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妃侍〕〔女神的超级赘婿〕〔一剑独尊〕〔盖世医圣林炎柳幕〕〔当时曾许诺〕〔39667〕〔神级女婿林炎〕〔废柴王妃是块宝〕〔林阳苏颜〕〔盖世医婿林炎柳幕〕〔神医医婿林炎〕〔都市神级医婿林炎〕〔只愿今生君不负〕〔圣手神医〕〔超级医婿林炎〕〔我能锻炼精气神〕〔神医狂婿林炎〕〔圣手神医林阳〕〔超级赘婿〕〔诸天归一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置局时刻 第十一章 狩猎偷袭
    2017年2月22日中午,高端吃完午饭就溜达到了“保安大队”。他是来找赵永的,打听到赵永在梁大队长办公室,高端就去了梁昊的办公室。

    </p>

    梁昊看见高端进来非常热情,满面笑容地说:嗨!是高老弟,快快来坐,刚沏好的茶,就好像知道你要来似的。

    </p>

    赵永也赶忙起身给高端让座,高端坐下说:梁队这儿真有好茶啊,一进楼道就闻着香气了。

    </p>

    梁昊听后哈哈大笑,说:你看高老弟说的这个受听,你找我有啥事吧?

    </p>

    高端说:有点小事,主要还是来看看两位大哥。

    </p>

    梁昊问:有啥事你照直了说。

    </p>

    高端说:没啥事,我就是来对赵永大哥表示感谢的,前几天晚上在“仁慈医院”要不是赵永大哥及时赶到我非得让那个周大疤瘌胖揍一顿,所以得感谢赵永大哥一下。

    </p>

    赵永说:哎,就这点小事没必要,咱哥们肯定是一致对外,再说兄弟你给大疤瘌留着面子呢,我就不信他敢动你,他是不知道你是干啥的,否则他肯定不敢逞强。

    </p>

    三个人一边喝茶一边唠嗑,几杯茶下肚后梁昊问:高老弟,16号“法制平台”上不知谁上传了一段视频,是出租车在“滦河石桥”撞石狮子那件事,不是一个叫马田的乘客死了吗,就是“滦山煤矿”2月12日发生失火事故受伤的那个主儿,上传的内容是他早上从“仁慈医院”出来坐出租车的画面,视频上用红线标注了两个人,一个是车租车司机黄三,另一个是煤矿护矿队长姜星,红圈的意思是提示他俩用眼神儿交流,还说车祸是精心策划好的谋杀案,你们“刑侦二科”那边有啥结论没?

    </p>

    高端沉吟片刻后说:这事吧慕容科长让我追踪上传视频的用户ip地址,开户人是广东的,人早就死了,是别人用他手机发的视频,而且发完之后就卸掉了电池,想定位不可能,这个人有非常高的反侦察常识,我始终在追查他的行踪,到目前没发现有信号。

    </p>

    赵永问:这么说这家伙是个高手了?

    </p>

    高端回答:没错,绝对高手。

    </p>

    梁昊说:比起老弟你咋样?

    </p>

    高端说:比我差点,不然我怎么知道他是高手呢。

    </p>

    梁昊哈哈大笑,随后说:开了个玩笑,不过我们汪怀民大队长对此非常重视,对这个姜星也很感兴趣,现在姜星就在我们大队长办公室呢,汪大队正跟他谈话呢。

    </p>

    高端还真有点吃惊,忙问:约谈?也没有证据啊。

    </p>

    梁昊说:谁说不是,白谈,汪大队就这毛病,心里盛不下事。

    </p>

    正说着桌子上的电话响了,赵永接完对梁昊说:梁哥,汪大队叫你过去。

    </p>

    高端一听马上站起来说:梁队,赵永大哥,改天再请你俩好好搓一顿,你们先忙公事我就回去了。

    </p>

    梁昊和赵永把高端送出门外,梁昊急忙去了大队长办公室。高端溜达到大楼门口转念一想应该去看看姜星有啥反省,马上又折回身又回到楼里转了一圈,他又不敢进汪怀民的办公室,在门口听了听没听见动静,又害怕被人发现就打算走了,半道上感觉憋得慌就上了二楼的厕所,在厕所隔间里蹲了好一会刚要起来走就听见有人走进了厕所,高端推开隔间门一看却发现是姜星进来解小手,他马上又缩了回去关上了隔间的门,他从门缝里偷偷往外看,发现姜星腰带上挂着手枪套,高端吃了一惊,他弄不清楚这个“滦山煤矿”的护矿队长怎么会有手枪。

