白脸射死,后来又跟于可馨去了“德伯尔酒店”,在酒店13层一个房间里直播吸毒过程,最终于可馨跳楼摔死,黄开元注射了过量**死在酒店落地窗下等等。黄莺听后被惊得是目瞪口呆,当即嚎啕大哭。

    李诺劝了半晌也没管事,只好把高端叫进来,高端也没什么好办法只能劝她先回家。黄莺总算听高端的话,跟着他回家去了。

    回到家里黄莺的情绪仍然非常激动,高端给她煮了一杯咖啡,喝完咖啡黄莺的状态渐渐恢复了正常。她问高端:我爸爸的遗体要什么时候才能领回来?

    高端说:至少也得一周吧。

    黄莺沉吟半晌说:高端,有件事我必须要去办,爸爸死了,可是爸爸的公司不能落到蒋三德和常奇手里,我必须去趟新加坡。

    高端问:你打算什么时候走?

    黄莺说:明天早上就走。

    高端惊异地问:这么急吗?

    黄莺说:爸爸前些日子跟我说起过公司的事,公司第四个股东非常重要,爸爸股份36%,蒋三德26%,常奇18%,假如蒋三德和常奇股份加在一起是%,就超过爸爸的股份了,董事长职位就会被蒋三德夺去,那样爸爸辛辛苦苦打下的江山就会被蒋三德占有,而新加坡那个股东是爸爸的战友,他手里有20%的股份,我必须去把他的股份弄到我的名下,这样我就有了56%的股份,把公司掌握在自己手里。

    高端此刻对黄莺真是刮目相看,没想到这个平时大大咧咧的丫头智商竟然这么高。

    高端问:你自己去行吗?要不要我陪你去吧?

    黄莺说:不,你必须留在滦城,你得潜伏着,做我的卧底,随时关注“开元房产”的动向,就是帮我监督蒋三德和常奇的动静,有啥风吹草动马上告诉我,行吗?

    高端本想推辞,可看见黄莺可怜巴巴祈求的眼神改了主意,他说:行,但是,你一定要保证安全,保持跟我通话。

    黄莺说:一定的,我不想单兵作战,对了高端,我要是暂时回不来,你们那儿允许领取爸爸遗体的时候你就先替我给他租一个冰柜,把他安置好。

    高端说:这个没问题,不过莺子,新加坡那个股东你能说服吗?

    黄莺说:应该不成问题,他跟我爸爸有生死之交,再说了他是有利润的,他能相信蒋三德和常奇?肯定行。

    晚上高端简单做了一顿饭二人一边吃一边聊,黄莺说:高端,我怎么也不敢相信我爸爸会跟于可馨搞出这么丑陋的事,这里面一定有阴谋,你必须帮我查清楚,假如我爸爸真是那种人我无话可说,可是我总觉得他是被人做局装进去了。

    高端说:樱子,你放心吧,我会查的。

    黄莺又说:我爸爸的遗体你不能不管。

    高端说:这个啰嗦,估计你回来就可以安葬他老人家了,我帮你先选墓地。

    黄莺说:行,你选吧,别怕花钱,这里有张卡,里面的钱够抵挡一阵子的。黄莺掏出一张银行卡递给高端,高端也没推辞。

    夜里高端没有走,他跟黄莺几乎聊了一宿。

    17日早晨乌云密布,不久便淅沥沥下起来了小雨,高端开车把黄莺送到机场,黄莺含着眼泪坚定地走进了登机口。

    小雨下了整整一天,晚上8点高端背着双肩包走出“新世界公寓”,马路边停着一辆灰色捷达车,车窗里探出一张消瘦的脸。高端围着捷达车转了一圈说:我的天,你这是从哪儿偷来的破车?

    李诺拍拍车门说:别贫嘴了,赶快上车。

    高端坐进车里说:大姐,咱们这可是去做贼,你要不要再考虑考虑?

    李诺笑着说:叫谁大姐呢?看你那一脸褶大姨了。

    高端说:切,叫大姐还不乐意了,一会就叫你大姨了。

    李诺赶忙说:滚!跟美女耍贫,快说去哪偷?

