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妃侍〕〔女神的超级赘婿〕〔一剑独尊〕〔盖世医圣林炎柳幕〕〔当时曾许诺〕〔39667〕〔神级女婿林炎〕〔废柴王妃是块宝〕〔林阳苏颜〕〔盖世医婿林炎柳幕〕〔神医医婿林炎〕〔都市神级医婿林炎〕〔只愿今生君不负〕〔圣手神医〕〔超级医婿林炎〕〔我能锻炼精气神〕〔神医狂婿林炎〕〔圣手神医林阳〕〔超级赘婿〕〔诸天归一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置局时刻 第六十五章 传讯鉴赏家
    4月9日上午,“开元文化传播”老板黄莺、经理仇颖、主持人慕容阿敏及三位文物鉴宝大师霍开、闽德尔、孙光堂依次被传唤到了“刑侦二科”,这是郑国强下的命令。m..me

    李诺把仇颖请进自己的办公室,她给仇颖泡了一杯菊花茶。李诺问:仇大小姐,近来可好啊?

    仇颖面带微笑,回答:你还是叫我仇颖或小颖吧,我现在是小姐的身子丫环的命,前几个月心情很差,现在好多了。

    李诺说:那就叫你小颖,刚才我大致了解了一下情况,你现在是“开元文化传媒”经理,你跟这几位鉴宝专家熟吗?

    仇颖说:我跟孙光堂还是挺熟悉的,剩下两位早就知道大名没打过交道,就是上周鉴赏节目开播后才认识的。

    李诺说:来鉴宝现场做文物鉴定的人是提前跟你联系吗?

    仇颖回答:不跟我联系,有工作人员,他们联系好再来现场请专家鉴赏,我好歹也是个经理,不能事事亲临前线,另外也有跟电视台联系的。

    李诺问:你们后台老板是黄莺吗?

    仇颖回答:是啊。

    李诺问:黄莺还兼着你们“文化传播”的经理?

    仇颖说:没有,传媒的事她不管,连问都不问,像你说的一样,她只是后台老板。

    李诺说:这两年的案子涉及到的人物家属都凑到一起了,这也太巧合了吧?

    仇颖问:你什么意思?你是说我爸爸哥哥是罪犯跟我有关系?要株连九族吗?

    李诺赶忙说:没有没有,小颖,我没有想伤害你的意思,对了,你家老爷子身体怎么样?

    仇颖说:我爸保外就医了,都是我哥哥把他连累了,糖尿病很严重,现在连走路都困难。

    李诺问:问你一个话外题,你还记得你哥哥在“滦山庄园”抢来的那半幅“双叟图”吗?你也是小有名气的文物鉴赏家,我想长点知识。

    仇颖笑了笑说:我没见过那半幅画,我家让上半幅画坑得家破人亡了,我不想提它,说实话我们仇家以前在滦城也算是有头有脸的大户人家,缺钱吗?我都觉得我哥哥很可笑,非抢劫什么庄园,弄回半幅破画来,唉!

    李诺问:小颖你家煤矿?

    仇颖叹了一口气说:啥煤矿啊,资不抵债,破产了,不然的话我也不会被黄莺收编。

    李诺话锋一转问:你对鉴宝大会上出现纪宇的人头骨怎么看?

    仇颖冷笑一声说:事态弄人呗,纪宇与我家无冤无仇,倒是一想起那个叫温闻的家伙就很憎恨,他杀死了姜星、汤加一,还设计让我哥跟季亮内讧,最终逼着他开枪杀人,听说他是崇拜歌手高鸿才这么做的,不但杀人还跳楼自杀了,真是人间悲剧啊!至于为啥有人把纪宇的人头弄到鉴宝现场我就不清了,也许是为了恶心你们吧。

    李诺又问:你与黄莺关系咋样?

    仇颖回答:还行,大学同学而已。

    李诺说:小颖,不好意思啊,我也是职务所迫,没事了你走吧。

    仇颖也没客气站起身拿起包走了,李诺看着她手里的包心想,lv,少说也值几万块,还是有钱好啊。

    隔壁办公室里王宁正在询问霍开,王宁说:霍先生,你省城开的那家古玩店可是远近闻名啊。

    霍开说:有点小名气,我年轻的时候在考古队,退休后没啥事干才开了这么一家小店,也没指着它赚钱,就是玩。

    王宁问:霍先生,你认识纪宇吗?