    </p>

    这时姜星的手机铃声响起,他接通了电话:喂!是您呀,额额,这样啊,晚上见面我再跟您再细说,现在不方便,好好,老地方见,可能要晚点,咋说也得8点多,好嘞。

    </p>

    高端屏住呼吸等姜星系好裤带走出厕所才从隔间出来轻轻跟了出来。

    </p>

    高端走出“保安大队”院子的那一刻就做出了一个决定,今晚对姜星下手,必须想办法从他嘴里逼问出井下埋端木的真相和地点,在回“刑侦二科”的路上一个详细方案渐渐在心里形成。

    </p>

    晚上8点,高端把自己的手机放在阳台一把椅子上保持信号畅通,打开另一部黑卡手机,用webkey软件设置好远程遥控,使两部手机保持共享,这样ip地址只能显示在家上网的地址,绝对查不到黑卡手机的方位。

    </p>

    高端穿上一套连帽卫衣,把一切准备好后下楼散步到小区紧北头,高端居住的新世界小区北面是一朵矮墙,他四处巡视一下没看见附近有人便迅速地翻出了矮墙,在路边找了一辆共享电动车朝东骑去。

    </p>

    姜星住在路北东工房平房区,这是一个很老旧小区,小区内全是平房,住在这里的人其本上都是钢铁企业的职工,由于这里平房出租价格低也是打工者们租房的最佳选择。

    </p>

    沿着建设东路一直向东经过一座垃圾场再过一座小木桥就到东工房小区了,这里虽然叫东工房其实不全是平房,也有二层小楼甚至有简易房屋,平房区房很大,足有二十条街。姜星住在八街东头,要经过一个露天菜市场。

    </p>

    高端清楚自进入路北就很少有监控探头了,除了途径两个十字路口有监控探头外就是菜市场上几家店铺安装了几个之外其余所有街面都没有,就算有也不管用,因为菜市场没有路灯一片漆黑。菜市场只在西面有店铺,东面是一条一人深的干巴壕沟,沟沿上长着密麻麻的树木,沟里也有齐人高的干草。

    </p>

    高端骑到垃圾场就把电动车放在一堆垃圾堆傍,徒步下壕沟警觉地往东走,经过小木桥时上来过走过去再下到壕沟里,大约走了五六分钟就穿过了菜市场抵达八街紧东头。高端从沟里上来四处寻找藏身地点,他发现有一棵大杨树正对着姜星家小院,中间隔着一条小道挺多十米的距离,高端便躲在大杨树后面监视着街两头的动静。

    </p>

    姜星家的这个小院距离前后排其他人家少说也有二十多米,小院门很宽,能开进一辆轿车,两扇黑铁门上挂着一把大铁锁。

    </p>

    高端对姜星做过详细的了解,他不是本市人,老家在东北农村,他独自住在这里,这两间平房是滦山煤矿分给他的,他嗜酒如命,只要聚会就肯定喝醉而且都是自己开车回家。

    </p>

    高端用胳膊肘挡住光打开手机看了一会眼时间,9点10分,他估计姜星应该快回来了便从双肩包里掏出一副胶皮鞋套套在脚上,又戴好手套蹲在大树后像猎人一样狩猎着姜星。

    </p>

    9点30从街西远远射来一道光上下颤悠着越来越近,高端身体紧靠在大树干上不住眼地盯着这束光柱,光熄渐近,在小院前熄灭了,汽车正好停在小院子大门前。

    </p>

    高端屏住急促的呼吸调整着身体保持大树干能掩盖住自己,此时他感觉应该启动家阳台上那部手机了,几秒忠厚接通并启动了共享,随即他拨通了黄莺的微信语音聊天程序。

    </p>

    黄莺娇柔的声音:哎呦,高端,你在干吗?

    </p>

    竟然这么快接通了,其实接通与否都无所谓,高端要的是这个时间段自己有在家里与黄莺通话记录,以便能查到自己手机的ip地址,证明这个时间段他在家里跟黄莺聊天。

    </p>

    高端把声音压得很低说:在家呗,我想你了。

    </p>

    黄莺说:切,你才不想我呢,想我不来找我。

    </p>

    高端说:我很晚才到家,累的够呛,你在干吗?

