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不败神婿杨辰〕〔战神杨辰回归都市〕〔杨辰秦惜〕〔上门龙婿叶辰〕〔叶辰帝豪集团〕〔萧家上门女婿〕〔上门女婿叶辰〕〔上门好女婿〕〔渐微的爱〕〔摄政王是病娇,要〕〔最强龙婿叶辰〕〔摄政王是病娇,要宠〕〔快穿团宠:她又美〕〔一个顶流的诞生〕〔我有无数神医技〕〔夫人每天都想落跑〕〔朝为田舍郎〕〔最豪赘婿叶辰〕〔妖虫之心〕〔只有我老婆不知道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末日之深渊猎人 第二章 兽罡诀
    ……

    “欢迎来到自己与自己的深度对话环节。”

    有个声音在冥冥之中说道。

    “我这是在哪?”步远感到精神前所未有的恍惚,之所以用“恍惚”来形容,那是一种灵魂与肉体脱离的感觉。如果说平日里是意识与肉体感官共同完成对世界的认知,那么此刻全然是灵魂为直接且独一感受体——无论如何都是带有初次体验的神秘。

    他借红黑相间的光亮,奋力想向前方望去,四周茫茫一片,倒是很像他以前从科普杂志上看到的宇宙照片。这个声音忽而远忽而近,更夹杂着空灵的回响,而最令人倍感亲切的,是那声音中饱含的热切与欣慰。

    “这是你的精神空间,对于这种状况无论你理解与否,那都是命运的契机与历史的巧合留给我们的选择,你可以不理解但你要清楚这是项神圣的举措。”那声音语速急切,“有关末日的秘密,我们长话短说,事物发展的纲领都存在于这本日记之中,它并不能决定你到底该朝哪个方向发展,可或多或少对于抉择的彷徨具有先验的启示。”

    步远看到前方好像呈现出一条辟开黑暗的甬道,在那星辉荡漾的匹练中有人影在静静的伫立。他急忙想向那个方向走过去,可发现自己不过是寰宇中浮游的尘埃,是来是去全然不听从自己的意愿。

    紧接着,他便看到了一本牛皮封面的笔记本向自己飘过来,这难道就是那神秘人口中的“日记”?

    ……

    眨眼流年,当步远回过神的时候,发现自己仍然处在罗宵的钳制之下,而那被爆头的俘虏已经颓然瘫倒在地上,成为一具无头尸体。

    “哦,步远,瞧那样子真的是可爱,不是很像地狱曼陀罗吗,瞪大你的眼睛看看,所谓神族在这时候是多么的无力!”罗宵哈哈大笑,可就在他鲜血刺激得愈发肆无忌惮的时候,脸色遽然变化,他身形矫健果断的跳开,凝重地看向步远。

    只见步远正缓缓起身,虽然速度很慢,可却有着不可抗拒的力量,那山岳般升腾的气势笼罩在所有人的心头,虽然他们都不明白为何会这样,但却着实在步远的面前感到了渺小。

    罗宵的脸色在这个时候变得狰狞异常,他似乎感受到了什么,整个人犹如穿山甲般敏捷地在地面上作出军事规避动作,然后直接来到一名部下的身边,抢过枪,对着陆少贞便是一梭子弹打过去。

    “突突突。”子弹在瓦砾上溅起弹痕,可说起来也玄幻,子弹竟然穿过了步远的身体而没留下任何痕迹!

    俘虏们眼见着这位曾经与他们朝夕相处的青年浑身散发着涌动的阴森与冷静,愈发感到了令人心悸的恐惧,尤其是那位刚刚丧父的少年,瞪大眼睛看着这不可思议的一幕。

    但这些外在变化并不能影响陆少贞自己的思维,他此时脑海中呈现出空灵的状态,一本日记在虚无缥缈的空间中散发着氤氲的光晕。

    “兽罡诀……”

    “得蒙洪荒,涬溟分野,清浊灵孕,阴阳融爕,渡万世之苦厄,为黎元而谏谟……”

    步远这段对《兽罡诀》进行解释的字并没有去过多思索,因为后面还有具有启示意义的字在等待他思索。

    “在历史的洪流中每次波澜起伏的顶点都具有弥足珍贵的自鉴意义,在命运风云际会的当口,秉承初心,方得始终,这《兽罡决》是没落的神族的功法汇集,我将其炉匠方圆融会贯通编撰成特有的体系,但我所做的一切都是理论上可行的,这部功法至今为止尚无人修炼过,如此一来便没有人可以给你明确的指示。或许,这是你的,但亦可能是你的终点。向左还是向右全看你的抉择。”

    ……

    充沛的力量灌输全身,陆步远感到前所未有的充实,四肢百骸层层叠叠涌现出来的力量直接将他的肌肉撑得隆起,本来干瘪的身材此刻蓦然变得饱满健壮。

    步远感受着身体发生的变化,万分诧异的同时也是明白过来,自己选择修炼了神秘人的《兽罡决》,随之而来的身体变化也定然是情理之中的。

    “杀人偿命,罗宵,你该死。”步远阴森地看着如临大敌的罗宵,从牙缝中挤出这句话。

    罗宵缓缓直起身,他脸色冷峻,手拎着枪,整个人绷紧就像一尊雕塑,他说道:“你这是血脉觉醒?”

