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女主云若月男主楚〕〔云若月楚玄辰百度〕〔穿越王妃云若月〕〔神医毒妃不好惹完〕〔墨爷,夫人又开场〕〔奶爸的修真人生〕〔废柴娇妻太倾城〕〔傍晚一场梦〕〔重生之护夫狂魔〕〔我重生后的日子太〕〔金刚不坏大寨主〕〔一战成名〕〔都市绝品狂尊〕〔林不凡苏晴〕〔重生之最强人生林〕〔天降神婿〕〔女主云若月〕〔21世纪天才神医楚〕〔男主楚玄辰女主云〕〔王菲投湖 云若月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置局时刻 第四十八章 大墨镜出场
    11月20日下午五点多钟,一辆银**丰田面包车开到长虹桥附近一条偏僻小路上悄然熄了火,车窗玻璃落下,一个戴黑框大墨镜的家伙探出头来,黑色卫衣帽子遮着半张脸,基本上只露着下巴和一张嘴。他拿出中华香烟抽出一支叼在嘴上并没点火,神态悠然自得地盯着后视镜,大约十分钟后从后面走来一个戴鹰牌棒球帽的中年男人,他手里握着一个高档手包,走近面包车时前后张望了急眼便迅速地钻进车里。

    棒球帽正是“开元房产”项目经理常奇,今天快下班的时候他接到大墨镜的电话,说有重要的事必须跟他商量。这两个人很久没联系了,今天大墨镜主动找棒球帽,他能肯定是发生了大事。

    大墨镜扔掉嘴上的香烟笑呵呵地问:四弟,后面不会有尾巴吧?

    常奇漫不经心地回答:我都绕两圈了绝对没人,老三,咱们这是去哪儿?

    大墨镜说:去我郊区的老宅吧,不会被监控拍到,再说在老宅自由,可以多喝点。

    常奇说:行,就去老宅。

    丰田面包一路向西专门找小道穿行,半小时后到达了西郊罗各庄。面包车直接开进院子,常奇钻出出来看了看一人多高的院墙又瞧了瞧三间大瓦房冲大墨镜说:这院子值钱了。

    大墨镜说:不值钱,现在谁还住这破房子,很久没过来了,屋里乱七八糟。

    进屋后常奇到东西两屋转了一圈说:收拾的挺干净啊,嚯!菜都弄好了,我噻!有油焖大虾呀?毛氏红烧肉、红烧茄子、酸辣肚丝、小凉菜,五粮液?老三,这么硬的菜想跟我拼酒啊?你也不是对手啊。

    常奇说着坐下用手掌撸了一下筷子夹起一块红烧肉塞进嘴里。

    大墨镜给常奇斟上酒说:咱哥俩有半年多没喝了,来,先干一个。

    常奇也没客气接过酒杯跟大墨镜碰杯一口喝干,脸上露出贪婪的笑容,他问大墨镜:老三,你找我来到底有啥事就直说吧。

    大墨镜叹口气说:四弟,“刑侦二科”盯上你了,是你给黄开元下的药吧?

    常奇听见这话浑身一激灵,忙问:老三,你咋知道的?

    大墨镜说:我们跟“刑侦二科”不是协作单位吗,你别绕圈子直接告诉我。

    常奇眼神中顿时露出了恐惧的色彩,他又问:老三,你说的是真的吗?

    大墨镜说:我哪有心思骗你玩,真的,真是你给黄开元下的药?

    常奇怯怯地说:是,不过车牌号是假的,我没走过大道,怎么被拍照了呢?

    大墨镜说:嗨!“刑侦二科”有高人,一点破绽都能找出你来,我问你,是谁让你给黄开元下那种药的?另外于可馨怎么也参合进来了?

    常奇说:是老大叫我做的。

    大墨镜问:二哥参与了没?你说实话。

    常奇摇摇头说:参与了,药就是他弄来的,于可馨也是他...

    大墨镜问:你再告诉我出啥事了?

    常奇说:这事别提了,10月2日中午老大也不知咋想的,从地下室保险柜把那半幅“双叟图”拿到他办公室挂在墙上自己欣赏,没想到晚报记者纪宇还在黄开元办公室喝茶没走,黄开元送纪宇出来路径老大办公室见敞着门就进去了,也该着出事,老大正巧去了洗手间,纪宇啥人物啊,眼忒尖一眼就看见了那半幅画,他拿手机拍照时老大正好回来,当时就吓傻了。

    大墨镜问:老大看见纪宇拍照了?

