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教练是怎样炼成的〕〔天路客栈〕〔炎灵幻界〕〔女教授的日常小男〕〔桃源村学霸的追兄〕〔北境战神〕〔重生南非当警察〕〔血色圣歌〕〔刑警家的小丫头〕〔北境战神〕〔终极斗罗〕〔北境战神杨天林雪〕〔北境战神杨天〕〔凶案调查局〕〔杨天林雪〕〔北境战神杨天林雪〕〔王爷的暴躁小丫头〕〔杨天林雪〕〔我在明末有套房〕〔北境强龙杨天林雪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置局时刻 第六章 敲诈者爽约
    捷达车开到建设辅路郑国强与李诺就下去了,这条路与城市主干道平行,说是辅路其实就是一条大街,街两边坐落着滦城十几个行政部门,“财政厅”“税务厅”“法院”“刑侦二科”“保安大队”等等。“保安大队”与“刑侦二科”中间隔着一个路口,因为两个部门都跟司法、治安有关,所以相互往来也比较密切,再加上“保安大队”食堂的饭菜非常丰富,很多单位都来这里吃饭。“刑侦二科”也不例外,有很多人中午都过来吃,彼此之间就跟一家人一样熟悉。

    </p>

    高端回到自己办公室瞪着眼珠子琢磨良久最终打定主意窃听事暂时不回报,他决定先暗查,等暗查处线索或者找到证据再向两位科长汇报此事,这样就不害怕那个“慕头”是是谁了,眼下他需要考虑如何寻找证据。

    </p>

    上午8点李诺推开办公室的门说:高端,到慕容科长办公室开会。

    </p>

    高端答应一声拿上笔记本电脑跟着李诺走进科长办公室,办公室内早就有几个人了,副科长郑国强,王宁和法医组长唐婉。“保安大队”一队长梁昊也坐在其中。慕容斌板着一张脸正跟郑国强小声聊着什么,高端特意看了一眼他的脸,竟然有种心悸的感觉。

    </p>

    慕容斌看见李诺和高端进来就开始说话了,他说:人都到齐了,咱们就开个小会,是关于夜里“滦山煤矿”报火警的事,先让郑科长给大家说说情况。

    </p>

    郑国强翻开一个蓝皮小本子说:夜里1点值班人员接到一个报警电话说“滦山煤矿”井下发生了爆炸,还炸死了一个矿工,我跟李诺,高端赶到煤矿,大概刚好2点,煤矿主管消防贾部长把我和李若带到了失火的巷道,是第14巷道第7采煤区,看见一个配电室里被烧的一片漆黑,据采煤区值班主管说失火原因是配电箱内尘土太多造成连电发生了短路起火,贾部长说矿上救护队没用几分钟就把火救灭了,这个时候正巧有个矿工在附近作业看见巷道里冒出黑烟吓得惊慌失色就跑到避险房报了警,把失火误当成了爆炸夸大了事态,没想到井上值班人员是个女的,据说是点二,当即就向市救火队报了警,救火队认为有人搞破坏就通知了咱们,其实就是一个简单的失火事故。

    </p>

    慕容斌问:也就是说没爆炸也没死人呗,报警的那个人呢?

    </p>

    郑国强说:人没有啥事,就是精神受了点刺激,他叫马田,当时就被送到“仁慈医院”了,刚才李诺跟医院联系过,说他身上有两处擦伤,可能是向避险房奔跑时蹭到墙壁上擦伤的,剩下的就是他由于过度紧张血压有点高,医生给他服用着降压药,安定剂,煤矿护矿队还安排了俩人看护他。

    </p>

    慕容斌笑笑说:这跟咱们没啥关系,还是移交给“保安大队”得了,我就知道不管咱们啥事就提前把梁队长请来了,梁队长,你们看着处理一下吧。

    </p>

    梁昊笑了,他说:行,我们过一下手。

    </p>

    郑国强说:谁说不是,大半夜瞎折腾一气,梁队长够省心的,我们啥都替你查清楚了,你得好好请我们吃一顿。

    </p>

    梁昊说:这个一点问题都没有,我们食堂啥都有,想吃啥只管说。

    </p>

    郑国强笑着合上了笔记本。

    </p>

    慕容斌说:这事就这么处理,不过这个“滦山煤矿”真应该好好整顿一下了,配电室都可以让尘土弄成短路,这多不规范啊,梁队长你趁着这件事务必严厉的整顿他们一下,有必要的话结合消防部门先让他们停产整顿,我看这个仇国柱又欠收拾了。

