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女主云若月男主楚〕〔云若月楚玄辰百度〕〔穿越王妃云若月〕〔神医毒妃不好惹完〕〔墨爷,夫人又开场〕〔奶爸的修真人生〕〔废柴娇妻太倾城〕〔傍晚一场梦〕〔重生之护夫狂魔〕〔我重生后的日子太〕〔金刚不坏大寨主〕〔一战成名〕〔都市绝品狂尊〕〔林不凡苏晴〕〔重生之最强人生林〕〔天降神婿〕〔女主云若月〕〔21世纪天才神医楚〕〔男主楚玄辰女主云〕〔王菲投湖 云若月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置局时刻 第六十三章 徐娜与纪宇
    在“娜姐茶楼”上坐着两个女人,一个是黄莺,另一个是徐娜,徐娜问:你真想知道我跟纪宇的事?

    黄莺回答:想,跟我说说吧。

    徐娜说:我俩的事跟谁都没说过,今天就跟你说说,我俩是大学同学,那是十五年前的事了......

    2001年秋天,大学毕业后徐娜、李雪和纪宇参加完托福考试一同来到了滦城。因为距离托福考试出结果还需要一段时间,为了维持生计纪宇和李雪就投奔徐娜来了。他们仨是同班同学,感情好的不得了,徐娜又是滦城本地人且独自一人,李雪和纪宇就住在了她的家里。

    徐娜的家在滦城以南五十里地外一个叫滦港的小镇上,有两间小平米住房,徐娜和李雪住南屋,纪宇独自住北屋,尽管纪宇与李雪早已确定了恋爱关系,但他俩比较传统没有住在一起。三个人很快就找到了工作,他们一边打工一年等考试结果,生活过得也算幸福快乐。

    三个人订下约定,不论谁考上托福,其余两个必须全力支持,当然他们都期盼着能获得这份机会。

    一晃就是两个月,到了晚秋,离录取时间不到两周时仨人决定到滦城买些过冬的衣服,打算在录取后漂漂亮亮地离开小镇,踏上去美国留学的路程。

    开往滦城的班车每天早晚各有一趟,早上7点路过小镇,车站在镇西头。由于李雪化妆打扮花去了很多时间,走出家门已经临近7点了,三个人怕错过班车就急匆匆赶往小石桥班车站点。

    班车今天比以往早了几分钟,当他们三个快到小石桥时班车已经从马路西边缓缓驶过。李雪尖叫一声:快跑!便率先跑起来,纪宇与徐娜随即追赶,很快超过了李雪。班车从他们三个身边驶过,也许是司机看见他们在赶车,班车在没人候车的站点停了下来。第一个跑上车的是徐娜,随后是纪宇,他俩冲李雪喊叫着:快点啊快点……

    李雪是被纪宇拽上车门的,她早已是气喘吁吁,一下子瘫靠在纪宇的怀里,轻声说:累死我了,抱抱媳妇吧。随后她把脸贴在纪宇脸上一副小鸟依人的样子,一旁的徐娜冲他俩撇了撇嘴。

    早上下了轻雾,路面蒙着一层薄薄的雾霜,班车慢慢启动,突然,班车紧急刹车,车身晃悠起来,车上的十几名乘客被甩向了右车帮。意外发生了,因为班车没有及时关车门李雪被飞甩出了车外,纪宇本能地去抓李雪也被带了出去。

    有人掉下去了!徐娜吼叫着不顾一切地跳下车。

    纪宇紧紧地抱着李雪在马路上翻滚了好几圈,徐娜跑过去奋力拽起纪宇,再看李雪静静地躺在路边上,瞪着惊恐的眼神直勾勾地望着他俩。纪宇和徐娜俯下身去使劲呼喊,但是她没有回答。纪宇抱起她,这时才发现她的长发上渗满了鲜艳的血液。纪宇顿时懵了,他看了看徐娜然后呼叫,可是李雪依然没有任何反应。

    徐娜比较清醒,她跑到路中央去拦过路的车,纪宇抱起李雪也冲到路中央,在一辆减速的卡车前面跪了下去...