    </p>

    黄莺说:我正跟闺蜜聊天呢,想不想跟我俩一起聊会啊?

    </p>

    高端问:谁呀?

    </p>

    黄莺大声笑着说:你稍等,她可想跟你聊天呢。

    </p>

    几秒钟后传来了一声更加娇柔的声音:喂,帅哥,不记得我了?慕容阿敏.....

    </p>

    高端此刻非常焦急,因为他看见姜星从车里钻了出来,他怕姜星听见动静可又不能突然挂断手机,就一边盯着姜星一边压着声音跟她说话。

    </p>

    慕容阿敏说:帅哥,你过来吧,你家莺妹子今晚...

    </p>

    高端故意说:哎呦,咖啡都要溢出来了,待会再跟你唠啊。然后轻轻挂断了手机。

    </p>

    姜星看来真没少喝,一下车就摇摇晃晃站不稳而且并不着急开门却扶着墙解开裤子小解,两分钟后小解完他从衣服口袋里掏出钥匙开小院门上的锁,由于醉酒手不停地抖,好几次钥匙都没插进锁眼里。

    </p>

    此刻高端就像一头豹子警觉朝两边瞄了两眼,没发现有人影便“嗖地”从大杨树窜出去几步就窜到了姜星的背后,他没给姜星任何反应的机会就将一只高压电击手电筒桶在了姜星后脖颈子上。

    </p>

    别动,把双手举起,不然电死你。高端故意压低声音。

    </p>

    姜星被着突然袭击吓的有点懵,不过他毕竟是个老手,知道后脖颈子上是电击棍之类的东西也就没有反抗顺从地把双手举过头顶,凭着经验他斜眼看了一眼身后,虽然看不到身后人的面貌余光中恍惚看见是个戴头套的家伙叉着双腿站在自己身后。姜星立刻明白这个人绝对是个练家子,自己不能强势转身,不过姜星身体也比较强壮,虽然近些年来沉迷酒色身体素质软了许多可格斗经验还在。他眼角瞄了瞄身后这人的双腿准备来个突然下蹲抄他的下路,可是他没有想到高端也是个异常精明强干的人,平时不显山不漏水却始终在家锻炼身体,同时还从电视里学习擒拿格斗,尤其是没少钻研“行为逻辑”和“侦查心理学”等书籍。姜星斜眼瞄他必然头部有点异动已经被他看穿,他没给姜星下蹲的机会便抢先按下电击手电筒的开关,强电流顿时击在姜星后脖颈上,姜星感觉心跳加剧浑身颤抖无力支撑身体腿一软跪在了地上,神志也处于半醒半晕状态。

    </p>

    高端迅速打开手机录音凑近姜星耳边压低声音问:仇总没让你杀黄二灭口,你为啥不听他的指令?

    </p>

    姜星还没缓过神来可还是听懂了问话,他心里犯嘀咕这口气好像是仇武派来的人,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就没有出声。高端清楚姜星跟仇武、季亮和汤加一是同伙,所以用他们内部人的语气问:老季没跟你说明白吗?只让你盯着马田,你为啥擅自采取动作?

    </p>

    姜星还是被击的晕晕乎乎,听见这句话几乎相信来人是仇武派来的人追究他责任就急忙回答:不是我,黄三是汤哥的人,只让我在医院门口认人,也没告诉我要杀他。

    </p>

    高端暗喜,觉得自己的计划成功了,他趁热打铁问:仇总让我问问你,炸死的那小子你认识吗?

    </p>

    姜星回答:不熟,我只知道他是外地的,临时住在西郊那边。

    </p>

    高端问:知道姓名吗?

    </p>

    姜星说:汤哥没说吗?他叫端木。

    </p>

    高端有点兴奋马上问:为啥整死他?

    </p>

    姜星回答:他敲诈汤哥。

    </p>

    高端急促地问:用啥敲诈?是录像还是照片?

