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云若月楚玄辰〕〔云若云和楚玄辰〕〔王妃投湖云月若和〕〔楚玄城云若月〕〔云若月 楚玄辰〕〔女主角叫云若月的〕〔毒妃神医不好惹〕〔冬之庄的管理人助〕〔大佬的仙女人设又〕〔大唐第一世家〕〔楚玄辰云若月 神医〕〔璃王妃 云若月〕〔斗罗之失恋就能变〕〔杨辰秦惜〕〔穆少甜宠小新娘〕〔陈华杨紫曦〕〔废婿归来〕〔陈华〕〔杨紫曦〕〔女神的上门狂婿陈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置局时刻 第五十八章 案发过程
    第五十八章案发过程

    审问在友好的状态下进行着,丑恶之间仿佛在交流经验。m..org郑国强点上一支烟递给梁昊自己深吸了一口说:老梁呀,去“滦山水库”岔道口抢劫仇武是不是跟喝多了有关系啊?

    梁昊说:这个是不容置疑的,不过真正的祸根还在于法律意识淡薄,贪图享乐的结果,这事之后我也很后悔,知道自己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行,本想以后好好做人再也不干犯法乱纪的事了,可是就像有句古语说的那样: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到了今年2月还是东窗事发了。

    今年2月12日,端木,就是敲诈高端和汤加一的那个人。他清理地下室时找出了2016年4月7日从新华附道拆迁工地旁一家小卖铺偷盗来的一块监控录像存盘,他拿着那块存盘到乞丐歌手温闻家喝酒,顺便请他帮助打开存盘,想看看里面到底有啥东西。二人喝完酒就鼓捣这块存盘,温闻还真手巧没多大会功夫就破解了存储盘密码,他俩打开存盘一看顿时傻眼了,里面的录像竟然是仇武和汤加一从“沸腾酒吧”后门小胡同出口劫持歌手高鸿的画面。

    看完存盘之后二人做出了截然不同的决定。端木感觉发财的机会来了,他胆大妄为先是给高端打了敲诈电话,要10块钱换监控里的内容,后又给汤加一打电话索要30万。没成想汤加一很快就答应了他的要价,等他按时来到交换地点却被汤加一和姜星当场杀死,然后把尸体拉回煤矿埋在了井下。

    乞丐歌手温闻看到监控录像后差点昏死过去,没想到自己寻找了一年多的高鸿竟然是被绑架了。原来温闻深深爱慕着高鸿,自从高鸿失踪他就改头换面当起了歌手,每天沿街卖唱,目的只有一个就是寻找失踪的恋人。当温闻得知绑架高鸿的人是仇武,姜星和汤加一后就暗自发誓,一定要设法杀死他们为高鸿报仇雪恨。也许他不止一次跟踪过姜星和汤加一。2017年2月22日他从壕沟来到东工房姜星家小院对面伺机下手,没多久姜星喝得烂开车回到停车下来,温闻便冲过去一刀抹了姜星的脖子,还留下了“恋局”二字,以表达给高鸿报仇标记。

    2017年2月28日温闻化妆成卖酒的老头将两瓶“扳倒驴”低价卖给了马寡妇,3月2日汤加一去跟马寡妇约会喝了“扳倒驴”毒死在马寡妇家。3月12日温闻又去了仇武和慕容阿敏订婚典礼现场,他本来是寻找机会杀死仇武,不料中途发生了变故,大屏幕上原本播放仇武和慕容阿敏的爱情videosv被换成了季亮和慕容阿敏的不雅录像,他趁机将从姜星身上捎走的手枪塞进了仇武衣服口袋,导致仇武枪杀了季亮,并在仇武劫持高端要杀他的紧要关头挺身而出救下了高端,自己被仇武开枪杀死......

    为此才揭开了2016年2月22日年元宵夜“滦山庄园”抢劫杀人放火案的惊人内幕,自然也揭露出还有另一伙人在“滦河水库”岔道口抢劫了仇武和汤加一。仇武认罪后交出了半幅“双叟图”古画,“刑侦二科”在媒体上刊登了古画的照片,悬赏知情者。

    也许是天不藏奸吧,2017年4月7日中午,蒋三德在办公室套间倒腾画,无意间找到了那半幅“双叟图”,由于他玩心太大就把那半幅画挂在办公室墙上观赏。谁知事有凑巧,临近中午“滦城晚报”记者纪宇来找黄开元下棋,下完棋正好到了饭点,二人准备出去找个地方喝几盅,路过蒋三德办公室见敞着门就进去了,更巧的是蒋三德此时正好去了洗手间。纪宇是何等人物,一眼就看出墙上挂着的半幅古画有猫腻,脑子略加思索便认出了这半幅画很有可能就是“滦山庄园”抢劫案中案失踪的那半幅古画。纪宇当即拿手机拍下了这下那半幅画,等蒋三德从洗手间回来看见这一幕顿时就吓懵了,他张了半晌嘴竟然没说出一个字来。

    黄开元见蒋三德惊呆的模样还以为他怪自己跟纪宇擅自进入他办公室呢,忙说:蒋副总,跟我们一起去喝点呗?

