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女神的超级赘婿最〕〔都市古仙医〕〔农家媳妇有点甜〕〔林炎柳幕妍〕〔错爱成瘾:穆少,〕〔盖世医婿林炎〕〔林阳苏颜〕〔神医狂婿林炎〕〔盖世医圣林炎〕〔女神的超级赘婿(〕〔神级医婿林炎〕〔深爱在相遇之后〕〔入赘男婿林阳〕〔一世巅峰〕〔女神的超级赘婿林〕〔最硬气的上门女婿〕〔柳幕妍〕〔苏桧〕〔一世巅峰林炎〕〔秦羽夏晓薇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置局时刻 第三章 黄莺
    2月12日夜深人静,夜空飘着小雪,整座城市被装饰的一片洁白。

    </p>

    后半夜1点左右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吵醒了熟睡中的高端,他摸到手机放到耳朵上问:喂!谁呀?

    </p>

    听筒里传来副科长郑国强粗犷的声音:你小子快起来,带上笔记本电脑下楼,我就在你家小区门口。

    </p>

    高端心想:完蛋,睡不成了。

    </p>

    高端放下手机下地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时针指在凌晨1点上。他先来到窗前朝小区门口看,小区大门外白茫茫的雪地上停着一辆警车,没有声音只有车顶上一排蓝白相间的灯一明一暗地闪烁。高端疾步到洗手间用凉水抹一把脸,穿上加厚棉服提上笔记本电脑包跑下了楼。

    </p>

    雪花像棉絮般在路灯下飞舞,他身后留下一串深深的脚印,寒风打在他脸上切切作痛。小区门口那辆警车上坐着两个人,一个是副局郑国强另一个是调查物证官李诺。

    </p>

    高端问:郑科,这大半夜的咱们这是去哪?

    </p>

    李诺说:“滦城煤矿”有人纵火。

    </p>

    高端看一眼开车的郑国强,他脸色凝重,再看看李诺说完这句话就闭上了嘴,眼珠子瞪得溜圆。高端猜想一定是发生重大案件,否则他俩不会是这种神态,高端立即闭上嘴不敢再问。

    </p>

    整个街道一片银白色的景象,银白色的护栏、树木、电话亭,偶尔有霓虹灯广告牌在雪衣下闪着春天的画面。

    </p>

    轿车拐过一个s型弯就进入滦山煤矿区域,高端瞅了一眼窗外白茫茫的山峦脑海里搜索着这座煤矿的相关信息。

    </p>

    滦山煤矿是一家私营企业,位于滦城东五十里,矿主叫仇国柱,他是滦城榜上挂名的有钱人,据说财产有几十个亿。仇国柱除了煤矿还有物流,陶瓷,酒店等企业,全市最豪华的“银河酒店”也是他的产业。

    </p>

    仇国柱到底有多强没人知道,可要论谁有钱那绝对是无人可比,就拿去年滦山煤矿年终表彰大会那天说,全城有头有脸的人物几乎都坐在了他的邀请席上,就连警署都抽调人手维持交通秩序。高端自然也在维护秩序的行列中,他被安排在富豪大街自强体育馆门前,虽说是躺在警车里瞌睡了将近两个小时,可还是为人家保驾护航。

    </p>

    晚会开始前整条大街都是豪华轿车,有劳斯莱斯,林肯,阿斯顿马丁,奔驰宝马数不胜数,就像一个国际车展,把整条街道堵得水泄不通,高端至今一想起那个晚上满大街的豪车心里都会痒痒,他梦想着自己啥时候也有那么一辆豪车该有多好......

    </p>

    喂,高端你琢磨啥呢?到了。李诺推推斜着眼朝窗外出神的高端。

    </p>

    警车停在滦山煤矿西门口,敞亮的停车场里停着十几辆车,其中两辆车比较显眼,一辆是奔驰s600,另一辆是白色路虎。煤矿大门警卫室内有几个人在聊天,大门右侧还停着一辆急救车,看不出有什么重大事件发生的气氛。

    </p>

    郑国强对高端说:你就在车上等我吧,有事我叫你。说完跟李诺下车走进了煤矿大门。

    </p>

    高端情绪一下子轻松了许多,暗想发生点小问题就凭仇国柱的能力摆平就跟玩麻将一样轻松,就算失火烧伤一两个人拿点钱搞定不费吹灰之力,再说这企业事故跟刑事案有啥关系。

    </p>

    高端刚想闭上眼睛再眯一会,忽然发现煤矿警卫室窗户内有个熟悉的身影,仔细一看竟然是“仁慈医院”的护士黄莺,顿时有股小兴奋。黄莺长得很像朝鲜族女人,比如说朝鲜牡丹峰歌舞团唱歌的那些美女歌唱家,骨子里就带着一种女人的成熟美。黄莺身材高挑凸显分明,皮肤细腻洁白,两个淡淡的酒窝儿挂在嘴边。黄莺不但长相标致性格也非常开朗,谈吐之间还隐藏着不可预测的欲望,甚至下一秒会让你吃惊不小。