    霍开说:纪宇?我不认识,那个骷髅头是他的?谁知道那个骷髅头为什么会出现在鉴宝文大会上,我只是个文物鉴赏家。

    王宁问:霍先生你不要激动,您是著名文物鉴赏大师,又是德高望重的大学教授,您见过一幅叫“泼墨仙人图”的古画吗?

    霍开回答:知道,梁楷是南宋时代的大画家,“泼墨仙人图”就是他的代表作,现存于台北博物馆,。

    王宁又问:霍先生应该对梁楷很了解吧?

    霍开回答:了解一点点。

    王宁问:我听说他在画“泼墨仙人图”的同时还画了一幅叫“双叟图”的画,霍先生对此怎么看?

    霍开听后呆呆地看着王宁半晌才说:好像是有这么一幅画吧?不敢肯定。

    王宁追问:霍先生您能不能.......

    霍开拍了拍脑门说:小王同志,我有点头晕,这件事我真的不清楚。

    王宁见状猜想,像这样的老专家怕说错话被人笑话,其实王宁更怕他一激动躺下了就坏事了,再不敢多问,赶忙叫来同事将霍开送了回去。

    另外一间办公室郑国强正跟闽德尔聊着,感觉就像闲聊天一样轻松愉快,闽德尔摇晃着光头懒散地坐在沙发上喝着郑国强给他沏的铁观音,他慢条斯理地说:郑老弟,我都七十岁了,电视台邀请我来做鉴宝专家是有利于人们幸福的事,你说我就算想推辞心里也说不过去啊,说实话我还真看不上那点小酬劳,但是人家专程去请我三趟能不来吗?谁成想遇上这么离奇的事,竟有人拿着死人头颅来做鉴赏,滦城的治安太差了。

    郑国强看得出这老爷子绝对是个倔人,跟他心平气和没用,强硬更没用,感觉自己也没啥招儿就去了洗手间。闽德尔看着询问自己的人被弄得尿都出来了心里别提多得意了,暗想就你这样的连文物是啥都不懂还跟我弯弯绕,有话不直接说,我偏不让你得逞。

    闽德尔正得意手机收到了一条短信,他不慌不忙打开一看是仇颖发来的,写着:程老,今晚7点“鸿燕饭庄”请您老人家吃饭,逾时恭候您出席。

    闽德尔高兴的手一抖手机掉在了地上,正巧郑国强进来,看一眼闽德尔的表情弯腰从地上捡起手机递给他问:闽老师,您怎么了?

    闽德尔哈哈大笑,嘴里含糊不清地说:没事晚上喝酒。

    郑国强说:额,是好事,闽老师我问一个事,只看见过一幅叫“双叟图”的古画吗?

    闽德尔一愣,忙问:“双叟图”?谁的大作?

    郑国强说:好像是南宋著名画家梁楷的,据说他当时画了两幅画,一幅“泼墨仙人图”另一幅“双叟图”,1300年间吧,前一幅流传在社会上比较出名,现在保存在台湾省台北博物馆,后一幅被当时的一位官宦人家收藏一直没有外泄,所以很少被人知道,还有人说直至到了明朝才流传到一位县级小官吏手中,有一年小官吏告老还乡经过滦山脚下时遇上大雨冲塌山体将其埋在了下面,民国年间被挖了出来,这幅画才重见天日,我在您面前班门弄斧了。

    闽德尔好似听呆了一般瞪着一双满是皱纹的小眼儿看着他,郑国强被他看得有点不好意思转换话题问:闽老师你咋这样看着我,我说的有问题吗?

    闽德尔像从梦中醒过来一样说:没有,你岁数不大懂得的蛮多吗。

    郑国强笑笑起身给他茶杯里续上水问:程老,你见过这幅画吗?