    高端说:半道上跟你说,把好方向盘别一听跳了车,走啊。

    李诺说:好,就你能整,坐好我开车了。

    李诺开着捷达车直奔新华西道,雨刷左右摇摆,光线也不怎么好,李诺开的很慢。高端跟李诺说了此行的目的,李诺一脸无奈的表情,随后二人把目光瞄向窗外,观察街边每个小店的招牌。

    捷达车行驶到新华西道赵庄地段,高端对李诺说:眼睛睁大点,这里小饭馆多。

    赵庄是条商业街,两旁林立着酒店,歌厅,超市和百货大楼。平时这里非常繁华,即便到了半夜也丝毫不会减弱。今晚可能是下雨的原因,人流明显稀少,人们穿着雨衣打着雨伞匆匆穿过地下通道赶着回家。

    李诺说:热闹店铺都过去了,没看见“老陈头小酒馆”啊,难道还在前面?

    高端说:他俩不会在这么热闹的地方约会,肯定得找个比较冷清的地儿,甚至路灯都稀少的地儿,咱们干脆拐进赵庄小街上去得了,有可能在那破地方。

    李诺将捷达车拐进赵庄小街,这段路真的路灯稀疏,店铺也渐渐减少,高端忽然说:大姐你看哪?

    李诺顺着高端手指看过去果真发现一座小楼上挂着一块匾,写着“老陈头小酒馆”。

    李诺说:我的妈!要是门口没这个破灯泡儿根本看不见。

    高端说:你看酒馆斜对面是啥?

    李诺扭脸看了一眼说:是“小美照相馆”啊,咋地了?

    高端说:你说“小美”门口会不会有监控探头啥的?大姐,你调头再来一回,慢点开我看一眼。

    李诺开出去老远调头又往回开,高端把车窗玻璃摇下来紧盯着照相馆门檐下看,等车开过了照相馆高端说:大姐,咱俩今晚就偷“小美”吧,把车停远点。

    二人像恋人散步一样从“小美照相馆”门前走过,一过照相馆门口高端就小声对李诺说:大姐,你再往前走远点给我放风,我到小楼后面去看看。没等李诺答应高端就钻进了一条小胡同,李诺又往前走了十几米躲在一个墙角处观察动静。

    高端从小胡同绕道小楼后面仔细观察,发现小楼二层窗户没有安装防盗栏杆,他伸手扒住窗台往上一蹦就窜到了窗台上,掏出水果刀撬开窗户跳进室内。借着窗外微弱的光线找到操作间,轻轻进去打开桌子上的电脑,搜索了一阵子找到了监控系统,打开储存盘一看果然有15日的全部录像,“老陈头小酒馆”正好在监视区域内,虽然视觉有点远光线也有些暗,可还是能看个大概。

    高端兴奋极了,迅速拿出u盘把15日下午5点至16日早晨5点之间这段内容拷下来,关掉电脑找到一块抹布把键盘擦拭一遍,又从门后拿起一把墩布倒退着走擦掉地上留下的脚印,回到后窗往外探头看了看,随即钻出窗户跳出了小楼。

    李诺看见高端从小胡同出来马上走过来问:得手没?

    高端拍拍上衣口袋说:瞧你说得,弄的咱俩真跟做贼似的,得手了,走吧。

    李诺也非常高兴,她挽上高端手臂把头靠在他肩膀上走向暗处的捷达车,高端斜眼瞧瞧李诺自嗨的样子暗自笑了,二人上车按原路驶向了新华西道。

    可是,他俩万万没有想到,就在高端潜入“小美照相馆”的时刻,照相馆阳台上还藏着一个人,这个人头戴鸭舌帽,正在鼓捣电脑,他始终没能打开电脑密码锁,听见有人撬后窗他赶紧关上电脑藏到了阳台上。高端进屋很快就解锁了密码打开了电脑,然后下载文件,擦桌子,墩地及跳出后窗这一切都被这个人看得清清楚楚。当高端逃离后他依旧没有动弹,而是从阳台窗户朝街上看,当他看见楼下一男一女挽着手走过去时他再次跳进室内打开了电脑,他的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意。

    晚上10点捷达车开进了“新世界公寓”。李诺第一次到高端家来,一进门就嚷嚷:我噻!你一个人住这么大的房子,这不得有200平啊?

    高端说:大姐,都大半夜了,咱们能动静小点吗?

    李诺说:额,怕邻居听见啊?好,你告诉我多大?

    高端说:180平,我全部家当,大姐你喝点什么?

    李诺一边挨个看房间一边回答:啥都行,热的,卧噻,最好的路段高档的洋房,黄莺是不是也喜欢你这套大房子?

    高端烧上咖啡壶说:大姐,黄莺他们家有的是房子,你啥智商啊。

    李诺说:也是啊,她家不缺房子。

    咖啡煮好,高端为李诺倒了一杯随后打开了电脑,这时李诺已经把所有房间都看遍了,包括洗手间和厨房。她坐到电脑桌前端起咖啡抿一口说:真便宜黄莺那胖丫头了?

