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妃侍〕〔女神的超级赘婿〕〔一剑独尊〕〔盖世医圣林炎柳幕〕〔当时曾许诺〕〔39667〕〔神级女婿林炎〕〔废柴王妃是块宝〕〔林阳苏颜〕〔盖世医婿林炎柳幕〕〔神医医婿林炎〕〔都市神级医婿林炎〕〔只愿今生君不负〕〔圣手神医〕〔超级医婿林炎〕〔我能锻炼精气神〕〔神医狂婿林炎〕〔圣手神医林阳〕〔超级赘婿〕〔诸天归一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置局时刻 第一章 被敲诈
    2017年2月12日正月初五,尊享传统习俗的人们在大小餐馆里摆上美酒佳肴宴请亲朋友,相互祝福开年生意红火身体康健。即便是白雪皑皑的冬季新街口这段马路上依然车流熙攘,马路两边的大小饭店每到夜色升起门前都会停满车辆,食客们进进出出表达着城市夜生活的丰满景象。

    </p>

    整个新街口犹如一片中国红色的海洋,印着喜字的大红灯笼高挑在店铺门前,高冠雄鸡的窗花映在明亮的窗棂上,再加上漫天飘舞的雪花飘浮着缓缓落下,街景美轮美奂让路过的行人仿佛走进了童话世界里。

    </p>

    高端穿着羽绒服从到新街超市走上来,他手里拎着一只白条鸡和一刀五花肉,鸡是他看着杀得,活蹦乱跳的芦花大公鸡转眼就成了白条鸡,他暗自为这只大公鸡惋惜,幻想着下辈子尽量托生成一只鸟或者一只鹰,避免让人褪得光秃秃拎在大街上。反而又想到把大公鸡和五花肉炖在砂锅里香喷喷地摆在饭桌上,拿出那瓶珍藏了五年的茅台喝上二两,也许只是为自己再过一个大年初五而庆幸。

    </p>

    高端住在新华南道“新世界公寓”,出来进去都要经过新街口,高端喜欢去超市没菜,更喜欢新街口这条街,在他心底这条街不管春夏秋冬天寒地暖都充满着温馨的暖色。

    </p>

    人行道的雪早就被人踩稀巴烂像烂泥一般的雪泥,也许下雪时的气温要比干冷舒服些,因为有很多年轻人都脱去了棉衣换上各式各样的春季服装,甚至有两位姑娘都穿上了裙子。高端观赏格裙子和树枝上闪着银光的雪雾脑子里突然冒出一个念头,若是坐在火锅旁吃一个冰块这感觉会是什么样?

    </p>

    路边一株硕大梧桐树下围着一圈人,一位流浪歌手仰着脸,目光注视着树枝上洁白的雪花正弹奏着前奏,梧桐树下一张擦拭过又落上了薄薄白雪的长凳上摆放着一只精美的音箱,稍时优美而舒缓的乐曲渐渐响起:

    </p>

    “当我迷失的时刻,歌声软化疲倦悄悄走进心间;

    </p>

    爱恋,仿佛拥抱着时间,守候我迷茫的灵魂空间,

    </p>

    你鼓掌时的笑脸,鼓舞着我的勇气,就在这个夜晚,我站在了高山之巅;

    </p>

    你让我无畏狂风暴雨勇往直前;

    </p>

    当我望着你的双眼,感觉不再寒冷,暖流涌入怀间;

    一秒记住

    </p>

    歌声驱散了寂寞,也征服了艰难,怎成想这却是一场唤醒心灵的局恋......”

    </p>

    歌里透着凄凉和深情,让人忍不住多了许多忧伤,有几个路人跟着节奏迈着悠闲的脚步,而流浪歌手好似看不到有人聆听或离去,仿佛是站在树梢上遥望着远处那个离失的场景。

    </p>

    高端听着歌曲鼻子酸了,他想起了姐姐高鸿,以前姐姐就经常唱这首歌,不但唱的委婉动听沁人肺腑而且凭着这首歌在2010年全省歌手大赛上夺得了第一名,从此走上了职业歌手的道路,遗憾的是去年姐姐失踪了,至今下落不明。

    </p>

    歌声落幕,高端看见流浪歌手留着一头散乱长发,下巴上留着半尺长的胡须,穿着一件半旧的黑色长棉衣,头上戴着一顶只有老者才戴的棉质鸭舌帽,但气度昂扬颇有艺术家的风范。

    </p>

    流浪歌手唱完一首歌依旧没有看任何人自顾调试下一首歌的琴音,高端看见长凳下面还摆着一个塑料脸盆,里面有几张面值不同的钞票,最大的十元。高端走过去将一张百元新钞放进脸盆里,流浪歌手只是看他一眼没有任何表示,还是低着头品味调出的琴音,仿佛高端放钱的事与他无关。高端似乎觉得他唱歌不是为了赚钱而是在尽情挥洒自己的感情。高端怀着不知是敬重还是茫然地走了。

