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修罗战神〕〔放开那个骑士〕〔开局签到泰坦血脉〕〔精英律师团队〕〔我是真不想当大明〕〔全球战国〕〔系统坑我来种田〕〔官路红人〕〔它贴着一张便利贴〕〔乱唐诡医〕〔绝世帝神叶云辰萧〕〔逆天大叔〕〔捕星司之源起〕〔绝世帝神萧妍然〕〔重生八零团宠小神〕〔谍涯无痕〕〔大唐:从种土豆开〕〔从红海开始崛起〕〔豪门战神〕〔极品透视民工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置局时刻 第六十四章 鉴宝大会
    4月8日晚7点40分,滦城电视台演播大厅内技术人员正在井井有条地检查设备,“文物鉴宝大会”活动即将开始,因为是现场鉴宝,再加上电视和网络直播,接待室里集聚着上百名来自全省各地的文物及古董古藏家。

    “文物鉴宝大会”是一档直播栏目,也是基于滦城比较盛行的古董文物特点专门开办的,活动由“开元文化传媒”主办,举办单位重金邀请来了三位享誉全省的高级文物古董鉴赏专家,专家现场为收藏者提供鉴定,因此很受古董文物玩家和收藏者的青睐。滦城电视台每周六晚上8点在自制频道对此直播。活动已经进行到第二期,第一期有近百名文物收藏者带着藏品来到现场请专家做了鉴赏。

    慕容阿敏经历了半年的抑郁逐渐走出暗影,她辞去晚报记者的差事当起了自由讲师,专门讲文物史,深受文物爱好者关注,她还在网上开办了一个栏目叫“阿敏说文物”,不到半年就成了滦城的文物网红。如今她受黄莺的邀请当上“开元文化传媒”艺术总监,本次“文物鉴赏大会”她亲自上阵,并以网红名字阿敏主持节目。

    说起这个“开元文化传播”还必须要提起一个人,她就是“滦城煤矿”仇武的妹妹仇颖,自从哥哥仇武被判处死刑后她就把父亲接到了省城,她也辞去了省立大学讲师的职务在家照顾父亲,半年前黄莺找到她,两个人长谈近八个小时后仇颖决定加入“开元文化传媒”担任经理一职。

    2018年4月黄莺、慕容阿敏、仇颖三位漂亮女人决定做一笔扬名滦城的大买卖,用黄莺的话说,他们三个都是女中豪杰,只要认定的事没有办不成的。大买卖就是现在举办的“文物鉴赏大会”。黄莺投资500万在电视台买了三个周六黄金时段直播文物鉴赏大会实况。为了提升“文物鉴宝大会”关注由慕容阿敏担任主持嘉宾。第一场“文物鉴赏大会”上周六举办,阿敏凭着学到的文物知识在直播中备受专家和观众的好评。

    今晚是第二场现场鉴宝,晚8点“文物鉴宝大会”正式开始,主持人阿敏神采奕奕走上鉴宝台,她穿着一件粉底兰花旗袍,乌黑长发高高盘在头顶,面如粉团,唇似樱桃,杏眼微笑,声犹银铃,她说:各位来宾,各位朋友,各位电视机前的观众,我是主持人阿敏,今晚的鉴宝活动正式开始,先让我们用热烈的掌声请出一级文物鉴赏大师霍开先生;特级文物书画鉴赏大师、省立大学历史系教授闽德尔先生;我市著名书画文物大师,文博馆馆长孙光堂先生到鉴宝台上就座。

    第一个走上鉴宝台的是满头银发端庄儒雅六十多岁的霍开,后面是大光头,穿唐装学究模样七十左右岁的闽德尔,最后是长发披肩戴宽边眼镜六十来岁的孙光堂。

    阿敏待三位大师落座后说:本次“文物鉴赏大会”由滦城电视台主办举办,“开元文化传播”协办,本次鉴赏活动不但现场鉴宝开通还线上鉴宝平台,鉴宝期间允许线上交易,也就是说本次鉴定的宝物可以在线上出售,这是一项体现高科技活动,望大家支持。好了,为了把时间更多地留给藏宝者,现在鉴宝大会正式开始,有请今晚第一位宝物拥有者上台,拿出自己的宝物请大师们鉴赏。

    第一个走上台请求鉴赏者是一位退休教师,他怀里抱着一幅画轴,展开一幅山水古画。

    阿敏说:老先生怎么称呼?

