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女神的超级赘婿最〕〔都市古仙医〕〔农家媳妇有点甜〕〔林炎柳幕妍〕〔错爱成瘾:穆少,〕〔盖世医婿林炎〕〔林阳苏颜〕〔神医狂婿林炎〕〔盖世医圣林炎〕〔女神的超级赘婿(〕〔神级医婿林炎〕〔深爱在相遇之后〕〔入赘男婿林阳〕〔一世巅峰〕〔女神的超级赘婿林〕〔最硬气的上门女婿〕〔柳幕妍〕〔苏桧〕〔一世巅峰林炎〕〔秦羽夏晓薇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置局时刻 第六十六章 恐惧出租车
    鉴宝大会惊现死人骷髅头被暂时叫停,经主办单位和电视台栏目组商定11日补办一期,消息传出后得到了许多藏宝人的响应,报名参加人数竟然比上一期还要高。

    4月9日晚,主办方宴请鉴宝大师,地点就选在霍开和闽德尔居住的“红燕酒店”。等黄莺、仇颖和慕容阿敏抵达酒店时三位大师已经坐在包间里了。

    酒宴可谓是山珍海味,不仅佳肴讲究喝的酒也很高档,有茅台、拉菲和德国黑啤。宾客落座后黄莺首先敬酒。今晚黄莺秀发高盘,白色紧身薄毛衫亭亭玉立,由于身材消瘦了一圈显得高贵典雅,尤其是带着一股朝鲜族女人特质的端庄不得不让人从心底产生敬畏。黄莺笑容可掬地为位三位大师敬酒,弄得他们三个不好意思不干,没料到黄莺还非常能喝,一连跟他们干了三倍,这三杯酒喝干后气氛一下子轻松了下来。

    黄莺敬完酒后轮到仇颖敬酒了,她站起身面带微笑给三个大师斟酒邀饮,又是一连三杯。酒后她脸色变得微微发红,再加上今晚她穿着黑色吊肩半长裙,内衬白色纯棉小领衫,脖子上戴着白金项链蓝宝石吊坠,乌发齐肩衬托着一张面团般的俏脸,简直就是西施下凡。三位大师都傻眼了,六杯下肚还有天仙站在身边就觉得像在天宫参加王母娘娘的蟠桃会一样。

    轮到慕容阿敏敬酒了,她说:三位老师,咱们今晚还得喝点红酒,一来去去晦气,二来预祝咱们鉴宝大会红红火火,再说有佳人陪伴喝点红酒才有兴致。说完给三位大师挨个倒满了红酒,三个老家伙那还把持得住,一个个笑得合不拢嘴满杯必干。

    闽德尔附和着说:阿敏主持酒量不可小觑,今晚老丘算是领教了。

    霍开早就失去了平日谦谦君子做派,喝的满脸涨红说话都不利落了,他说:早就听说仇颖经理是名牌大学硕士,对文物颇有研究,没想到对酒文化也这么懂行,难得的才女啊。

    孙光堂算是最清醒的人,他端着酒杯说:黄莺老板才是女中豪杰,漂亮的让人难以相信,有道是酒不醉人人自醉,看着三位美女根本就不用喝酒,秀色就把你搞醉了。

    三位文物界专家一边喝酒一边相互吹嘘,而三位美女换着法子敬酒劝酒,几轮下来不把他们灌醉才是怪事呢。

    酒席过半,除了孙光堂还算清醒另外两个都不行了,闽德尔叨叨咕咕听不清嘴里说的是什么,霍开眯缝着小眼睛不停地瞟慕容阿敏。孙光堂见状谎称去洗手间,出了酒店便打了一辆出租车回了家。闽德尔跟慕容阿敏又喝了一杯就趴在了桌子上不动了,仇颖叫来服务员把他送回楼上的房间。

    霍开见孙光堂开溜,闽德尔喝醉被送走,感觉自己再喝下去非吐了不可,他跟三位美女说:我也喝好了,今天是酒足饭饱,等鉴宝活动圆满结束再喝不迟。三位美女挽留了几句见他执意要回房间也就不再让了。霍开跟仇颖、阿敏又握手又拍肩折腾了一会才出了包间,黄莺示意送送他,仇颖、慕容阿敏搀扶着他走下楼。

    来到酒店大堂霍开又没有回房间的意思了,他说想在大堂休息厅里坐会醒醒酒,慕容阿敏和仇颖无奈,只好把他扶到酒店咖啡厅坐下,慕容阿敏给他要了一杯咖啡,二人嘱咐服务生几句就离开了酒店。

