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教练是怎样炼成的〕〔天路客栈〕〔炎灵幻界〕〔女教授的日常小男〕〔桃源村学霸的追兄〕〔北境战神〕〔重生南非当警察〕〔血色圣歌〕〔刑警家的小丫头〕〔北境战神〕〔终极斗罗〕〔北境战神杨天林雪〕〔北境战神杨天〕〔凶案调查局〕〔杨天林雪〕〔北境战神杨天林雪〕〔王爷的暴躁小丫头〕〔杨天林雪〕〔我在明末有套房〕〔北境强龙杨天林雪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置局时刻 第五十七章 发案起始
    12月16日高端定位到了常奇的手机职位,在西郊大学路平房区。m.pinsu.

    李诺、高端、王宁、唐婉立即赶到现场,在9号院门口发现了常奇那辆黑色宝马车,进入房内一看,床上停着一具尸体,经唐婉勘察正是通缉疑犯常奇。验尸结果是注射了过量毒致死,死亡时间在12月8日夜里至清晨,现场没有留下任何线索,排除了他杀,初步确定为自杀。

    王宁和另外两名探员在院子里勘察,李诺把检查过的物都装进了证物箱,其中就有常奇经常穿戴的物,白色旅游鞋,鹰牌棒球帽,深棕色手包,手机,注射器,小药瓶和手电筒等,总之不管有没有用都装进纸箱拉了回来。

    刘光辉得知常奇自杀后决定马上提审梁昊,审问任务由郑国强和李诺担当。李诺听说让她跟郑国强审梁昊有些顾虑,她问:干吗不让高端去审他呀?他才是梁昊的克星。

    刘光辉说:你没听抓捕梁昊时他俩的对话吗,高端在古树镇刺伤了邓严,致其死亡,有犯罪嫌疑,高端需要停职接受调查。

    李诺摇摇头说:那是自卫,再说等审完梁昊再让他接受调查也不迟啊。

    刘光辉说:是自卫,那也得拿出证据来呀,调查一下不就清楚了吗,不过你的建议也不是不行,你通知高端,让他准备材料审梁昊。小李啊,是不是怕斗不过梁昊呀?你可以私底下跟高端请教啊。

    下午梁昊被带进了审讯室。在他脸上看不出有一丝焦虑和紧张,他安静地坐在被审席上摆着一副坦然自若的样子。也许是深知自己的罪证被人掌握再怎么抵赖也难逃重刑,或者不想过多的被审来审去倍受折磨,从心底打消了对抗情绪,一坐下就率先开了口。

    梁昊说:郑哥,李诺妹子,是你俩审我呀,现在这样称呼你俩好像不太合适了,我该怎么称呼好?**?还是探员?

    郑国强说:叫郑哥挺好,我爱听。

    梁昊说:哈哈,还行,没因为我是罪犯跟我划清界限。

    郑国强说:界线肯定是要划清的,不过罪犯就不是哥们了?也是,你犯罪有法律制裁,咱们的友谊还存在,不会因为你犯了罪改变。

    梁昊说:这话我爱听,那就不客气了,我先自己说吧,免得你不知道从哪问起,有不明白的地方你俩再问。

    郑国强和李诺坦然面对昔日这位合作者,李诺还给梁昊倒了一杯水。

    梁昊说:要想说清楚还得从16年2月22日说起.....

    2016年2月22日傍晚,蒋三德,梁昊,常奇三人在“川味羊肉馆”喝的正高兴,蒋三德手机响了,原来是“滦山煤矿”副总经理季亮打来的,他摆手让梁昊和常奇肃静下来。挂断电话蒋三德小声对他俩说:今天夜里有个发财的好事,一幅价值连城的古画和50块金砖,不知两位兄弟敢不敢跟我去把它拿来?

    常奇问:老大,去哪拿呀?

    蒋三德说:老二老三你俩想要还是不想要这50块金砖吧?

    梁昊沉吟片刻说:能值多少钱啊,这可是犯法的事,值得吗?

    常奇忙插话说:二哥你先别打断,听老大说说咋回事。

    蒋三德说:今天“滦山煤矿”少东家仇武接到密报,“滦山庄园”庄主钱贵把存在银行保险柜里的100块金砖和一幅宋代古画弄回了家,因为“保利钱庄”要破产了,他想带着这批宝贝逃往广州然后去新加坡找闺女。仇武他们决定今晚潜入庄园把金砖搞到手,他们计划得手后分两拨逃离庄园,每拨带50块金砖。仇武和他司机走西路,季亮走东路,季亮建议咱们埋伏在“滦河水库”岔道口,抢了仇武和他司机。

    梁昊问:大哥,仇武会玩命的。

    蒋三德说:老二你听我说完,季亮那一半咱们不抢,让他带回去,只要季亮带回去50块金砖仇武就不会玩命了,他们得到一半也就不敢声张了,我就是不知道你俩敢不敢跟我去劫了这笔买卖?

