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最强入赘女婿叶辰〕〔撩妹兵王在都市〕〔上门女婿叶辰萧初〕〔我有现金一百亿叶〕〔大Boss她又任性了〕〔美女的超强近卫〕〔一胎双宝:爹地请〕〔上门龙婿叶辰(叶〕〔女神的妖孽保安〕〔赘婿叶辰萧初然〕〔花都兵王赵东〕〔都市之最强战龙〕〔狂妻来袭:破产大〕〔文艺时代的人生直〕〔赵东苏菲花都兵王〕〔赵东苏菲〕〔都市潜龙〕〔战龙觉醒〕〔超级保安〕〔美女的近身龙卫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置局时刻 第八章 离奇车祸
    2月15日夜里就下起淅沥沥小雨,清晨5点钟“仁慈医院”大门外一片灰暗,门口两侧的摊贩跟往常一样点着各式各样的电池灯,空气中散发着味道不同的热气,有卖煎饼果子的三轮车,卖油条豆腐脑的吕桶,卖馄饨蒸饺的桌椅板凳等十几处把医院门口左右人行道占得满满当当,再加上水果摊儿,烟酒饮料摊儿简直就是一个小型早市。

    </p>

    在大门口左边停着一排出租车,最前面一辆出租车紧挨着的卖煎饼果子的三轮车旁站着一个穿绿棉袄的大光头,他叫黄三虎,据说早年他爸爸总管他叫三儿,大伙慢慢就最后那个虎字忘掉了就都叫他叫黄三。黄三敞着怀接过一个煎饼送到嘴边咬了一口,递给摊主五块钱,顺手又从摊上拿起一瓶冰红茶拧开瓶盖就喝,摊儿主目光怯怯地看了他一眼没有吱声,黄三咬着煎饼目光却始终盯着医院大门口。

    </p>

    几分钟后从医院大门内走出一个戴着围巾的中年女人,她拉开出租车的门喊:师傅,去火车站。黄三撇了她一眼不耐烦地说:不去,那条路堵车,俩钟头也回不来。?中年女人看了黄三一眼可能觉得这家伙瞪着一双牛眼不像好人就关上车门到路边拦其他出租车去了。

    </p>

    又过了五六分钟从医院里又从出来一个人,这个人穿着黑棉袄一副打工者打扮大方脸的男人,他慌慌张张走到出租车旁神色不安地问:师傅,去火车站吗?

    </p>

    黄三先看了一眼这位大方脸随即将目光投向马路斜对面瞅了一眼才说:三十块。

    </p>

    大方脸说:咋这贵呀,少点呗?

    </p>

    黄三把剩余的煎饼扔进垃圾箱钻进车里说:照顾旷工大哥,二十。

    </p>

    大方脸伸手去拉车后门。

    </p>

    黄三说:坐前面,后面刚才有人吐过。

    </p>

    大方脸往前迈了一步拉开副驾驶门坐了进去,出租车马上启动掉转方向迅速地沿着大道开走了。

    </p>

    医院前面这条马路叫凯越路,是矿区通向火车站有两条路,一条横穿滦城大街,另一条就是外二环路。出租车没走穿城主道而是开向了外二环路,路面比较狭窄,板油路面早被拉煤的大翻斗车轧得翻了浆,高低不平坑坑洼洼,再赶上刚下过雨就更加颠簸了。