    霍开虽然喝的晕头转向,可心里还惦记着一件很重要的事,否则他绝不会让三位美女这样清醒着走人。他还有一件大事要做,今天下午他接到一个女收藏者打来的电话,说她家里有一幅祖上传下来的名画叫“伏生授经卷”,霍开清楚这幅画是唐代王维的作品,绢本材质,宽25.4厘米 长.7厘米,是一幅无价之宝,据说已经失传几个朝代了。女收藏者强调是她祖上传给她母亲的,如今母亲亡故她想把这幅画出手,但又不敢拿到文物市场去卖,有意请他到家里鉴定一下并想委托给他的文物店拍卖。霍开一听这幅画早就心喜若狂了,暗自琢磨也许这幅宝画就在这个女收藏者手里。

    女收藏者在电话里说:我想拍卖这幅画,知道您是这方面的专家,想请你做我的拍卖经纪人,利润可以按三七分成。

    霍开估算了一下,这幅画若是真迹能值上亿元,自己可以获得三千万的酬劳,遇到这种好事哪有不接受之理。霍开当即答应先看看画再说,女收藏者比较谨慎,不想公开这幅画的消息,怕招惹是非。霍开更是深知这方面的危险性,就答应悄悄去她家看上一眼,两个人约好今晚9点女收藏者来酒店接他。

    霍开迷迷糊糊刚端起咖啡手机就响了,正是下午那个女收藏者打来的,她说:是霍老师吗?真是对不起您啊,我刚才要去酒店接您,下楼时一着急摔了个跟头,把脚脖子给扭了,疼得要命,怕是去不成了,霍老师要不咱们改天再约吧?

    霍开忙问:伤的很严重吗?

    女收藏者:倒也不是很重,就是肿了没法走路。

    霍开说:哎呀,我这都等半天了,酒都没喝好。

    女收藏者说:额,是这样啊,可真是对不住您,要不,麻烦霍老师您亲自来一趟我家行吗?不不,对不起啊霍老师,您这么大人物我瞎说的。

    霍开说:这有什么麻烦的,你把地址发给我,我去你家。

    女收藏者说:这怎么好意思啊,还是改天吧。

    霍开真不想放过这个机会马上说:我没事,你赶紧把地址发给我吧。

    女收藏者说:行吧,那就辛苦您了,对了霍老师,这事我不想让别人知道。

    霍开笑着说:我懂,我就自己打车去,你放心就是了。

    挂断了电话不到半分钟手机就收到了一条短信:乾安区李家桥村委会东侧,到了联系我。

    霍开看完短信踉踉跄跄走出酒店,出了大门口他才发现不知啥时候下起了密麻麻的小雨,马路上已经湿漉漉的了。他站在酒店门口等了好半晌也没等来出租车。霍开正急得心急火燎从饭店左边树影下开出来一辆黑色捷达车,捷达车开到霍开身前停下从车窗缝隙间传出一个声音问:老师傅你去哪儿?

    霍开见过这类拉黑脚的车,故作不耐烦地说:乾安李家桥。

    车窗内传出:太偏了,没人爱去,回来就得放空车,100块。

    霍开摆了摆手示意让他开走,车窗又传出:得,50?不行就算了,这么大的雨没出租车愿意去那儿。

    霍开马上叫住了捷达车,他说:50就50,你的把我送到位啊。

    捷达车停下,霍开伸手去拉副驾驶车门,那个声音又传出:前门坏了,坐后面吧。

    霍开嘟囔着拉开后门钻进去,他瞄了一眼司机,发现这个司机跟别的司机有所不同,他穿着一件连帽服装,脸藏在帽子里,长什么样根本看不见,而且帽檐压得很低。

    捷达车启动后拐弯向西驶去。霍开本来就喝的有点迷迷糊糊,车再这么一颠簸脑袋就大了,没几分钟眼皮子往一块够不久就打起了瞌睡。也不知过了多久捷达车减慢了速度,霍开感觉胸口闷得慌,他闭着眼拍了拍司机的座椅说:师傅先停一下我忍不住了,别吐在你车里。

    司机冷冷地说:到了。

    捷达车随即停下,霍开朝车窗外一看迷惑不解,窗外一片漆黑连条灯光都没有,他问:这里咋没路灯呢?

    司机说:路灯坏了。

    霍开掏出一百块钱递给司机,顺嘴问:这是李家桥?

