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云若月楚玄辰〕〔云若云和楚玄辰〕〔王妃投湖云月若和〕〔楚玄城云若月〕〔云若月 楚玄辰〕〔女主角叫云若月的〕〔毒妃神医不好惹〕〔冬之庄的管理人助〕〔大佬的仙女人设又〕〔大唐第一世家〕〔楚玄辰云若月 神医〕〔璃王妃 云若月〕〔斗罗之失恋就能变〕〔杨辰秦惜〕〔穆少甜宠小新娘〕〔陈华杨紫曦〕〔废婿归来〕〔陈华〕〔杨紫曦〕〔女神的上门狂婿陈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置局时刻 第四十六章 小酒馆隐秘
    11月19日临近午饭李诺走进郑国强办公室说:郑科,我请你吃饭。m.xllgz.

    郑国强正准备去食堂吃饭听她这么一说赶紧放下碗筷说:请我吃啥?

    李诺说:酱猪手,猪耳朵,炖驴肉,想吃不?

    郑国强说:那敢情好,你说的这个地方在哪儿?

    李诺拉起郑国强出门上了车,捷达车开上新华西道直奔赵庄方向。其实郑国强明白李诺请他吃饭的用意,来了个顺水推舟,车一路西行,过了新华西道一拐弯开上赵庄小街,几分钟后便到了“老陈头小酒馆”,二人下车走进去要了个单间。

    李诺说:科长,你想吃啥尽管点,我请客。

    郑国强问:你真要请我?我不用掏钱?

    李诺说:不用你花钱呢,你就放心点吧。

    郑国强也没客气点了酱猪耳朵、顿驴肉,炖小母鸡,还要了两杯鲜果汁和一瓶啤酒,他倒上一杯啤酒说:我不开车可以喝一瓶啊。

    李诺说:我开,你喝吧,几瓶都行。

    郑国强喝了一口说:说吧,想让我干啥?

    李诺小声说:昨晚我跟高端从这家酒馆对面“小美照相馆”里找到11月15号晚上的监控录像,你想看看呗?

    郑国强忙问:照相馆有监控,你俩入室盗窃着?

    李诺说:当科长的就是聪明,是高端潜入照相馆的,我是有做贼的心没做贼的胆儿,他偷盗的,你怎么惩罚他我不管,重要的是我俩发现了小酒馆里很多秘密,所以才约你来看看。

    说完李诺把手机递给郑国强,郑国强接过去一看说:你是让我查案来了?

    李诺说:必须的,这件事暂时不想让别人知道,所以才叫你悄悄地来。

    郑国强说:咋不让高端来呢?

    李诺说:你是领导,有权威性,怎么着也是科长,咱们要盘问一下小酒馆掌柜的,他肯定知道15号晚上的事,也许能捞到有价值的线索。

    郑国强说:听着咋这不顺耳呢,啥叫我也是科长?我就是科长,副的不算科长?真有你的。

    李诺挥手制止住他的话,摆出一副笑模样说:科长,郑科长,你现在就先查案吧。

    郑国强撇撇嘴喊了一声:老板在呗?进来一下。

    一个六十多岁驼背老头应声走进来。他就是“老陈小酒馆”的东家,小酒馆没多少客人就老两口忙活,老陈头在前边招待客人,老伴在后厨蒸饭炒菜。

    郑国强客客气气让老陈头坐下问:老哥,我是滦城刑侦二科的,特意过来问你点事,你知道多少说多少,不能瞎掰。

    老陈头一听有点害怕,神态紧张起来。

    李诺说:大爷,你别害怕,这事跟你没关系,我俩就是想知道15号晚上有没有一老一少来你这吃过饭?

    老陈头眯缝着满是皱纹的眼睛眨巴两下没有说话。

    李诺说:大爷,男的岁数五十多穿大衣,女的三十多点卷发,你想想。

    老陈头回忆了一下说:15号是吧?有,就是这个包房,我看他俩不像爷俩。

    郑国强问:他俩都点啥菜了?

    老陈头回忆着说:没几个菜,是那个小媳妇请老头,好像是点了顿驴肉,煮花生,酱猪耳朵和一瓶白酒。

    郑国强问:喝的啥酒啊?

    老陈头回答:我这儿也没忒好的酒啊,二锅头。

    郑国强问:谁喝得多?

    老陈头回答:都没喝多少,每人一杯。

    郑国强问:听见他俩说啥没?

    老陈头又回忆了片刻回答:好像说画的事着,对啦,就是说画,到底说的啥画没听清楚。

    李诺说:大爷你接着说。

    老陈头说:我是给他俩上菜的时候听到一两句,我可不是故意偷听啊。

    郑国强赶忙说:一看你老哥就是老实忠厚的人,肯定不会故意偷听别人说话,我问你老哥,中途他俩出去过没?

    老陈头说:没有啊,对了,老头去了一趟茅房。

    李诺问:那小媳妇没去吗?

    老陈头想了想说:没注意她去没去,可是吧,还真有点不对劲的。

    郑国强问:老哥,啥地方不对劲儿你慢慢说。

    老陈头很神秘地说:老头去茅房的时候又进来过一个人,也进了这个房间。

    李诺一听来了精神急迫地问:男的女的?

    老陈头说:男的。

    李诺问:他有啥特征没?

