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战神军王叶玄苏轻〕〔洪荒之时间逆天〕〔何金银江雪〕〔我是掌门〕〔重生后我被摄政王〕〔夏天周婉秋_〕〔云七念顾景琛最新〕〔何金银江雪最新章〕〔无敌天王归来夏天〕〔云七念顾景琛云千〕〔云七念顾景琛〕〔最强战神奶爸夏天〕〔我就是超级警察〕〔顾景琛〕〔云七念〕〔至尊女婿何金银最〕〔天王殿〕〔全职艺术家〕〔神级女婿何金银最〕〔我哥居然成神了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置局时刻 第六十章 棒球帽露馅
    12月17下午,刘光辉在办公室与郑国强和李诺聊天。

    刘光辉说:昨天下午两个潜水员费了很大劲儿才从“滦河水库”东岸巨石礁下面摸到了那个油布包,几个人用绳子拽上来一看果真是50块金砖,把王宁眼都看直了,说实话不仅王宁眼直恐怕在座的谁见到这么多金砖都眼直,看着真稀罕啊,就是没有找到那半幅古画。

    郑国强说:梁昊说蒋三德把画烧了,可信吗?

    刘光辉说:我感觉真有可能,要不是那幅古画仇武也不可能暴露,纪宇也不会拿着它去做什么鉴定,好几个人都死在那半幅古画上,蒋三德憎恨它也情有可原,再说就半幅画也不好出手啊,肯定是没法卖,烧了它为了销毁证据呗。

    李诺问:两位科长,咱们不正说高端的事吗,怎么又扯到金砖古画上去了,真要把高端开除啊?

    郑国强说:他小子在古树镇刺伤邓严导致疑犯死亡没追究刑事责任就不错了,不开除怎么办?邓严虽说是袭警,但高端一连捅了他三刀,咱们是按正当防卫上报的,可上面非常严格,专门派人去古树镇了解情况,还到镇医院把档案都找了出来,没追究他故意伤害责任就算是给他很大面子了。

    李诺说:他是你的兵,查梁昊立下了汗马功劳,开除多让人寒心。

    郑国强说:李诺你别站着说话不腰疼,我跟老刘嘴皮子都快磨破了才轻饶了他,让他辞职。

    刘光辉说:是啊,昨天晚上我俩找他谈了,他说没意见,自己走人,还写了辞职报告。

    李诺说:他这个人心可真大。

    郑国强说:他也真能,搞了一套正常人搞不出来的玩意,装神弄鬼,把我都骗的团团转,化妆成纪宇,还夜访“可馨汗蒸馆”,抢梁昊的枪不说还敲诈了他30万块钱,花钱让叫花子穿常奇的衣服,戴常奇的帽子去大城山骗咱们,咱们的人都追过去了吧,嘿!他潜入了“兰桂坊画廊”,吓唬米莉去了。你俩说,他完全可以跟咱们说出计划,让咱们配合他呀,他非得自己干,最主要的是他不该把邓严刺成重伤,现在就算想补救也没办法呀。

    李诺插嘴说:他不是害怕有保护伞吗,再说后来的事都是立功啊,从黄开元、于可馨直播丑闻录像中看出落地窗玻璃上有反光影,找出了梁昊的罪证,引诱米莉上钩,救下黄莺,冒险把梁昊引到“开元俱乐部”揭穿他的罪行,这些不都是他干的吗?总可以功过相抵吧?

    郑国强长叹一声说:抵不了了,让他辞职就是根据他功劳大才说通的,不然他得蹲监狱。

    李诺说:你俩真不近人情。

    刘光辉说:这样吧,李诺老郑,咱们三清他好好搓一顿,跟他好好聊聊,安慰安慰他。

    郑国强说:行,这件事李诺你负责邀请。

    李诺说:哼,我才不管呢,我请也会单独请。

    三人正说得热闹唐婉急匆匆破门而入,三个人都被她这举动搞的有点发愣,因为唐婉向来以沉着稳重著称,没这么毛楞过。唐婉进来并没在意大家看她的表情,却像做贼一样把整个办公室巡视了一遍问郑国强:郑科长,还记得你去澳门带回来的那几支镭射小电筒吗?