    </p>

    高端认识黄莺是前天下午,前天从中午开始王宁有有点发烧,吃过午饭高端开车带着王宁去了“仁慈医院”,值班护士正是黄莺,高端第一眼就觉得她像朝鲜人,冒失地还问了一句:你是从朝鲜偷渡来的吧?没想到黄莺反问:你怎么知道的?把高端怼得不知所措。黄莺见高端发愣晃了晃光洁的脑门嘴角边两旁露出两个淡淡的酒窝儿,她说:你不输点吗?

    </p>

    黄莺跟王宁很熟悉,王宁趁她去准备输液器具时悄悄跟高端说:她总让我给她介绍个对象,主要是看上当侦查员的了。

    </p>

    高端说:你就挺合适的。

    </p>

    王宁瞅着高端皮笑肉不笑地说:关键是她看上你了,上次我陪你来输液她就一直盯着你看,后来跟我点名让我给你俩引荐,今天你也看到了,身材咋样?

    </p>

    高端对王宁轻轻啐一口:呸!

    </p>

    黄莺拿着输液器具走过来,由于王宁这样说高端就特意瞄了一眼她的身材,真是有点与众不同,虽然身材略有微胖可丰满适度,走起路来扭动着腰胯宛如走t?台的模特。

    </p>

    高端瞅着王宁说:我勒个去,够劲儿。

    </p>

    黄莺显然听见了这句话,她瞅一眼高端故作点迷茫地问:啥够劲儿?

    </p>

    高端跟王宁开怀大笑,黄莺用恶毒的目光盯着他俩说:好笑吧?要不换个大针头?

    </p>

    王宁吓得赶紧蜷缩在了床上不动了,高端却一直等着她弯着腰的身体看正巧与黄莺斜视过来的目光相遇,高端顿时感觉她的目光中像是有根针刺扎得他赶忙把眼神儿移向了别处。

    </p>

    想起这段经历高端很怕与黄莺遭遇,主要是有点磨不开面子,本想躲在车里不让她发现,谁知刚想避开她的视线不料还是被黄莺发现了,黄莺像一只老鹰发现了兔子般从门房出来一溜小碎步就跑到了灰色捷达车前,她摘下手套敲了敲车窗说:喂!高端,别猫着了,我看见你了,出来吧?

    </p>

    高端一看被发现也只好摇下车窗冲她笑笑说:你来给谁输液啊?

    </p>

    黄莺脸上堆着神秘的笑容说:这得看井底下被炸的能不能输液了。

    </p>

    高端用奇怪的口吻问:不是失火吗?怎么又成爆炸了?

    </p>

    黄莺前后张望一下小声说:他们煤矿说是失火,其实报案地说井下爆炸了,好像还死人了,被埋在井下了,不过报案人又改口说是失火了。

    </p>

    高端听后惊讶地问:他们敢隐瞒炸死人?

    </p>

    黄莺说:有啥不敢的,你又不是不知道煤矿是谁开的,上面有人给扛着呗。

    </p>

    高端说:真的假的?可别道听途说啊,小心有人收拾你。

    </p>

    黄莺做了个鬼脸说:这不是跟你说说么,你不会举报我吧?

    </p>

    高端说:那可没准,咱俩又没啥关系。

    </p>

    黄莺说:没有吗?要不咱俩搞点关系呗。

    </p>

    高端说:净瞎说,我说,你这消息从哪弄来的?

    </p>

    黄莺撇一下嘴说:我在煤矿内安插了一个间谍。

    </p>

    高端说:我噻,医院都成保密局了。

    </p>

    黄莺说:我表舅给煤矿老板当司机,我打电话问了他一声,他告诉我的。

    </p>

    高端问:也没有受伤的人啊?

    </p>

    黄莺回答:咋没有啊,有,我们医院救护车拉走了一个,看着伤的不是很重。

    </p>

    高端问:真有人被炸伤的?

    </p>

    黄莺眼神里立刻闪出狡猾的光,低声说道:表舅一开始跟我说井下被炸死了一个,就把受伤的弄上来了,后来也来电话嘱咐我不要瞎说,还说只有一个伤者送医院了,但我感觉肯定有人被炸死了。

    </p>

    高端问:那你还是别跟其他人说了。

    </p>

    黄莺说:知道,这不是跟你近才告诉你吗。

    </p>

    高端听后笑了,说:我感觉跟你也挺近的,好像咱俩早就见过...