    老陈头说:他戴着一顶帽子,大帽檐的。

    郑国强问:棒球帽?

    老陈头连忙点头说:是,就是叫棒球帽

    郑国强问:还记得几点呗?

    老陈头说:10点多点,具体时间我也没记住。

    郑国强问:戴棒球帽那个人在这屋呆了多长时间?

    老陈头说:也就是三四分钟就走了,他刚走老头就从茅房回来了。

    郑国强问:他爷俩又喝了多长时间才走的?

    老陈头回答:挺多十分钟两个人就走了,走的时候可出彩了。

    李诺问:咋地了?

    老陈头笑笑说:那小媳妇搀着老头直叫亲爱的,还说带他去潇洒潇洒,老头倒是啥也没说跟傻子似的。

    李诺拿出手机让老陈头看,手机上有张戴棒球帽男人的照片。老陈头一眼就认了出来:没错,是不是他。

    郑国强问:老哥,你注没注意店北面停着啥车?

    老陈头回答:那天晚上就四五个客人,墙角那疙瘩儿停着三辆车,黑灯瞎火的是啥车没看清楚啊,对了,那老头跟小媳妇来的时候是坐着一辆红色小轿车。

    老陈头不管李诺再咋问就知道这么多了。

    郑国强说:老哥,今天我们问你的话千万不要跟别人说。

    老陈头点头答应:嗯,我不给别人说。

    问完话两个人开始吃饭,李诺一边吃一边说:科长,黄开元跟于可馨提到过画的事,肯定跟纪宇被杀案有关,你看啊,黄开元跟于可馨在这喝的酒,可是我不明白为啥于可馨要请黄开元喝酒?中途进来的那个鸭舌帽为啥趁黄开元去茅房,不,是去厕所才进来,肯定不是巧合,这里面说不定就是个阴谋?

    郑国强问:你怀疑于可馨给黄开元做了一个局?

    李诺回答:我觉得是,赵永跟张凯说15号那天晚上黄开元在“娜姐茶馆”跟孙光堂见得面,还差点被惨白脸射死,于可馨怎么这么巧就约他吃饭?他怎么可能刚受了惊吓还能到这里吃饭?除非于可馨有啥让他感兴趣的东西,否则他是不会来的。

    郑国强喝着茶水说:嗯,纪宇被杀有人栽赃孙光堂,孙光堂当时就在于可馨的汗蒸馆里,给孙光堂做理疗的沈秀秀第二天就辞职回老家了,没两天就被邓严杀死了,难道于可馨知道是谁杀得纪宇?或者知道是谁要栽赃孙光堂?

    李诺继续说:科长,你是说有人做了一个双面局?即杀了黄开元又没放过于可馨,让两个知道秘密的人一块死了,还弄出个直播丑闻来,真是一箭双雕。

    郑国强喝了一茶说:你接着说。

    李诺说:你看啊,惨白脸在段彪要开口时杀死了他,而段彪呢?跟纪宇被杀有关,杀死黄开元不正说明黄也知道纪宇在哪看到的那半幅画吗?在茶馆惨白脸没有射死黄开元是因为赵永打的那一枪给搅了,也许...茶馆只是个幌子,因为在茶馆杀了黄开元是谋杀案,可要是黄开元跟于可馨吸毒再弄出点丑闻来就不同了,这一切会不会都是惨白脸设计好的,他用药物控制了黄开元和于可馨。

    郑国强说:你说的有道理。

    李诺沉思片刻说:只是有一点我弄不明白,于可馨为什么要跳楼?

    郑国强说:等等,按你的说法是惨白脸计划了两步,在茶馆他压根就没想真射死黄开元,而是吓跑了他,给于可馨留下一个约黄开元的理由,所以黄开元才跟于可馨到小酒馆来见面,吃饭期间棒球帽进来给黄开元下了致幻剂,然后就发生了“德伯尔酒店”的丑闻。这么说的话于可馨跟惨白脸是一伙的,只是她不知道惨白脸也想要她的命。

    李诺说:棒球帽跟惨白脸是同一个人?

    刘光辉说:对,他就是设局的人,也是杀死纪宇的人。

    李诺说:我噻,还是老的辣。

    郑国强说:咱俩分析的这些目前还都是猜想,不过必须找到那个棒球帽,只有找到他才会获得更多信息,明白没?

    李诺说:明白,我回去就开始查。

    郑国强笑着说:还想利用高端吧?

    李诺也笑了说:科长,咋还叫利用啊,这就是他的事。

    郑国强说:他是不是经常用非法手段黑人家,黑没黑咱们系统后台服务器我都不敢说没有,这小子太贼了,你就悄悄利用他吧,但是要记住千万看好他,别让他惹出事来。

    李诺回答:哎呀科长,你又没抓住他是黑客不能乱说,我肯定看好他,你就放心吧。

    两个人吃饱喝足告别了“老陈头小酒馆”开车回了科里。

    置局时刻 htmlbook81216index.html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第一战神杨风〕〔大奉打更人〕〔开局地摊卖大力〕〔我的首富外公〕〔帝姬她又回来冠绝〕〔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全职艺术家〕〔最强杀手〕〔万族之劫〕〔这个诅咒太棒了〕〔太子妃拒绝争宠〕〔都市风云乔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