    郑国强回答:记得,是艺术品啊,怎么了?

    唐婉问:你在澳门买的时候让刻字师傅给每支小电筒上都刻上了你要送人的名字?

    郑国强回答:没错,一共五支,都刻上名字了,咋地了吧?

    唐婉又问:都是谁还记得吗?

    郑国强回答:记得,有你,有xx、xx、xx还有xx,快说咋地了?

    唐婉从衣服裤兜里掏出一支两寸多长的镭射小电筒递给郑国强说:你看看这是谁的?

    郑国强接过来翻转着看了几眼嗖地站了起来问:你是从哪儿弄来的?

    唐婉回答:常奇被杀现场遗留物里。

    郑国强问:你是说,他是杀死常奇的凶手?

    唐婉回答:不出意外的话就是他。

    刘光辉从发呆的郑国强手中接过小手电筒看后思索半晌说:我有个计划可以试探一下。说完他到门口朝外望了望回来轻声对四个人说:咱们这样这样你们认为咋样?

    四个人听后点点表示赞同,每人脸上都露出了一层迷茫。

    半小时后在会议室召开常奇案情分析会,参加分析会的有刘光辉、郑国强、李诺、王宁、唐婉及“刑侦二科”几个科室的副组长,还邀请了“保安大队”大队长汪怀民、二分队长赵永、一分队长张凯等十几个人。

    下午5点,小会议室里坐满了人,几分钟后刘光辉、郑国强走进会议室,全体肃静等候领导讲话。刘光辉表情严肃地说:市里有关领导对“刑侦二科”和“保安大队”相互协调出色地破获了“西岸大街纪宇被杀案”给予表彰,不过案中重犯常奇却被发现死在了大学平房私宅里,今天开会就是想让大家畅所欲言,分析一下他究竟是自杀还是他杀

    郑国强说:我先借用大家几分钟,把案子链条简单地捋一遍:2016年2月22日元宵节夜里,“滦山庄园”被一把大火烧的房倒屋塌,庄园主钱贵夫妇被烧死。这是一场精心预谋的抢劫杀人案,犯罪动机是“滦山庄园”保存着一幅宋代名画“双叟图”,它的价值不可估量。

    “滦山煤矿”副总裁仇武和煤矿副总经理季亮以及仇武司机汤加一等人便起了歹心,他们潜入到庄园杀死了钱贵夫妻,抢走了两只旅行箱,每只箱子里有50块金砖和半幅画,然后放了一把火烧毁了这座古老的庄园。

    三个罪犯分头逃跑,仇武跟汤加一这两名抢劫杀人犯跑到“滦河水库”岔道口时却被另外一伙强盗打劫了,他们是“开元房产”副总蒋三德,“保安大队”当时的一分队长梁昊和“开元房产”项目经理常奇。抢走金砖50块,古画半幅。滦城人,甚至连我们都认为“滦山庄园”大火是一场意外,谁成想它竟然是两场杀人抢劫的大案。

    今年2月12日,一名叫端木的人翻看2016年偷盗来一个监控储存盘,忽然发现了一个天大的秘密,仇武、汤加一和姜星在小胡同口绑架了知名歌手高鸿。原因是2016年4月7日仇武带着抢来的半幅古画到省城找文物专家鉴赏被高鸿无意间看见,仇武等人怕罪行败露杀死高鸿灭口。看到这段视频录像后端木敲诈汤加一,被汤加一和姜星杀死后拉回道煤矿埋在了井下。

    后来高鸿的“恋人”温闻杀死了姜星和汤加一,又曝光了季亮和未婚妻慕容阿敏的丑闻,仇武枪杀了季亮劫持了高端,温闻挺身而出救下高端,他自己却被仇武枪杀。这才揭出“滦山庄园”谋杀案还有一拨抢劫犯,可是这伙人是谁,抢走的那50块金砖和半幅“双叟图”此后就没有一点线索了。

    今年4月6号晚报记者纪宇去找“开元房产”总裁黄开元下棋,途径副总蒋三德办公室时看见了那半幅古画,为了谨慎起见他密约滦城文物专家文博馆长孙光堂到一汗蒸馆见面,这个信息被蒋三德获知,他情急之下告知了梁昊,梁昊在西岸大街制造了杀害纪宇的惨案。