    </p>

    姜星说:是去年4月那个...姜星神志突然清醒了,他警惕起来,他意识到这个人不是仇武派来的,他问的问题仇武都知道怎么会再派人来问他。姜星没再往下说心底暗自盘算着眼前这个人不管是派来的都有可能要了自己命的,要想保住命最好的办法就是先杀了他,而且他也没有其他退路了。

    </p>

    高端问:汤加一你俩把端木埋在那个井眼儿里了?你要说实话,仇总想知道他嘴严不严实...

    </p>

    高端的话还没说完姜星就双手扶住大铁门突然挺身要站起来,与此同时还伸出手反抓高端拿电击棍的胳膊,高端一下被他挤靠在铁门上电击手电筒险些被甩出去。高端被他这突如其来的动作也吓了一跳,他伸出左手捂在姜星脸上并用手指扣住了他的眼睛,姜星赶紧抓住扣在他眼睛上的手,高端觉得危险了,他趁势将电击手电筒不顾一切地杵在姜星的太阳穴上,随着一股焦味姜星身体哆嗦了几下就躺倒在大铁门下一动不动了。高端被惊出一身冷汗,就在这时一道汽车灯光从街口远远跳动着照过来,高端顾不得再管姜星死活猫着腰跑过小道纵身跳下壕沟里,猫着腰仓皇逃离了现场。

    </p>

    高端做梦也不会想到此时在另一株大杨树杈子上还蹲着一个人,这个人用警觉的目光注视着刚才所发生的一切。

    </p>

    高端一口气跑到小石桥累的喘不过气来,他停住脚稳了稳紧张的情绪走上桥将电击手电筒擦拭一遍扔进河水里,又脱下橡胶鞋套手套头套装在一只塑料袋里四周巡视一番悬着的心才稍微安定下来。

    </p>

    高端再次打开黑卡手机遥控启动自己家阳台上的手机,点开微信语音屏住呼吸问:莺子还在呗?不会还跟你闺蜜聊聊着吧?

    </p>

    黄莺咯咯笑着说:我以为咖啡壶爆炸了呢,对了,明天中午一起吃饭呗?

    </p>

    高端说:行啊,你想吃啥?

    </p>

    黄莺回答:麻辣烫。

    </p>

    高端说:忒好,省钱。

    </p>

    黄莺说:瞧你这个抠门劲,好了,你早点睡吧,我再跟阿敏聊一会。

    </p>

    高端说:好嘞,你俩聊我先去睡了。

    </p>

    高端挂断手机沿河边疾步走到垃圾山找了一个隐蔽的角落将装手套鞋套和套头装的塑料袋扔进一堆烂纸上点燃,几分钟就烧的所剩无几了,随后找到垃圾堆旁的共享单车骑着绕道回到家中。

    </p>

    回到家高端紧张的情绪很久难以平静,他蜷缩在沙发里盖上被子还不住地出冷汗,脑子里姜星身体哆嗦的样子总在眼前摇晃,他清楚第二次电击时间稍微长了些会让姜星昏迷半小时或者更长一短时间,但不会有生命危险,此时他担心的是姜星会不会认出自己来。高端吃了十几粒救心丸才慢慢平静下来,情绪好点后他又打开手机一连听了三遍跟姜星对话,录音内容足以证明姜星参与了预谋端木罪行,而被炸死的端木肯定也是敲诈自己十万块钱的人,他手机里有姐姐被谁带走录像。至于端木为什么敲诈自己的同时又去敲诈汤加一他还不能理解,不过他能预感到姐姐被带跟端木手中的视频录像有直接关系,假如是这样姐姐掌握着仇武、汤加一他们几个人的罪证。想到这高端打了一个激灵,他点上一支香烟狠狠地吸了两口,暗想:有了这份录音就可以让“刑侦局”立案调查了。

    </p>

    高端打算早上一上班就把这份录音交给郑国强并建议立刻逮捕姜星,虽然获取录音的手段不合法,自己使用暴力强迫嫌疑人是违反的行为,但让姜星说出杀人案的证据总能功过相抵,最主要的是可以找出埋葬端木的地点,揭开姐姐失踪被害的秘密。

    </p>

    想到这些高端的情绪又开始变得低落,那种莫名的兴奋瞬间消失殆尽,他瞪着眼睛吸了将近包一香烟。

    </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可以爆修为江长〕〔安暖叶景淮〕〔开局地摊卖大力〕〔长夜余火〕〔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帝姬她又回来冠绝〕〔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全职艺术家〕〔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