    医生郑重其事地告诉他俩,李雪是脑后骨严重创伤,毛细血管破裂,需要做开颅手术,同时告诉他们准备手术费和住院费总计10万块钱。还好交管部门为他们讨来5万元暂时解决了住院费用。此时的纪宇基本上失去了正常的思维能力,每天守在医院里,等待李雪苏醒。

    一周过去了,李雪没有苏醒的迹象,纪宇几乎处于精神崩溃边缘,他把李雪受伤的责任都归咎于自己,怪自己没有保护好恋人,恐怕李雪再不能苏醒。

    就在这个悲痛欲绝的时候,托福考试结果来了,纪宇与徐娜颤抖着双手打开录取通知书,上面写着纪宇的名字,真是命运捉弄人,考上美国某大学的却是纪宇,用悲喜交加来形容纪宇此刻的心情一点不过分,纪宇恋恋不舍地把通知书扔到地上,他说:放弃!绝对不能丢下李雪去美国。

    徐娜也是老半天才回过神儿来,她看着纪宇那几乎失去光彩的眼神儿默默地离开了。

    晚上徐娜抱来一部录音机,她把纪宇叫到医院外面打开了录音机,录音机里传来李雪的声音:亲爱的宇,我的爱人,后半生就指望你了,我跟徐娜都没有你学习好,最后考上托福的恐怕就你有希望,别忘了你学成归来后才会有出息,能赚很多的钱,那样咱们的日子就好过了,还有,你不能忘恩负义,不能甩了我,也不能不管徐娜。

    纪宇哭了,他知道这是前些天他们三个相互鼓励时的录音,同时也明白了徐娜的用意。徐娜又把纪宇拽到医生跟前,医生说:你女朋友是颅内毛细血管微创出血,等淤血被吸收自然就会醒了,预计不会很长时间...

    纪宇的心多少轻松了些,他跟着徐娜到了附近的饭馆,他已经三天没吃任何东西了,两人一边吃一边聊。徐娜说:去美国吧,这个机会不能错过,这是咱们仨的夙愿。

    纪宇疑惑地问:我走了小雪你来照顾?

    徐娜说:你还信不过我吗?把她交给我吧。

    纪宇沉默了,实际上纪宇心里始终很矛盾,怎么会不想去留学呢?这是他多少年的梦想,其实他很相信徐娜,他知道徐娜会照顾好李雪。纪宇最终决定把李雪交给徐娜去美国留学。

    转眼过去了一周,纪宇已经抵达了美国,开始了高等学业。那个时候还没有今天如此发达的网络系统,也没法视频和语音,打长途电话不仅不方便而且费用很高,纪宇只能靠寄信跟国内联系。

    一周时间里他给徐娜写了五封信,两个星期过去也没见到徐娜的回信,一个月过去了还是没有消息。纪宇担心起来,他预感到李雪可能出大问题了,他哪里还有学习的心思,他寄出了最后一封信,信中道出了他的决定,再等一周若是还没有回信就辍学回国。

    信是这样写的:徐娜,终没得到小雪康复的消息,预感她还在与病痛抗争,我挂念如勾,已没法正常学习,故打算返回国内守候在她身旁,择期可见,纪宇。

    信寄出区不到一周便收到一封回信,信竟然是李雪回复的,写着:亲爱的宇,我上周已经恢复了知觉,徐娜把我照顾得很好,再调养几周就能下地干活了,你千万不要担心我,安心学习,我等着你学成归来,那时咱们就结婚,别让我失望,爱人李雪。

    纪宇看见熟悉的笔迹热泪盈眶,他暗自在心底说:小雪,只要你好了,我保证给你拿回一个满意的学位。

    从此纪宇安下心来,四年时间里他与李雪一共来往60封情书,他们诉说着甜蜜的爱恋和对未来的憧憬,可以说是这60封情书给了纪宇无穷的动力,让他以全优的成绩完成了学业,如愿以偿拿到了硕士学位。

    纪宇拒绝了美国企业的挽留,毅然决定回国,他要回到李雪的身边,找份好工作给李雪美好的生活,当然他也要报答徐娜四年来照顾未婚妻的深情厚谊。

    2005年除夕,纪宇怀着渴望和思念踏上了滦港镇这片土地,夜幕下的滦港小镇漫天绽放着盛开的烟火和震耳欲聋的炮竹,当纪宇顶着大雪走上被大雪覆盖成白色的小石桥时再也抑制不住激动的心情冲着河面大喊:喂!亲爱的小雪,我回来了!

    怀揣着砰砰跳的心情跑上二楼,在门前他拍打去身上的雪花,还特意把硕士学位证书从怀里拿出来,轻轻地按响了门铃。许久屋里传来了脚步声……

    是谁呀?这么晚了,有啥事?随着话音门慢慢打开,徐娜近乎瓶子底般的眼镜在纪宇身上扫了一遍,脸上立刻露出了惊讶的神色,纪宇脸贴近徐娜的眼镜晃了晃说:娜妹子,是我呀,我回来了。

    徐娜脸上顿时像花一样盛开了,她把纪宇拽进屋里,有些慌乱地一边倒水一边东一榔头西一棒子地乱问。纪宇发现徐娜穿着朴素的棉衣,只是鼻梁上架着的眼镜更厚了,像两个瓶子底。纪宇也感觉到了过年的气息,桌子上还有剩下的饺子和两副碗筷,可是没见到李雪的身影。纪宇喝了一杯水强压心中的疑惑问:徐娜,李雪呢?

