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杨辰秦惜〕〔杨晨秦惜〕〔都市之最强赘婿〕〔黑雾之下〕〔地球人实在太凶猛〕〔死刑犯的生存游戏〕〔星辰之主〕〔我家老婆来自一千〕〔南明第一狠人〕〔惊天战龙〕〔无敌战王杨辰〕〔篮坛之重开的大姚〕〔狂少杨辰秦惜〕〔镖行四海〕〔楚风苏影顾菲菲〕〔梅心冻〕〔曲瓷薄时延〕〔九天战神〕〔名侦探世界的警探〕〔重生南非当警察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末日之深渊猎人 第二百五十五章 曲终离歌
    夜无仇微微喘了口气,他并没有矫情,而是迅速将注意力集中到解决眼下困境上,适当的矫情可以触及感情,可若是不分场合那只会成为大家的拖油瓶。

    对于这点夜无仇是了然于胸的,因此皱着眉毛眼神迅速流连在四周的环境当中,此时的大殿之中充斥着宛如胶质般的能量,这种能量好似远古凶威,就算比不上青暮府的法阵直接传承于上古时代,可终究是在形式上对其有所继承,要不然也不会给予他们如此大的压力。

    “要想安然无恙的从这里出去,强行冲出去是不可能了,日月同心,乾坤朗映,我曾在青暮府中见过这样图案。”夜无仇这样说着,强行让自己的内心平静下来,指着一个方向道。

    众人纷纷向夜无仇所指的方向看去,只见将眼光放在宏观的角度,只见整个大殿的地砖上绘制的图案竟然是绳墨勾勒,色彩绚烂的江山旭日图,而在山河万里的上方,竟然有两个太阳,其中一个散发着炽热的光芒普照山河,但这个球体的旁边,另外的一个球体却让山川河流笼罩上一层靛蓝迷离的色彩,在脉脉荡漾的清辉中,万事万物都被蒙上了轻柔的细纱。

    “这种现象在封印幻境大师的那个法阵中也是存在的,但在那里一切都是形而上的观念性存在,正所谓世界有限但意志无垠,大道无形,圣谟征微,能够在意识形态上将人封印,才是世界上至高无上的手段。”夜无仇顿了顿,深深的喘了口气,法阵在极短的时间内变得压力强悍,并且这种压力程度在随着时间的流逝逐渐攀登,“尽管这个法阵比不上青暮府的法阵,可仍然不是我们能够抵抗的,我们唯一的出路就寄托在那个宝座上。”

    夜无仇分析的有些有据,但真正要实施起来却是难上加难。然而若是不能将目标明确,那么只会陷入茫然无谓的误区,因此在夜无仇说出来目标之后,无论是对于他的下属来说还是对他自己来讲,都是一件能够看得见希望的事。

    霍杰表示认同的点了点头,他眉宇之间充满了忧愁道:“只是我们该如何走到宝座那块呢?现在最大的问题就在于此。”

    随着时间的流逝,众人的脑门上均露出一层细密的汗珠,他们此时深刻感觉到了厚重的压力带来的后果,能够站起身都是需要付出极大的努力。

    “先别贸然行动,我们现在的斗气无法使用,那么就意味着我们必须从地面上走过去,这样以来就迫使着我们必须研究地面的机关到底是怎么回事!”夜无仇焦急道,但是这个法阵非但封印了他们的斗气,还在不停的向他们的肉体上施压,这样以来就在他们本就焦灼的心情上施加负面情绪,这样以来双重的负担便如影随形。

    不管了!再不走迟早会被越来越强的压力碾成粉末!这样想着,夜无仇朝身后示意一下,当即率先跳了下去。

    跌落的过程是极度的迅速,以至于夜无仇落在地砖上的时候发出重重的“咚”的一声。然而脚踏实地的感觉却让他松了口气。

    神殿骑士们也纷纷跟着跳落下来,他们也都如夜无仇一样落下的时候发出巨大的声响。

    然而,他们不可避免的落在不同的砖上,却没有任何的动静。

    难道是我多心了?夜无仇皱着眉头想着,不应该啊,要是这个地砖上没有玄机,那名士兵为何会以奇怪的步伐前进?

    夜无仇这样想着,便试图向前行走,可很快,他便明白了这一切的所以然。就在他的后脚跟刚刚离开地面准备向前踏的时候,一声轻微的“咔嚓”声清晰入耳。

    不好!夜无仇的心咯噔一下,他脖颈木讷的向后看去,只见刚刚自己踩到的那块地砖已经弹出来!

    众人面面相觑,他们顿时明白过来什么,在短暂的窒息之后,夜无仇猛地发出一声暴呵:“快跑!”

    夜无仇的话好像狂风骤雨的序章,他的声音刚刚落下,之听见稀里哗啦的一阵机铦声响起,紧接着无数破空的声音响起,与此同时铁索的铿锵声从四面八方传来。

    圣殿骑士们反应颇为迅速,他们匆忙闪避,尽管有些人连滚带爬,可此时无论如何只要能够快速移动都是优良的方法,只见四面八方的箭矢如雨点般打来,简直有种密不透风的感觉。

    夜无仇怒喝一声,他试图运转斗气与这些箭矢抗衡一下,可怎奈斗气犹如泥牛入海,在法阵这片汪洋大海中宛如一叶孤零零的扁舟,任他如何努力都无法将其运转,从而也就妄谈运用斗气脱身了。

    可是若是任由这些破魔箭矢射到自己等人身上,那么光凭血肉之躯是断然不可能在这样的攻击下存活的,那么自己等人岂不是要在此地葬身?

    这个念头几乎是电光火石间闪过,但要真的说夜无仇可以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做出什么判断那是不可能的事情,这些所有的心理活动不过是他的下意识的浓缩,他宛如条件反射般从纳戒中取出魔剑赤血残云。

    此时的魔剑重达千斤,可惜夜无仇今时不同往日了,他的体修给予他不同于斗气的另外一种支配性动力,只见赤红的光芒划过魔剑的表面,魔剑顿时焕发出无尽的光彩。这种赤红的光芒可不是神器本身的能量,而是天玄体修的本源力量,或许说天玄体修有些笼统,毕竟体修功法配合罡正极阳刀刀魂二者相互融合已经形成了独一无二的风格从而变成一个虽然不能说后无来者但至少前无古人的东西,尽管夜无仇知道用“天玄体修”这么笼统的名字来称呼自己的功法已经不那么贴切,可一方面为了省事另一方面追本溯源,他都还是决定用“天玄体修”来命名。

    就这样,夜无仇的天玄体修爆发出令人瞠目结舌的能量,紧接着宛如提起一柄千钧巨斧一般他狠狠的抡起赤血残云。血红的光芒大片大片的蔓延开来,在这片光晕中好似蕴藏着无数猩红之眼,每当它们偶露狰狞的时候,凛然的邪意如水滴般无孔不入,仿佛要将人们的心脏包裹啃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加载了恋爱游戏〕〔从红月开始〕〔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万界圆梦师〕〔我的姐姐是超模〕〔凰妃演技太高超〕〔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家娘子不是妖〕〔瞄准你的心〕〔阴婚不散:我的高〕〔鬼喘气〕〔超极品太子〕〔黑道学生5三分天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