    </p>

    梁昊说:两位老哥,咱们无权管制他们,这事吧要是真想修理他们一把还必须得上面出马,否侧人家怕是不买咱们的帐,除非把夜里这事往大里整。

    </p>

    郑国强说:夜里的事没法整大,咱们是执法机关,不能乱来,哈哈,就那么点事,最多也就是把失火的作业面封了,整顿好了再开张,其他啥招儿都没有,可别小看了“滦山煤矿”,仇家人都不好惹,尤其那个仇武,混球不讲道理,要是逮不着他没有大错还不够他折腾的呢,咱们还是省点心吧,只要没死人就别搭理他们了。

    </p>

    高端没忍住插嘴说:井下是有人死...

    </p>

    刚说出两个字就立马后悔了,他看见慕容斌那鹰一样的眼睛瞟过来顿时打了一个寒战,脑子飞快地思索,自己擅自窃听是不能说的,万一那个“慕头”真是慕容斌那自己不是自寻死路么,何况没录音一点证据都拿不出来。高端赶忙转了话题说:我是说井下没爆炸哪能会死人呢?这事应该梁队长你们出警,弄得我一夜没睡。

    </p>

    梁昊陪着笑脸说:高老弟,我一定好好请你跟郑科长,还有李组长好好吃一顿,你们不用客气使劲宰我,绝无怨言。

    </p>

    李诺用带血丝的眼光看了看高端,高端发现她的眼神里带着恶狠狠的贼光。

    </p>

    慕容斌追问:高端你想说什么?尽管说

    </p>

    高端赶紧说:没啥,就是想让梁队长请客。

    </p>

    郑国强说:梁大队请客是必须得,这件事就定了,哥几个处理各自的事吧。

    </p>

    大家的目光从高端脸上移开,只有慕容斌的眼睛还时不时地用余光瞄一眼高端,高端觉得脖子后面直冒冷风。接下来大家七嘴八舌议论了半天其他的事,跟夜里的事情不太沾边,高端瞅一眼慕容斌,他黑着脸一副一本正经的样子,高端心底暗想:是你吗?你到底是人还是鬼?

    </p>

    不到9点会议就结束,高端走出科长办公就向郑国强请假,说这几天肚子不是很好去医院看看医生,其实高端要去办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那就是去银行取钱赶往“光明商城”跟昨晚敲诈自己的人交换那段姐姐被谁带走的视频录像。

    </p>

    跟郑国强分开后李诺对高端说:以后别乱讲话,好像你有不同看法似的。

    </p>

    高端嗯一声点点头走了。

    </p>

    高端从“刑侦二科”大院出来直接去了银行,用两张银行卡各取去了五万块钱装双肩包里,又到商场买了一个手提箱,还跟服务员要了一张纸,在纸上写上一行小字。

    </p>

    “光明商城”坐落在新华西道中段,也是滦城繁华的商业街。9点45分高端将车停好后走进“光明商城”,他看了一下手表,比敲诈者规定的10点还有15分钟空间,高端按着敲诈者要求走进东厅男卫生间将手提箱放到卫生间窗台上迅速地跑到大堂服务台。

    </p>

    高端急切冲一位女服务员说:小姐你好,我叫高端,我老舅给我留了一封信,让我来取。

    </p>

    女服务员疑惑地摇摇头说:没有人留什么信呀。

    </p>

    另外一名服务员也说:怎么会有人留信?不可能的。

    </p>

    高端疑惑片刻才如梦方醒,预感到自己被敲诈者骗了,迅速返身跑回卫生间,发现手提箱还放在窗台上,不过他没有马上去拿而是进了一个隔间从门缝间悄悄地注视着外面,随后进进出出十几个人没有一人看窗台上的手提箱,高端等了足足有半小时也不见敲诈者的影子,他判断此人不会来了便提上手提箱走出了卫生间。

    </p>

    高端站在商城大厅里琢磨,是敲诈者有所防备还是他在一旁观察自己的动静?不管怎么说这个人今天是都不会出现了,不过高端笃定敲诈者为了钱还会与他联系。其实手提里没有一分钱,只有一张商城存储柜的开柜票和一张纸条,纸条上面写着:按此取钱。高端把一个装有现金的背包存放在不远处的储存柜里,一来怕上当二来他想抓住敲诈者问清楚视频录像的来源,遗憾的是这个人并没有出现。