    徐娜没有回答他,还是问他在美国学习的情况,纪宇把硕士学位证书递给她,她双手捧着证书不停地颤抖,她几乎把证书贴在眼镜片上看来看去,嘴里不停地说:好啊!好啊!

    纪宇焦急地问:李雪呢?

    徐娜脸上的表情瞬间消失了,她朝北屋指了指说:去看看她吧。

    纪宇走进以前自己住过的北屋,眼前的情景把他吓呆了,以前自己用过的单人床上坐着一个肥胖的女人正全神贯注地看着外面的烟花,分明就是一个傻子。

    纪宇把目光投向徐娜。徐娜默默地说:是李雪啊。

    李雪?纪宇仔细端详,半天才从傻女人眼角眉梢中看出了李雪的痕迹,他蹲下身靠近她问:小雪,你还认识我吗?我是纪宇啊,我回来了。

    李雪把脸转向他,煞那间眼神儿中掠过一丝熟悉的光芒,似乎认出是自己的恋人,可是瞬间又消失了,目光依然又望向了窗外……

    纪宇的心碎了,他失声喊着:小雪,你这是怎么了?徐娜,她是怎么了?这不可能,你告诉我,你是怎么把小雪弄成这样的?

    徐娜怯怯地回答:李雪出院后就这个样子了。

    纪宇说:不对,他已经好了,我们通了几十封信,她这样怎么能写信?

    徐娜说:那些信是我替她写的。

    纪宇听后不解地问:不可能,她的笔迹我认识,你不要骗我。

    徐娜说:是我模仿了她的笔迹。

    纪宇有些吃惊问:你说什么?是你跟我谈了四年的恋爱,写了60封情书?

    徐娜低下头回答:是。

    纪宇又问:医生不也说她能恢复吗?

    徐娜说:那是我求医生那么说的。

    纪宇绝望地问:为什么?你为什么这么做?

    徐娜抬起脸盯着纪宇说:为了你能完成学业,李雪她已经这样了,你就算放弃学业又有什么用,只要你学成回来就没有辜负李雪对你的期望……

    纪宇喊道:别说了,我不信,我也不会原谅你。

    纪宇再也控制不住绝望的打击悲伤地冲出门去,他跑到了小石桥上,他望着已经结冰的河面任凭雪花和细风拍打着脸,他万万没有想到自己期盼了四年归来竟是这样一个结果,他心像雪一样的冰冷。

    两个小时后他感觉到了寒冷,身体在打寒战,冰冷让他的心绪渐渐平静下来,他想到了徐娜,是她毫无怨言照顾了李雪整整四年,她恐怕都没有结婚,她牺牲自己为什么?不就是为了让小雪有人照顾吗。纪宇忽然意识到,没有徐娜就没有他今天的学业,小雪很可能早就不在人世了,是徐娜用自己的幸福换来了小雪的安逸。

    纪宇情不自禁地喊道:徐娜,我错怪你了!

    当纪宇转过身准备回家时却看见小石桥另一头站着一个雪人,她手里揣着一件棉大衣,佝偻的身躯在望着他。纪宇再也忍不住热泪夺眶而出......

    黄莺坐在徐娜对面静静地听着,徐娜说到这儿泪水顺着脸颊往下淌。

    黄莺递过去一张纸巾说:给你娜姐,后来呢?

    徐娜说:后来纪宇在我的推荐下进了“栾城晚报”,当上了记者,当年他就跟李雪结婚了。

    黄莺说:你独自生活至今心里还是放不下纪宇吧?

    徐娜说:也不全是,错过了结婚的年龄找个称心的人难啊,以后恐怕更难了。

    黄莺说:李雪多亏你照看了。

    徐娜说:她是我同学也是我姐,何况我跟纪宇...我会一直照顾她到走的那天,谁成想纪宇会被人杀死呀。徐娜的眼泪又落了下来。

    黄莺再次递给她一张纸巾说:没想到你跟纪宇还有这么深的感情,当然还有李雪,纪宇是个正义的记者,等咱们办完该办的事我跟你一同照顾她。

    徐娜笑了笑说:需要我做什么你说吧。

    黄莺说:我在搞一个鉴宝大会,到时候会有人告诉你那人的电话号码,事情是这样的......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第一战神杨风〕〔开局地摊卖大力〕〔大奉打更人〕〔我的首富外公〕〔帝姬她又回来冠绝〕〔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总裁的翻译官夫人〕〔最强杀手〕〔全职艺术家〕〔万族之劫〕〔这个诅咒太棒了〕〔太子妃拒绝争宠〕〔都市风云乔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