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曲瓷薄时延〕〔九天战神〕〔名侦探世界的警探〕〔重生南非当警察〕〔死灵神话〕〔风水小相士〕〔都市古仙医〕〔不败神婿杨辰〕〔战神杨辰回归都市〕〔杨辰秦惜〕〔上门龙婿叶辰〕〔叶辰帝豪集团〕〔萧家上门女婿〕〔上门女婿叶辰〕〔上门好女婿〕〔渐微的爱〕〔摄政王是病娇,要〕〔最强龙婿叶辰〕〔摄政王是病娇,要宠〕〔快穿团宠:她又美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末日之深渊猎人 第一章 血洒废土
    焦黄的土地上被烈阳所炽烤,废墟之中升腾着滚滚浓烟。

    这片土地自打遭受劫难以来已是几个月的时间了,生灵涂炭,丧尸横行,深重的痛苦笼罩在所有幸存者的心头,然而人们面对命运的不公,除了忍辱负重之外别无他法。

    生存是这个时代的主旋律。

    偌大的工业烟囱在兀自矗立,昔日骄傲不可一世的他如今失去了神威,那巨大幽深的口再也不会吞云吐雾。黄昏的映照勾勒出他苍凉的剪影,就像在微黄色荧光灯为背景的沙画。在他的下方,原本应该存在的工厂厂房并没有出现,取而代之的是废墟,不仅仅这在那片地域,放眼望去,只见触目所及尽是砖块瓦砾构成的残垣断壁。

    “步远!你该醒了!”

    “步远,你再不醒老子剁了你!”

    步远在迷离中睁开眼,仿佛是来自平行宇宙的呼唤让他的耳畔充满单调的嗡鸣声,就像心电图被拉成致命平滑的射线,他感到前所未有的迷茫!

    “嘿!这位老兄还是不够清醒,来给他加把劲!”

    顿时感到一桶冰冷的水泼在自己脸上。

    我是谁?我在哪?

    步远木讷的转过视线,只见周围站着无数的人,这些人全部荷枪实弹,魁梧且彪悍。他的思维的精灵就像那宁折不屈的电塔,矗立在冥暗的天际,在暴风雨前夕暂得残喘,在充斥着血腥与沦丧的时代。

    步远机械地将视线投到天际,他此时躺着瓦砾废墟中,从他这个角度望去,化工厂的轮廓清晰的浮雕在血红色的天际中,乱石穿空的烟囱冒着浓烟,就像是匍匐着的深渊巨魔散发着摄人心魄的邪气。

    他盯着那局部地方美到心悸绯红色,眼球晶莹的玻璃体突然有所触动,睫毛蒲扇间记忆山呼海啸而来,现实感受突破壁垒犹如水流四合将至。

    “老大!这小子醒了!”

    步远听见这样一个声音响起,他看向被称为老大的人,此人是一位身材壮硕的大汉,遒劲的小臂肌肉裸露在外,他持枪的姿态矫健而优雅。此人正是末世来临之前自己的经理罗宵,此时在末日来临数月后,在丧尸横行的世界中摇身一变成为当地势力比较庞大的团体的首脑。

    可同为一个公司的,罗宵仅仅比他高一个级别而已,平日里也没见他有什么反常的地方,却能够在秩序崩坏的时候迅速拉扯起装备精良的队伍,

    疼痛从四肢百骸涌来,步远扶着脑袋试图爬起,可罗宵崭亮的皮靴出现在他的眼底。

    一柄斧子被扔在他的面前,当啷一声,步远心中颤了颤。

    罗宵蹲了下来,他用手扶着陆少贞的下巴,将其视线与自己相平,他眼含恶魔般的笑意盯着步远道:“小子,念在以往的情分上,我倒是可以考虑饶你一命。”

    步远面皮略微抖动,他扭过头去查看四周的情况,只见此时他们正在处于一处废墟中,废墟里搭建着几处简陋的木板房,而成堆的粮食堆放在空地上,十来个跪在地上的人们发出低低的啜泣声。

    显然罗宵的人攻破了此处聚集求生存的人们,强夺了他们的粮食。

    “拿起这柄斧子。”

    罗宵命令道。

    步远眼神中透露出疑惑,他晃晃悠悠的站起来,如实照做。

    罗宵露出了满意的笑容,他颇为随意地拍了下手,然后突然指着某个方向道:“劈开那家伙的头颅。”

    步远如被针扎,他愕然的盯着罗宵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可在看到他眼神中的肯定的时候,又呆滞地看向那个跪在地上的可怜人,此人还是个半大的少年啊!

    少年此时鼻涕眼泪齐刷刷地流下来,恐惧已经压垮了他还不算坚硬的内心,他旁边的中年男人发出愤怒的吼叫:“有本事冲我来,别冲我儿子!”

    罗宵哈哈大笑道:“人间沦丧,尸潮汹涌,嗜血的撒旦张开罪恶的翅膀,他要向世人展示他们自己的本来面目以及……至高无上的权威!”