    常奇说:看见了,老家伙跟纪宇走了以后老大忧心忡忡,恐怕他俩认出那半幅画来,也是点儿背,这个纪宇还就偏偏认出了这半幅画。上半年仇武事发后交出了上半幅,“刑侦二科”把照片公布在了网上,还悬赏缉拿。老大整个下午都发毛,正无计可施时又接一个匿名电话,说纪宇晚上要去“可馨汗蒸馆”找孙光堂鉴定半幅画,老大听后差点背过气去,他马上求助老二,当晚西岸大街上就发生了纪宇被杀的事...

    大墨镜问:黄开元是不是也认出了那半幅画?

    常奇说:这个我不清楚,不过纪宇肯定是因为这半幅画被杀的,老家伙稍微一琢磨就能想明白。

    大墨镜说:发生这么多事咋没人告诉我呢?

    常奇说:开始也没告诉我,就这次算计老家伙让我去新华西道赵庄“老陈头小酒馆”下药,谁知道会让“刑侦二科”的人查到啊,老三你说我该咋办呀?

    大墨镜沉思一下说:你呀,就先在这儿避避风头吧,看趋势发展再说,要是“刑侦二科”查实你参与了黄开元谋杀案你就跑路,要是只是怀疑你再出现也不迟。

    常奇非常沮丧地说:咋整的这是,我,嗨!

    大墨镜端起酒杯说:来吧,现在咱俩先痛快喝几杯再说。

    常奇说:好,喝!

    常奇很显然被吓坏了,情绪有些失控,可又不知怎么办好,就可劲的喝酒,自己就喝了多半瓶。大墨镜摇了摇空酒瓶子说:我再去拿一瓶。说完进东屋,回来时拿出来的酒是放上强力安民药的一瓶茅台。大墨镜为常奇满上杯,常奇举杯喝干。

    常奇叨叨咕咕不停地埋怨老大闲着没事看那半幅破画,越说越迷糊最后一头栽到红烧红肉盘子里昏了过去。

    常奇也不知道睡了多久最后被尿憋醒了,半醒半醉感觉身上紧巴巴凉飕飕,睁开眼一看大吃一惊,发现自己在地下室一个铁笼子里。常奇大喊:嗨!老三你这是干啥?我不是狗,你出来呀!

    可是不管他怎么叫也没人搭理,他想弄坏笼子逃出来,可仔细打量一圈铁笼子才发现弄坏这个笼子是一种妄想。铁笼子是二十号钢筋焊接成的,一米半高两米多宽,人在里面站不起来只能蹲着或坐着。铁笼子只有一个小门被两把锁头锁着,笼子附近没有任何能够得到的东西,笼子还被螺栓固定在水泥地板上,最让他不堪容忍的是自己被扒得只剩下了一条内裤。看见这种现状常奇失望了,尿顿时失禁了。

    又过了两个多小时水泥顶上出现了一个光亮,竟然是一个洞口,一把梯子顺下来,大墨镜从梯子上下来看见蜷缩在铁笼子里浑身颤抖的常奇露出一副心疼的模样,他把披在自己身上的毛巾被递进笼子说:哎呦,让四弟挨冻了,罪过呀罪过。

    常奇双臂紧抱浑身直打哆嗦,见大墨镜下来忙问:老三你想干什么?

    大墨镜拉了把椅子坐在离铁笼子两米远的地方说:四弟,是老二让我这样做的,你别怪我。

    常奇的目光从惊恐变成祈求,声音也变得和软了,他哀求道:三哥,你有啥条件只管说,你先放我出去行吗?

    大墨镜说:这事得问老二,老二说你已经暴露了只有这样才安全。

    常奇说:那也不用把我像狗一样关笼子里吧?

    大墨镜说:你说得都没错,可老二让我这样做,我有什么办法?他让我往酒里放了高浓度安眠药,老二说待几天肯定放你出去,咱们是自家人,对吧。

    常奇大声喊:你告诉他,别放我出去了,只要我出去肯定让他后悔。

    大墨镜没再吱声又从洞口爬了上去。常奇这才意识到自己被囚禁在这冰凉的地下室了,一种不能控制的恐惧充满全身,他感觉身体发抖。

    此时是清晨四点多钟,大墨镜开着丰田面包来到新华西道立交桥停车场,停车场是开放式的,没人管理更没有监控,停车场上漆黑一片。大墨镜换上从常奇身上扒下来的衣服,戴上常奇那顶鹰牌棒球帽,从路边撬开一辆共享单车骑着一路向北,清晨5点到达了新华北道“金色家园”。