    后来案子的发展就更可怕了,黄开元与于可馨在直播丑闻后双双死于“德伯尔酒店”,导演这出戏的正是梁昊。再后来就是蒋三德被毒死在西郊“乡舍茶所”,常奇举报蒋三德,发畏罪遗书,自杀在大学宿舍。

    郑国强说到这起身大声说:我现在可以确切地告诉大家,常奇绝非自杀,因为抢劫仇武的并不是蒋三德、梁昊、常奇他们三个,而是四个,杀死蒋三德和常奇的就是那第四个人。这个人现在就坐在你们中间,是他戴着棒球帽化妆成常奇的模样在“乡舍茶所”毒死了蒋三德,也是他逼迫常奇给“法制平台”发遗书后再杀死了常奇,因为在常奇被杀的大学平房里找到了他遗留下的证据

    突然有人大喊:不用再找了!我就是你们要找的那第四个人。

    人群中间站起一个人来,他手里还举着一把手枪。

    大家看见这个人不由得大吃一惊,竟然是赵永。与此同时在他身后还站起来一个人,是李诺,她手里也拿着一把手枪,枪口顶在了赵永后脑勺上。

    赵永并没在意后脑勺上的枪管,而是把枪口对准了自己的太阳穴,他神态自若地说:郑科,你说的证据是一支镭射小手电吧?那就是我的,是你去澳门时给我们几个带回来的,上面刻着我的名字,诺姐你不要紧张,我不会开枪的,你让我把话说完。

    郑国强说:李诺,让赵永把话说完。

    赵永声音有些颤抖地说:事到如今我说的句句属实,去年2月22号“滦河水库”岔道口上抢劫仇武的确实是四个人,我也是其中一个,只是我没有下车。从那以后我跟蒋三德和常奇就断绝了联系,跟梁昊虽然有联系也没再参与过他任何犯罪的行动,直到黄开元被杀才又把我卷了进来。是我囚禁了常奇,戴上棒球帽装扮成他的模样去米莉家恐吓了她,目的是找出那半幅骨画和藏匿金砖的地点,我在“报恩寺”挖出了金砖和半幅画。也是我逼着常奇给你们“刑侦二科”发的举报信,随后以他的名义把蒋三德约到“乡舍茶所”,在茶壶里下毒把他毒死了,接着我又逼着常奇第二次给“刑侦二科”发了畏罪自杀遗嘱,把他弄到大学平房给他注射了毒品,这就是全部过程。

    几十个人都非常惊异,他们被这突如其来的状况搞得迷惑不解。

    刘光辉急迫地问:杀蒋三德和从常奇是梁昊指使你干的吗?

    赵永回答:也是也不是,我本身也想杀死他俩。

    刘光辉问:为什么?

    赵永说:黄开元对我有恩,在我最落魄的时候是他给了我帮助,从恶人手里救下了我,没有他就没有我的今天。

    刘光辉问:那你为什么也参与了杀死黄开元的行动?

    赵永回答:我没参与,杀黄开元我根本不知道,是梁昊,蒋三德和常奇干的,黄先生对我有恩我怎么会去杀他?假如我事先知道的话,我会玩命阻止这件事发生。

    刘光辉说:也就是说你杀死蒋三德和常奇并不都是受梁昊指使,为什么还要杀?

    赵永说:我要给黄先生报仇。

    郑国强问:黄开元对你有什么恩咱们以后再聊,你先把枪放下。

    赵永说:不行,我就在这儿说。

    李诺从他身后说:你没必要现在说,会给你机会的,放下枪。

    赵永说:诺姐,我没时间了,我必须说。

    郑国强冲李诺挥一下手说:让他说。

    赵永说:这话得从五年前说起,那个时候我刚从农村来到这座城市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第一战神杨风〕〔开局地摊卖大力〕〔大奉打更人〕〔我的首富外公〕〔帝姬她又回来冠绝〕〔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总裁的翻译官夫人〕〔最强杀手〕〔全职艺术家〕〔万族之劫〕〔这个诅咒太棒了〕〔太子妃拒绝争宠〕〔都市风云乔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