    </p>

    高端回到家看了一下墙上的挂钟已经是晚上8点15分了,他先把大公鸡放在高压锅里放上大料葱姜点着火,捞出开水锅里的五花肉放到菜板上琢磨切成什么样的肉块。就在这时听见放在客厅沙发上的手机响了。

    </p>

    高端关掉火擦一把手快步回到客厅拿起手机,手机屏幕上显示的号码却让他非常迷茫,4个零。高端心想一定又是骚扰电话就把手机又扔到沙发上,可是手机又响了而且是不停的响,高端有点不耐烦地接通了电话准备好好骂对方一顿。

    </p>

    听筒里传出一个公鸭嗓声音:你是高端?

    </p>

    高端问:是我,你是谁?

    </p>

    公鸭嗓说:我是谁不重要,我知道高鸿的下落。

    </p>

    高端听后吃了一惊,他马上才意识到声音是经过变声处理的,就忙问:我怎么相信你知道她的下落?

    </p>

    公鸭嗓说:我发给你一段视频,你确认一下就知道了。

    </p>

    说完公鸭嗓挂断了电话,一分钟后高端手机有彩信提示音,他打开一看顿时惊呆了,视频画面距离较远还有些失真,但还是能看出大概轮廓,画面是一条胡同,从胡同里走出一男一女。高端一眼就认出那女人正是姐姐高鸿,男人低着头看不清脸,身体在姐姐后面。高鸿身穿长裙盘着头发,似乎是被男人架着胳膊朝镜头走来,视频到此中断,刚好6秒钟。

    </p>

    高端从头再播,他仔细辨认架着姐姐的男人,可是除了一顶棒球帽外其余什么都看不清。

    </p>

    手机铃声再次响起,公鸭嗓问:你确认了吗?

    </p>

    高端稳稳神儿回答:确认了,可是这能说明什么?

    </p>

    公鸭嗓说:这段视频是去年4月7日晚上在“沸腾酒吧”对面拍的,当时我并没有想过它有什么价值,两天前我才发现视频中的女人好像是知名歌手高鸿,联想到去年高鸿失踪案我觉得有故事了,你是高鸿的弟弟很有可能需要这段视频,所以想跟你做个交易,不知道你意下如何?

    </p>

    高端说:什么条件?

    </p>

    公鸭嗓说:你先听我说完,我费了很多劲儿把这份视频弄来咋也得要点辛苦费吧?

    </p>

    高端回答:应该,你要多少?

    </p>

    公鸭嗓声音开始颤抖说:我告诉你这段视频不光只有这几个镜头,还有你追出来,高鸿和那男人走出胡同后上了什么车走的,你说能值多少?

    </p>

    高端问:能看清车牌号码?

    </p>

    公鸭嗓有些焦急地回答:当然,清清楚楚,所以它才值钱。

    </p>

    高端说:你说个数吧。

    </p>

    公鸭嗓用轻松口吻说:爽快,一口价十万,不行就拉到。

    </p>

    高端略微停顿一下说:按你说的,十万,怎么给你?

    </p>

    公鸭嗓说:钱装在手提箱里,明天上午九点你把手提箱放到光明商城一楼东头男厕所窗台上,你放好箱子到服务前台管服务人员要老舅带给你的一封信,录像卡就在信封里,你要不守信用咱们的交易也就此终结,录像卡我就地销毁,就当我没有这笔财。

    </p>

    高端说:为什么不是现在?我现在就有现金。

    </p>

    公鸭嗓奸笑了一声说:我还有点别的事,就明天中午。

    </p>

    高端回答:好,成交。

    </p>

    公鸭嗓没有再说话就挂断了通话。高端放下手机又看了一下挂钟,时间是玩8点40分,这是他的职业养成的习惯,他调整一下情绪分析着刚才的缘由,假如真像公鸭嗓所说的那样姐姐是被人用车载走的说明姐姐有可能不是自愿的,难道姐姐是被劫持了?若是被劫持姐姐很可能遇到危险了,说不定已经不在人世了...高端尽管以前也这么想过可没有得到过证实,经公鸭嗓这么一说他感到了一种莫名的恐惧。

    </p>

    高端有些喘不过气来,他来到窗前,窗户上的玻璃蒙着一层厚厚的雾气,他推开窗户,发现夜空中又飘起了白茫茫的雪花,他点燃一支香烟吸起来,烟雾吹向雪夜久久不肯散开,姐姐的面孔再次出现在他的脑海里......

    </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可以爆修为江长〕〔安暖叶景淮〕〔开局地摊卖大力〕〔长夜余火〕〔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帝姬她又回来冠绝〕〔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全职艺术家〕〔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