    “金色家园”小区在新华北道与新华西道平行的两条道交叉路口北,从小道插过去用不了半小时。大墨镜到达小区门口时天还没有亮。小区环境幽静典雅,仿古式街灯刚刚熄灭,小区里面的通道就像世外桃源,楼与楼之间种着参天般的梧桐大树,在树荫里很难看见楼上的窗户,自然楼上的人也难以看清树荫里的人。每隔两栋楼就有一个监控探头,安装在几十米高的电灯杆子上,此时街灯刚刚熄灭加上梧桐树叶遮挡,监控镜头很难清晰地监视到下面的情景。

    大墨镜从容地走进小区,他低着头斜视着楼前每一辆车,在3号楼甬道上他找到了那辆7系黑色宝马,他拿出钥匙不慌不忙地打开车门坐了上去。

    奇哥,这么早就出去啊?有人在暗处喊了一嗓子。这声喊把大墨镜吓了一跳,他扭头一看是个放小狗的女人,赶紧冲她挥挥手迅速启动车开向了小区门口。门口的保安见开车的头戴棒球帽误认为是常奇便及时抬起了栏杆。

    大墨镜将宝马车开出小区不远停下,四处观察一边,没发现有人走动便从双肩包里拿出一副假牌照换上,开着宝马沿新华北道朝西郊开去,绕了几个弯之后开到了新华西道立交桥停车场,他把宝马停在一个不显眼的角落,换下常奇的衣服开上自己的丰田面包朝市内驶去。

    11月21日,一整天大墨镜也没露面,常奇大小便都要在铁笼子里,地下室虽然亮着灯可连白天黑夜都分不清。常奇现在是又惊又怕又难过,精神几近崩溃,他开始还大喊大叫摇晃铁笼子,后来明白是徒劳无益,再加上渴得要命不久就进入了半醒半睡状态。

    洞口再次被掀开,大墨镜从梯子上下来,他用毛巾捂着鼻子凑近铁笼子,发现常奇像狗似的蜷缩里面心头一阵难受,他能猜测得出这一天常奇是生不如死,饥渴难当不说失去尊严就够他承受的。

    大墨镜推推笼子叫:嗨,四弟,醒醒。

    常奇睁眼一看是大墨镜赶忙爬起来说:老三,三哥,不,三爷,你可来了,求你放过我吧。

    大墨镜把一个纸质餐盒推到笼子跟前打开,里面放着牛肉,炸鸡,虾段还有一纸杯白酒,然后坐回到椅子上说:四弟你先吃饱喝足再说。

    常奇眼里闪着祈求的光芒,他说:好,我听三哥的。说完端起纸杯一口气将酒喝干,随后用手抓起牛肉、虾段吃了起来,几分钟就把餐盒里的食物都吃光了。

    大墨镜坐在椅子上看着常奇如饿狼般吃喝禁不住眼眶湿润了,他点燃一支烟说:四弟,能告诉我那50块金砖藏在哪儿了吗?

    常奇眼球儿转了一下回答:是老二想知道金砖的下落?

    大墨镜吐出一个烟圈儿说:也不全是,第一他是为了保安全,第二才是想知道金砖下落,你能告诉他吗?

    常奇说:三哥,我不说还有活的希望,一旦说了就一定会死。

    大墨镜说:四弟,你能告诉我杀黄开元到底是谁的主意吗?

    常奇说:不瞒你了,是老二。

    大墨镜回答:四弟,你想不想让我救你一条命?

    常奇回答:当然想,你能救我?

    大墨镜说:你先跟我说清楚怎么设计杀的黄开元,我再分析怎么救你,当然你也可以不说,我知道与否无所谓,我听老二的就行了,那样的话我也没法救你了,其实咱哥俩还是不错的,起码是一伙的,对吧四弟?

    常奇说:三哥说的是,好,我跟你说说。

    大墨镜说:四弟,你要是真想让我救你就跟我说实话,不然就算我想救你也没用。

    常奇低头沉吟片刻后说:嗯,绝不隐瞒,这个事先头的过程你都知道,纪宇死后本想可以高枕无忧了,老二对黄开元也做了防备,他对他进行了监听,当他听见黄开元要跟孙光堂在“娜姐御茶”见面就知道他也认出了那半幅画,他要揭露此事,所以他设计了一个局中局,第一步他化妆成惨白脸在“娜姐茶馆”拿着弩做出要射杀黄开元的假象,目的是给于可馨约会黄埋下的伏笔,第二步让我给于可馨和黄开元下致幻药物,他控制他俩的意识制造“德伯尔”直播丑闻,可惜于可馨不知情也一块死了,老二太狠了。

    大墨镜问:谁给老大打的报警电话?

