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最强入赘女婿叶辰〕〔撩妹兵王在都市〕〔上门女婿叶辰萧初〕〔我有现金一百亿叶〕〔大Boss她又任性了〕〔美女的超强近卫〕〔一胎双宝:爹地请〕〔上门龙婿叶辰(叶〕〔女神的妖孽保安〕〔赘婿叶辰萧初然〕〔花都兵王赵东〕〔都市之最强战龙〕〔狂妻来袭:破产大〕〔文艺时代的人生直〕〔赵东苏菲花都兵王〕〔赵东苏菲〕〔都市潜龙〕〔战龙觉醒〕〔超级保安〕〔美女的近身龙卫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置局时刻 第六十二章 纪宇墓被盗
    2018年4月5日,春风吹拂着滦城这座美丽的城市。

    天刚刚亮,高端就来位于滦山脚下的滦山公墓,他昨天刚从欧洲学习归来。他将一束百合花摆放在姐姐高鸿的墓碑前,深深地给姐姐鞠了三个躬,默默地陪姐姐坐了很久。半小时后他起身又走到距离姐姐墓碑不远处的一座墓碑旁,这里葬着温闻。温闻的坟墓也是高端为他修建的,他特意把他的墓穴选在离姐姐几步远的地方,寓意着让他保护姐姐。站在温闻的墓碑前高端好似看见温闻正跟姐姐合唱着那首“恋局”情义深厚的歌:

    当我望着你的双眼,感觉不再寒冷,暖流的涌入怀间;

    歌声驱散了寂寞,也征服了艰难,怎成想这却是一场唤醒心灵的恋局;

    我拥抱着恋局,坚强地站在舞台上,用心跳为你歌唱;

    恋局,呼唤出我高傲的灵魂;诉说我对爱不变的心愿;

    啊啊...啊...恋局

    给姐姐和温闻上完坟后高端又去了墓地的另一头,这里埋葬着黄开元。尽管这位昔日滦城最有钱的人跟他没有半点交情,可他毕竟是黄莺的父亲。黄开元的后事也是高端一手操办的,因为黄莺临去新加坡之前把这项任务交给了他。高端给黄开元鞠了三个躬转身朝墓地外走。

    高端缓缓地走在小路上,忽然发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纪宇?高端有些诧异,以为有人与那个被杀死在西岸大街上的纪宇同名同姓,便顿住脚步仔细一看墓碑上的照片,当他看清照片时心头涌起了一阵怜悯,真的就是纪宇的墓碑。高端躬身弯腰又给纪宇毕恭毕敬鞠了三躬。

    墓地松柏翠绿,小路幽静弯曲,高端沿着松柏小路往山下走。此时不远处一株大树后正躲着一个女人偷偷地注视着他,她手里也捧着一束鲜花,这个女人就是纪宇的好友徐娜,此刻徐娜眼望高端离去的身影潸然泪下。

    高端走出了墓地正伸手去拦出租车,一辆红色保时捷高档轿车却停在了他面前,从车上下来一位气质非凡的女人冲着高端叫道:喂!高端,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高端上下打量一下这位时尚女人笑了,他说:原来是莺子,你瘦多了。

    黄莺满脸带着笑意,她说:是我,可是我男朋友不够意思,回来都不告诉我一声,什么意思呀?

    高端回答:我的莺子,我昨天才到家,这不还没来得及约你吗,我刚看完姐姐,还有你爸爸,正琢磨啥时候约你呢,看你这身打扮是出来约帅哥的吧?

    黄莺说:你还是这么贫,我是本分女人,只跟男朋友约会,就算约帅哥也是你啊,对了,去我家吧,我在新加坡新学了一道拿手的西餐,做给你尝尝,顺便给你接风。

    高端说:你现在跟以前身份不同了,“开元房产”的总裁,滦城最有钱的女人,我连工作都没有,哪还有资格吃你做的菜?

    黄莺说:瞎扯,你不愿做我男朋友了?

    高端问:那地看你还认不认我。

    黄莺说:这个总也不会变,就怕你不愿意当了。

    高端撇撇嘴说:你愿意跟我结婚吗?我现在可是个穷小子。

    黄莺说:这个好办,到我公司来,起码给你个副总当当,不对,你得先给我当秘书,私人秘书。

    高端说:行,我就给你当秘书,莺子,你真想请我吃饭?

    黄莺说:真的,跟我走吧,我保证亲自给你做。

    高端笑着问:莺子,你找我有事?说吧。

    黄莺说:没有,不管啥事都没有比咱俩的事重要,我现在只想跟你约会,你想不想跟我回家吧?

