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无敌战王杨辰〕〔狂少杨辰秦惜〕〔镖行四海〕〔楚风苏影顾菲菲〕〔梅心冻〕〔曲瓷薄时延〕〔九天战神〕〔名侦探世界的警探〕〔重生南非当警察〕〔死灵神话〕〔风水小相士〕〔都市古仙医〕〔不败神婿杨辰〕〔战神杨辰回归都市〕〔杨辰秦惜〕〔上门龙婿叶辰〕〔叶辰帝豪集团〕〔萧家上门女婿〕〔上门女婿叶辰〕〔上门好女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末日之深渊猎人 第十五章 长袍之人的锋芒
    罗霄说的没错,只见陆少贞几个人的脑袋陆续在楼顶的天台上出现,映入他们的眼睑。

    “大人,你快看!”罗霄的架势就像是看见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好像只要迟疑上哪怕半秒,几个人就会插上翅膀逃之夭夭。

    然而长袍之人无动于衷,按理说罗霄看得见的他没有道理看不见,可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他对这几个人视若无睹呢?

    罗霄不禁狐疑的看着长袍之人,后者只是静默的微微抬起头,那略有有些尖锐的下巴裸露在外,露出了整张面容的冰山一角。而隐藏在黑暗中的那神秘的主体,到底在想些什么?

    毋庸讳言,如果可以对他进行更多感官的了解,那么罗霄也不至于像现在这样胆战心惊,但问题也就在此,平日里此人来无影去无踪,根本不是他这个层次的人可以接触到的,今日组织重视他所报告的这件事,因此将长袍之人派来助阵。

    “大人,你在听我说话吗?他们要跑了!”罗霄不禁怀疑这个长袍之人的权威性,摆谱倒是挺大可不干实事这谁能受得了?说不定他只是个招摇撞骗的!

    “聒噪。”简短而平静的两个字从他的口中传出来,他那隐藏着黑暗中的面容仿佛渗透出无尽的诡异,那种扭曲空间的力量无声无息的蔓延开来,这让罗霄没来由的打了个寒战。

    罗霄不敢再多说其他的,看来自己的猜测实在是有些滑稽了,此人怎么可能是骗子呢?他可以不相信自己,但怎么能不相信组织呢?自己也没什么过人之处,凭什么怀疑组织的安排?

    他费力的咽了口唾沫,旋即重新将视线投回天台上,他的焦急之情丝毫不减,可却不能朝着旁边之人发泄,只能自顾自的不知所措。

    此时的陆少贞子在慌乱之中下意识的朝着旁边瞄了一眼,这一眼让他的全身上下凉透半截。空气中仿佛有看不见摸不着的触手在冷冷的缠绕着他的周身,那种被冥冥之中的句手束缚的既视感在他的心底款款独行。

    仿佛是孤身前往幽暗之地的寂寥背影在踽踽而立,不远不近,无法触摸,就那样存在着却又无法具体感知。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陆少贞感觉自己的身体都开始变得僵硬,可自己潜意识的力量并不容许这种情况的发生,就这样,他的体内成为战场,自我防卫机制与从院子中心不远处传来的神秘控制力进行交锋。

    当然,陆少贞知道这种交锋只存在于形而上,他现实存在的身体并没有任何异状,所有的一切都不过是种情感体会,类似于共鸣亦或移情,被那个从无尽深渊暗影中传出来的视觉巨手所牢牢把控。

    “怎么回事?我们快走吧!”步远在旁边催促道,这样说着他朝着陆少贞的视线看去,只见从他这个视角可以看见院子中心两个人的全部身体。

    步远并不意外,他只是焦急的推搡了陆少贞一下,旋即把枪口端起来,对准院子中的两个人。

    罗霄顿时慌了神,他不知所措的看着长袍之人,可那个人就像石化了般无动于衷,罗霄不敢造次,只能慌的像只猴子一样上蹿下跳。

    “嗒嗒嗒。”一连串的子弹打在泥土地上,扬起大片的灰尘。昨天傍晚的惨案所留下的血迹虽然干涸,众人也是用泥土试图掩饰,可根本不可能做到了无痕迹。因此,在子弹的翻犁下,殷殷的红褐色血迹又出现在地面上。

    罗霄上蹿下跳,他登时大骂道:“步远,你小子有种!昨天被来自打的头都抬不起来,现在还敢造次!”

    步远见子弹没有打中,顿时在心中暗骂一声。他虽然摸过枪,可都是粮站中的那柄猎枪,平时的时候用来高效清理丧尸用的,猎枪和这种专门作战用的枪械有着截然不同的性能与构造,这也就造成了他和陆少贞一样,根本无法将子弹打到他们想打的地方。

    “我们快走吧。”旁边的陆少贞心有余悸的说道。他经历了短暂的呆滞之后便从那种情感的桎梏中挣脱出来,他心有余悸的看了眼那个长袍之人,仿佛看见那依稀在黑暗与光线交际地方的嘴角上,浮现出诡异的冷笑。

    步远愤愤的朝着罗霄竖起中指大吼道:“罗霄,无论如何,我们之间的梁子已经结下了,你的项上人头我收定了!”既然暴露,那反倒不如大大方方的逞点口舌之快,唯唯诺诺到最后也不见得会有好下场。

    陆少贞则有些心不在焉,他重新扭头看了眼那个长袍之人,便开始计划着逃跑的路线。

    在他们三个人在天台上耽误的这些时间,雇佣兵已经来到了天台的入口,这个地方易守难攻,只要谁敢在入口处露头,那么定然会让他脑袋开花。

    尽管他们几个都没有会用枪的,可这并不妨碍他们扣动扳机,这么近的距离,就算是个瞎子,也能把子弹打到该打的地方。

    “小刘,你觉得我们该怎么去仓库。”陆少贞对小刘说道。他之所以没有问步远,原因显而易见,那就是虽然步远也在这里居住了有了一段时间,可他平时的任务不过是清理丧尸而已,对于粮站中的边边角角自然是不可能面面俱到的了解。

    而小孩子就没有这方面的问题,贪玩的他们肯定会找一切机会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探索未知的地方,所以慕雪和小刘定然会对这小小粮站的每个角落都了如指掌。

    “仓库的后面有门,不过那门常年上锁,而且锁头也上锈了,如果我们能从那里进入仓库,便能以最快的速度进入暗门之中。”小刘这样说着。

    可是怎么才能下去呢?自己倒还好说,从三楼一跃而下倒不是不可能,可步远呢?他的身体本来就沉重,再加上昨天受着非常重的伤势,总不可能现在就痊愈吧?

    陆少贞皱着眉头,局势再度陷入了进退维谷的境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加载了恋爱游戏〕〔从红月开始〕〔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万界圆梦师〕〔我的姐姐是超模〕〔凰妃演技太高超〕〔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家娘子不是妖〕〔瞄准你的心〕〔阴婚不散:我的高〕〔鬼喘气〕〔超极品太子〕〔黑道学生5三分天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