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惊天战龙〕〔无敌战王杨辰〕〔篮坛之重开的大姚〕〔狂少杨辰秦惜〕〔镖行四海〕〔楚风苏影顾菲菲〕〔梅心冻〕〔曲瓷薄时延〕〔九天战神〕〔名侦探世界的警探〕〔重生南非当警察〕〔死灵神话〕〔风水小相士〕〔都市古仙医〕〔不败神婿杨辰〕〔战神杨辰回归都市〕〔杨辰秦惜〕〔上门龙婿叶辰〕〔叶辰帝豪集团〕〔萧家上门女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末日之深渊猎人 第五章 残局
    !

    明白了这点,就不怪罗霄心胆具颤了,不同于普通人,在真正的强者面前,任何无力的攻击都是微不足道的。

    此时此刻,他的脑海中仅存一个念头,那就是快跑。他的内心中存有侥幸,那就是如果自己跑得够快,那么这个怪物或许会看到自己的慌张从而善心大发,饶自己一命。

    抱着这样的念头,罗霄甚至还没来得及看那从棺材中脱身而出的到底是什么人,便匆匆的调转头朝着外面跑去。

    “诶?这人怎么回事?还真有枪?还真敢开枪啊。”

    颇为无辜的声音传遍此处粮站。步远趴在地上费力的抬起头看着这戏剧性的一幕,凶神恶煞的罗霄竟然就这样被吓跑了?

    罗霄的跑开启了先例,他的爪牙纷纷效仿,顿时杀人不眨眼的团伙丢盔弃甲,狼狈朝着粮站围墙方向跑去。他们翻墙而出,正如他们翻墙而进一样,动作敏捷中带有些许狼狈。

    紧接着,汽车的启动声以及游荡的丧尸嘶吼声,外加子弹射进肉里的噗嗤声不绝于耳。大约持续了几分钟,这样宛如交响乐般杂糅的声音逐渐消失,只剩下零星的丧尸发出迷茫的吼叫。

    步远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他知道今日的危机是化解了,只是可怜了那中年男人以及少年,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父亲被以极其残忍的手段杀害,这种心理阴影怕是这辈子都走不出来了。

    他将视线转移到他们的恩人的身上,虽然这个恩人看起来很不靠谱,并且似乎连他都是一脸茫然的样子。怎么看都不像能躲子弹的人啊!

    “咦?这里发生了什么?外面这是什么声音?”这个人摸了摸后脑勺那宛如鸡窝般的头发,上面蓄满了灰尘,此时虽然不是寒冬腊月,可毕竟已经入冬了,天气冷的让人发抖,可此人竟然穿着肮脏的短袖,邋里邋遢的像个野人。

    这样说着,他缓缓的挪动脚步,而且他的精神好像有点问题,嘴里不知道在嘟哝着什么。

    那个刚刚丧父的少年紧绷着的弦此时终于断裂,他低低的啜泣声缭绕在粮站的上空。大家仍然保持着跪着的姿势,强烈的冲击让所有人的精神都不堪重负,世界观的崩塌需要时间来修复,他们眼神空洞木讷的带着原地良久,终于陆续回过神来。

    “这位兄弟,请问你是谁,怎么救下我们的?”

    步远看着粮站的首领,老王大哥,一个是四五十岁.zyxta.的中年汉子。他在末日之前就在粮站工作,儿女双全,家庭和睦,混了半辈子也没有什么经济压力,正是享福的好时机,可却遇到这种天灾人祸。

    末日的到来对他打击不小,可好在他的心理承受能力也是比较强的,在妻子子女被丧尸咬死之后,他疯疯癫癫的一段时间终于恢复了理智,背负着伤痛拉扯队伍活了下来。

    “我是谁?”那个野人模样的怪人怔怔的摸了摸后脑勺,神情木讷的扭头看着老王大哥,像是在认真思索这个问题。

    这个问题很难吗?步远觉得,该是谁就是谁,你总不会连名字都没有吧。正常人都不会像他这样反应吧。不过从他的面容上来看,虽然肮脏的油渍以及各种物质混杂而成的污渍覆盖了他的面容,可轮廓是不能骗人的,他应该生的俊俏。这样的人竟然得了精神病,是在可惜啊……说不定又是这末日害得,失去了亲人受不了打击精神失常了。

    老王大哥点了点头,期待的等待他的话。

    怪人愣愣的看着老王大哥的眼睛,瞳孔中逐渐泛起迷雾,让人愈发捉摸不透,就好像他那给人以扑朔迷离感觉的气质。

    “我是……我是谁?”怪人的全部注意力尽数被这个问题所吸引,就连四周那血腥的场景都无法吸引他一丝一毫的注意力。

    这人恐怕不简单啊……虽然看起来怪异至极,就像是……失忆了一样,但他终归是躲过了子弹,如果自己没看错的话。步远呆呆的想着,浑身上下的疼痛让他无法保持高度专注,因此他对自己所看见的持有怀疑态度。

    “我想起来了!”良久,在老王大哥期盼的目光下,怪人兴高采烈的拍了下自己的大腿,就像是遇到了什么天大的喜事,“我叫陆少贞!我终于找到我自己了,但……更丢失了我自己。”

    这样语气激动的说着,他的情绪急转而下,顿时又变得极其失落。

    “陆少贞?好小子,你就是我们的恩人啊。”老王大哥眼中泛起泪花,他刚想说些其他的感激的话,却扑了个空,只见陆少贞沉浸在自己悲伤的情绪中无法自拔,自顾自的扭过头朝着粮站大门的方向走去。

    由于丧尸的缘故,粮站大门被木板钉的死死的。丧尸是靠着气味和声音辨认人类的,这样的布置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让大家获得安全感。

    陆少贞静静的走到大门前,将手放在一块被钉死的木板上,也没见他多用力,那块木板竟然硬生生被扯下来。

    外面的世界展现在陆少贞的眼前,他静默的伫立,从这个木板大小的长方形口注视在一切,肩膀上仿佛肉眼可见落满了寂寞。

    看着他的背影,步远踉跄的站起身来到老王大哥的身边低声道:“大哥,先别管他了,收拾收拾残局吧。刘哥的死对我们大家来说都是悲痛欲绝的,此时正是您站出来主持.xgchotel.大局的时候,所有人都没了主心骨,那才是真正的死亡啊。”

    老王大哥热泪纵横,他可是眼睁睁看着老刘被枪柄活生生敲死,那惨状连他这个饱经忧患的成年人都无法接受,更何况十四五岁的孩子呢?

    但是面对这样伤心欲绝并且被阴郁入侵.jsshcxx.的少年,任何安慰的话都是徒劳的,如果用自欺欺人来掩饰悲剧的色彩,只会适得其反。

    老王大哥暗自抹了两把泪,挥了挥手道:“这个时候了,安慰已经不起作用了,这种打击已经不是言语的振奋可以抵消的。我看啊,我们的队伍走到今天也算是到头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加载了恋爱游戏〕〔从红月开始〕〔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万界圆梦师〕〔我的姐姐是超模〕〔凰妃演技太高超〕〔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家娘子不是妖〕〔瞄准你的心〕〔阴婚不散:我的高〕〔鬼喘气〕〔超极品太子〕〔黑道学生5三分天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