    步远没有答话,因为他此时依然处于一头雾水的状态,对罗宵的不知所谓的话不能完全理解。但是,既然拥有了力量,那便需伸张正义,这里很多无辜的处在罗宵魔爪之下的俘虏尚待解救。

    步远身形微动,便已然是速度惊人,他宛如弹簧的小腿弹射而出,整个人呈现出倏然而逝的效果。

    罗宵眉头皱紧,他此时已经没有了气淡神闲的嚣张姿态,而是脚步不断退避,同时命令下属顶上去。

    罗宵的部队大约三十多人,他们皆是身着防弹衣装备精良武器的军人,虽然步远不知道罗宵到底是从哪拉扯这样的队伍,但末世的降临便已然超乎所料,过去了数月时间,他不还是得被迫接受?

    罗宵的部队呈半包围形状逼近过来,这些训练有素的军人纷纷作出标准的持枪动作,在罗宵距离数米的时候,猛烈的火力瞬间将那片区域淹没!

    步远刹那间作出反应,他并没有经受过军事训练,可他那由于瞬间“觉醒”而获得的强大的身体素质赋予其敏捷的机动性,这也就让他哪怕像是狗吃屎般狼狈的手脚并用,仍旧将子弹远远落在身后!

    大片的弹幕紧紧跟着陆少贞移动,在其身后犁出深深的沟壑。

    步远感觉自己的思维有些跟不上肉体新获得的属性,以至于他完全感觉自己像是在凭借下意识去规避危险。可在有这样的想法同时,自己的意识或多或少地渗入且想要接管身体,可越是这样便越将事情推向糟糕的地步。

    他踉跄两下,险些跌倒,子弹紧贴着他的屁股擦过去!顿时,火辣辣的疼痛传过来,不用想也知道发生了什么,裤子破了是小事,屁股上被子弹擦出血瘤子才是最让人难堪的!

    冷静,冷静,步远不断告诫自己千万别紧张到思维混乱,他眼睛两边瞅着寻找对策,旋即几乎下意识便是双脚踏空,踩着围墙的墙面,紧接着又如跑酷般腾身于空中!

    粮站的围墙宽厚高大,罗宵等人本就距离围墙不是很远,因此在步远这一跃之下,双方之间的距离已经极短的了。

    “啊——”步远发出愤怒的咆哮,最后一脚蓄力完毕,于此同时他稳稳地抓住墙壁上冒出头的钢筋!两三米长的钢筋宛如龙筋被硬生生抽出来,粉碎的墙壁大面积坍塌,然而这些仅仅是无关紧要的环境,最为致命的是步远就这样在无数细碎的石块的映衬下,将钢筋抡成呼啸的帷幕!

    “轰!”

    一名军士下意识的抬起枪械格挡,可没有丝毫用处,钢筋上仿佛具有开天辟地的力量,枪械碎成两段都未能阻止其上毁灭性,最后随着噗嗤的声音传遍四周,钢筋直接将那军士分作两段,肠子内脏稀里哗啦流了一地。

    以雷霆之势斩杀一名敌人,步远稳稳地落在地上,略微的喘息让他的肩膀轻微的上下起伏,他垂着头,没人能够看清他的表情是什么样子,可他身上散发着的强势的气场,却让众人大气都不敢出。

    众军士已经停止开枪,他们死死盯着惨死的同伴,这名同伴死状的残忍已经超过了罗宵的手段!

    罗宵眼睛凝成针芒,他扬声道:“步远,就算是血脉觉醒了,亦不过是飞蛾扑火罢了,撒旦终将胜利,属于神族的时代就要过去了!”

    步远缓缓抬起头,只见他的瞳仁布满血丝,有种壮烈的悲惨在静静的上演。身体遽然的增强让其大脑承受了莫大的压力,尤其是在他并未完全接管身体的状况下,动用超越认知的力量实在使大脑的损伤颇为巨大。

    尽管眼睛血红,头疼欲裂,可步远仍然字句清晰道:“我不管你口中什么狗屁神族什么狗屁撒旦,只要滥杀无辜违背正道,那便是该死的存在!罗宵,你该死!”

    话音刚落,步远再度爆发出震耳欲聋的怒吼,两股殷殷的血自鼻孔流下来,可这并不能阻拦他的杀心,无辜的善良的人惨死,那挚友般的恩人们被虐杀,这如山洪迸发的愤怒汹涌倾泻,钢筋顿时犹如翻飞的黑龙,每次挥舞都是携带着腥风血雨!

    “哈哈哈,世道变啦,步远。难道你还不明白末世法则吗?人性沦丧,异物肆虐,英雄蓬头垢面,小人耀武扬威,你还在为那些腐朽的观念坚持什么!当真是可笑至极!”罗宵的声音犹如空谷回荡的蛩音般萦绕在陆少贞的脑海,愤怒与不甘让步远感到了歇斯底里的疯狂,血肉横飞,人间炼狱,黑中泛红的天际散发着狰狞的邪恶,在那迟迟不肯到来的黎明前向世人展示着来自未知深渊的恐惧!

    粮站外面,游荡丧尸在发出呜咽的声响,有时偶尔发出野兽饥饿时候的咆哮,也像是具有深邃的隐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加载了恋爱游戏〕〔从红月开始〕〔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凰妃演技太高超〕〔我的姐姐是超模〕〔万界圆梦师〕〔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家娘子不是妖〕〔瞄准你的心〕〔阴婚不散:我的高〕〔鬼喘气〕〔超极品太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