    </p>

    大方脸一看没走穿城大道就问:喂!咋走外二环了,这条路都是坑。

    </p>

    黄三说:穿城堵车,尤其到了新华大楼路口有时候要堵半小时。

    </p>

    大方脸说:这要绕很多道。

    </p>

    黄三说:车费又不管你多要,你坐稳就行了。

    </p>

    出租车非常颠簸,把大方脸颠的屁股都不敢占座,本想系上安全带谁知安全带是坏的,他只好一只手攥着坏带子另一只手推着车前台,嘴里还不停地说:师傅你慢点啊慢点。

    </p>

    出租车在颠簸马路行驶了大约两公里就上了一条新修的板油马路,车身算是平稳了许多,但车速更快了,吓得大方脸不敢看前面的路干脆闭上了眼睛。

    </p>

    外二环路通往火车站必经一座石头桥,这座桥横跨在滦河之上,桥东是矿区,桥西是路北区,桥的名字叫滦河市投桥,后来就被人们叫成了石头桥。桥下滦河水昏汹涌,石头桥两头各自坐落着一个石头狮子,据说老年间滦河经常洪水泛滥,滦城最大的商户“滦山钱庄”钱宝库带头出资雕刻两座石狮子镇守滦河,石狮子高九米,足有十吨重,取名滦河雄狮。两座石狮子摆放在石头桥两头,由于先是是土路比较窄两座石狮子距离道路不到两米远,后来修板油路也没有移动石狮子,所有车辆通过这里时司机都会减速,否则很有可能撞到石头狮子上。

    </p>

    黄三车开的非常快,快到桥头时发现桥对面驶来一辆大翻斗车,黄三并没减速,以他的经验翻斗车一定会让出路来。大翻斗开到桥面上也看见出租车,司机自然减慢了速度,可是没想到就这大翻斗车即将驶出桥身时从右边一条小道上怪了来一辆面包车,这突如其来的情况让大翻斗车司机措手不及急忙踩刹车,与此同时面包车司机被弄得手忙脚乱,不仅踩了刹车还向右打了方向。被面包车突然加塞儿的黄三正骂骂咧咧,面包车突然急刹车导致他措手不及也跟着向右打了方向,但是悲剧发生了,出租车像箭一样撞在了桥头的石狮子,只听得“咔嚓”一声巨响,出租车冒出一股青烟在空中翻了一圈翻进了河里。

    </p>

    大翻斗车司机和面包车司机目睹了这悲惨的场面,他们都吓蒙了,几分钟后才缓过神儿来,先是大翻斗司机跑到河边栏杆上朝河里望,后跟着是面包车司机也颤抖着双腿跑到河边,没多久河栏杆上趴满了人,有人嚷嚷着下桥去救人,也有人打了急救电话,还有人报了警......

    </p>

    上午8点30分高端一进“刑侦二科”大楼就遇上了李诺,李诺说:你来的正好,“滦河石桥”发生了一起车祸,“保安大队”梁昊队长觉得有些蹊跷请求咱们帮忙查查交通监控,他在网络科等你呢。

    </p>

    高端说:这事该交通部门管,在他们那儿没法查吗?

    </p>

    李诺说:监控录像是梁大队从交通部门拿回来的,我感觉跟2月12日“滦山煤矿”失火有关。

    </p>

    高端感觉挺迷茫,忙问:“滦山煤矿”失火也不归咱们管啊?

    </p>

    李诺说:咋这么多事,让你看你就看,赶紧的。

    </p>

    高端跟着李诺后面走进了她的办公室,梁昊与王宁正在聊天,梁昊见高端进来赶忙站了起来,热情地说:高老弟,今天要给你添麻烦了,这些监控录像吧我们实在是不在行,就等你火眼金睛了。

    </p>

    高端被弄的有点不好意思,忙说:可别这么说,我马上鼓捣,再说王宁在还用等我,他啥弄不了啊,都成黑客级别了。

    </p>

    王宁说:就会拿我开涮,我弄半天了没看出啥来,你就赶紧的吧。

    </p>

    梁昊说:高老弟,说:今天早晨6点来钟“滦河石桥”上发生了一起车祸,一辆出租车撞在桥前边的石狮子,车翻人亡,哎,不正确是车上一名乘客死亡了,我们接的警就去处理的这件事,弄不明白咋回事就从交通部门监控录像要来了,你给看看。

    </p>

    高端看见梁昊正用期盼的眼神盯着他,就回答:好,跟我去技术科。高端起身带着他们去了技术科办公室,李诺跟在他身后小声地说:死的人叫马田,就是2月12号煤矿被烧伤住院的那个旷工,今早天还没亮他就偷偷出来打车去火车站,出租车在石头桥撞上石狮子翻车掉河里了死了。

    </p>

    高端听见这话吃了一惊,昨晚上自己还去看过他,在医院还与看护他的煤矿护矿队的周大疤瘌发生了冲突,后来赵永赶到医院被打了周大疤瘌,今早上伤者就出事死了,这也太巧了吧,难道是“滦山煤矿”又制造了一场.....

