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女神的超级赘婿最〕〔都市古仙医〕〔农家媳妇有点甜〕〔林炎柳幕妍〕〔错爱成瘾:穆少,〕〔盖世医婿林炎〕〔林阳苏颜〕〔神医狂婿林炎〕〔盖世医圣林炎〕〔女神的超级赘婿(〕〔神级医婿林炎〕〔深爱在相遇之后〕〔入赘男婿林阳〕〔一世巅峰〕〔女神的超级赘婿林〕〔最硬气的上门女婿〕〔柳幕妍〕〔苏桧〕〔一世巅峰林炎〕〔秦羽夏晓薇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置局时刻 第四十七章 窗光反影
    11月19日晚,李诺又来到“新世界公寓”高端家。高端正在炖排骨,见李诺过来加了两个菜,西红柿炒鸡蛋,凉拌海蜇。二人一边吃一边聊。

    李诺吃着排骨说:颜色不错,口味不咋地。

    高端说:炖的有点急,我刚才去“开元地产”转了一圈。

    李诺问:干么去了?

    高端说:黄莺来电话委托我去“开元房产”看看动静,主要是观察一下蒋三德,我就去了。

    李诺问:有啥动静?

    高端说:好像有几个人在开会,蒋三德没上班。

    李诺嚼着排骨问:你跟黄莺真的成了?

    高端说:没有呢,以前我还真想跟她确定关系,现在总觉得心里不踏实,有一次我看见她上了一辆超豪华劳斯莱斯幻影,关键是司机给她手遮凉棚伺候着她上车,后来她告诉我她爸爸是黄开元,从哪我就犯嘀咕了,她家太有钱了。

    李诺盯着高端眨巴着眼睛问:她告诉你她老爸是滦城首富是拒绝你呢还是引诱你呢?

    高端说:看你说的这个露骨,拒绝还引诱?我没感觉出来。

    李诺故意吸口气说:你要是嫁给黄莺可真是嫁入豪门了,下半辈子不愁吃不愁穿,想开啥豪车都买得起,钱呀就更花不完了,简直是当上了驸马,嗨,命忒好了。

    高端说:大姐,啥叫我嫁入豪门那?就算嫁也得她嫁给我呀,你这比喻有点讥讽我。

    李诺说:就是讽刺你,谁叫你...

    高端忙打住她的话,问:对了大姐,你咋不搞个对象?

    李诺说:我呀?也不瞒你,本大姐肯定是长得不赖,穷困潦倒的我看不上,有钱的看不上我,先单着呗。

    高端问:大姐你多大了?

    李诺说:切,哪有这么问的?

    高端说:大姐,要不我追你吧?

    李诺差点把嘴里的骨头喷出来,大吼道:滚!

    高端哈哈大笑。

    两个人各自喝了一杯红酒,酒足饭饱高端打开电脑对李诺说:大姐,“德伯尔酒店”前的监控我弄来了,看看呗?

    李诺撇一下嘴说:你小子又黑了安全部门监控网络终端了吧,难怪郑科让我看着你,你还是哪儿都敢黑,告诉你啊,郑科知道你老搞非法入侵。

    高端说:知道了又怎么样?不说他,跟你说,酒店门前交叉路口,停车场的监控录像都被删了,说是过了时限自动删除,肯定是人为删除了。我费了很大劲儿才找到“德伯尔酒店”右侧洗浴城房角上一个监控点,这个监控探头线路没走酒店,走的是另一条线,监控录像也没保存在酒店,而是存在全“安全部门”,说实了就是一条废线,监控内容根本没人看。我把它翻出来了,监控角度只能看到酒店大门口,再远一点就看不见了,不过还真有收获。

    李诺心想:这小子太可怕了,难怪郑国强让我看着他。

    电脑屏上出现监控画面,显示时间是11月15日晚10点30分,一辆红色轿车停在酒店大门口,先下来的是于可馨,她绕到轿车另一边架出了瘫如烂泥的黄开元跌跌撞撞进了酒店。

    李诺死盯着屏幕说:就是他俩,感觉黄开元状态比“老陈头小酒馆”时还要差。

    高端说:仔细看。

    5分钟后酒店楼角处黑暗里亮起了两个尾灯,很明显是汽车刹车尾灯。李诺急切地说:喂!喂!你过来看呀,跟“老陈头小酒馆”死角里辆车尾灯一模一样,就是跟着红色轿车走的那辆,就是它,它绕道后面去了。

    高端说:大姐,你眼睛挺贼呀,我一路追踪这个尾灯,最终在新华西道中段与南湖大道交叉口上发现了这辆车尾灯跟“老陈头小酒馆”死角处的尾灯一模一样,你猜这是辆啥车?