    高端说:当然,我正愁没下家儿饭吃呢,在找到工作之前只能先吃你了。

    黄莺问:你就是我的天,连我都是你的还管你有没有工作,上车,到家里再说。

    说完黄莺亲自为高端拉开了车门,高端上了车,一路上二人亲切地交谈着,黄莺更加成熟了,但是见到高端又露出了原来的本性,她问:你到底是自己辞的工作还是被辞的?

    高端回答:被动辞职。

    黄莺问:为啥啊?

    高端回答:因为在古树镇刺了邓严一刀,后来他死了,原本应该判刑的,念在我破获梁昊杀人案有功,郑国强他们几个给我报了功劳才没深究,所以就让我自动辞职了。

    黄莺长叹一声说:嗨!瞧我竟说让人悲伤的事,好了,不说这些了,等到了家随便说。

    高端说:莺子,家里还乱七八糟的呢,今天我先回家收拾一下,明一早保证去找你。

    黄莺说:不行,现在必须去我家,别忘了你是我男朋友。

    高端说:好莺子,不对,应该说你是我女朋友。

    黄莺说:这不一样吗?

    高端说:莺子,你心里是不是有事?有事就赶紧说,别让我着急。

    黄莺说:看你这破脾气,以前不这样啊,好,我告诉你,我在电视台买了一个时间段,每周六晚8点黄金时段可以做一档子节目,你说我能办啥节目呢?

    高端一听来了精神忙说:你肯定早就计划好了,别买关子了,快跟我说说。

    黄莺低声跟高端说了她做这档节目的原因以及所有的设想和目的,高端听后沉吟了半晌哈哈大笑起来......

    4月7日,滦城“刑侦二科”大楼刷新工程完工,整座大楼被刷的焕然一新,就连大门口的牌子都换成了新的。

    刘光辉调任省城另任高职,郑国强晋升为“滦城刑侦二科”科长,李诺升为副科长兼刑侦组长,王宁升任网络犯罪组长,老周任行动组长,唐婉任物证组长。自从破获了“仇武谋杀案”“梁昊杀人案”等一系列案件后“刑侦二科”在滦城家喻户晓了。

    郑国强虽然高升了可心里总觉得对不起高端,高端因为破案追踪沈秀秀去古树镇,用尖刀刺伤了邓严致其伤势过重死亡,本来可以给高端一个故意伤害追究刑事责任,鉴于他在破获梁昊、蒋三德、常奇、赵永谋杀案中立下大功免于刑事追责,但却将高端开除了刑侦队伍,这件事始终让郑国强于心不忍,总想找个机会重新把他弄回来,但是几个月来都没找到适合的机会。

    王宁看着心事重重的郑国强问:郑哥,琢磨啥呢?

    郑国强把烟头按在烟缸里说:总觉得找不到那半幅“双叟图”案子就没彻底破获,感觉还得发生啥事。

    王宁说:梁昊不是说烧了吗,画都不存在了哪还有事要发生啊,郑哥你多虑了。

    郑国强说:也许吧,对了,你说说这两天的事。

    王宁说:郑哥,砸车那事查清楚了,是一个外号叫臭猫的小混混干的,这个臭猫在光明商城服装一条街摆摊**女士内衣,光棍一条,他老爹70多了,住在王家寨,没有生活来源,臭猫一分钱也不给他爹,爹爸就找到“仁川律师事务所”要委托律师告他儿子,律师仁川受他老爹委托找到臭猫跟他商量每月给赡养费二百块钱的事,说话重了点,说要是不给就起诉他,再不给就以遗弃父母罪送他进监狱。臭猫无奈就答应了,可是臭猫却恨了上仁川,想整治一下仁川又没这个胆儿,就跟踪仁川,昨晚上跟踪仁川进了“温莎公主”小区,臭猫拿出准备好的铁锤砸碎了仁川路虎车的玻璃。

    郑国强问:审了没?

    王宁说:审了,这小子怂,一审全招了。

    郑国强说:他是不是有点傻啊,“温莎公主”小区多高档的小区,有保安还有监控能跑得了吗,二傻子一个。

    王宁说:奇怪的是今天仁川过来给臭猫求情,你说这事怪不怪?

    郑国强说:没啥怪的,他是怕这个小混混以后找他麻烦,别看赵仁川有钱有势也怕小混混跟他玩命。

    郑国强说完从香烟盒里抽出一支香烟扔给王宁一支,又问:没要求咱们保护他?

    王宁说:没有,他有保镖。

    郑国强说:这些日子案子少,可以轻松点,今晚上我请客,“老陈头小酒馆”咋样?