    退休教师说:我姓贾,语文教师。

    阿敏说:请贾老师介绍一下这幅画。

    贾老师说:这幅画是爷爷年轻时候去陕西公干在一位落魄官宦人家买的,当时花了200块现大洋,据说这幅画在他家有年头了,是宋朝画师居然所画,画名叫“藏雪图”,今天请大师们鉴赏一下,不卖啊。

    霍开近前端详了一阵笑着说:贾先生,你这幅画呢是绢本墨笔,长103,宽52,画面上有“缉熙殿宝”大印,还有明纪察司半印及乾隆诸收藏印,若是真迹可不得了呀,可惜这幅画真迹现在存于台北故宫博物院,你这幅画不是真迹,是清朝李希临摹的。

    贾老师脸色顿时露出了尴尬,他问:还有收藏价值吗?

    霍开说:当然有啊,虽然与真迹差的有点远也很不简单了,藏着吧,既然你不想卖我就不估算它的价格了。

    贾老师红着脸赶忙收起画轴悻悻走了下去。

    第二个上台的是一位四十几岁的中年男人,他提着一个红包袱,从包袱里拿出一个像足球一般大小的东西放在桌子上,冲三位鉴赏家笑笑说:我奶奶留下的,没换过包装,听我奶奶说是古代的,请专家给鉴定一下。

    中年男人打开包袱小心翼翼地捧出一个锈迹斑斑的铁腕。

    闽德尔走到铁腕跟前仔细看了几遍说:这个东西叫“敦”,是春秋战国时期的青铜器具,王侯贵族才有资格享用的青铜器,从外观上看,通身浑圆,近似一个球体,用青铜慢慢打造成这种形状,工艺十分精湛,是青铜器时代的东西,要是真品就是国宝级文物。可惜你这件东西是仿制品,大概是清朝末年的东西,价值不是很高,朋友你就留着赏玩吧。

    中年男人笑着问:它能值多少钱?

    闽德尔想了想说:大概一万左右。

    中年男人拍拍脑袋说:留这个仿制有啥意思,有想买的我就卖了。

    说完中年人又用破红布包上这只“敦”准备往后台走,就在此时,摆在台上连接着网络电脑上屏幕上出现了一个动物头像。头像是经过动漫处理的一只小白兔,他竖着两只大耳朵还戴着一副宽边眼镜,再加上光线很暗根本看不出本来模样,他推了推眼镜用嘶哑的声音问:这位哥们,你真想卖?

    中年男人先是一愣,扭头张望了半晌才发现是电脑屏幕上的小白兔在说话,他尴尬的一笑说:是啊,想卖啊,你想买吗?

    小白兔说:当然想买了。

    中年男人说:那太好了,不过大师说了是仿制品。

    小白兔说:没关系,我买了摆在家里看着玩,不过我可不给一万,六千咋样?

    中年男人感觉有点意外不置可否,扭脸看了看闽德尔,闽德尔冲他点点头说:你要是不收藏就出手吧,这东西就是个心劲,喜欢就值钱,卖了算了。

    中年男人思考一下问:不是闹着玩吧哥们?

    小白兔回答:不闹,卖不卖?

    中年男人说:卖,六千给你了。

    小白兔说:好,我把钱转给栏目组账号,你把东西给他们留下就行了。

    中年男人又把脸转问阿敏问:真可以这样吗?

    阿敏回答:可以,我们编辑会与这位先生落实款项,等钱一到账便转给你。

    小白兔插话说:钱现在就可以转到你们账号上。

    阿敏说:好!你扫屏幕左下角二维码与我们编辑联系,明早来栏目组取宝贝。

    中年男人笑了,他给闽德尔和另外两位大师鞠躬行礼跟着编辑走下舞台。

    阿敏说:谢谢你小白兔,希望你下期继续关注我们的鉴宝活动,有喜欢的就买下。

    小白兔说:我会的。说完头像一闪不见了、

    阿敏说:好了,这是咱们鉴宝大会第一次线上卖出去藏品,我们继续,有请下一位。

    从台下上来一个三十几岁板寸发型的男人,手里提着一个纸箱子,也许是第一次参加这类活动显得很不自然,他把纸箱子放到桌子上还差点掉下来,逗得大家一阵嬉笑。

    阿敏也笑了,她问:紧张了?

    板寸说:有点,没上过这么高级的台。

    阿敏又问:你做什么工作?

    板寸说:我?卡车司机。

    阿敏继续问:宝贝是祖传的还是淘来的?

    板寸说:淘的,两年前去新疆在旧货市场淘的,叫啥来着,嗯,玉斝,说是古代拿它温酒用的东西。

    阿敏说:打开让观众和大师们看看吧。

    三位大师和观众都伸长了脖子目不转睛地盯着桌子上的纸箱子。板寸打开纸箱子从里面拿出一个用草纸包裹着圆不溜秋的东西放到桌子上,他搓了搓手小心翼翼把宝物拿出来一手托着一手扯开上面的草纸,当他撕掉草纸时突然撒手扔了出去,一个圆不溜秋的东西在鉴宝台上滚了好几圈,人们都被这一幕吓呆了,掉在鉴宝台上的竟然是一个死人骷髅头。

    阿敏反应还是镇静,她小声喊:不要慌,都不要慌张,这也许就是古文物。

    霍开咧着大嘴欠了欠身子说:快点报警吧,这不是文物啊!