    李诺说:汽车呗,还能是马车。

    高端说:宝马,7系纯进口宝马,黑色的。我做了声呐扫描分析,86%相似度,你猜这辆车是谁的?

    李诺急迫地问:别卖关子了,快说。

    高端笑笑说:它是...我先喝点水。高端到嘴边的又停住,端起茶杯喝水。

    李诺急眼了一把夺过高端手里的茶杯说:你讨厌呗,快说。

    高端故作害怕似的说:大姐别生气,我说,这辆纯进口宝马是“开元房产”项目经理常奇的车。

    李诺嘿嘿一笑说:跟我怀疑地对上号了。

    高端不解地问:大姐,你想跟我抢功?

    李诺回答:嘚,跟你抢啥功啊,就兴你查我就不能查了?我怀疑是有根据的,我下午也去了一趟“开元房产”,有人说10月2日那天中午见过纪宇,说他跟着黄开元出来的,他有可能就是在那儿偶然看到那半幅画。

    高端说:有那半幅画的人是常奇?

    李诺说:这辆宝马车是常奇的吧,15号晚上他去过“老陈头小酒馆”,后来又去过“德伯尔酒店”,还是跟踪红色轿车去的,这就不是巧合了,他还能脱掉关系?

    高端问:没错,老陈头说黄开元中途去洗手间的时候进来过一个戴棒球帽的人,这个人就是常奇。据我了解常奇平时最喜欢戴棒球帽,一个高档品牌叫“鹰牌”,进入“老陈小酒馆”的那个戴棒球帽的人可定就是他,他趁黄开元去洗手间的机会在酒里下了药?是一种麻痹神经,导致意识紊乱的药物。

    李诺说:精神致幻类药物?对了,唐婉私下里跟我说过这话,人使用致幻药物后思维混乱,意识行为能轻易被人控制,难道于可馨和黄开元被常奇控制着行为意识?

    高端说:嘿嘿,有的玩了,在“老陈头小酒馆”棒球帽给他俩下了药,然后他给她俩发出指令,黄开元就乖乖地跟于可馨去了酒店,那于可馨就是帮凶了?

    李诺接着话茬说:然后又指令他俩注射毒品,在线直播不要脸的丑闻。

    高端思考了片刻后说:大姐,你现在有“昨日头条”他俩直播视频的录像没?

    李诺说:有,我已经下载到手机里了,你要它干吗?

    高端说:发到我电脑上。

    李诺马上把11月15日从“昨日头条”直播平台上下载的于可馨和黄开元丑闻视频传到高端电脑上。

    高端看了看问:刘科跟郑科都看过了?

    李诺回答:他俩都看过了,没看出问题,刘科看了一眼没吭声。

    高端问:还有谁看过?

    李诺回答:“保安大队”梁队长,赵队,对了,还有王宁,唐婉也都看过。

    高端问:都没有啥异议?

    李诺回答:没有,谁都没说啥。

    高端说:那就好,大姐,你明天去趟“昨日头条”网站,把15日那晚“馨馨”发上去的直播视频原件给我拿回来,我想研究研究原件,有啥收获了我第一个先告诉你。

    李诺忙问:你小子又憋出啥...啥歪点子了?

    高端说:要不没人愿意娶你,满嘴脏话,也就是我能容忍你,你还不愿意跟我...

    李诺给了他一脚说:滚!

    高端说:好好好,告诉你我的确看出点问题来了,但是还不成熟天机不可泄露,你尽快给我把原件找来,不带马赛克的。

    李诺撇撇嘴说:行,明早就去。

    高端说:我还有个事想问你,你到底多大了?

    李诺又是一惊,不情愿地反问:你这跳跃性也太大了吧,正说案情呢咋又到我岁数上了,这两者有关系吗?

    高端说:没有,咱俩分析半天也没确凿证据还是等于白说,我想转移一下话题。

    李诺说:好,那就转吧,你猜。

    高端说:28了?

    李诺摇摇头。

    高端说:30了?

