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妃侍〕〔女神的超级赘婿〕〔一剑独尊〕〔盖世医圣林炎柳幕〕〔当时曾许诺〕〔39667〕〔神级女婿林炎〕〔废柴王妃是块宝〕〔林阳苏颜〕〔盖世医婿林炎柳幕〕〔神医医婿林炎〕〔都市神级医婿林炎〕〔只愿今生君不负〕〔圣手神医〕〔超级医婿林炎〕〔我能锻炼精气神〕〔神医狂婿林炎〕〔圣手神医林阳〕〔超级赘婿〕〔诸天归一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置局时刻 第十二章 惊恐一刻
    2月23日清晨4点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突然响起,高端拿起一看是科长郑国强,顿时紧张起来。

    </p>

    别睡了,带上工具去东工房,发生谋杀案了。郑国强生冷的声音。

    </p>

    高端警觉地问:又出是状况了?

    </p>

    郑国强说:到了你就知道了,快点过去啊,喂!高端,醒醒,听见没?。郑国强急促地喊。

    </p>

    高端说:额,醒了,我这就出发。

    </p>

    高端赶忙起床穿上制服抄起背包乘电梯下到地下车库,坐进迈腾轿车里面忽然感觉有些恐慌,总觉得有种不祥预兆,脑海里出现了一个念头,猜测着是姜星出事了?又一想不至于,自己虽然把他击晕不至于死,难道他犯了心脏病,怎么可能,电击最多会造成他暂短昏迷绝对没有致命的危险。高端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并告诫自己要沉稳点,假如真是姜星因为电击致死自己可就在劫难逃了,留在现场的痕迹可是不少,原本也没想杀死他,所以就没怎么注意隐藏痕迹,只要勘察现场自己留在大树后面脚印,壕沟里的脚印肯定会被发现。要是这样的话现在“刑侦二科”的同事们已经查到了诸多线索,同事们正在等着他自投罗网呢。高端觉得自己马上就会以杀人嫌疑犯被逮捕,他的精神几乎崩溃,以至于身体都在发抖。

    </p>

    高端一边开车一边翻看手机,他再次确定自己跟黄莺及慕容阿敏的聊天记录,时间是9:03--9:14分,中途只中断了6分钟,除去他跑路的4分钟外跟姜星对峙用了2分钟,时间上足够证明他在自己家里。假如真是姜星死了不管怎么样都得面对,赶上啥算啥吧。想到此高端启动轿车直奔路北东工房平房区。

    </p>

    迈腾车在马路上飞奔,突然车前一个黑影闪过,高端急踩刹车,原来是一名环卫工人骑着三轮车横穿马路,高端吓出一身冷汗,头伸出车窗外大骂了几句,这倒提醒他此刻更要稳定情绪。

    </p>

    东工房八街平房姜星住处的小院前已经拉起了警戒带,几个探员站在小院两头警戒。郑国强,李诺,王宁及法医唐婉早就忙乎开了。高端惴惴不安地走近小院门口,他仔细打量了一眼现场的情况,只见姜星半躺在小院大铁门上,脖子上有一道伤口,胸前一片血迹已经凝固,身体早就没了温度。

    </p>

    高端看到姜星脖子上那道伤口极度恐惧的情绪缓解了下来,他确认姜星的死因不是因电击造成的,而是死于刀伤,是被人杀死的,片刻的轻松之后又紧张起来,脑海里被一个恐怖所笼罩,大树后和壕沟里的脚印足以让自己现出原形。高端站在姜星尸体旁不由自主地朝对面大杨树那边张望,他发现大树下和壕沟里都有人在搜索,高端似乎能听到自己心跳声,这时法医唐婉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考。

    </p>

    唐婉说:死者是被人用利器抹断喉管死亡的,凶手先是用类似电击棍一样的东西袭击过死者两次,一次袭击在颈部,另一次袭击了太阳穴,袭击太阳穴导致死者昏迷,然后才抹了他的脖子,无其他伤痕,死者身体半靠在院子的铁门上,铁门上写着“局恋”两个字,使用鲜血写上去的。

    </p>

    郑国强问:局恋,啥意思?

    </p>

    唐婉用手电筒筒照着铁门的字说:肯定与杀死他有关。

    </p>

    王宁说:不会在暗示什么吧?也许就是杀人动机。

    </p>

    郑国强问:死者是姜星吗?

    </p>

    王宁回答:就是他。

    </p>

    李诺从对面大杨树那边走过来,她说:大杨树下面被人用扫帚之类的东西清扫过了,壕沟里也一样,打扫了足有半里地,都快到小木桥了,痕迹被清扫非常干净。

    </p>

    郑国强问:就是个高手呗?