    </p>

    黄莺用手做了个十字手势说:停,忒老套了,说先新鲜的词儿。

    </p>

    雪花越下越密,在路灯下斜着飘,黄莺头上那顶红色贝雷帽上面好似顶着一块圆雪饼。高端有点不忍心看她站在雪里跟自己聊天,便探身推开副驾驶车门示意她上车,黄莺并没客气,摘下护士帽在屁股上拍打了几下扔到驾驶台上人也随机钻了进来,她一屁股坐在副驾驶座位上车子明显有下沉的感觉,高端差点没笑出声。黄莺敏感地瞅了高端一眼自嘲地说:笑啥?觉得我底盘太重,怕我把车子给你压扁了?

    </p>

    高端没忍住笑了,说:是够重的,估计轮胎压扁了。

    </p>

    黄莺说:切,我感觉重挺好的,我妈说底盘重的女人有福。

    </p>

    高端问:有福吗?

    </p>

    黄莺说:有啊,我稀里糊涂上了大学,一流的医学院,毕业后没费劲就当上了护士,专门给不老实的人打针,不管多疼都不敢说半个不字,不信你就试试。

    </p>

    高端说:我信,王宁让你扎得说啥也不去仁慈医院了,宁可烧着了也不输液了。

    </p>

    黄莺问:他又发烧了?

    </p>

    高端瞅了一眼黄莺认真的样子说:没有,就他那么色不烧都想去跟你磨,要是真发烧还不赖死在医院床上,不过感觉你还是挺关心他的,回去我一定告诉他。

    </p>

    黄莺瞥了一眼高端说:祝他多少几次,你好陪着他一块去医院,嘻嘻。

    </p>

    高端说:喂!听说你求王宁给你介绍对象,真的假的?

    </p>

    黄莺眼睛眯成了一条缝说:咋突然转换话题,弄得我啥准备都没有。

    </p>

    高端说:这还准备啥呀,闲聊呗。

    </p>

    黄莺说:真的,想找个侦查员,可是好像难度很大,就我这坨儿很难找到帅哥。

    </p>

    高端刚想再问王宁咋样,一道强光扫过来,随即驶来一辆黑色越野车停在煤矿大门前,下来一个穿连帽大皮袄的男人瞅了一眼高端这边的车朝煤矿大门口走去。

    </p>

    黄莺落下车窗朝穿皮袄人大喊了一声:呦,表舅。

    </p>

    大皮袄扭脸看见黄莺停住脚步,黄莺钻出去走了两步又返回弯腰伏在车窗上说:我表舅,可能是来商量怎么处理那个死人的,要是能听见他们说什么就好了。说完转身朝大皮袄快步走去。

    </p>

    高端感觉很诧异,黄莺怎么知道自己电脑包里有窃听装备,不可能的,不过他觉得黄莺说的没错,感觉这个大皮袄肯定是管理层人物,一定是来跟其他人商量今晚煤矿出事对策的,不然他怎么半夜三更的来矿上。黄莺那句“要是能听见他们说什么就好了”提醒了高端,他脑海里突然冒出一个窃听他们隐私的怪念头。想到这儿高端迅速从电脑包里掏出一个纽扣大小微型窃听器攥在手心里,拿起驾驶台的护士帽钻出轿车朝黄莺和她表舅走去。

    </p>

    黄莺接过高端递过来的护士帽对大皮袄说:这是我朋友高端,这是我表舅。

    </p>

    大皮袄伸出手对高端说:你辛苦了,要是冷就进去暖和一下。

    </p>

    高端跟大皮袄握了握尴尬地站在一边,黄莺好像有什么怕高端听到的话故意凑近大皮袄低头小声说话,大皮袄为了能听清她的话转过脸去低下头,两个人背对着高端。高端看了一眼大皮袄后背上的帽子暗自笑了,他迅速地将手里攥着的那枚纽扣大小的窃听器丢进了大皮袄的连衣帽内。

    </p>

    高端对黄莺说:表妹,你跟表舅闲聊着,我回车里休息一会。说完他走回来钻到捷达车里,他将座位向后放低身体后仰装作休息,用眼角瞄着黄莺和大皮袄的动静,心想:刚才是自己紧张了,表妹?她什么时候成我表妹了?

    </p>

    没多久大皮袄转身走进煤矿大门,黄莺瞄了一眼捷达车见高端半躺在座位上就没再过来径直去了门房。高端见黄莺进了煤矿大门口门房便从背上背包从另一侧下车蹑手蹑脚地开溜了。

    </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可以爆修为江长〕〔安暖叶景淮〕〔开局地摊卖大力〕〔长夜余火〕〔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帝姬她又回来冠绝〕〔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全职艺术家〕〔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