    李诺竟然脸红了说:我比你大很多的,你是弟弟,别打我的主意啊。

    高端说:你高冷型的,我是娘娘型的,其实咱俩能互补挺合适的...好好,别打我,我不说了,我说正经事,其实这个案子跟我姐的那个案子是同一个案子,我真想把案子完整地破了,给我姐个交代。

    李诺说:我明白,郑科担心的就是这个,怕你心理负担过重。

    高端说:他可不是,他是怕我给他捅娄子,好了,我去烧壶咖啡,咱俩也轻松一点。高端伸伸懒腰去煮咖啡,几分钟后咖啡煮沸,二人各自一杯正喝得起劲忽然有人敲门。高端拉开门一看愣住了,是郑国强站在门外。高端非常诧异,满脸堆笑把他迎进来,郑国强看见李诺也在故作惊讶地问:你俩啥时候开始约会了?

    李诺红着脸说:科长你又瞎说,我是他姐,怎么可能,别瞎说。

    高端脸皮厚,他说:诺姐看不上我,我俩研究半天案情了,你咋来了呢?

    郑国强说:我一猜你俩就没闲着,肯定有所发现,所以就来了,有啥发现赶紧告诉我。

    高端和李诺相视而笑,然后二人把刚才发现的疑点简略地说了一遍。郑国强听的眼珠子都直了,听完后说:哎呀,太复杂了,这个常奇,你俩推断一下他为啥要杀死黄开元?

    高端喝了一口咖啡说:我瞎推断啊,听说纪宇与黄开元是好朋友,会不会15号那天纪宇去找黄开元吃饭或者玩什么,偶然去了常奇的办公室,在那里看见了那半幅“双叟图”。纪宇便心生疑虑,但又不敢确定就是咱们悬赏的那半幅画,所以跟文博馆长孙光堂联系要晚上鉴定一下。没想到他的想法被常奇看穿了,导致常奇害怕至极,当即决定杀死纪宇以灭后患。他精心设计了一个局,也可以叫局中局。他先是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兰桂坊画廊”老板米莉,因为他知道米莉家中有一幅国宝级走私画“澜竹垂柳”,他给米莉传递了一个错误的信号,结果米莉还真就上当了,她怕那幅“澜竹垂柳”被查出来就指派表弟段彪半道上抢劫纪宇。

    高端喝了一口咖啡继续说:段彪去抢劫纪宇正是常奇设计的步骤,他提前盗走了孙光堂衣服和黑色本田车,跟踪纪宇银色高尔夫去了西岸大街,等段彪击昏纪宇抢走了他手机后发现后面还停着一辆黑色本田吓得仓皇而逃了。此时常奇才上前杀死了苏醒后认出他来的纪宇,当时正下着大雨,雨水冲毁了所有线索。实际上段彪只是常奇局中的棋子,一个替罪羊。

    说到这高端咽了口吐沫,李诺给他杯子里加上咖啡说:我替你说,纪宇在常奇办公室看见半幅“双叟图”的时候还有一个人也看见了,他就是黄开元,常奇不能一下子把两个人都除掉,纪宇死后黄开元就成了他的心腹大患,所以他又设下第二个局,在“娜姐茶馆”吓跑了黄开元,要挟于可馨密约黄开元,并使用致幻药物令其二人听从他的指令,在“德伯尔酒店”注射毒品的同时直播了不雅丑闻,造成了二人吸毒过量一个跳楼摔死一个死于毒品的假象。为什么选择于可馨?因为纪宇死的那天晚上孙光堂就在她的汗蒸馆里,她已经当过一次棋子了,把这条线再弄到她头上会造成可观的错觉,扰乱所有人辨别能力,并且搞成一桩毒品案引起社会关注。

    郑国强问:你俩说说,黄开元为啥去跟于可馨约会吃饭?

    高端说:你是说黄开元在“娜姐茶馆”差点被惨白脸吓死怎么会答应于可馨的邀请?她肯定说知道是谁杀死了纪宇,这个人还想杀黄,不然的话黄开元也不能去啊。

    郑国强说:你小子思路行,我再问你,在郑家庄射死段彪的惨白脸是不是常奇扮演的?他是不是去年“滦山庄园”抢劫案中半道上劫走仇武不义之财的另一拨罪犯分子?

    高端说:咋说都跟去年“滦山庄园”案有关,噱头就是那半幅“双叟图”,只要跟半幅画有关联的人肯定就跟另一拨罪犯有关,我感觉挺好,纪宇揭开了全案的续集。

    郑国强说:你呀,有能水,等你的好消息。

    高端和李诺二人做了同样的鬼脸,李诺给郑国强端来一杯热气腾腾香喷喷的咖啡。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可以爆修为江长〕〔安暖叶景淮〕〔开局地摊卖大力〕〔长夜余火〕〔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帝姬她又回来冠绝〕〔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全职艺术家〕〔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