    </p>

    来到技术室高端打开电脑,同时打开了挂在墙上的大屏幕,插上梁昊带过来的u盘并同步到大屏幕上,很快“滦河石桥”两段路口的画面就出现了大屏幕上,几个人自找椅子坐下盯着大屏幕看,李诺就坐在高端的身边。

    </p>

    监控录像显示时间是5点45分,石头桥东桥头路口的监控摄像,天色灰蒙蒙的不是很清晰,但能看见西头几十米远处的石狮子和石头桥。5点50分首先进入镜头的是一辆土黄色出租车,在探头下一晃就过去了。高端又打开桥西头一个监控探头拍下的录像,时间显示5点55分,石头桥上正有一辆大卡车朝东桥头驶去,驶过桥面快要下桥时突然从右边一条小道上怪上来一辆面包车,面包车正好插在了出租车前面,面包车与对面的大翻斗最多只有十米距离,大翻斗车紧急刹车,车身蹦了好几下才停下,而面包车在减速的同时还向右侧打了方向,但是跟在面包车后面的出租车却来不及刹车了直接撞在石狮子上,车子被掀起翻转了两个圈冒着白烟栽进了河里。

    </p>

    王宁叹息:我噻!这全是面包车的责任啊。

    </p>

    高端将画面停下往前倒,倒到5点57分时他把播放速度慢到了极点,他指着画面说:你们看这儿。

    </p>

    几个人的目光死死地盯着屏幕看,就在出租车装在石狮子上翻转的一瞬间有个黑影从车窗户上翻了出去。

    </p>

    李诺说:这是马田?

    </p>

    高端说:没错,他没系安全带,被甩出去了。

    </p>

    梁昊说:这事我询问过大翻斗车司机,司机说的跟监控上的情况基本一样,出租车是让面包车别了一下子来不及刹车了。

    </p>

    慕容斌不知道啥时候也进来了,他双手抱在胸前盯着大屏幕说:这就是一件纯交通事故,经过这么清晰没什么蹊跷,梁大队你就叫交通部门按章处理吧。

    </p>

    李诺说:死者是2月12日“滦山煤矿”失火受伤的那个人呀?

    </p>

    慕容斌说:他又不是嫌疑人,你们要是有啥疑问就再仔细查查,不过要尊重事实。

    </p>

    分析会就这么收场了,梁昊临走时让高端选日子他请客吃饭,高端愉快地答应了。送走梁昊后高端反复琢磨这起交通事故,觉得一定有问题,因为2月12日滦山煤矿出事那天夜里他窃听到了仇武等人的对话,其中沙哑声,也就是仇武明确地指示汤加一告诉将星看好马田,假如看出马田知道真相就干掉他,而且要做的干净,所以马田清晨出走和在石头桥出撞车事故死亡绝对不是单纯的车祸。想到这些高端跟李诺打了一声招呼就开车离开了“刑侦二科”大院。

    </p>

    新华南楼小区最后一栋楼房里空闲着两间房子,这是高端一个同学出国时留给他的,高端不住在这里,但是他讲自己开办网络信息工作室时的设备都搬到了这里。在靠窗的一个房间有一张桌子,上面摆放了两台电脑。高端掀开蒙在电脑上的蓝布单又用毛巾擦了擦桌子上的浮尘,连接上电源打开了电脑。电脑正常运行后高端从桌子抽屉里拿出一个u盘插到电脑主机上,将里面一个程序下载到电脑上,随后输入一行英文找到了滦城通信运营商的后台服务器,接着把下载到电脑的程序植入到运营商服务程序的后门上,运营商数据库便被打开了。高端为了能黑入通信运营商系统费了不少功夫,为此还编写了一个程序,具体地说是一个木马程序,这个木马程序能破解通信系统所有防火墙,所以他进入通信数据库就非常容易了。