    </p>

    李诺回答:应该是,大杨树旁边还有一棵大柳树,树下好像也被人踩过,同样也被打扫了,没有完整的痕迹。

    </p>

    唐婉接过话茬说:死者身边的脚印也做过处理,脚上应该是套着塑料袋,鞋码在号左右。

    </p>

    郑国强见高端发愣拍拍他肩头问:喂!你还没睡醒吗,还是听小说呢,赶紧进屋仔细查查电脑之类的东西,看看有什么发现。

    </p>

    高端赶忙回答:是!我这就去。说完他从唐婉手里拿过两个塑料袋套在脚上走进了院子。

    </p>

    姜星家小院内有三间大瓦房,坐北朝南,典型的北方农村样式,中间是堂屋连贯东西房间,这座房子与农村的房子内饰还是有所不同,堂屋被装饰成了客厅,靠北墙是一张三人沙发,前面摆着木质茶几,桌面上摆放着一套茶具,简单的有些寒酸。东屋显然是z住室,一张大床铺着兰格床单,皱皱巴巴脏看不出本色来,东墙上挂着一幅书法,字体斜腰拉胯,字画下面靠墙有一张八仙桌,上面摆着一台电脑,墙角堆放着几十个酒瓶子,简陋的一目了然。

    </p>

    高端走到酒瓶子前挨个拿起来看,没想到都是好酒,茅台、五粮液、汾酒,还有十几瓶二锅头陈酿,档次也不低。八仙桌只有一个抽屉,里面放着一摞光盘,屋顶上垂着一盏乳白色吊灯把屋子照的透亮。

    </p>

    高端看着屋内这点东西觉得实在没什么可查的,断定姜星也是个比较邋遢的人,不过对喝酒还是非常讲究的。此时高端的心情还是很糟糕的,脑子像浆糊一样黏糊,又不能表现出来就走过场似的打开桌子上的电脑查看内存盘里的内容,看了半天没发现一个跟“滦山煤矿”有关的文档或者照片,心想这也很正常,他早就猜到姜星这孙子不会把犯忌的内容放在电脑里。

    </p>

    高端准备把电脑主机带回去,他蹲下身撅着屁股钻到八仙桌下面起拔电源插头,忽然发现八仙桌紧里面一只桌子腿下面垫着一个发亮的东西,高端用头顶了一下桌子拿出了那件东西,原来是一只u盘,本想随手扔了可又一想u盘放的地方有点奇怪,兴许就是姜星故意藏在那儿的,假如他有什么东西要留后手的话垫在桌子腿下面是最保险不过了。高端把u盘装进衣兜里拔掉电线将机箱搬出屋外。

    </p>

    王宁正在西屋里乱翻,见高端站在堂屋门口看着他就说:这小子也邋遢了吧?屋里跟猪窝一样。

    </p>

    高端说:包子有肉不在褶上,说不定这家伙存款能买栋别墅,他喝的酒你知道都是哪个档次的吗?

    </p>

    王宁问:别告诉我是茅台啊。

    </p>

    高端说:你答对了,都是咱俩过年才能喝到的,茅台,五粮液和剑南春啥的,另外二锅头都是四五百块一瓶的。

    </p>

    王宁显然是被惊住了,他瞪着眼珠子说:我噻,够酷的。

    </p>

    高端翻了王宁一眼抱着电脑机箱走出堂屋,迈出小院大门的那一刻还看了一眼盖上白单子姜星的尸体,他走进迈腾车打开后备厢将电脑主机扔进去,随后点着了一支烟一边吸一边同事们勘察的进展。随后一辆闪着白蓝灯光的救护车开到小院门口,几个人用担架抬起姜星的尸体装进救护车,救护车缓缓驶离。高端望着越走越远的救护车脑海里又开始琢磨姜星到底是谁杀得,按照唐婉验尸的说法,姜星是10点之11点之间被杀的,这个时间正是自己击晕姜星离开几分钟,按这个时间推算,自己第二次击昏姜星后他应该还没有完全苏醒就被凶手杀死了,也就是说在自己击昏姜星逃走后的几分钟内凶手就动了手,这也太离奇了吧。高端越想越感觉害怕,更加害怕的是他眼前出现了一个场景,自己击昏姜星诱导他说12日“滦山煤矿”井下炸死端木这个时间内凶手就一直藏在一边的阴暗处盯着自己...卧噻!高端顿时感觉毛骨悚然。

