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女神的超级赘婿最〕〔都市古仙医〕〔农家媳妇有点甜〕〔林炎柳幕妍〕〔错爱成瘾:穆少,〕〔盖世医婿林炎〕〔林阳苏颜〕〔神医狂婿林炎〕〔盖世医圣林炎〕〔女神的超级赘婿(〕〔神级医婿林炎〕〔深爱在相遇之后〕〔入赘男婿林阳〕〔一世巅峰〕〔女神的超级赘婿林〕〔最硬气的上门女婿〕〔柳幕妍〕〔苏桧〕〔一世巅峰林炎〕〔秦羽夏晓薇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置局时刻 第十五章 验证丑陋
    黄莺开着e型白色奔驰一路上听着高端说他怎么收拾周大疤瘌的经过,十分钟后又来到“林荫大道美食大棚”,二人点了烤肉串儿烤鱼等菜肴准备大吃一顿。

    </p>

    乞丐歌手的歌声又从大棚南角传出来:

    </p>

    当我迷失的时刻,歌声软化疲倦悄悄走进心间;

    </p>

    爱恋,仿佛拥抱着时间,守候我迷茫的灵魂空间,

    </p>

    你鼓掌时的笑脸,鼓舞着我的勇气,就在这个夜晚,我站在了高山之巅;

    </p>

    啊啊...啊...

    </p>

    当我望着你的双眼,感觉不再寒冷暖流的涌入怀间;

    </p>

    歌声驱散了寂寞,也征服了艰难,怎成想这却是一场唤醒心灵的恋局;

    </p>

    我拥抱着恋局,坚强地站在舞台上,用心跳的为恋局歌唱;

    </p>

    恋局,呼唤出我高傲的灵魂;诉说着对爱不变的心愿;

    </p>

    啊啊...啊...

    一秒记住

    </p>

    沙哑的嗓音充满着悲伤和凄凉,在大棚内震撼回荡,食客们在这首歌唱响之后都撇下满桌子的美味佳肴静静地聆听着,几分钟后伴奏音乐停止,乞丐歌手冲食客们鞠躬施礼时整个大棚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p>

    黄莺再次被感动,她含着泪花跑上前去将两张百元大钞放进铝盆里,食客们见状有一次为黄莺的举动鼓起掌来,乞丐歌手单独冲她施了一礼。

    </p>

    黄莺回来坐下抹了一把眼睛说:都把我唱哭了。

    </p>

    高端也非常感动,他不记得听过多少次这首歌了,姐姐唱这首歌的时候是欢快的,然而乞丐歌手却把它演唱的如此悲伤凄凉,每当听到这首歌的时候他都会情不自禁地想起姐姐,他在心底想:姐姐你到底还在人世间吗?

    </p>

    黄莺看着高端发红的眼睛问:喂!你怎么了?不会也这么多愁善感吧,一个大男人至于的么。

    </p>

    高端不想让她知道姐姐的事,就开玩笑地问:你那闺蜜没联系你吗?

    </p>

    黄莺剜了他一眼问:慕容阿敏?你想她了?

    </p>

    高端急忙解释:瞎说,我想她干么,我是想知道她跟仇武对象搞的咋样了?

    </p>

    黄莺说:都要订婚了,你不会是想把她俩搅合黄了吧?

    </p>

    高端笑着说:看你这个没正经的劲儿,我感觉她男友不靠谱,不管咋说慕容阿敏也是我们科长的闺女,当然主要是你同学和室友,咱们不得给她把把关啊。

    </p>

    黄莺说:有啥不靠谱了,人家是“滦山煤矿”的继承人,还是唯一的。

    </p>

    高端故作惊讶:哇!滦山煤矿,仇国柱的儿子?

    </p>

    黄莺说:是啊,仇武是煤矿的二把手,除了他爹就是他了。

    </p>

    高端问:仇国柱就这一个儿子?