    王宁问:行,他的红烧肘子可好吃了。

    郑国强说:要是高端在就好了,咱仨喝点多好。

    王宁说:是呢,再跟上边说说呗,跟刘光辉说,让高端回来得了,他也挺了解高端的。

    郑国强说:他?算了吧,过几天我去找大头子...

    两人正说着李诺推开门进来急促地说:科长,有人报案,说“滦山公墓”有座坟被刨了,还说尸骨被盗走了。

    王宁疑惑不解问:诺姐,啥被盗了?

    李诺说:刨坟?把死人骨头偷去了。

    王宁说:我嘞了去,还有人刨人家祖坟,我现在就去现场,这可不是小事。

    郑国强听到这个消息后马上有种心里发慌的感觉,他预感到诡异的事情又要发生,他对李诺说:李诺,我怎么感觉心慌呢,不会有啥事儿要发生吧?

    李诺回答:怎么会,也许是盗墓贼干的,“滦山公墓”里埋着好几个大款呢。

    郑国强说:感觉不对,快点走吧。

    李诺忽然想起了一件事紧张地说:莫非?

    郑国强说:块走,去看看就知道了。

    “滦山公墓”在滦河水库西边的一个山脉下,墓地在密集的柏树之间,方圆足有五公里,松柏之间有两条板油小路盘旋着通向山上的墓地。

    王宁开车驶临墓地老远就看见有人在等候,等候的人是墓地的看守。王宁下车提前跟守墓人走上了山,来到被盗的坟墓前,王宁看到墓碑上的字禁不住惊叫起来:我噻,是纪宇墓被盗了。

    郑国强跟李诺随后也赶到,他俩近前一看墓碑上字心里不由得咯噔了一下,郑国强心里琢磨还真验证了刚才心慌的原因,李诺也感觉意外,自己的预感变成了现实。

    紧跟着唐婉也赶到了,她戴上手套查看墓穴里的情况。

    王宁说:盗贼拿走了纪宇的骨头。

    郑国强蹲下仔细查看墓穴,过了一会他双手合十嘴里念念有词,捣鼓了好一阵子转身朝山下走去了。

    李诺对唐婉说:郑科这是啥情况?咋跟中邪了似的。

    唐婉说:诺姐,墓穴里有啥咱也不知道啊,纪宇死后好像没举行葬礼,下葬的时候咱们也没人参加,谁知道墓里有啥呀?

    李诺问:当初是谁给纪宇收的尸,还记得吗?

    王宁回答:那个叫徐娜的,也是晚报的,纪宇媳妇不是个傻子么,啥都操持不了,纪宇后事都是徐娜操办的,她联系的坟地,墓碑,还有穿戴等东西,据说花了足有四五万,纪宇验完尸她就委托殡仪馆把尸体拉走了,什么时候葬在这儿的也不清楚,听说又花了有两万。

    李诺问:她俩啥关系?

    王宁回答:这个不好说,听说是那个关系,不然的话谁出这么多钱操办此事,肯定是俩人好呗。

    唐婉说:你竟瞎说八道。

    王宁做了个鬼脸说:纪宇下葬时没人告诉咱们,也没怎么大办,据说是徐娜雇了几个人蔫了吧唧就把纪宇葬这了。

    李诺说:别小看刨坟挖墓这事,在咱们这里算是大事,再说盗墓也是犯罪,而且还把尸骨盗走了,这罪行不小,起码是侮尸罪吧,关键是为什么要盗走纪宇的尸骨?

    唐婉说:诺姐说的不错。

    李诺说:把这里收拾一下,别这么敞着,先盖上吧。王宁,你赶紧去墓地管理部门,把墓地范围内所有监控录像都拿回科里,另外去交通部门调取滦山风景区三个路口上的监控录像,不须放过任何线索。

    说完李诺又看了一看纪宇的墓碑问唐婉说:勘察到指纹脚印之类的线索没?

    唐婉回答:墓碑被擦过,没有任何指纹,周边有许多脚印,左右都是坟,现在正是清明节前后,扫墓的人很多,脚印都乱成一锅粥了,没有价值。

    李诺又说:还有,假如有人说出或者收到与人骨有关的线索千万不要擅自行动,一定要告诉我或科长,等分析后再做决定,明白没?。

    几个调查员异口同声回答:明白。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可以爆修为江长〕〔安暖叶景淮〕〔开局地摊卖大力〕〔长夜余火〕〔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帝姬她又回来冠绝〕〔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全职艺术家〕〔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