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上门女婿叶辰〕〔上门好女婿〕〔渐微的爱〕〔摄政王是病娇,要〕〔最强龙婿叶辰〕〔摄政王是病娇,要宠〕〔快穿团宠:她又美〕〔一个顶流的诞生〕〔我有无数神医技〕〔夫人每天都想落跑〕〔朝为田舍郎〕〔最豪赘婿叶辰〕〔妖虫之心〕〔只有我老婆不知道〕〔辗转人生〕〔至强龙尊〕〔叶辰萧初然〕〔璀璨人生叶辰〕〔美女总裁的超级高〕〔顶级神婿叶辰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末日之深渊猎人 第二百四十九章 废土中的诞生
    清平公主并没有敢向窗外看去,成年生活在高高在上的锦绣之宫中的她仅仅对天山的雪、塞外的沙、江南的小桥流水、西域的景炎烟霞有着刁钻的品味,但这所有的却对民生的疾苦保持着茫然不知的忽视,这不得不说是一种讽刺。现在的璇星帝国就好比是历史上的某个朝代,在内忧外攘焦心如焚的环境里,朝廷依旧处于被粉饰的歌舞升平之中,现在璇星帝国的边境地域乡绅官员仗势欺人鱼肉百姓,劳役大作,藩王境内赋税甚至出现了超过帝国的现象,这着实是璇星帝国皇室的一种失败。

    若是将治理不当的罪责完全归咎于藩王,那么璇星帝国岂不是在又让马儿干活又不让马儿吃草的无理取闹吗?夜无仇这样想来越发茫然,他对于璇星帝国这种现状感到深深的不安,分封制本就是容易让将大领土四分五裂的一种模式,璇星帝国皇室还不加紧注意,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想的。而且,皇帝说得好听,亡灵的事暂且急不得,但实际上仔细想一想,自己辛辛苦苦一路攀爬好不容易面见天子,而自己的夙愿又得到回报了吗?关于亡灵的事没有任何的进展,大陆仍然处于一片祥和之中,甚至还有窝里斗的迹象。

    夜无仇越想越觉得无奈,他盯着清平公主的眼神中充满了深意。清平公主此时意识到夜无仇真的敢动她,她的身份对于夜无仇来说不过是形同虚设,起不到任何作用,因此她感到了发自内心的震颤。

    夜无仇的蔑视虽然让她感到了极度的气愤,可毕竟自己的安危就处于人家的一念之间,但她又觉得不能丢失作为公主长久以来形成的威严,她便皱着眉头问道:“为何?”

    夜无仇看着这位美若天仙的公主,他的眼神从上扫视到下,发现公主简直就是一块玲珑剔透洁白无瑕的美玉,虽然没有任何实际用途,可作为一个花瓶还是实至名归的。夜无仇微微摇头咋舌道:“因为皇帝的个人意愿并不能代表整个帝国,他的权利是来源于人民群众的追捧,若是没有人承认皇帝的存在那么也就无从谈起你这位高高在上目空一切的公主了。若是帝国当真面临了难以抗拒的危机需要以你的和亲才能化解,那么你便是首当其冲的牺牲品。帝王之家无亲情,希望你能够深切理解这句话。”

    清平公主紧皱的黛眉再度加深几分,她似乎是对夜无仇的话嗤之以鼻,但忽然看见他盯着小丫鬟看,心中蓦然升腾不详的预感。

    “你不许动他!”公主忽然爆发出极大的勇气,或许是她与丫鬟长久以来的陪伴让她产生护犊子的心里,她狠狠地朝着夜无仇吐了一口唾沫,“滚开,你这个卑微的蝼蚁,今天落在你手里是我此生最大的不耻!”

    这口口水自然很难落在夜无仇的脸上,清平公主仅仅是个身体素质略微好一点的普通人,没有修习任何的功法,自然是不能对夜无仇造成半点威胁的,但是这样恶劣的行径,却让夜无仇火冒三丈。夜无仇眯着眼睛道:“公主殿下,你若是能够有半分的尊重我,都不会造成现在这样难以挽回的事态。”

    公主此时也是豁出去了,她鼓起勇气大吼道:“说实在的,你在我眼里就是一条卑微的爬虫。”

    夜无仇气极反笑,他忽然意识到自己的脾气有些翻天覆地的变化,这种情况若是放在以前,自己压根不会在意,可现在却是有种发自内心的厌烦。或许就是因为那个姑娘的离去吧……可是为什么,自己对她难道不够好吗?自己与她所有的回忆难道不够珍贵吗?竟然就让他这样弃之如敝履的扔下了!

    夜无仇感到了深深的失落感,所有本应该在记忆中闪闪发光的画面变得黯然失色,他有时候还会置疑自己的能力,他时常会自我剖析到底是哪里不好换来了一场无情的别离。

    https://m.xla.

    夜无仇缓缓喘了口气,他翻身下马来到马车的后方,手中强悍的斗气在疯狂涌动,这让猫在车底下的车夫大惊失色,连忙连滚带爬地跑了出来。紧接着,夜无仇的手掌轻轻地贴在马车侧壁上,这种马车是皇室专用的玉辇,富丽堂皇而且坚固无比,但这些优势在夜无仇的斗气下都显得脆弱不堪,只见夜无仇的斗气犹如大潮般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强烈的意境充斥四周,那种“八月涛声吼地来,头高数丈触山回。须臾却入海门去,卷起沙堆似雪堆”的气概让所有人身临其境。

    紧接着,只见马车在这样潇潇入耳的气势的侵蚀下,逐渐分崩离析,最后四分五裂,里面的三人跌落下来。

    “哎呦呦,摔死老朽了。”那老嬷嬷捂着腰哀嚎着,当她注意起四周的环境的时候,却是两眼一翻昏死过去。

    清平公主本来被摔得毫无公主形象,她的心中自然是气急败坏的,可当她看到自己处在一个怎样的环境当中的时候,她彻底惊呆了。这……这是人间炼狱吗?满地的鲜血,满地的尸体,而且这些尸体有的死不瞑目,那临死前的挣扎状无情的侵蚀着没见过“世面”的公主的内心,她整个人都已经木讷,浑身颤抖缓缓站起身来。

    而那个小丫鬟性子本来就是胆小怕事的那种,她除了龟缩在公主的名下的能耐之外再无半点技能,此时她“哇”的一声大哭起来,泪水滂沱的就仿佛能将这样毁三观的场景从她的心中冲刷掉一样。她死死地楼主公主的大腿,眼睛都不敢睁一下。

    夜无仇看着公主这样的状态心中突然涌现出快感,你不是高高在上目空一切不知道人间疾苦吗?真就应该让你体会一下什么叫做“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什么叫做“一将功成万骨枯”!相信这种切身的体会远比从书本中所描绘的画面来得有价值的多!

    清平公主的裘袍有些损坏,她仿佛失神般向旁边走去,就在这个过程中,她的身上不可避免的沾满鲜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加载了恋爱游戏〕〔从红月开始〕〔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凰妃演技太高超〕〔我的姐姐是超模〕〔万界圆梦师〕〔小精灵之第五天王〕〔瞄准你的心〕〔我家娘子不是妖〕〔阴婚不散:我的高〕〔鬼喘气〕〔超极品太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