    如此说着,罗宵身形乍然而动,本就健硕的身材更是抡圆膀子蓄力,沉重的枪柄在空中划过血腥的弧线。

    令人窒息的闷哼声令人心胆俱裂,血花如鲜艳的鸢尾绽放,步远整个人顿时如灵魂出窍般纹丝不动,所有人都是在这个刹那屏息凝神大气都不敢出。

    只见那本来活生生的中年男人头颅颅骨被击打得下陷一大块,满脸鲜血,眼珠突出,整个面部呈现出不自然的扭曲,甚至有着碎肉挂在脸上。唯有那口中气若游丝但却急促的喘气证实着这一切的真实发生。

    罗宵随手将染血的枪交给部下,满意地拍拍手,就像在欣赏自己的杰作,他说道:“对危险的趋避使人臣服,唯有饱饮鲜血才能无畏生存,所谓坚强不过都是伪君子塑造的假象,唯有同心戮力才能守望黎明。”

    他的如魔鬼般的声音传开,步远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干着如此残忍的事却能如此淡然的笑出来,他难道不是人吗?为何没有任何怜悯之心?

    跪在地面上的人们无力地匍匐着,颤抖的肩膀出卖了他们内心触及灵魂的恐惧。

    罗宵风轻云淡的走到步远身边,斜睨道:“怎么样?决定好动手了没?只要将那个可爱的少年的头颅击碎,全队的人都可以活下来,这是笔很合算的交易。”罗宵顿了顿而后又道:“当然,你也可以选择与他们同生共死,该何去何从全听你自己的意见,撒旦的威力只在于诱导,而非强迫。”

    陆少贞双手颤抖,斧子的重量好似千钧,他静默地在内心进行着生死抉择,周围安静的只剩下自己的呼吸声。

    杀,那便是泯灭人性的怪物,不杀,那整队人都得死!

    少年已经泣不成声了,他的哭腔中夹杂着崩溃的哀求:“求求你,步远,给我的痛快的,让这个恶魔见鬼去吧。”

    “哦,shit。”罗宵笑骂了一句,“瞧瞧人家,多有骨气,撒旦需要这样有骨气的少年,步远你还犹豫什么,将他送往撒旦的怀抱吧。”

    步远拎着斧子走到少年跟前,他颤抖的看着少年痛不欲生的模样,与此同时已经咽气的中年男子的血慢慢蔓延过来,不断刺激着他的视觉神经。

    这个团伙是步远避难的场所,在末日爆发的时候,他们依靠粮站的优势固守此地,可躲得过丧尸躲不过人心,今日终究是被残暴的罗宵攻破,而步远也被迫面临着重大抉择,而且无论这种抉择是通往那种方向的,他所要承担的精神压力都是不可斗量的。

    步远高高扬起短柄斧,表情在刹那间变得狰狞,少年跪在他的前方认命般死死闭着双眼,打颤的牙齿发出咯咯的声响,他怒吼一声,斧子闪过一道锋锐的光亮。

    “去死吧!”

    步远的斧子狠狠劈向罗宵!

    但迎接他的并非罗宵血溅当场的画面,斧子劈了个空!罗宵敏捷的闪躲开来,嘴角终究是露出残酷的笑。

    他的部下,几杆抢柄,齐齐砸在步远的胸腹后背,他只觉得痛苦的胸闷气短,便颓然跌倒在地。

    “很抱歉,交易失败。”

    罗宵摊开双手,眼睛里满含着戏谑的笑意,就好似猫在戏弄耗子的残忍,他边绕着步远走边说道:“既然冥顽不灵,那么便不值得赐予原谅,但对于神族后裔来说,以任何理由的屈挠都是多余的。能让你这样曾自以为能够解救全世界的血脉见证地狱深渊的序幕,身为始作俑者的我深感荣幸。”

    罗宵狠狠地踩踏着步远的后背,揪着其头发让他目视前方。

    “你的血管里流淌着的血液只能激起撒旦无情的屠戮,你们狗屁神族看似守卫世界却只会将事情变得更加糟糕!”罗宵的脸上终于不再是令人绝望的笑,而是变得充满憎恨与不甘,“可这一切都将过去,真正的万劫不复已然逝去,重生在即,秩序重组,让你们看看你们这该死的荣耀是多么苍白无力,你们的信仰就宛如tch般被无休止的索取。”

    步远嘴里泛着血沫,眼角磕在石头上被划开骇人的口子而鲜血直流,他虽然不是很明白这疯癫的罗宵在说些什么,但思维的理智告诉他这中间定然有些什么隐秘的事情是他所不知道的。

    罗宵挥挥手,只见其部下一个手执散弹枪的壮汉将黑黝黝的枪口抵在另外一个俘虏的后脑。

    步远睚眦欲裂,他拼命的想反抗,可罗宵的力量不是他能比拟的,万般无奈之下他就这样被强制的见证了残忍杀戮的场景。

    “轰!”

    震耳欲聋的散弹枪发出巨大的轰鸣,血雾四处弥漫,碎肉如密集的雨点洒落在地面上,甜腻到让人呕吐的腥气浓郁到甚至掩盖了工业废烟的气味。

    俘虏们瑟缩地将身子团成一团,这冰冷的人世间给了他们太多的苦难,这精神上的冲击甚至比肉体上的毁灭来得更加可怕。

    “呼,呼……”步远瞪大了眼睛,时间浓稠的好似静止,世间唯有自己粗重的呼吸声清晰入耳。俘虏被散弹枪爆头的细节纤毫毕露,那飞溅的肉酱,血腥的碎骨,以及粘稠的脑髓就那样生动的上演,好像这一切并不是真实发生的而是在技术人员的操纵下帧帧演播的动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加载了恋爱游戏〕〔从红月开始〕〔我的一天有48小时〕〔万界圆梦师〕〔神羽战尊〕〔凰妃演技太高超〕〔我的姐姐是超模〕〔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家娘子不是妖〕〔瞄准你的心〕〔阴婚不散:我的高〕〔鬼喘气〕〔超极品太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