    纪宇收好手机也说:是啊蒋总,跟我们一块去吧,咱俩好久没喝点了。

    蒋三德勉强稳住惊恐的情绪说:算了,我还有别的事,今天就不跟大记者去了,下次我请你。

    黄开元和纪宇离开后蒋三德马上意识到危险不可避免,就在他像热锅上的蚂蚁坐立不安时接到了一个陌生人打来的电话,陌生人低声说道:今晚9点纪宇会去“可馨汗蒸馆”找孙咣铛鉴定半幅古画,走西岸大街。

    蒋三德听见这个消息犹如山崩地裂,感觉随时都会被抓走,他左思右想最终还是不顾与梁昊立下的规矩给他打了电话,蒋三德最后说:二弟,要是没有办法搞定他,咱们就连夜逃跑吧。

    梁昊接到蒋三德打来的报警电话先是惊慌失策,但他毕竟做过多年保安工作,惊恐之后他马上考虑挽救方法。他明白一旦那半幅古画的照片让孙光堂看见再想挽回就无能为力了,必须在他们见面之前采取行动阻止纪宇和孙光堂见面。可是阻止纪宇绝非易事,思索了半天才归纳出一个办法,那就是不能光阻止纪宇和孙光堂见面,必须铲除后顾之忧,让他永远也开不了口。

    梁昊在心底暗自咒骂蒋三德,他要是当初把那半幅挂画毁了怎么能发生这种事情。还有那个记者纪宇,那半幅画管你什么事,现在弄得不可收拾落到死路一条。梁昊思索良久脑子里形成了一个计划,他要设一个局,先设计诱导米莉让他表弟段彪去西岸大街抢劫纪宇当替罪羊,再让孙光堂当顶罪包,把线索引到他俩头上。

    想到这儿他找出一部非实名手机给米莉打了匿名电话,他告诉米莉:走私国宝级名画可是要判刑的,纪宇今晚去“可馨汗蒸馆”找孙光堂商量曝光画的事,走滦河西岸大街,最好能抢回手机,删除照片。米莉听后非常紧张,她很害怕从日本走私来的那幅“澜竹垂柳”,那可是国宝级名画,一旦曝光就是犯了国法,所以她指使表弟段彪去滦河西岸大街抢劫纪宇手机,销毁照片。

    在给米莉打完匿名电话后梁昊就飞速地赶到了“可馨汗蒸馆”,从汗蒸馆楼背面攀上二层隐藏在窗台上。此时孙光堂在包房内正跟理疗师沈秀秀喝酒,十几分钟后梁昊等来了机会,沈秀秀划伤了孙光堂肩膀去休息室找创可贴,孙光堂也去了厕所。梁昊趁机用塑料管将高纯度安眠药吹入茶几上的酒瓶子。孙光堂跟沈秀秀回来,沈秀秀给孙光堂粘上创可贴二人又喝了两杯,几分钟后二人先后困劲儿上来呼呼入睡。

    梁昊从窗户跳进房间,抄起孙光堂的衣服和车钥匙,还揭下了孙光堂肩膀上的创可贴,可是他没有料到沈秀秀并没睡实,朦胧中发现有人跳窗而入伸手抓了一把他的脚腕子,梁昊一脚踹开她的手跳窗而去。到了楼下他换上孙光堂的衣服,戴上假发和宽边眼镜,还故意歪愣着身体走路,到停车场开走了孙光堂那辆黑色本田车。

    梁昊冒着大雨飞奔到滦河西岸大街,此时段彪已经用电击棍击晕了纪宇,搜走了他的手机和钱包。梁昊故意闪了一下车灯惊走了段彪,然后迅速下车跑到高尔夫轿车前,他瞧了一眼躺在雨路上的纪宇钻进在轿车又搜了一遍,他担心段彪没拿走证据将前功尽弃。没成想此时纪宇苏醒过来,纪宇瞪着眼睛冲梁昊喊:梁队长,你是来救我的吗?

    梁昊感觉脖子后头直冒凉气,他立刻用尖刀在纪宇脖子上抹了一刀,又掏出从孙光堂肩膀上揭下来的创可贴拿起纪宇手指在创可贴上面使劲蹭了蹭,然后迅速地跑回黑色本田车飞快地开走了。

    梁昊把黑色本田开回“可馨汗蒸馆”,在汗蒸馆门口晃了一下就从黑暗处溜到另一条小街上去了。他开着自己的奥迪车穿小路绕到外环路上,用黑卡手机拨了两个电话,一个是向“保安大队”报警说:滦城文博馆馆长孙光堂在“可馨汗蒸馆”吸毒贩毒,另一个打给了段彪,警告他必须删除抢来手机里面的照片并抠出手机电池,随后开车回了家。

    梁昊最后说:如果不是“可馨汗蒸馆”理疗师沈秀秀没睡踏实,或者自己多等几分钟再跳进去拿孙光堂的衣服和车钥匙,根本就不会被沈秀秀发现,事态的发展可能会走向另一个方向。

    郑国强说:你为什么选择孙光堂?

    梁昊说:纪宇临死前最后一个联系人是孙光堂,你们很快就会查出来,怀疑他是必然的,这样做也是为了扰乱你们的侦查方向,拖延时间好让我处理漏洞,而他是最佳人选。

    郑国强冷笑一声说:你这叫聪明反被聪明误,不然的话我们也许很难查到纪宇的死与古画有关。

    梁昊沉吟片刻后说:时间紧迫没考虑周全,这也许是我的败笔,事到如今说啥都晚了。

    郑国强又问:是谁打电话告诉告诉你纪宇要去找孙光堂的?

    梁昊说:我不知道,一个陌生人,我也寻找了很久,但没有线索。

    郑国强说:行吧,咱们歇会儿,李诺,给梁大队倒杯水。

    置局时刻 htmlbook81216index.html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第一战神杨风〕〔大奉打更人〕〔开局地摊卖大力〕〔我的首富外公〕〔帝姬她又回来冠绝〕〔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全职艺术家〕〔最强杀手〕〔万族之劫〕〔这个诅咒太棒了〕〔太子妃拒绝争宠〕〔都市风云乔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