    </p>

    高端进入数据库后轻易就找到15日早上发生撞车事故的石头桥左右路口的监控录像,也就是刚才梁昊带来的那段录像,简单看了一遍与录像上内容与刚才看到的不差分毫,随后他开始倒查出租车的运行线路,画面倒至清晨5点30分,黄色出租车停在“仁慈医院”门前,高端猜测若是有问题就是从医院门口开始的。

    </p>

    高端点燃了一支香烟,此时画面显示时间是5点45分,车租车停在医院门口左边,司机大光头在煎饼摊儿旁吃煎饼喝水,5点47分一个戴头巾的妇女要上车,大光头拒绝,5点55分穿黑棉袄的大方脸,也就是马田鬼鬼祟祟遛出医院要上出租车,大光头目光转向斜对面,几秒钟后上车,马田本来想坐后座却又上了副驾驶,6点出租车开走。

    </p>

    高端暗想:大光头为什么拒载呢?在马田要上时他为什么先把脸转向斜对面呢?这里面一定有问题。

    </p>

    高端马上搜索医院附近其他监控探头的录像记录,很快就找到了一个医院门口对面商店楼上的监控探头,这个探头监控的界面不能完整看清“仁慈医院”门口,但右上角能看到那辆黄色出租车,也能看见大光头。时间显示到5点45分,大光头拒载了戴头巾的妇女,5点55分马田出现在出租车旁,大光头脸转向屏幕左下角,而左下角正好停着一辆车,也就是说有可能这个人正跟大光头对视。

    </p>

    这个人是谁?高端这样想着再次把画面放大并慢慢播放,这个人站的地方正好与出租车以及医院大门口成三角形,他手指间夹着一支香烟,5点58分他夹着香烟的手晃动了好几下,这个动作不仅反常也很古怪很像是故意做出来的,就在这个人晃完手指转动脸的一刹那露出了他的脸。高端当即截下图片放到电脑屏上仔细观看,当他看清这个人的相貌后心中顿时一惊,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滦山煤矿”护矿队长姜星。

    </p>

    高端愣了足足有两分钟,再次把大光头转脸看斜对面和姜星晃动手的时间做了对比,都是5点58分一秒不差。高端脑子里闪出一个念头,大光头是受了姜星的委派守在医院门口等马田的,姜星之所以在医院对面马路上就是为了确认马田,他晃动手指就是向大光头发出了确认信号,假如这个臆想成立“滦河石桥”出租车撞石狮子就是设计好的,是一起灭口的阴谋。

    </p>

    高端倒吸了一口凉气,怎么办?把自己的发现告诉给慕容斌或者郑国强?他俩能相信自己的这些怀疑吗?自己窃听的事“刑侦二科”所有人都不知知道,若不是自己窃听了仇武等人的对话也不可能会推测出这个结论,所以这个结论还是不能敞亮着说,最好是采取另一种匿名方式揭露“滦河石桥”车祸另有隐情,只要煽动起社会对“滦河石桥”撞车事故异议和扩散才能逼迫“刑侦二科”和“保安大队”采取行动追查“滦山煤矿”失火案件。

    </p>

    对,玩一个声东击西的把戏。高端推开窗户吸了一口新鲜空气,清凉的空气灌进屋内,高端顿时感觉呼吸顺畅多了。

    </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可以爆修为江长〕〔安暖叶景淮〕〔开局地摊卖大力〕〔长夜余火〕〔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帝姬她又回来冠绝〕〔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全职艺术家〕〔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