    司机回答:是,稍等,找你钱。

    说着司机接过霍开手中的百元大钞随手找给了他一张大票,霍开的手指无意间碰到司机那只递钱的手,感觉那只手冰凉的没有一丝热度,他睁开眼奓着胆子从后视镜里望了一眼司机,这一望差点没把他吓死,司机扬起脸露出了三个黑窟窿。

    我的妈呀,遇上鬼了!霍开感觉后脖颈子被扎了一刀。

    骷髅头左右摇了摇说:看看找你的钱对吗?

    霍开下意识地看了一眼手中的票子,票子的面额9位数,一亿元?冥币?霍开差点吓哭了,他伸手去拉车门可怎么也拉不开,就在此时骷髅头转向了他。

    鬼呀!我的妈呀,救命啊!霍开吓得尿了裤子。

    霍大师,嘿嘿嘿!我是纪宇。骷髅头像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声音格外渗人。

    纪宇?霍开脑子里马上闪现出鉴宝台上那个刻着纪宇名字的骷髅头,精神接近崩溃,他玩命地拉着车门,可是车门就是拉不开。

    骷髅头又说:你要拉了,门让我锁住了。

    霍开差点哭了,他问:你想对我做什么?

    骷髅头说:霍大师,你还记得有一幅叫“双叟图”古画吗?你只要告诉我它是怎么回事我就放过你,我还会去阎王爷那儿替你说几句好话,再让你多活几年,要是不跟我说实话,嘿嘿嘿,今天我就把你走了。

    霍开一听这话心里直颤儿,再也没有力气挣脱了,心想既然到了这种地步看来只有求求这位死鬼爷了,万一他心一软说不定还能饶他一条命。霍开移开眼神说:纪宇老弟,我知道你被害跟那幅画有关,可不是我害的你呀,你若是想知道那幅画的来历或者围绕它发生的事我告诉你就是了,求你今天不要带我下去。

    骷髅头又嘿嘿笑了两声说:知道你不是害我命的人,可是债有头冤有主,我要死个明白,你说吧,不要骗我啊。

    霍开已经吓破了胆,现在让他做什么都不在乎了,他不敢再看骷髅头地着脸乖乖地把跟那幅“双叟图”古画有关的事情完完全全地说了一遍......最后他说:纪宇老弟,我知道的就这么多了,没说半句假话。

    骷髅头问:就这些?没有骗我吧?我跟你说霍大师,你要是敢骗我我让你活不过三天。

    霍开头直撞车门,说:纪宇老弟呀,我连一句假话都没说,我清楚我有罪,你放过吧,求求你了。

    骷髅头张开了嘴,上下牙嘎嘎磕了几下说:那就先放了你,你还不下车,需要我给你开车门吗?

    霍开急忙回答:不不不,我自己行。说完他试探着推了一把车门,车门被推开了,他近乎是滚下了车,爬起来一看周围伸手不见五指,自己好像在野地又像是半空,远远望去隐约有一排灯光,他心里琢磨朝有灯光的方向跑准没错。此刻的霍开神智半清半醒,逃命是他唯一的选择,他连滚带爬朝着有亮光的方向跑去。

    站...住!窟窿头从背后突然发出一声阴森森地喊叫。

    霍开腿肚子直转筋,这句话就像魔咒一样把他钉在了原地,他扭头瞟了一看后面,禁不住更加胆战心惊,身后站着一副骨头架子,骷髅头像插在骨头架子上滴拉啷当乱晃,最诡异的是骨头架子不是走而是蹦着前行。

    霍开噗通跪下老泪纵横,用祈求般的声调说:纪老弟,不要带我啊,你不能后悔。

    骷髅头摇摆着三个黑窟窿说:嘿嘿嘿,你刚才说的话判官都记下了,阎王会另派人找你核对,至于什么时候,在什么地方用什么方式找你我就不知道了,但你记住千万不要跟他撒谎,不然的话我不来取你他也一定会来取你性命,嘿嘿嘿,走吧。

    霍开彻底被吓疯了,一听让他走爬起来玩命般朝前跑,有倒是慌不择路,他一边跑还一边扭头看骨头架子追没追来,可是刚跑了几步就踩空了,身体像驾云一样飘了起来。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可以爆修为江长〕〔安暖叶景淮〕〔开局地摊卖大力〕〔长夜余火〕〔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帝姬她又回来冠绝〕〔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全职艺术家〕〔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