    </p>

    喂,发什么呆呢?李诺敲了敲车顶。

    </p>

    高端吓了一激灵赶忙说,忒困。

    </p>

    走了,咱们先回去。李诺说完上了高端的车,高端赶紧钻进轿车迅速开出了东工房,一路无话。

    </p>

    回到“刑侦二科”李诺就回自己办公室睡觉去了,高端也谎称要睡一会回到了技术室,他躺在沙发上翻来覆去睡不着,恐惧和迷惑搅扰着他,不过渐渐恐惧稀释了,因为他断定杀死姜星的人一定看见了他击昏姜星的全过程,可是这个人既没当场阻止事后也没报警,反而杀死了姜星,更让他不可思议的是这个人竟然销毁了大杨树下和壕沟的他留下的脚印。按说杀人现场有别人的脚印对凶手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正好嫁祸于人,可这个人并没有这么做,他为什么要清除别人的痕迹呢?高端迷惑不解,难道这个人是自己的朋友?不会,高端暗想:自己没有这样过命交情的朋友,难道这个人是要揪住他的把柄,或许还有其他目的需要日后找他帮助?假如是这样的话自己还是没有脱离险境。原本打算逼迫姜星说出杀死端木埋在煤矿下面的真相,找出端木查获姐姐被带走的视频录像,现在看来不但从姜星嘴里获知的录音不能拿出来反倒成了自己作案的证据。嗨!白折腾了半夜弄得半途而废还险些成了杀人嫌疑犯,高端现在庆幸半夜没把录音发给郑国强,假如发给了他今天自己真的就成杀人嫌疑犯了。高端想着想着又胆战心惊起来,感觉自己现在就像放在案板子上的一块肥肉等着隐形杀手下刀了,而且不论这个人用什么刀自己都要挨着。

    </p>

    高端意识有些混乱,他起身沏了一杯浓茶一边喝一边把从姜星家八仙桌子腿下的u盘拿出来插到电脑上,u盘里面有九个视频播放文件,高端打开一个个地看,全都是a片。高端此时哪有心思看着破玩意就按快进键,每个黄片也就是一分钟,看到第七个视频文件时画面突然中断接着换成了自拍视频,最让他眼球暴涨的是视频里的女人竟然是熟人,这叫高端顿时睁大了眼睛仔细观瞧。

    </p>

    我噻!这不是慕容阿敏吗?高端大吃了一惊,画面上出现了两男两女**场景,一个酷似慕容阿敏的裸女正在喝酒,旁边坐着一个裸男看着她,这个裸男正是仇武,镜头一转又有一男一女进入镜头,一个古铜色皮肤的男人跟一个橘红色卷发的女人坐在沙发里窃窃私语,视频没有声音,但从两个人的表情上能看出个个醉态朦胧。

    </p>

    高端手里端着的茶杯掉在了地上发出了一声脆响,他全然没有听见,眼前的画面太出乎他的意料了,他将画面暂停在酷似慕容阿敏的脸上放大拉近仔细观瞧,他敢笃定这个女人绝对就是慕容阿敏。

    </p>

    就在此时屋外走廊上有轻微的脚步声,高端马上关掉电脑拔出u盘靠在椅子上假装睡觉,几分钟后脚步声再次传来并渐渐走远了,高端重新启动电脑再将u盘插上直接播放了第七个视频文件。视频画面上酷似慕容阿敏的女人站起身走到古铜色皮肤男人跟前说了两句话竟然坐到了他的腿上,这举动让仇武大怒,他抄起桌子上的啤酒瓶奔过来就要砸古铜色男人的脑袋,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那个橘红色卷发女嗖地挡在了仇武身前并亲昵说了几句话,仇武听后垂下了举着的酒瓶子,古铜色男人显然是害怕了起身灰溜溜走出了房间,就在古铜色男人走出去的同时仇武一把揪住慕容阿敏头发狠狠地扇了她一记耳光,画面到此结束。

    </p>

    高端眼珠子都直了,他感到非常兴奋,心中暗想:这也太猛了吧?高端眯缝着眼琢磨了好一会,随后他将第七个视频文件下载到自己一个保密邮箱里,接着就把第七个视频文件从u盘里删除了,又将电脑播放记录清理干净这才靠在椅子上安静下来。

    </p>

    难道这是姜星偷偷录制的?高端揣测着,姜星为了自保或者以后可以用这段见不得人的视频威胁仇武等人?也反正姜星是另有打算。想着想着高端笑了,脑子里闪出一个大胆的计划,他要让这个伤风败俗的视频派上用途,假如这段视频让仇武看见了会怎么样?

    </p>

    姜星算是送给高端一个绝顶好的礼物,虽然高端还没想什么时候用怎么用,可心底已经有了一种跃跃欲试的冲动,他要拿这段视频让仇武等人现出自相残杀。

    </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可以爆修为江长〕〔安暖叶景淮〕〔开局地摊卖大力〕〔长夜余火〕〔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帝姬她又回来冠绝〕〔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全职艺术家〕〔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