    高端没再理她,把u插上打开电脑让李诺观看,他走进厨房弄吃的去来。

    李诺全神贯注地注盯着屏幕,屏幕上的画面是斜对面“老陈头小酒馆”,左上角显示时间是11月15日晚9点,9点26分一个穿粉色羊绒大衣,短发齐肩女人走进了小酒馆。

    李诺小声喊:高,帅哥,快来看这个是不是于可馨啊?

    高端在厨房没有搭理她。

    10点40分一个穿派克大衣的男人疲惫地走进了小酒馆。李诺大声喊:喂,高端,你看谁来了?

    高端正在煮方便面,听见她又喊过来凑近电脑看了一眼说:黄开元进去了。

    李诺有些惊讶,她说:肯定吗?怎么像打工的?

    高端说:可能是他故意穿成这样掩人耳目吧。

    李诺把录像倒退了几分钟,刚才的画面再次出现,高端指着那个短发齐肩女人说:肯定是于可馨。

    李诺问:高端,是谁告诉你他俩在这约会的?

    高端说:谁也没告诉我,我是谁呀,不能告诉你。

    李诺眯缝着眼思考片刻说:你又非法入侵了监控后台?

    高端说:大姐,为了破案用点小手段是可以的,你不能出卖我啊。说完跑进厨房端来了两碗热面条,放到李诺面前一碗说:咱们一边吃一边欣赏剧情。

    李诺接过筷子说:黄莺可是你恋人,她老爸都被杀了你还说看剧情,你这男朋友当得可真行。

    高端说:我查案子不也是为了黄莺吗。

    屏幕时间显示10点05分,又来了一个戴棒球帽的男人低着头急匆匆地走了进去,5分钟后棒球帽又出来走出了画面。

    李诺指着画面问:这个人不像来吃饭的,干么进去就出来呢,一顿饭再简单也得20分吧?

    高端没吱声注视着屏幕,10点10分于可馨拖着黄开元走出小酒馆,感觉黄开元醉的不省人事了,两腿弯曲着身子东倒西歪,要不是于可馨架着他恐怕早就栽倒在地上了。

    李诺说:黄开元喝多了,不省人事的感觉。

    于可馨架着黄开元走到小酒馆左侧探头监控范围外。高端跟李诺感觉有些失望,忽然看见从死角处开出一辆车来,一辆红色奥迪a4迅速地开走了。

    高端看了看李诺说:这辆红奥迪我见过,就是于可馨的。

    李诺盯着屏幕说:快看,这里又闪光了,也是一辆车,倒出来的。

    画面死角黑暗处有一辆轿车的尾灯在光亮,由于车身在探头之外只能看见两个尾灯倒车的光点,这辆车倒出来也开走了,跟红色奥迪开走隔了不到一分钟。

    高端说:有可能是尾随红奥迪的,必须查出这辆车。

    李诺说:我觉得这车的尾灯跟其它车有点不同,还有啊,你看出来没有,黄开元不像是喝多了,更像是吸了毒,难道他在饭馆里就注射了毒,不能吧?

    高端说:大姐你说得忒对,他像木偶似的。

    李诺恍然大悟说:唐婉跟我说过,在黄开元血液里验出了类似致幻剂药物成分,只是限于不能确定就没写在报告上,难不成黄开元被人下了致幻药?

    高端说:唐法医还跟谁说过?

    李诺说:这个就不知道了。

    高端说:这事先不要声张,还有,那个戴鸭舌帽的家伙从小酒馆走到了那个四角,说不定他一直等在那儿,跟着红奥迪的那辆车能不能是他的?

    李诺说:不是没有可能,要是能查到这辆车再出现在“德伯尔酒店”就完全可以证实鸭舌帽有嫌疑了,黄开元和于可馨就不是纵欲过度吸毒而死,就是谋杀。

    高端笑笑说:卧噻了大姐,现在才知道你这么高,看来侦查组长不是白当的。

    李诺说:滚!就你话多,查那辆车的事是你必须完成啊,不管用啥卑劣的手段。

    高端说:大姐,让你说的我跟个无赖似的。

    置局时刻 htmlbook81216index.html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可以爆修为江长〕〔安暖叶景淮〕〔开局地摊卖大力〕〔长夜余火〕〔第一战神杨风〕〔最强杀手〕〔我的首富外公〕〔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帝姬她又回来冠绝〕〔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全职艺术家〕〔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