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杨辰秦惜〕〔杨晨秦惜〕〔都市之最强赘婿〕〔黑雾之下〕〔地球人实在太凶猛〕〔死刑犯的生存游戏〕〔星辰之主〕〔我家老婆来自一千〕〔南明第一狠人〕〔惊天战龙〕〔无敌战王杨辰〕〔篮坛之重开的大姚〕〔狂少杨辰秦惜〕〔镖行四海〕〔楚风苏影顾菲菲〕〔梅心冻〕〔曲瓷薄时延〕〔九天战神〕〔名侦探世界的警探〕〔重生南非当警察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末日之深渊猎人 第十八章 下水道
    这条道路上杂草丛生,虽然步远和陆少贞非常厌恶走这样的路,可对于小刘来说,这里就是游乐的天堂,充满了乐趣与未知的刺激。

    时值入冬,虫子什么的倒是很少,枯黄的杂草软趴趴的贴着地皮,光滑的草根部让地面有些湿滑。

    在小刘的指引下,俩人很快的来到了仓库的后面,那块生锈的铁皮和周围的墙壁几乎融为一体,若不是小刘明确的告诉说这里有门,他们根本察觉不到。

    面对那锈蚀的几乎脱落的锁头,俩人哭笑不得,如果这个将这个锁头上的锈除去的话,留下来的恐怕没剩多少了吧。

    这把锁头对于步远来说根本不值一提,就算他的并没有觉醒他的力量,想拆开这样的小锁头也是不费吹灰之力。

    在令人牙根发酸的吱呀声中,俩人打开铁门。这个狭小的门洞对于陆少贞来说刚刚好,可对于步远来说就过于狭窄。

    他几乎将身子蜷缩成一团才将自己挤进去。

    刚进仓库的时候映入眼帘的便是谷堆,谷堆背后就是暗门的入口,也就是说暗门如果就在他们的旁边。

    “快进来!”陆少贞掀开木板率先进入,随后便是步远和小刘。小刘这个孩子的脸上残存着泪痕,而且眼睛肿的像是馒头,显然伤心欲绝将眼泪哭干了。

    “感觉怎么样?”陆少贞关切的问道。为了看清他的脸,陆少贞的手中涌现出雷弧用来照亮。

    小刘直勾勾的看着雷弧,他的阴郁让陆少贞心疼,他说道:“你这个是怎么做到的?我也想变成这样。我想给我爸爸报仇。”

    陆少贞的脑海中映入那头骨被敲的粉碎的尸体的惨状,心中竟然涌现出些许害怕。这种害怕并非是对恐怖场景的畏缩,而是对伤害的一种自然规避,一种对灵魂残忍至极的伤害的规避。

    难道是自己沉睡了几个月的时间,就像是雨中的窗户,无论有着怎样的情感都将被冲刷模糊返璞归真。或许自己在浩劫游戏中历练出来的所有的冷血不过是笼罩在心灵之窗的尘埃吧,时间一长,复得返自然,真实的充满感情的自己尽情享受着阳光的滋味。

    “等日后,我们一起为你的父亲报仇可好?”

    这样的话落在小刘的耳朵里,让这个孩子的眼神微微涌现出些许光亮,然而他并未有强烈的表示,或许是害怕失望吧。

    “大哥哥,我们现在该去哪?这里的味道实在太大了。”慕雪瞪着大眼睛看着陆少贞,抱怨着这里的环境之差。

    陆少贞与步远对视一眼,这个身材魁梧之人处于如此狭小的空间内着实过于憋屈,但没有办法,要想活命就必须忍受任何现状,哪怕是刀山火海。

    “我刚刚朝着那边走了走,发现这里连通着下水道,如果我们顺着下水道前进,说不定从那个马葫芦就能爬上去。但是我们必须忍受那极度的恶臭。”陆少贞沉吟片刻,随后问向其他三人,“我是可以忍受的,但是你们有问题吗?”

    “这你说的什么话,我们就算有问题却也不能不去啊,那岂不是自投罗网?”

    “好,既然这样的话,你们用衣服捂住鼻子,然后跟着我走。我走在最前头,两个孩子在中间,步远你跟在最后面,我们共同守护两个孩子的安全。”陆少贞果断的说道。

    “没问题。”步远回应以大拇指。

    虽然话说的很漂亮,可当他们真的走进下水道的时候,那种几乎要窒息的感觉让四个人差点没当当场昏厥。陆少贞拼命用衣服掩住口鼻,可绕算如此,极具穿透力的臭气拼命的往他的鼻孔里钻,以至于陆少贞觉得自己就像是浸泡在屎坛子里的石头,这辈子都不会没有味道了。

    脏兮兮的挂着不明物体的管道在上方悬挂,整个下水道安静的除了脚步声之外别无他响。各种城市垃圾浸泡在不明液体之中,汩汩冒泡像是发酵了一般。

    “说实在的,我是从来没想到下水道里面竟然是这样的。”步远的声音从后方传来,“如果再让我选择,我宁愿被他们抓住,也不想受这个罪过。感觉在这里行走已经不是逃生那么简单,而是彻头彻尾的赎罪啊,为自己前辈子、大前辈子、大大前辈子所犯的罪过忏悔。”

    “哎呀,虽然味道大了点,可毕竟没有什么实质性的伤害,就算有,那也是长期才会造成的,我们只要尽快走出去,一切就万事大吉。”陆少贞用手心中的光团照亮,颤颤巍巍的挑着干净的地方行走,浑浊的空气让他的感觉眼睛被迷雾笼罩,以至于看东西总有几分模糊感。

    “虽然这样说很晦气,可我总感觉有些不对劲。怎么说呢?我有种不祥的预感。”步远大声说道,他试图用嗓门来驱散围绕在他旁边的臭气。

    “走在这里已经是最大的不对劲了,其他的还有什么值得称道的?”陆少贞说道,“你还别说,我也觉得这里有些不对劲,你我都小心点,别让孩子们出了什么闪失。”

    这样说着,他将慕雪抱在怀里,而步远将小刘放在肩膀上,二人小心翼翼挑着比较干净的地方行走。

    不过说实话,这里没有多少真正意义上的干燥的地方,所有的一切都泥泞不堪,相比较之下能容落脚的,就剩下沼泽般的污泥。

    陆少贞暗骂一句,他刚刚手不小心碰到了墙,那种不知名的黑色胶质物体粘了他一手,强烈的恶心感涌上心头,他不得不从衣服上撕下一条布擦了擦手,随后用干净的一面缠绕住整个手掌,用手扶着墙壁行走。

    步远照葫芦画瓢,二人继续前进。

    “大哥哥,我怎么听见了一些声音。”慕雪忽然这样道。

    “声音?什么声音。”陆少贞停住脚步,他看着怀中闭着眼睛的慕雪,随后细细聆听周围的动静。然而除了偶尔的水滴声音,以及泡沫破碎的啪嗒声,没有任何异状。

    慕雪显然不会添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加载了恋爱游戏〕〔从红月开始〕〔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万界圆梦师〕〔我的姐姐是超模〕〔凰妃演技太高超〕〔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家娘子不是妖〕〔瞄准你的心〕〔阴婚不散:我的高〕〔鬼喘气〕〔超极品太子〕〔黑道学生5三分天下
  sitemap