    </p>

    黄莺回答:还有个闺女,在省城教书呢,讲古代史的。

    </p>

    高端问:我看你跟慕容阿敏关系不错,你俩在学校算是闺蜜吧?

    </p>

    黄莺说:是啊,我跟阿敏不光是同班同学还是室友呢,对了,还有仇武,仇武妹妹仇颖,我们都是同班同学,不过我俩最要好。

    </p>

    高端问:仇武妹妹一定非常臭美吧?有钱人家的公主肯定跟平常人家的闺女不一样。

    </p>

    黄莺一听这话来了精神,她说:我发现你太有水平了,真是不一样,仇颖啊烫着橘红色卷发,属于另类,在学校招风的很,大二的时候她同时交了两个男朋友,情敌打架可热闹呢。

    </p>

    高端说:有钱人张扬,不拘传统礼节。

    </p>

    黄莺说:啥不拘礼节呀,就是招风,对了我这有照片给你看看。

    </p>

    黄莺从包里拿出手机打开相册递给了高端,高端接过来一看是一张四寸照片,就好像特意为他准备好的一样,照片上并排站着五个人,右侧是两男生,左侧是三女生。高端一眼就认出了黄莺,她旁边就是慕容阿敏,紧挨着阿敏的是一个橘红色卷发的女人,右侧仇武旁还站着一个古铜肤色秃顶的男人。

    </p>

    黄莺指着照片说:这个是我,旁边是慕容阿敏,挨着她的是仇颖,这个背头是仇武,秃顶叫季亮。

    </p>

    高端指着古铜色男人问:这个季公也是你们的同学?

    </p>

    黄莺听见这句话哈哈笑出了声,她说:啥济公?哪有济公,人家叫季亮。

    </p>

    高端说:是,季公吗,就是姓季的公子,他好像比你们大十来岁。

    </p>

    黄莺说:你真的让我刮目相看了,一眼就能看出岁数,季亮还真不是我们同学,他是“滦山煤矿”总工程师,国外某地质大学矿业专业博士,很了不起,“滦山煤矿”技术方面的事全由他负责。

    </p>

    高端有指着橘红色女人问:这个是仇颖?

    </p>

    黄莺回答:是,有些招摇吧?

    </p>

    高端说:一看就是有钱的人,季亮追求她呢吧?

    </p>

    黄莺说:我噻,这也能看得出?服了,可是仇颖看不上他。

    </p>

    高端装作惊讶地说:真是了不起啊,他肯定能赚很多钱,唉!不能比呀。

    </p>

    黄莺开心地笑了,说:瞧你这个酸劲,有钱真就那么好?

    </p>

    高端说:当然好了,有钱想干啥就能干啥,对了,你咋没跟仇武或者季亮搞对象呢?

    </p>

    黄莺嘿嘿笑着说:他们都是有权有钱的人,仇武著名大企业家二当家,季亮大博士,就算我想跟人家搞人家也不愿意啊,就连玩都玩不到一块,慕容阿敏是你们科长慕容斌的闺女,仇颖是有钱的公主,所以我有自知之明,啊对了,你这是啥意思,看不上我呗?

    </p>

    高端赶忙说:净胡说,我小探员一个能有你这么漂亮的女朋友是上辈子烧了高香,这不是怕你委屈吗。

    </p>

    黄莺与高端碰杯后说:不委屈,咱俩门当户对。

    </p>

    高端喝干酒问:我说莺子,你爸是干啥的?

    </p>

    黄莺酒杯堵在嘴唇上琢磨了半晌才说:他开个小店,倒腾点房产,有一搭没一搭,不然的话我怎么会去当护士,咱不说我爸了,还是说慕容阿敏吧。

    </p>

    高端说:好,可是我对她没啥兴趣儿,有啥可说的?