    梁昊疑虑地问:大哥,这信息可靠吗?

    蒋三德说:绝对可靠,我答应给季亮200万。

    梁昊问:大哥,花这么多钱值得吗?

    蒋三德说:你们俩不懂,我主要是想把那幅古画弄到手,据知情人透漏那幅古画价值连城,少说也值几个亿,再说咱们又不是去抢劫庄园没啥危险,过后把古画一卖足够花一辈子。

    梁昊问:大哥,咱们缺钱花吗?

    蒋三德说:老二,这不是缺不缺钱的事,是胆量和气概的体现,一个男人一辈子平平庸庸有啥意思,总要做出点轰动的事儿来吧?不能白活一辈子。

    常奇说:老大,我愿意去,你这招儿太高明了,这叫“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二哥,虽说咱们不缺钱可这毕竟是50块金砖,再说还有一幅古画呢,对吧?有特殊意义。

    梁昊本不想去,可碍于脸面就没再坚持反对。也怪这三人都喝高了借着酒劲没好好考虑后果,当即决定去“滦河水库”岔道口抢劫仇武。

    三个人都做了充足的准备,每人戴一副面具,蒋三德戴着长犄角牛魔王面具,梁昊妆成京剧丑角脸谱,常奇戴上铁臂阿土木面具,化完妆三人相互看着大笑不止。

    当夜11点,三人趁夜色开着一辆假牌照面包车绕行到“滦山庄园”与“滦山水库”岔道口,等了不过十几分钟蒋三德又接到了季亮打来的电话,他告诉蒋三德他们已经得手,正分道逃离现场。常奇当即跑上一个土坡向东眺望,几分钟后跑下来说:钱庄方向着火了,天都红了。

    蒋三德和梁昊听后忙朝东看,果然看见东边半个夜空都被映红了,三人非常吃惊。

    梁昊冲蒋三德说:大哥,这事玩大了,咱们还是取消这次行动吧。

    就在这时,东面弯道上射来两道贼亮亮的灯光。

    常奇说:肯定是仇武他们来了。

    迎面开过来的这辆丰田霸道车正是仇武跟汤加一,他俩与季亮分别逃跑后上了盘山西路,两个人发现身后映红的黑空不免也有些胆战心惊,仇武催促汤加一加快速度。

    蒋三德等三人赶紧上车,常奇开车迎面冲着灯光顶了过去。汤加一忽然发现迎面开来一辆车径直朝他们撞了过来,他不得不急踩刹车,就在面包车逼停霸道后从面包车上下来两个戴面具的人,他们每人手中都端着一支猎枪。

    惨白脸迅速地将枪管顶在霸道车窗上,牛魔王同样把一支枪管对准了汤加一,两人示意让他俩下车。仇武和汤加一吓得有点懵只能下车蹲在地上。此时对面车上又下来一个戴阿托木面具的人,他钻进霸道车不到一分钟就把旅行箱拎了下来。牛魔王朝惨白脸挥了一下手,牛魔王立刻跳上了对面的车,惨白脸挥起**击碎了霸道车的两个大灯,那辆车调头风驰电掣般地开走了。

    直到此时仇武和汤加一才看清那是一辆面包车,汤加一上车就追了上去,可是霸道车的大灯被毁看不见前方的路,追了几十米就冲下了道沟。仇武从后面追上来,汤加一气急败坏无可奈何,二人把霸道车从沟里弄出来,沮丧地开回了煤矿。

    回到煤矿仇武垂头丧气,好在季亮手里那50块金砖和半幅古画安然无恙,再经过汤加一和季亮的开导,仇武也只好暗气暗憋。可惜“滦山庄园”被这一场大火烧的房倒屋塌,钱贵夫妻葬身火海。当夜又下着小雨,“滦山庄园”抢劫杀人现场所有罪证被毁于一旦,一桩血案就这样被掩埋了......

    梁昊说到这儿长叹一声说:说实话,蒋三德根本不缺这笔钱财,纯属贪恋那幅古画才导致后果无法控制,抢劫到手的金砖我跟常奇谁也没要,连同那半幅古画都交给了蒋三德。他喜欢文物古董,办公室里有上百幅名家字画,都是花高价买来的,谁也没有清点过,古画与那些字画放在一起,时间一长也就没人惦记那半幅古画了。

    置局时刻 htmlbook81216index.html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可以爆修为江长〕〔安暖叶景淮〕〔开局地摊卖大力〕〔长夜余火〕〔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帝姬她又回来冠绝〕〔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全职艺术家〕〔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