    常奇回答:这个我真不清楚,连老大老二也不知道哪个匿名电话是谁打的。

    大墨镜说:你提前知道要弄死他们俩?

    常奇说:不知道啊三哥,老二只是说要坑害一下黄开元,吓唬住他,封住他的嘴,谁知道老二连我都骗啊,黄开元和于可馨死后我也吓坏了。

    大墨镜递给常奇一支烟说:再回答我一个问题。

    常奇说:三哥你问,我都这样了还有啥不能说的。

    大墨镜问:老大的爱好最近有啥改变没?

    常奇回答:没有,还是喝茶,几百块一壶的。

    大墨镜问:在家里喝还是外面?

    常奇回答:现在是去西外环刘家过道村“乡舍茶馆”,他每星期都去一两次,喝明前碧螺春。

    大墨镜问:都是跟谁去?

    常奇说:他自己或者跟我。

    大墨镜问:有固定房间吗?

    常奇回答:有,三嫂房间。

    大墨镜把烟头扔掉说:四弟,老二倒是想出了一个办法兴许能救你不死,你想听听呗?

    常奇赶紧说:三哥你说,只要能救我。

    大墨镜说:老二替你又设了一个局,让你把罪责都栽到老大身上才能保你不死,你把杀死黄开元和于可馨的经过栽到老大身上,我给你录段音发给“刑侦二科”,再把老大弄成畏罪自杀就完事了,只有这样才能保住你的性命。

    常奇吞吞吐吐地问:这样一弄我不也就完蛋了吗?

    大墨镜说:你只是受了老大的蛊惑给黄开元和于可馨下了安眠药,但你并没有杀人,罪不至死,只有除掉老大才能完事,才有办法送你远走高飞。

    常奇琢磨半晌又问:老二能放过我,我不信。

    大墨镜说:老二什么人啊?狠毒至极,本来现在就可以弄死你,把责任栽倒老大身上,再弄成老大畏罪自杀也一样,他还是不舍得你,你想想,你供出老大与你马上被杀哪个风险更大?

    常奇听后眼睛都直了,半晌才问:这样行吗?

    大墨镜说:老二害死老大就是为了让你脱罪,你要是不领情他就只有杀死你栽给老大,再把来打杀死了。

    常奇瞪着眼珠子瞅着昏暗的灯泡久久没有说话,过了足有十分钟才长叹一声说:好,豁出去了,我就按老二说的录音,三哥你打开手机录音吧。

    大墨镜打开手机录音示意常奇可以说话了,常奇清清嗓子说:我要报案,我叫常奇,是“开元房产”项目经理,我要向你们举报谋杀黄开元和于可馨的经过,11月15日傍晚,“开元房产”副总裁蒋三德让我开车去新华西道赵庄“老陈头小酒馆”伺机给黄开元和于可馨酒里下致幻药物,我倍受蒋三德恩惠不得不照办。晚上10点左右我潜伏在“老陈头小酒馆”外,发现黄开元和于可馨先后去了厕所,就溜进酒馆往酒瓶子里下了药,随后暗中监视他二人去了“德伯尔酒店”。至于黄开元坠楼和于可馨注射毒品死因不清楚。我本想亲自到“刑侦二科”举报蒋三德的罪行,但在他没伏安法之前不敢露头,望“刑侦二科”尽快抓捕蒋三德,让我有弃暗投明的活路,报案人常奇。

    大墨镜关掉手机递给常奇一瓶矿泉水说:对不起四弟,我也不想这样对待你,可是...大墨镜眼圈红了。

    常奇一边吸烟一边说:听天由命吧。

    大墨镜问:四弟,金砖藏在哪了真不知道吗?

    常奇说:三哥,我都落到这份上了要是知道还有必要瞒下去吗?只有蒋三德知道,是他亲自藏起来的。

    大墨镜看了一眼如丧家犬般的常奇眼眶感觉一阵酸痛,他把一盒香烟递到笼子里,常奇像宠物一样把香烟抓在手里。大墨镜心头泛起一股扎心的疼痛,他赶紧爬出了地下室。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第一战神杨风〕〔开局地摊卖大力〕〔大奉打更人〕〔我的首富外公〕〔帝姬她又回来冠绝〕〔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总裁的翻译官夫人〕〔最强杀手〕〔全职艺术家〕〔万族之劫〕〔这个诅咒太棒了〕〔太子妃拒绝争宠〕〔都市风云乔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