    </p>

    黄莺前后瞄了瞄压低声音说:有,有个非常奇观的事你肯定没听说过,拍这张照片那天是仇颖生日,二十六岁吧,我们几个在“海鲜楼”大吃了一顿,晚上还去了“科迪歌厅”,我唱了两首歌就回家了,他们四个一直玩到天亮,后来的事你想都不敢想。

    </p>

    高端瞪着眼听,黄莺却不说了,她又倒酒又跟高端碰杯,高端竖着耳朵听,可是黄莺还是不说,高端有点急了按住她的手问:后来怎么了,快说。

    </p>

    黄莺一脸得意劲儿:着急了?嘻嘻,你不是没兴趣吗?

    </p>

    高端说:现在有了,快说吧。

    </p>

    黄莺凑近高端耳朵说:听说他们四个开了一个房间鬼混了一夜。

    </p>

    高端故作惊讶地问:仇武跟仇颖可是亲哥俩呀?

    </p>

    黄莺说:谁说不是,要不怎么离奇呢,不过这都是道听途说,也许不是真的,我也琢磨着不对劲,要说慕容阿敏跟仇武,季亮跟仇颖都有可能,要是四个人在一个房间里就有点那个了。

    </p>

    高端亲自给黄莺斟满一杯酒送到她嘴边说:够猛,哎呀,真是不容易呀......

    </p>

    黄莺问:什么呀?不容易什么?

    </p>

    高端故作沉吟状说:幸亏你没留下,要不就...啊!

    </p>

    黄莺朝高端喷去一口酒说:滚!

    </p>

    高端晚上与黄莺吃这顿饭原本只想证实一下优盘里不雅视频里另外两个人的身份,没想到黄莺就像早有准备似的拿出她们五个的合照,让他的验证简单了许多,高端不但证实了橘红色头发的女人是仇武的妹妹仇颖,古铜色男人是季亮,还意外看到了仇武的妹妹仇颖的不论事。再听黄莺说那天是仇颖的生日饭后又去了歌厅,再后来除了黄莺其余四个去酒店开了房,这就证实了优盘里的视频是真实的,只是他们他们没有想到这段丑陋经过被姜星偷着录了像。证实了这件事让高端非常兴奋,他预感到那段不雅视频会让仇武等人乖乖地说出炸死端木的真相,从而找到端木的手机还姐姐被带走的秘密。

    </p>

    对于偶然遇上周大疤瘌骚扰黄莺被自己教训了一顿从中推断出了一些关系,周大疤瘌是姜星的小弟没错了,黄三更是姜星和汤加一的心腹,那么黄三开着出租车在“仁慈医院”大门口等马田,姜星在马路对面确认马田也就顺理成章了,所以高端断定黄三“滦河石桥”撞石狮子是早就设计好的阴谋,是姜星指使黄三杀人灭口的,可惜的是随着姜星被杀黄三杀人灭口的证据全断了,黄三绝对不会承认他是受姜星委派去杀马田的。不过高端觉得今天非常幸运,误打误撞得到了汤加一有关线索,这就是汤加一经常用社交软件勾引女人猎艳,好好利用一下汤加一这个毛病兴许能从他嘴里获取井下埋端木的真实情况。但是把他抓起来也使不得,在通信记录中并没查到他跟黄三有什么联系,甚至都没查到他俩有通信联系,假如黄三死扛着不承认谁也没有办法,关键是没有证据证明他俩是同伙,更没法证明是汤加一授意姜星指使黄三谋杀了马田。

    </p>

    高端再次陷入深思中,不过渐渐在脑海里闪过一个计划,他决定完善这个计划并付诸实施,逼迫汤加一就范,查出端木埋在井下的真相。

    </p>

    喂!想什么呢?黄莺右手指捅了捅高端的脑门。

    </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可以爆修为江长〕〔安暖叶景淮〕〔开局地摊卖大力〕〔长夜余火〕〔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帝姬她又回来冠绝〕〔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全职艺术家〕〔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