    </p>

    高端取回存储柜里的背包离开商城开车回到科里,在办公室里他泡了一杯茶喝着反复琢磨敲诈者没出现的事,总觉得哪儿不对劲,昨晚上自己被敲诈,夜里在煤矿办公楼后身又窃听到汤加一姜星杀了一个敲诈者,跟自己约好的敲诈者又爽约,难道是同一个敲诈者?不会有这么巧合吧?高端想到这儿出了一身冷汗,他决定必须弄清楚两者到底有没有关联。

    </p>

    高端迅速来到工作室,此时正是午饭时间,办公室里只有网管员小霍一个人,高端跟他说:你去吃饭吧,回来时给我带回一份饭菜来。

    </p>

    小霍一听高兴地跑出去了,高端打开电脑,用早已破解的密码找到滦城通信服务商终端服务器,再次使用密码从后门进入到服务器系统内,查询到昨天晚上打进自己手机的那四个0真实用户,当他看见这个用户的姓名时差点窒息了,用户人注册人就叫端木。高端懵了,他怎么也不敢相信昨晚上还敲诈自己10万块钱的这个人回头又去敲诈汤加一,以至于被汤加一和将星杀死灭口埋在了井眼里。难怪上午敲诈者没有出现在“光明商城”,原来他已经被埋在了井下了。高端顿时感觉绝望,他清楚端木手上关于姐姐被谁带走的视频录像很有可能就保存在他的手机里,而他连同手机都被埋在井下,本来能获得姐姐被谁带走的信息转眼间化为了泡影。

    </p>

    高端感觉自己出现了幻觉,像融化在电影里虚构的难以相信,瞬间脑子像被掏空不知所措。

    </p>

    高哥,喂高哥,饭给你打来了。小霍端着饭菜站在他身边。

    </p>

    高端如梦方醒,他赶紧关掉了电脑页面,又在存盘里删除了所有痕迹,这才接过小霍手中的饭菜托盘对小霍说:跟谁都不要说。

    </p>

    小霍早就看见电脑屏幕上打开的界面,虽然他不懂那是些什么系统和程序,但他能猜到这些程序绝对不是正常使用的程序,高端一定在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不过他非常佩服高端的水平,也知道他是有名的黑客,也许就在他去吃饭的这段不长的时间里高端黑入了某个重要部门。小霍楞楞地看着恢复正常的界面出了很久的神儿。

    </p>

    高端回到自己办公室,哪还有心思吃饭,他把托盘放在办公桌上呆若木鸡,脑子像生锈一样转的慢了,他翻来覆去琢磨最后得出一个结论:一,敲诈自己的和敲诈汤加一的是同一个人,这个人就是端木;二、姐姐被谁带走的那段视频录像一定跟姐姐高鸿有关;三、敲诈他跟敲诈汤加一用的是同一个内容,很可能就是姐姐被带走的视频录像;四、只有找到端木的手机才能找到姐姐被带走的视频录像,揭开姐姐失踪之谜;五、自己没有证据说明汤加一仇武等人把端木杀死又埋在了井下,所以不能将窃听的事告诉任何人,自己必须暗自查清真相。

    </p>

    高端忽然想起了一个名词“置局”引子:宋“?吴蒙?”记:輒敢倚同气以置局於輦下,植死党而为阱於国中...结合眼下所发生的事,跟仇武他们这些明斗是不行的,只有给他们设局,用智慧引诱他们落入局中再揭露他们的罪行,惩治他们的灵魂呢,正义一定会战胜邪恶。随即他准备做两件事,1、从马田入手让他说出真相,尽管这个想法实施起来艰难重重也要试试看;2、采取非正常手段逼迫“刑侦二科”出手侦查井下埋人的事。只有这样才有可能找到端木的手机查出姐姐被带走的秘密。高端想到这儿情绪似乎平静了许多,他拿起筷子开始吃饭。

    </p>

    高端是一个高度自信的人,他做出的决定都会设计好每一步,也会计划的滴水不漏。

    </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可以爆修为江长〕〔安暖叶景淮〕〔开局地摊卖大力〕〔长夜余火〕〔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帝姬她又回来冠绝〕〔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全职艺术家〕〔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