    闽德尔摇摇头说:记不得见过,看来老朽还是见识短啊,郑老弟让我长见识了,我可以走了吗?

    郑国强哈哈大笑后说:当然,我送您。

    闽德尔摆出停止的手势说:不必再麻烦郑老弟了,我自己行。说完他走了出去。

    下午“刑侦二科”小会议室里的气氛就更加融洽了,滦城文博馆长孙光堂就像是在自己家里,他在屋里渡着轻盈的步子说:都是这幅破画搅合出了这么多人命关天的大事,唉!也懒我那好兄弟纪宇命薄,看见啥不好非得看见那半幅破画,害死了自己,还搭上了黄开元的命,现在都懒得说这幅破画了。

    郑国强坐在沙发里抽烟听着孙光堂喋喋不休地说,手指上夹着烟也不嘬,烟雾多部分自燃掉了,他感觉眼前这个孙光堂咋都跟文物艺术大师很难联系到一起,到好像是个说的人。

    郑国强坐正身子问:孙老师,跟我说说那幅“双叟图”呗,让我也长长知识。

    孙光堂回答:有啥好说的,就是南宋著名画家梁楷画的画,也许是高兴一下子画了两幅......就这么点事。

    王宁仿佛恍然大悟,忙说:原来是这样,值钱吗?

    孙光堂说:这咱也不敢估价啊。

    郑国强叼在嘴上烟头差点烫了嘴,赶紧掐在烟灰缸里,他说:孙老师都不敢估价的画一定价值不菲。

    孙光堂说:那还啥用啊,这回算是彻底玩完了,让黄开元一把火给烧了,按理说黄开元罪过可大了去了,可惜啊死了。

    王宁说:不是黄开元烧的,是梁昊烧的。

    孙光堂长叹一声说:谁烧的还不是一样,唉!可惜了,无价之宝啊。

    ......

    隔壁李诺办公室里坐着黄莺和慕容阿敏,李诺在询问她俩,但询问的气氛轻松悠闲,三个人跟闲聊差不多,李诺面对着老科长慕容斌的女儿心里很不是滋味。

    慕容阿敏说:那个人头骨掉出来时我还以为是仿古艺术呢,霍开大师一说要报警我才意识到是真的人头骨,差点没被吓死,诺姐你说这是谁这么难揍跟你们开这么大玩笑?

    李诺说:不是跟我们,是你们的玩笑。

    慕容阿敏说:我看不见的,骷颅头上不是刻着纪宇的名字吗,那肯定是向你们挑战。

    李诺不想跟她较劲就转向黄莺问:黄总,你怎么看这件事?

    黄莺笑了,笑的很灿烂,她说:李科长,我吧就是一个搭台的,至于台上发生的事不管不问,出钱是我的责任,发生了案件需要你们侦破,我能做到请你们吃饭。

    李诺听着她的话心里头暗想:黄莺变了,跟当初做护士时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看来有钱人都是善变的。李诺随即转换了话题,她问:你跟高端啥时候结婚啊?

    黄莺一愣,赶紧说:哎呦,这个问题得问高端,我早就想结婚了,是他不肯,说不定心里还想着别的女人呢,比如你李科长,也许他想的就是你,我可听说你俩办案时几乎黏在一起。

    李诺哈哈大笑,她说:要是他心里装着我那可是求之不得,可惜啊,他看不上我这拿工资的人,他要傍大款的。

    黄莺并没生气,她说:也许吧,不过我算是有钱了吧,他也没动心啊,谁知道那小子心里咋琢磨的。

    眼看气氛要变坏,慕容阿敏忙把话题转移了,她问李诺:诺姐,你啥时候让我们走啊?我俩晚上还要请客呢。

    李诺清楚什么也问不出来就干脆说:现在。

    慕容阿敏说:真的,黄莺姐,咱们走吧。

    李诺看着她俩走出房间使劲冲门口啐了一口唾沫。

    置局时刻 htmlbook81216index.html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可以爆修为江长〕〔安暖叶景淮〕〔开局地摊卖大力〕〔长夜余火〕〔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帝姬她又回来冠绝〕〔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全职艺术家〕〔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