    在场的百十名观众见此情景都跑出了直播大厅,鉴宝台上只留下了主持人阿敏、两名编辑和三位鉴宝专家,那个板寸也没敢走,蹲在一旁惊慌失色。

    不到半小时,李诺,王宁等人赶到了文物鉴赏直播大厅。一个女编辑说:没人靠近舞台,我们知道保护现场。

    李诺点了一下头表示知道了,她查看了一下现场,的确没有被踩踏过的痕迹,这时法医唐婉也进来了,他简单地了解一下情况后戴上手套蹲下身勘察骷髅头,仔细看过她冲李诺说:诺姐,你仔细看看。

    李诺仔细看了一眼骷髅头不由得一阵惊愕,白骨上刻着四个歪歪曲曲的小字:我是纪宇。

    王宁看见这行小字情不自禁低声叫道:我嘞个去,他怎么跑这儿来了?

    李诺瞥他一眼小声说:别瞎说。

    王宁立刻闭上了嘴。

    李诺问:这个东西是哪来的?

    阿敏走到板寸跟前说:他带来的宝贝。

    李诺看见慕容阿敏本想说几句问候的话,可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她说:慕容阿敏,今晚鉴宝是你主持吗?

    阿敏说:是,李副科长,幸会在这见到你。

    李诺冲她一笑而后对蹲在一旁的板寸说:你过来。

    王宁把板寸拽到骷髅头跟前,他眼神迷离不敢直视。李诺问:这个东西你是从弄来的?要说实话啊。

    板寸声音打着颤儿说:我哪知道啊,我是从家里把这樽玉斝装进箱子带过来的,谁知道到了这儿一打开变成了这玩意,忒害怕了。

    李诺问:你这玉斝哪来的?

    板寸回答:是我从旧货市场上买的,50块钱。

    王宁惊讶地问:我嘞个去,你拿着50块钱买的破玩意上这鉴宝来了?

    板寸说:额,我琢磨万一鉴宝专家看走眼了呢,说不定能赚一笔。

    李诺问:你来的路上离开过这东西吗?

    板寸思索一阵说:半道上...我差点撞上一个时髦老头,他坐在地上耍赖,非管我要500块钱不可,我跟他理论了一会。

    李诺问:你开的啥车?

    板寸说:我开的电动车啊,我没撞着他,是他靠在我车把上的,应该是碰瓷儿的吧。

    李诺问:后来呢?

    板寸说:我把他扶到路边跟他说了老半天好话,他说渴了让我到对面小卖铺给他买矿泉水,我给他买来他喝了几口就走了。

    李诺问:在啥地方?

    板寸回答:就在电视台南面那条小街上,离这不远。

    李诺问:他告诉你叫啥没?

    板寸回答:没有,他没敲我一笔就谢天谢地了,谁还问他名字。

    李诺问:有人看见没?

    板寸回答:那条街上黑吧琉球哪有人啊。

    李诺心里明白了,就是这个老头设计掉包了板寸的文物,这家伙要干啥?李诺又问板寸:你刚才说时髦老头是啥意思?

    板寸回答:他除了驼背,戴着个破帽子其他方面不像老头,身体喯挺,也看不出多大岁数。

    李诺说:行了,王宁你把他带回去给那老头画像。

    阿敏说:李队长,还用我们去“刑侦二科”吗?

    李诺问:阿敏,孙光堂是你请来的?

    阿敏说:我哪有那么大的能力,是黄莺请来的,看见没?那三位都是咱们这片土上搞文物古董的专家,影响力老高了。

    李诺压低声音问:阿敏,高端也跟你们混吧?

    阿敏笑了笑说:那家伙不跟我混,是跟黄莺混。

    李诺又问:黄莺现在是不是不得了啦?

    阿敏回答:是吧,滦城算不上首富也能进前三名,不过那丫头有钱归有钱可也很够姐们。

    李诺问:听说仇颖也归到她的名下了?

    阿敏回答:是,她是传媒公司经理,我俩都跟黄莺混了,现在她照顾我俩。

    李诺沉吟片刻说:鉴宝大会有什么秘密吧?

    阿敏大笑,她说:天机不可泄露,哈哈哈,改天请你吃饭。

    李诺与慕容阿敏握握手走了,她能察觉到阿敏在盯着她的背影开心的微笑着。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可以爆修为江长〕〔安暖叶景淮〕〔开局地摊卖大力〕〔长夜余火〕〔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帝姬她又回来冠绝〕〔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全职艺术家〕〔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